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0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吃完早饭, 苏软和鹿鸣琛先去了一趟言家。21ggd

虽然李若兰说了让他俩好好复习,但是出一趟远门回来,还是要去打个招呼, 顺便把礼物带给他们。

言少时拿到蓝色的电子手表高兴的直蹦高, “啊,姐,你太好了,我爱你!”

电子手表对于这个年代的初中生来说还算奢侈品,四五十一个, 而且北方城市卖的样式也单一, 这个模样要新奇的多。

李若兰摸着手腕上的□□手钏的嗔道,“干嘛这么破费,花了不少钱吧?”

苏软笑道,“鸣琛哥一个南方战友带来的, 这东西在南方都不贵。”

义乌小商品市场一直都是全国东西最便宜的地方, 像言少时的那块电子手表,在东林市四十左右, 但在那边只有十几块。

她钱不多,就淘一些便宜新奇的买, 言成儒是个个性别致的领带夹, 言少昱是块儿带着计算器的手表。

问起言少昱, 李若兰叹了口气, “昨天他们学校就开学了, 早早就走了。”

见她脸带愁容, 苏软疑惑, “少昱哥怎么了?”

言少时神秘兮兮的道, “我哥的女朋友不喜欢咱们家, 他俩可能要分手。”

苏软了然,故作不知问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就说小珍不愿意。”李若兰似乎怎么都想不通,“咱们家到底怎么了?难道是咱们那天哪儿怠慢她了?”

“总不会是嫌弃咱们家家境不好吧,可咱家配她家足够了啊。”

言少昱显然什么都没跟李若兰说,倒是言成儒似乎知道些什么,稳稳的道,“好了,别猜了,估计就是没眼缘,少昱都二十二了,既然他觉得不合适,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李若兰道,“我这不是看孩子难过吗?他们到底年轻,什么都不懂,万一不是什么大问题,他先委屈了自己,两家人结亲多少是需要磨合的嘛。”

言成儒道,“他这点判断能力还是有的,你就别瞎操心了。”

言少时倒是挺高兴,“不愿意就不愿意,我不太喜欢我哥那个女朋友。”

李若兰瞪了他一眼,“哪儿都有你,还不赶紧去复习功课,明天开学测试你成绩要落下你的手表我就没收了。”

言少时登时警惕的抱住手表跑回屋里去了。

李若兰也不再纠结,把一个大布兜子递给苏软,“你们今天是要去学校查成绩的吧,帮我把这些捎给少昱。”

“昨天心不在焉的,匆匆忙忙就走了,专门给他准备的吃的也没带。”

送两人出门的时候,李若兰看着鹿鸣琛走路有些别扭,担心道,“鸣琛你是哪儿不舒服吗?”

苏软也发现了,早上醒来的时候他走路就有些不太对劲,不过很快就没事了,还以为只是晚上睡麻了。

见李若兰又提起来,想到他为了追她几天都窝在车里,在申市的时候还有高强度的动作,当下就担心起来,“不会是我哪儿给你按坏了吧?”

鹿鸣琛不好说他昨晚梦见他当新兵时的教官踢了他一晚上的屁股,导致半梦半醒间闪躲不小心扭到了筋,只能低头默认。

“那我们先去医院,你也该复查了。”

因为这次复查需要的时间有点长,苏软担心言少昱下午会有课,想趁着中午午休的时候把东西给他送过去,便和鹿鸣琛分头行动,他留在医院复查,她去学校找人。

刚过完春节的大学校园很热闹,返校的学生们都穿着鲜亮时髦的新衣服,或抱着书,或三五结伴的走在路上,身上全是蓬勃的朝气。

他们精神富足,对未来没有迷茫,笃定自己将来必然会有一份作为,这是苏软上辈子十分向往的生活。

她慢悠悠的逛了一会儿,才找一个同学问言少昱的宿舍楼,对方非常热情,直接帮她带路,到了宿舍楼下还专门跑到三楼去帮她叫人。

“他舍友说言少昱不在,”男生道,“说是去东门的咖啡厅了,你知道路吗?”

眼见着对方竟然还要带路,苏软终于反应过来,他好像并不是顺路带她过来,连忙道,“不用了,我认识路,谢谢你!”

男生红着脸道,“不客气,我是八八届建筑系的李飞,你呢?”

苏软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搭讪,连忙道,“我不是……”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你怎么在这儿?”

苏软觉得声音耳熟,回头竟然是宋小珍,她挽着一个女孩儿的胳膊,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针织线衫,黑色的脚蹬裤打底配咖色短靴,头上带着红色的圆顶帽,以苏软的眼光来看都是非常漂亮洋气的打扮。

只是这姑娘一开口就让人不太舒服,“你也不是大学生,来我们学校干什么?”

