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05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位小护士就见一向懒散的鹿团长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脸色大变, “你说什么?!”

裴智明焦急道,“刚我想给嫂子打电话替你报个平安。”

“结果嫂子妈先问我说嫂子在部队玩的好不好,什么时候回去。”

“我没敢多说,怕露馅儿, 但听嫂子妈的意思是, 嫂子大前天就带着福姨出发来燕市找你了。”

鹿鸣琛眉目间现出焦急之色, 顿时拄着拐杖往办公室走。

王政委已经在了,见他进来就要打电话, 一把将话筒夺过来,“你是生怕不露馅儿吗?”

他拿起电话,没好气的道, “福姨的号码!”

鹿鸣琛快速的报出号码,拨出去后很快就被接通,“喂。”

“你好, 我是鹿鸣琛的领导……”

……

“是的, 他到处任务,电话确实不固定。还是让苏同志给你打电话。”

“是的是的,初四一早接到了,哦,看我,说错了, 是初五,初五一早到的, 哦,凌晨四点就出门啊啊……”

“小夫妻感情好……放心放心, 回头肯定叫鸣琛按时送她回去。”

套完话, 王政委挂了电话, “根据苏同志的母亲和福姨提供的信息,苏同志大年初四送林富同志回了燕市,初五一早说要来军区找你,凌晨四点就出发了。”

“他们都认为苏同志这会儿在部队,”王政委看着鹿鸣琛,“但是你没有去接她吧?”

“今天已经初七了。”

“火车站拐卖妇女儿童的人可特别多,苏同志那样年轻的漂亮小姑娘一旦中招……”

王政委没往下说,但所有人都能想象是什么后果。

鹿鸣琛转身就往外走,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训练过度,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

王政委面无表情的道,“王杰、杨刚!”

“到!”两个人从门口闪出来。

“送鹿团长回去休息!”

鹿鸣琛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政委,王政委道,“想来你也不关心,回去休息吧。”

然后对裴智明道,“我这边联系燕市火车站和公安局,你去东林市一趟。”说到这里他看了鹿鸣琛一眼道,“看看苏同志是因为生气离家出走,还是因为出来找人而遇到了什么。”

鹿鸣琛的情绪再控制不住,直接就要往出冲,却被两个战士拦住。

裴智明犹豫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鹿鸣琛怒喝,“让开!”

王政委看着他挣扎,“你这又是做什么?就像你说的,反正长痛不如短痛,既然觉得别人不用在乎你,你也别太在意别人了。”

“苏同志如果顺利找到了,我会批准你们离婚,给她找个更好的,如果找不到……”

王政委冷笑,“跟你说什么呢,反正你也不在意。”

鹿鸣琛眼底充血,怒道,“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王政委学着他刚刚的样子,耷着眼皮淡淡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感情你伤人心还分时候呢,专挑高兴的时候伤?出事儿了就继续情深义重?”

说完吩咐两个战士,“把他押回去!”然后转身离开。

听着后面传来的打斗声,王政委冷笑,“小样儿,还治不了你!”

裴智明开着吉普车快到门口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冲了过来,把他吓了一跳。

待踩了刹车看到那人之后,他受到了更大的惊吓,这还是他向来从容的老大吗?

衣服凌乱,满身狼狈,仿佛是从哪儿逃出来的,不过目光依旧锐利,盯着他仿佛要把他大卸八块一样。

车门猛的拉开,鹿鸣琛支着拐杖飞快的跳上车,“走!”

吉普车风驰电掣,驾驶式里的气压却低的吓人,鹿鸣琛坐的笔直,一言不发,裴智明怀疑要不是还用得着他开车,他家老大估计能直接把他踢下去。

看他越来越可怕的脸色,裴智明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其实,嫂子昨天才给家里人报过平安,说是在部队呆着呢,人应该是没出事,老大您别太担心。”

鹿鸣琛猛地扭头看他,裴智明紧紧的抓着方向盘,连忙辩解,“是王政委命令不让我说的!”

鹿鸣琛开口,“什么时候报的平安,具体怎么说的。”声音因为情绪紧绷而微微发哑。

裴智明连忙道,“除了初五那天,初四和初六都打电话了,一般都是中午和晚上打,就说在部队等你出任务回来……”

鹿鸣琛紧绷的身体慢慢的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裴智明推测道,“我觉得嫂子可能就在东林市,估计就是你突然出走,嫂子不好跟家里人交代,所以才说来找你,毕竟嫂子那么爱面子的人……”

他话没说完,就感觉旁边的目光仿佛要刺穿他一样,身体一僵,“怎,怎么了?”

鹿鸣琛垂眸,“开快点!”

在可怕的压力下,吉普车开的飞快,幸亏这会儿没什么限速,七八个小时的路程,他们五个小时就开到了。

车子直接停在平安小区楼下,上楼之后,裴智明等着鹿鸣琛开门。

鹿鸣琛却盯着防盗门,脸色非常难看。

“您没家里钥匙?”裴智明惊讶,见鹿鸣琛眼皮耷拉的都快合上了,他惊吓万分,“老大你别急,嫂子妈家肯定有钥匙,我去取,我就说路过要从家里拿点东西。”

鹿鸣琛又抬眼盯住他,裴智明现在非常后悔自己一时脑抽说什么要追求苏软的话,所以现在他这是该去还是不该去?

