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06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青青说服不了霍向阳, 又实在不想卖掉股票,就干脆抢了霍向阳手里的包就往出跑。

却没想到出门就撞见了一个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人,而且对方分明也是刚从证券交易所出去的。

一个念头不可遏制的冒出来:苏软也重生了!

她脑中电光火石的闪过许多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

怪不得苏文山和杜晓红会那么惨, 上辈子一直没管过苏软的李若兰莫名其妙就冒了出来。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和苏软换了亲事引起的蝴蝶效应, 如今想来, 自己也是诸事不顺, 而所有的麻烦中都有苏软的影子。

如果苏软是重生的, 那就说得过去了。

苏软知道以后股票会大赚,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

一想到这个可能, 苏青青心底升起巨大的恐慌, 如果苏软是重生的, 她该怎么办?

苏软肯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不行, 她得确认一下, 她必须要确认一下,苏青青死死的拽住苏软,“你为什么会来买股票?”

苏软看着苏青青有些魔怔的样子,大概也知道她想到了什么,这也是她之前一直不想跟苏青青碰上的原因。

这会儿申市本地人都不怎么了解股票呢,她一个北方人千里迢迢的跑来专门买股票就太明显了。

不过她并不打算暴露, 苏青青把重生当做了改变命运的巨大金手指, 要是知道她也有这么个金手指, 这种自私又愚蠢的小人, 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

在她还没有彻底强大之前, 苏软不想招惹这种没必要的麻烦。

她不耐烦的从苏青青手里挣出来, “谁说我来买股票了?”

苏青青飞快的重新拽住她,一脸的不信,“你不是来买股票的?”

苏软翻了个白眼, “你管的挺宽,今天股票都跌成那样了,谁买啊,你不看都是卖的?”

苏青青看到她像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心里微微松了口气,顺势问道,“那你怎么会来卖股票?”

苏软像反过来疑惑的看着她,“你又怎么会来买股票?”

“我是帮鹿鸣琛的战友来卖的,”她皱眉看着苏青青,“你怎么知道股票这种事情的?”

原来是鹿鸣琛的战友吗?这样也说的通,苏青青正思量着,听到苏软后面的问话,心中一跳,连忙把说服霍向阳的理由拿了出来,“我从报纸上看到的!听说这个赚钱,正好我们来申市度蜜月……”

说到这里,她亲密的挽上霍向阳的胳膊,一脸幸福的炫耀,“向阳哥心疼我最近辛苦,所以专门绕路带我来申市玩一圈。”

霍向阳非常自然的揽上她的肩膀,苏青青心里一甜,对苏软的话又信了一分。

对啊,苏软如果真的是重生的,又怎么会放弃霍向阳这种好男人,选择嫁给鹿鸣琛那样一个疯子,她可是听说了,就因为鹿彩霞骂了他几句,那疯子就把自己的亲姑姑送进派出所关了起来。

苏青青提着的心放下来,顿时有心情看苏软笑话,她左右张望了一下,“鹿鸣琛呢?他怎么放心你一个人来这儿?也不陪着你。”

“新婚蜜月,竟然让放你一个人行动,是不是有点太不像话了。”她说着又亲密的往霍向阳怀里靠了靠。

霍向阳也是一脸的宠溺,一边还仔细观察着苏软的表情,估计是想看她有没有后悔。

苏软翻了个白眼,“关你屁事,我劝你还是先管好你们自己吧。”

她抬手看了下表,用下巴点了点交易所道,“还有一个小时就休市了,你们确定不去卖掉吗?”

“我可听人家说明天开始就要连着跌了。”

霍向阳顿时一急,也顾不上炫耀了,连忙去拿苏青青手里的包,“青青,别闹了,赶紧给我!”

苏青青抱着包不撒手,“哥,你听我一回,不会赔的!苏软根本就不懂。”

苏软趁着两两人争执的功夫,赶紧溜了。

谨慎期间,苏软没在证券交易所附近打车,在没有监管的年代,出租车司机也是要重点防备的对象。

沿着大路走了七八分钟,苏软觉得差不多了,刚招手打到一辆车,就听到苏青青惊恐的叫声,“姐!”

苏软无语的回头,就见苏青青紧紧的抱着包和霍向阳一起追了过来,霍向阳手上还有一手的血。

他们看到苏软跟看到救星一样,苏青青叫道,“姐,小偷盯上我们了!”

苏软心里直骂娘,“遇到小偷去报警啊,找我管什么用?”

苏青青道,“他们又没有偷走东西,派出所肯定不管,等偷走了肯定就追不回来。”

“你不是说鹿鸣琛就在附近?小偷们肯定怕他。”

霍向阳也道,“你不是也才卖完股票,正好咱们结伴走也安全一点,我看那些小偷专盯着外地人。”

反正就是一副跟定她的样子,出租车司机有些不耐烦的道,“靓女靓仔,你们到底上车吗?”

