第67章 06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确实是要干一票大的, 只是她一直在等言少昱,毕竟她还要复习,没时间操心这些事。

但她也不打算诱导干预, 苏青青倒是强行干预霍向阳买股票,可霍向阳连股票都不知道, 结果惹出了多少事,且不说股票能不能留到一年后,就算一年后赚了钱,这期间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争吵。

创业比买股票更难,尤其在这个崇尚铁饭碗的时代, 言少昱只有自己想通了, 确定了,才能坚定的往下走。

却没想到高强做的这件事让他彻底下定了决心,直接去给富贵舅舅打电话, 想约明天去见那个放工程的腿儿。

李若兰瞪着苏软和言少昱, 看着他俩完全无视他们的意见把这么重大的事情定了下来。

“你们俩!”

眼见着她似乎要发怒,苏软赶紧把洗好的鸭蛋拿去阳台晒, 回来后就直接凑到鹿鸣琛跟前,认真的教他筛土。

这会儿农村腌咸鸭蛋都是用裹泥的办法,挖回来的红土得筛得细细的才能用。

鹿鸣琛直接把筛子放在她手里,一副啥也不会的模样。

李若兰虚虚的点了点他俩,只逮了言少昱去房间。

苏软冲着鹿鸣琛一笑,朝他竖起大拇指。

鹿鸣琛失笑, “你不去帮腔?”

苏软道, “帮什么帮,这是他自己的事,他要连这一关都过不了, 后面就更不可能了。”

她耸了耸肩,“反正我只负责提供资金。”

搞好细土,等鸭蛋晒干的功夫,苏软拽着鹿鸣琛去厨房,“看来我妈他们得一会儿,今天咱俩做饭吧。”

翻了翻冰箱,她拿了块儿豆腐、包菜和菜花出来,都是不需要切的,据她观察,鹿鸣琛的刀工也仅限于刮鱼绒和剁饺子馅儿。

为了她下周可以顺利改善伙食,就先学几个可以不需要切的速成的菜吧。

于是两人钻进厨房后,苏软全程动嘴,鹿鸣琛挽着袖子洗菜、撕菜、掰菜花,切豆腐,又按照她的指示倒油放调料,翻炒。

期间言少时路过厨房,看到苏软双手环胸,对着鹿鸣琛指指点点的样子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姐,你不要老欺负姐夫。”

苏软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好像确实有点过分了?主要是这人全程任劳任怨,完全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搞得她也觉得理所当然了。

苏软摸了摸鼻子,“最后一道菜我来炒吧。”

“不用。”鹿鸣琛躲开她的手,“你继续说就行,马上就完了,装什么样子。”

苏软吐了吐舌头,靠墙墙边看他。

他今天穿着一身宽松的浅灰色的毛衣,袖子撸到了手肘处,低头认真翻炒豆腐的时候,苏软忽然有种想要上去抱一下的冲动。

尤其是那黑色的围裙勒出的一把腰线,总觉得抱上去一定很舒服。

“然后呢?”鹿鸣琛忽然侧过头来,疑惑的看她,“这样就可以了?发什么呆呢?”

苏软眨眨眼,“哦,豆腐要倒水,得炖一会儿。”

鹿鸣琛舀了点水目光询问,苏软点点头,“够了。”

倒上水,焖豆腐的功夫,他看了看厨房外,凑过来小声问道,“你哪儿来的钱?”

苏软在他凑过来的瞬间莫名的屏住呼吸,等意识到他问了什么的时候,苏软有些开心,这家伙竟然有了好奇心。

于是她也凑近他的耳朵同样小声道,“你猜?”

鹿鸣琛斜睨了她一眼,“我猜你还想吃饺子?”