她说着看了眼李飞道,“快别献殷勤了,她乡下来的,根本不是大学生,而且早就结婚了。”语气中都是轻视。

李飞震惊的看着苏软,也不知道是震惊哪一点。

苏软倒不在意,道,“今天谢谢你了,再见。”

见苏软要走,宋小珍不悦的提醒,“你也不是我们学校的人,别在我们校园里乱逛。”

还真当她土包子呢,苏软回头轻笑,“宋姐姐,即便我不是大学生都知道,大学是个海纳百川的地方,除了军校之外,我们华国的大学只要想学习,哪怕农民都可以进去学。”

“宋姐姐连这个都不知道,这大学生的水分是不是有点大?”

宋小珍脸色一变,“你!”

苏软才不理她,转身就走,既然言少昱都跟家里人说了,那就肯定要分手了,她还有没什么好客气的。

因为这个插曲,苏软也不闲逛了,直奔东门外的步行街,很快在就在一个咖啡馆里找到了言少昱。

他正跟三个年轻人坐在一起,似乎在讨论什么大事。

其中一个面皮白净的青年穿着皮夹克,梳着油光发亮的大背头,胸口还挂这个□□镜,手指夹着一根烟,正唾沫横飞的侃侃而谈。

言少昱他们倒也听得认真,苏软走近了能听到他说,“少昱你这样想也是对的,现在你大学出来分配到交通局,一个月工资能有多少?三百顶天了吧!我跟我舅舅去一趟南方就赚这个数!”

他牛逼轰轰的伸出五个手指让他们猜。

旁边一个矮个子男生惊讶,“五百?”

“啧!”皮夹克青年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五千!”

几人都不由吸了一口凉气,另一个瘦高个的青年惊叹,“高强,你这也太厉害了。”

“咱们高中班里,就数你最出息了吧!”

高强故作谦虚的摆摆手,“哪儿能啊,跟少昱这样的大学生还是没办法比的,我也就只能赚点钱了,还是少昱更出息。”

他虽然是这样说的,却明显不是这样想的,对着言少昱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也没想到少昱竟然有这魄力,都要分配工作了竟然想着包工程。”

言少昱道,“也还没完全决定,只是想试试。”

“试呗。”高强感兴趣的道,“我知道包工程都特别赚钱,我这个还得跟着我舅舅南方北方来回跑,包工程就只要靠关系和底垫。”

“只要能包下来,雇几个工人,咱们就等着验收收钱就行了。”

“你要真有门路能把工程包下来,我负责底垫,七八万没问题,你负责盯工人,到时候咱们五五分成……”

他正说着,就和走过来的苏软四目相对。

他轻咳了一声,拽了拽皮夹克的袖子,露出了手腕上大金表链的手表,声音也高起来,“……一年就赚它个十几万。”

他炫耀的动作过于明显,言少昱不由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见到苏软惊喜道,“软软,你怎么来了?玩的怎么样?”

“还行,挺刺激的。”苏软笑,然后举了举手里的东西道,“妈说你你昨天走的匆忙,让我帮你送过来。”

言少昱伸手把东西接过,无语道,“都是吃的东西,我还能饿着不成。”

那个叫高强的青年立刻站起来,看着苏软笑眯眯的道,“少昱这是你谁啊?你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大美女。”

言少昱简单的道,“这是我妹妹。”却也没再多说,只是跟高强他们告辞,“你们先坐着,我有事就先走了,一会儿我该上课了。”

高强连忙道,“叫你妹妹坐下说呗,一会儿我请客,咱们去旁边的西餐厅吃。”

“不用。”经历了刚刚的搭讪事件,苏软自觉的澄清,“我还要去医院接我爱人。”

“爱人,”高强愣了一下,惊道,“你结婚了?”

“乡下人,又没读书,当然结婚早。”

苏软翻了个白眼,就见宋小珍气势汹汹的冲过来,还想隔开她和言少昱,仿佛她不配站在言少昱旁边似的。

高强的表情比刚刚那个许飞还夸张,看着苏软的态度已经不自觉的变了,“乡下的?少昱这是你家亲戚啊?”

又看向宋小珍,一脸的惊艳,“少昱,这位美女是谁啊?”

言少昱淡淡的道,“我们建筑学系的系花,宋小珍。”

然后带着苏软跟他们告辞,“我们先走了。”

“不许走!”宋小珍被他的态度气坏了,质问道,“你真的要放弃分配的工作做什么包工头?”

见言少昱不说话,宋小珍痛心疾首的道,“你爸养你这么大,国家培养你这么多年,教会你这么多知识,就是让你跟农民工打交道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