他小心翼翼的道,“要不您自己去?只是怕要露馅儿。”

鹿鸣琛死死的盯着他,“你去。”

裴智明:……

有点不敢,但不得不去。

跑下楼的时候心中对王政委骂骂咧咧,既然是恋爱任务为什么不派黄海威来,他总觉得这趟回去,他小命要不保。

从李若兰家取来钥匙,两人顺利进了门,屋里空荡荡的,裴智明摸了摸桌上的灰皱眉,“嫂子这几天都不在。”

鹿鸣琛径直走向主卧,床上也没有睡觉的痕迹,她并没有偷偷住在家里,她去哪儿了?

裴智明猜测道,“会不会出去住旅馆了?”

鹿鸣琛深吸一口气,仔细的扫过房间的各个地方,希望能找到一丝线索。

这一刻,他多么期望苏软留下一张字条,至少让他知道她去了哪儿,去干什么了,不用这么提心吊胆。

想到这里,鹿鸣琛不由一顿,他离开的时候,苏软是不是也这么担惊受怕……

“老大!”裴智明惊叫,“嫂子说她去南方了!”

鹿鸣琛猛地扭头,就见裴智明站在梳妆台前,手里拿着一张字条,指着旁边的抽屉道,“在这里找到的。”

鹿鸣琛急忙抢过来:【妈,别担心我,我跟鸣琛哥去南方玩一圈。】

裴智明皱眉道,“应该是为了骗嫂子妈吧,估计是怕你短时间回不来,所以才说去了那么远的地方。”

鹿鸣琛却看向摆在桌上的报纸,那是一张去年十二月中旬的报纸。

【申市证券交易所12月19日开始运营】的字样被重点圈了出来。

鹿鸣琛想到了什么,抬手从床头结婚照的背后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书桌的抽屉。

里面躺着两张存折,上面都没有多少钱了。

“她真的去南方了。”

裴智明瞪大眼睛,“不是吧?那么远,嫂子都没出过远门,她一个人怎么敢?”

很快又想到她的胆子,裴智明又觉得没什么苏软不敢干的,不由忧心,“我听说那边有什么飞车族,专门抢劫打劫年轻姑娘,嫂子这……”

她还带了那么多钱,鹿鸣琛还没完全放下的心又紧紧的攥了起来,锁上抽屉道,“走!”

苏软还不知道自己因为王妈妈操心而暴露了,她留下线索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她就是再生气,也不能真的让人担心。

不过她自己是完全没指望鹿鸣琛会发现,只想着买完股票回去再想办法。

因为碰到了霍向阳和苏青青,苏软第二天一早没有去交易所。

思来想去,苏软还是打算避开这俩炸弹,没必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反正他俩应该也没多少钱,上辈子霍向阳的起始资金在他们结完婚之后只有三千。

这辈子苏青青又是拍婚纱照,又是搞排场的,怕是三千也剩不下,至于苏青青的嫁妆,廖红梅总不可能陪的比彩礼都多。

再加上他们还要做生意,能抽出买股票的钱撑死也就是个一两千。

于是第二天上午,苏软没去交易所,就静静的在旅馆休息学习。

结果没想到那两人上午竟然没买完,下午还得接着去。

苏软听了收音机才知道,原来这天股票大涨,几只都涨停了,没多少人卖。

好在下午的时候终于听说两人要走了,苏软长长的舒了口气,再不走她就不打算避他们了,她还赶时间回去呢。

初八上午九点一刻,苏软到了交易大厅,没等一会儿,就见小黑板上写出了竞价,今天是阴的。

开盘后价格一路往下,十点半的时候昨天涨停的今天竟然跌停,不少听到消息的人匆匆赶来卖股票。

倒是便宜了苏软,一个小时就买到了六千多的股票,休市后她准备回旅馆休息,却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叫,“我的钱!啊啊啊,我的钱啊,哪个杀千刀的……”

交易市场内的人见怪不怪的摇头叹息,“是外地人吧。”

“不知道悄声点,刚就他叫的声音最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赚钱了。”

同时都警惕的捂紧了自己的包。

传闻申市这边的小偷都是技术流,在这种没有监控的时代,要抓住几乎是不可能的。

苏软似乎也察觉到了盯着自己的视线,出门后匆匆找了个市场扎进去,重新买了个手提包和衣服换上伪装了一番。

下午两点,苏软终于顺利的把钱都换成了股票,她微微松了口气,准备直接去火车站买票回家,应该能在初十之前赶回去。

结果转头要出门的时候,竟然看到了去而复返的苏青青和霍向阳,因为大厅里人多的关系,两人正好堵在门口,好像正在争执。

苏软带上帽子,等在门口听了一耳朵,原来苏青青昨天擅自做主,除了路费之外,全部买了股票,本来想着今天涨一点之后卖掉一些,结果没想到直接跌停了。

霍向阳于是急着想卖掉,苏青青不同意,想再等两天。

可是霍向阳从来没听说过股票这玩意儿,关键是他们把这次进货的钱也搭进去了,一天就赔了几十块,再赔哪儿吃得住。

苏软看着人群中隐晦瞄向两人的目光,心中暗骂傻逼。

见两人挤进去,苏软赶忙出了门,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终于摆脱那俩蠢货了。

然而她还没走两步,背后就被撞了一下,条件反射的回头,就和抱着包跑出来苏青青四目相对。

苏软:……

苏青青愣了一下,惊道,“苏软?”

紧跟着追出来的霍向阳也愣了,“苏软,你怎么在这儿?”他左右看了下,“鹿鸣琛呢?”

察觉到那些隐晦的目光追过来,苏软恼火道,“关你屁事!鹿鸣琛就在前面等着我呢。”

说罢转身就要离开,却被苏青青死死的拽住,“你也是来买股票的。”

她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仿佛这对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到一个答案一样,死死的盯着苏苏软,“你为什么会来买股票?你是偷偷跑来的对不对?鹿鸣琛根本就不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