苏软:……

原来他也知道她吃饺子要吃吐了啊。

鹿鸣琛看着她生无可恋的样子,不由笑出声来,眉目舒展,一双凤眸光华流转,苏软怔了一下,别开眼睛,哼道,“看着点火,小心焦了。”

“回去再跟你说。”苏软道,“这事儿还需要你帮忙。”

“如果顺利的话,还能把鹿家和鹿家留下的烂摊子一并处理了。”

鹿彩霞大年初二被抓,鹿老太太当时就来找过他俩,可惜他俩都出门不在。

紧接着警察开始调查鹿彩霞说的那些所谓的事实,东钢家属院里问了一圈,鹿鸣琛的顽劣没查出多少来,倒是鹿家对于他的苛待被翻出了不少。

鹿家又不是每个人都有城府,事情做的也并不高明,只是清官难断家务事,鹿鸣琛又确实是个反骨的性子,众人不好多说而已,实际上心里都门清。

人证都清清楚楚,鹿家这才知道家属院里很多表面对他们笑呵呵的人背地里其实都看不起他们,甚至唾骂他们,那些所谓的尊敬不过是一种嘲讽逗弄。

鹿老爷子当下觉得没脸见人,再加上鹿彩霞被判一个月的震慑,鹿家再不敢来骚扰鹿鸣琛和苏软。

但只要鹿鸣琛外公的财产在,他们就不会轻易放弃。

还有鹿彩霞,虽然只关一个月,但这年头一个女人当着那么多的人被抓走判刑,别人可不管你是杀人放火,统一都是蹲过局子。

这对她后续生活的影响几乎是致命的,工作首先就保不住了,连婚姻都不好说,毕竟听说她本来也不怎么招婆家待见。

穷途末路之下,当然就更不要脸了,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所以苏软准备先下手为强,

还有鹿家到处宣传她有钱惹出来的事儿,目前就有李富贵、宋小珍,前天放学回来的时候,楼下竟然还有一个邻居张口想找她借钱。

这些虽然造不成什么麻烦,但总归烦人。

等饭菜上桌的时候,言成儒和言少昱也从房间里出来了,言少昱冲着她笑了笑,至少暂时说服两位家长了。

苏软也替他高兴,笑着招呼,“快来尝尝,鸣琛哥炒的菜。”

言成儒夹了一筷子豆腐有些惊讶,“咦?第一次做成这样,很不错了。”

李若兰他们也纷纷下筷,反馈很不错,苏软很开心,鹿鸣琛的动手能力是真不错,她下周终于可以吃炒菜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夸赞让鹿鸣琛有了成就感,吃完饭正式开始腌咸鸭蛋的时候,他也干的特别积极。

筛细的红土里倒上一整袋盐,加水和成泥,再加上小半瓶高浓度白酒,然后把晒干的鸭蛋放进去滚一圈,放进提前准备好的陶瓮里。

这一步言少时和言少昱也齐上阵,嘻嘻哈哈的玩泥巴,两个大男人加一个少年,竟然玩的不亦乐乎。

惹得李若兰一阵笑骂。

临走的时候鹿鸣琛脸上都带着笑,破天荒的问了要腌多长时间可以吃。

苏软看着他的侧脸,她上辈子听过一句话,热爱美食的人,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

鹿鸣琛这个样子,是渐渐开始喜欢生活了吧。

回到家,两人各回各的房间复习功课,鹿鸣琛的考研成绩不用他去查,王政委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通知了,他果然通过,再过两个礼拜就要去燕市参加复试,去见导师。

直到临睡前,他又主动问起,“需要我帮什么忙?”

苏软问道,“你手里是不是有鹿家老三的把柄?”

苏软记得上辈子鹿家败落的很快,也就是今年一年的事情,既然是鹿鸣琛动的手,那么他肯定手里肯定是有些东西的。

鹿鸣琛一顿,“为什么问这个?”

苏软笑道,“反正你都要收拾他们了,不如物尽其用,帮我们办点事情。”

见鹿鸣琛皱眉,苏软道,“放心,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

“只是想着反正他们也要找我们麻烦,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

解决麻烦还需要想办法,但找麻烦还不简单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