苏软知道这俩狗皮膏药暂时是甩不掉了,直接开门上了副驾驶,苏青青和霍向阳急忙钻进了后排。

“去火车站。”到了火车站她就买票回家,他俩有本事继续跟着。

出租车启动,苏软才从后排两人嘟嘟囔囔中听明白。

原来苏青青拗不过霍向阳,被拽着排队去卖股票,结果刚进去不久,就感觉到了莫名的拥挤,霍向阳到底出过门,包里又是他的全部家当,警惕心顿时提高到了极致。

倒腾着换手护包的时候,恰巧就打断了小偷划包的动作,对方锋利的刀片划伤了他的手背。

这下两人自然也顾不得卖股票了,一天不卖只赔几十块,要是被偷了那就全都没有了。

苏青青一边着急的给霍向阳包扎伤口,一边抱怨,“这还是国际大都市,治安也太差了!证券中心那样的地方,竟然公然偷窃!公安局也不管吗?”

苏软看着她认真的愤怒,发现她可能对现在这个社会根本就不了解。

想了想,苏软又有些明白,苏青青上辈子嫁人之后就随了军,军区的环境单纯,治安更是一等一的好,等鹿鸣珺退伍的时候人们的生活水平已经好了,而且到处都有了摄像监控,治安问题更是没多少。

所以苏青青完全不了解,九十年代是整个社会盗窃、抢劫和拐卖妇女儿童等犯罪最猖獗的年代。

苏软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苏青青所有的脑子都用在走捷径和攀比眼红人上了。

这不,刚安稳下来,就又盯着她问起来,“姐,你不是说鹿鸣琛就在附近吗?这到底在哪儿呢?”她不怀好意的道,“你不是骗我们吧?”

“说起来他腿还瘸着呢,你俩怎么会想着来南方?是来找战友的吗?”

难得逮到苏软落单占下风,苏青青越问越兴奋,“怎么他陪着战友不陪你啊,那战友是不是女的?我听说鹿鸣琛在部队特别受欢迎,有个文工团的台柱子就是申市的,是不是她?”

苏软快烦死她了,“关你屁事!苏青青再唧唧歪歪就滚下车去!”

苏青青做出一副被训斥的可怜样,委屈的往霍向阳怀里窝了窝,霍向阳顿时心疼的叹了口气,“苏软,你干嘛这么冲,你们是亲姐妹,青青也是关心你。”

苏软翻了个白眼,“用不着她关心,你们俩要么闭嘴安静坐车,要么就一起滚下车去,我让司机直接送你们去派出所。”

起了这个念头之后,苏软就一刻也没办法忍受了,“司机师父,停车。”

霍向阳和苏青青愣了一下,“干嘛?”

苏软都想好了,要是他俩不下车,她就直接下车走,反正一定要甩了这俩蠢货。

却见中年的司机笑呵呵的道,“停什么车啊靓女,还没到地方呢!”

苏软眉头一皱,侧头看向窗外,才发现这似乎不是往市里走的路,路两边有不少杂乱的棚户区。

电石火光间,苏软忽然察觉,自己还是被盯上了。

“火车站是这个方向吗?”苏软做出疑惑的表情,不动声色的想办法,结果该机灵的时候不机灵的霍向阳忽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去市区的路!”

“你是抢劫的!”他顿时朝着司机怒喝,“停车!马上停车!”

司机不仅没停车,还加快了速度,“还没到地方呐,不能停车。”

见霍向阳和苏青青紧张的抓着车门,他笑呵呵的提醒道,“这么快的速度,开门下去可就没命了,钱照样是我们的,更省事呢。”

“劝你们识趣些,少受罪。”他话音一落,几辆摩托车忽然追了上来,就开在出租车的两侧,苏软看到了两个刚刚在证券交易所看到的熟悉面孔。

苏青青已经吓坏了,“我,我劝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姐她老公可是首都军区那边的团长,你们敢抢我们,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司机对她的时候笑的更和蔼了,“我知道的呀,但他不是个瘸子嘛,正跟文工团的台柱子厮混呢,顾不上你们。”

苏软:……

“你俩身上有四千多的股票,你姐身上恐怕更不少……

全都是苏青青刚刚泄露的信息。

司机继续笑呵呵的道,“你们别担心,申市大着嘞,每天火车站来往的人特别多,就是市长的女儿在这里走丢了都没找到呢,你们也不用担心……哎!你做什么?”

苏软收起口红,扔给身后的苏青青,“都画上,sos,求救信号,会写吧?”

这年头的挡风玻璃还没有防窥膜,里面有什么外面看的清清楚楚。

苏青青忙不迭点头,连忙在左右车窗和后面的挡风玻璃上都画上求救信号。

他俩忙活的功夫,苏软系好安全带,拔起副驾驶车门上的插销,一脚将门踹开,跟在旁边的一辆摩托车一个不防,被猛开的车门拍到了一边,连人带车滚到了路旁。

苏软这才对着涨红着一张脸的司机,慢条斯理的道,“帮你们提高一下抢劫的排场,只是你这车可能要受一点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