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06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快速行进中的摩托车被车门拍到摔在路边, 那骑手又没带什么专业护具,肯定会受伤。

所以,后面的几辆摩托车都停下来救人, 碍事的人都解决了。

一直笑呵呵的司机这会儿看着苏软忽然目露凶光, “乡下人吧, 你以为这是申市市里,会有人帮你报警吗?”

“别做梦啦,这里人且不说会不会报警, 就算有人报警也没用的。”司机又开始呵呵, “还想着你们识趣的话就放你们走, 但你要这样的话……”他猥/琐的在苏软脸上扫了一圈,“干脆就留下给我们生娃……呃、呃……你!”

苏软把抵在司机脖子上的刀微微向前递了递,然后轻轻一横, 瞬间在对方脖子上划出一条血线, 笑呵呵的道, “让我干嘛, 继续说啊?”

独自出远门,又带这么一大笔钱在身上,苏软怎么可能不准备防身的东西, 而且她可是遭遇过绑架的人, 就她知道的抢劫绑架套路都比这帮人先进多了。

司机显然感受到了疼痛和鲜血流下来的触感, 登时有些懵逼, 急忙道, “大姐, 老大, 女侠, 我老狗有眼不识泰山, 您是哪条道上的……”

苏软面无表情的道,“社会主义大道上的!”说着把刀往前又递了递,呵道,“少废话,别拐弯!往前开!”

等司机改变了路线后,苏软快速的打开驾驶位上的置物盒,果然从里面摸出一把刀来,回头递给霍向阳,“知道怎么做吗?”

被吓傻了的霍向阳才回过神来,倒也没犹豫,接过刀就抵在了司机的腰上。

“他要敢不听指挥直接捅就行了。”苏软轻描淡写的道,“反正咱们属于正当防卫。”

“难得有这样光明正大捅人的机会,好好过过瘾。”

霍向阳:……

他并不想过这样的瘾。

司机却被她这一副熟稔的语气吓到了,“女侠,大姐,别捅,别捅,我听话,一定听话。”

苏软不置可否,回头对苏青青道,“把座椅

苏青青这会儿估计脑子也是懵的,下意识的照做,低头麻利的找到了绳子,惊讶道,“真有绳子!”

苏软没理她,接过绳子,然后用刀示意司机,“路边停车。”

司机依言停下。

苏软道,“背过手。”

司机一副乖顺的模样,然而在要背过的瞬间却陡然朝着苏软发难!

霍向阳吓得条件反射的撤了刀,那司机一副了然的模样,然而他脸上的狞笑还没来得及露出来,就变成了痛苦的神色。

苏软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对方动作的瞬间刀尖微转,司机倾身扑过来的时候,她握着刀的手稳稳的一下都没退。

刀尖顺着司机的力道浅浅的刺进对方的胸口,瞬间有鲜血氤氲出来。

司机痛叫一声,表情痛苦,苏软面无表情的把刀又往里递了递,笑呵呵的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杀你?”

“其实你想多了,全国大着嘞,市长的女儿在这儿走丢了都找不着,每天火车站来往的人那么多,我们三个还是外地的。”

“反正又不需要带着你的尸体逃,我们三个往火车站一钻,保证没人能找到。”

跟他刚刚说夫人话不仅话术类似,语气都一样。

就见她想了想补充道,“反正那个跟台柱子厮混的瘸子也不管我。”

司机:……

真不是一般的记仇,老狗冷汗都下来了,“女侠,大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保证再也不敢了,绝对听话!我这就送你们回市区。”

苏青青脸上一喜,“真的?”

苏软看傻子一样看了她一眼,“免了!”

然后看着霍向阳绑人,“绑紧了!”

反手绑好之后,苏软又把对方撵进后座,腿脚都捆的结结实实,最后把霍向阳捆的又加固了一遍,确保他怎么都跑不了。

车外,霍向阳打量着四周破败的棚户区,有些慌,“这是哪儿啊,车开了这么久,也不知道他这是开到哪儿了。咱们怎么回市区啊?”

苏青青道,“就让他带咱们回去不行吗?”

霍向阳道,“这人嘴里没一句实话,咱们对这儿又不熟,让他掌着方向盘把咱们带进他们的窝点咱们就都完了。”

见苏软投来赞赏的目光,霍向阳莫名骄傲。

苏青青见状很不爽,“我们去找个电话报警吧,让警察来接我们。”

眼见着霍向阳赞同,苏软道,“最好不要,你刚没听他说吗,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我们的车那么大动静的开过来都没人管,他们和警察怕是有什么问题。”她看了看那司机,“而且我们虽然是正当防卫,但现在他没来得及抢劫,但是我们已经伤了他。”

“万一他倒打一耙,到时候还是咱们麻烦。”

“那怎么办?咱们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呢。”苏青青都快哭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没有导航的时代对于她这种不认路的人来说非常不友好。

苏软想了想正要说话,就见前面棚户区里钻出十几个人,提着棍子和铁管朝着他们走过来,嘴里纷纷叫着狗哥。

后座上的司机剧烈挣扎起来,不过嘴堵的严实,他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儿果然离他们的据点很近。”苏软急忙钻进车里,苏青青也做了相同的动作,只不过她是把装着股票的背包拿出来,拉着霍向阳就跑。

霍向阳回头招呼苏软,“快跑啊,等什么呢!”

见苏软不动就想过来拽人,却被苏青青死死拉住,“我姐运动细胞比我们好多了!”不过到底也回头叫了一声,“苏软,快跑!”

苏软勾了勾嘴角,正准启动车子,就听到苏青青的声音远远的再次传来,“狗哥,钱都给你了,你不要伤害我姐!”

苏软一顿,探头看去,原来是后头的几辆摩托车追上来了,本来有两辆是要截苏青青和霍向阳的,听了这话顿时都朝着出租车开了过来。

这年代没有即时通讯,这些人自然也不知道司机狗哥已经被他们制服了,还以为那两人是狗哥放走的,只留下了她一个。

苏软隐约还能看到霍向阳拉扯了一下苏青青,苏青青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两人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苏软啧了一声,机灵劲儿永远用不对地方。

然后熟练的拧钥匙打火,离合油门轻松配合,飞快的调转车头。

跑到跟前的抢劫团伙看到这狂野的驾驶方式愣了一下,待看到驾驶座上的苏软后都有些傻眼,显然没想到一个年轻的姑娘会开车,这年头司机还是非常高大上的职业,汽车很少,男人会开车的都不多,更何况女人。

眼看着那女人一副要冲出重围的模样,摩托车赶紧全都横在了路中间,这可是狗哥的车,宝贝的很,哪儿能让着女人开走。

有人高叫,“狗哥呢?”

有人恐吓,“小妞,开车撞死人可是要偿命的!如果你不想杀人的话,小心一点!”

然后就见驾驶室里的女人不知道干了什么,车子猛地启动,她倒是慌得吱哇乱叫,“啊啊啊啊,我不会开啊!它怎么动了?”

“这个是干什么的?太快了啊!!慢点慢点!”

“天哪,这怎么停?我不会停!”伴随着她惊慌的叫声,车子朝着摩托车们飞速的冲过去,“这可怎么办啊,要撞死人啦!!”

刚还淡定的堵路的摩托车们顿时慌了神,眼看着车子毫不减速的冲过来,手忙脚乱的往路边闪,最后依然有两个动作慢的,尾部被狠狠的挂了一下,摔在地上。

人没事,但摩托车怕是要大修了。

司机大哥也在后面心疼的呜呜直叫,这辆车可是他一辈子的积蓄,看那俩摩托车,就知道他自己的车也伤的不轻。

不过关苏软什么事儿呢?她就负责猛踩油门就行,出租车飚的飞快,瞬间就路过了奔跑的气喘吁吁的苏青青和霍向阳,两人看到苏软先是惊讶的瞪大眼睛,然后苏青青焦急的招手,“姐,停下!停下!”

苏软比他们还慌,“我不会停车!你们跳上来!”

能跳上去才是有鬼了。

眼看着要甩开他们,苏软回头高声道,“我去市里报警,他们要的是钱,你们俩把钱给他们,安全等我回来!”

霍向阳和苏青青回头,看到身后虎视眈眈的劫匪们,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开始逃亡。

而苏软脸上的惊慌瞬间退去,司机大哥躺在后座看着后视镜里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觉得好可怕。

出租车风驰电掣的往来路驶去,路过刚刚撞飞摩托车的地方时,苏软看到了路边停着的警车,警察一脸愤怒的朝她招手。

盯着那个穿着警服却肥头大耳的男人,苏软眯了眯眼睛,一脚油门冲过去,“警察同志,我不会停车!!”

保险起见,她必须到市区的派出所报案才行,看了看油箱,应该绰绰有余。

于此同时,刚刚驶入市区的吉普车速度慢了下来。

开了将近二十个小时车的裴智明也有些扛不住了,“总算到了申市了,王政委说,根据嫂子报平安的电话,嫂子昨晚还住在那个宾馆。”

“也许我们一会儿就能见到了。”

鹿鸣琛展开申市的地图,旁边传来乌拉乌拉的警报声,声势浩大,鹿鸣琛却充耳不闻,低头查看着去宾馆的路线,就听裴智明惊道,“嫂子?!”

鹿鸣琛猛地抬头,“哪儿?!”

裴智明一脸呆滞的指着坠着几辆警车的出租车道,“那里面……”

裴智明看着出租车上那刺眼的sos标志,脸色大变,“追上去!“

裴智明看着乱了分寸的鹿鸣琛道,“那个,开车的人是嫂子……”

鹿鸣琛也是一呆,看着那几辆追捕的警车,“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