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05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鸣琛一副很乖顺的模样, 苏软以为这次多少有机会触碰到一点他的心事,可以慢慢解开他的心结。

然而等第二天一睁眼就发现旁边是空的,不留一丝痕迹的那种, 仿佛除了她,没人在这张床上睡过。

苏软心里划过一丝异样,但也没在意,还以为他依然沉浸的情绪里,稍微有些反常。

等出了房间没看到他在客厅里复健才觉得有些不对, 福姨从厨房走出来道,“我今天醒来的时候见鸣琛拎着个包出门了, 也没来得及问他要去哪儿,大年初三的, 他这是干什么去了?”

苏软转着手上的佛珠,想了想,还是留了个余地, “去医院了, 今天负责他的医生值班,他过去检查一下身体。”

福姨疑惑, “那也太早了吧,五点多,去了人家也没上班呢?”

苏软笑道,“夜班, 昨天晚上才想起来人家是今天值班, 所以今天一早过去, 早上检查完, 一天啥事儿都不耽误。”

福姨信以为真, 苏软心里却突然窝了一股火。

吃完早饭, 苏软说是去医院接鹿鸣琛,出门后面无表情的往银行去。

她本来计划今天就跟鹿鸣琛商量南下的事情,离她开学的时间不多了,她得抓紧去申市把股票买了。

由鹿鸣琛开口,说服李若兰让她出去玩几天要比她自己找借口容易的多。

不过现在鹿鸣琛一句话没说的出了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她得做好鹿鸣琛已经离开的准备,她南下的计划不能变。

因为没有预约,她去了银行也只能取五千出来,好在还有鹿鸣琛的存折,但也不能在这个银行取了。

这年头银行网点很少,苏软只能又跑了挺远的一个邮政储蓄用鹿鸣琛的存折取了五千出来,再加上留在家里的两千多现金和过年收到的一堆红包,差不多凑了个一万三,够这次买股票的本金了。

因为多跑了一个银行,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福姨见她一个人回来,疑惑道,“鸣琛怎么还没回来?”

苏软这下可以确定,那家伙是真的不告而别了,她心里窝着的火像是浇了油猛地窜起来:就算想要拒绝人,排斥别人的关心,但打一声招呼再走会死吗?

当他是什么宝贝疙瘩,她还会上赶着的安慰他不成?

然而看着眼前的福姨,苏软还是端着笑脸道,“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收到了紧急任务,直接去部队了。”

又道,“他来不及跟您道别,不过安排我送您回家去,他明天在燕市的火车站接咱们。”

“一会儿我就去买票。”

福姨也没多问,苏软放下装钱的包又跑去火车站,好在这个年代风俗重,大部分人都是破五才出门,初三的火车站人不多,苏软排了一会儿队就买到了明天去燕市的火车票。

买到票直接想去言家说一声,就见福姨已经在跟李若兰告别,李若兰有些不满,“怎么这么突然,不是说好了过了初五再走吗?”

苏软道,“鹿鸣琛马上要出紧急任务,只有明天能空出时间来去车站接人。”

李若兰打量了她一眼,伸手拽过她的手语重心长的道,“怎么还生气了呢?”

“嫁给他之前你不就知道吗?他就是这种职业,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来不及打招呼都是常有的事。做军嫂本来就不容易,你应该有这个觉悟才行。”

苏软心道,哪儿不容易了,简直不能太容易了,你看这突然消失,她都不用绞尽脑汁的想理由,一个出紧急任务就把你们全都糊弄住了,多省心。

李若兰见她抿着嘴,不由揶揄道,“当初是谁说嫁给军人就图离得远,一个人过的自在舒坦来着。”

苏软道,“本来就是啊,我现在也这么觉得。”

李若兰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笑起来,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道,“让你爸去送你们吧,去燕市火车得十几个小时,路上不安全。”

言成儒二话不说就要去买票,苏软急忙阻止。

开玩笑,她还有大事要办呢,让言成儒跟着不就露馅儿了?

“妈,不用,现在火车上人也不多,明天一下车鸣琛哥就来接我们了。”她说到这里,抿了抿嘴道,“他说接我去部队住几天,等紧急任务完了再送我回来。”

这样的话言成儒去就不太合适了,李若兰觉得鹿鸣琛这安排明显是想过二人世界,言成儒去了,鹿鸣琛总不能光接了苏软把言成儒丢下,可是接了言成儒,三个人算怎么回事?

于是言成儒笑道,“也行,我们把你们送上车,反正也不多带什么东西。”

李若兰又调侃她,“你看人家这不是想着你呢吗?快别气了。”

“谁说我气了,我才没气。”她一个人出门更好,还省得编谎话跟他解释为什么会想着买股票,没有他那个大累赘这可真是太棒了!

回到家后,福姨准备明天路上吃的东西,苏软开始收拾行李。

这年头出门特别麻烦,而且她这一趟就算顺利也要六七天,最主要的是那一万三的现金。

现在还没有联网,银行卡也没普及,银行更是单机,完全没办法异地存取,所以人们出门只能携带现金,也因此小偷特别多,苏软这样的一个人出行的姑娘很容易被盯上。

这年代人的普遍做法都是把钱缝在衣服不同的地方,但是一万三现金可不少,都缝在衣服里就太明显了,哪一沓丢了她都得心疼。

苏软扫过书架,抽出两本厚厚的硬皮精装书出来,感谢后世的各种小视频,让她见识过各种藏私房钱和学生们藏手机的妙招。

把钱放在掏空的书里,这个年代的小偷怕是怎么也想不到的,而且她本来也是学生,装几本书又正常也又不显眼。

苏软找了小刀和尺子出来掏书页。

结果有一下用劲儿太大,直接把手指划了个大口子,血瞬间涌了出来。

苏软的火气也冒了出来,流血的手指也不想管,愤恨的把小刀一扔,那小刀仿佛裹挟了她的怨气,飞镖似的“啪”的一声扎在了桌上。

苏软:……

赶忙把小刀拔下来,看着桌面上崩掉的漆,苏软又心疼又生气,愤愤的拍了拍桌子,妈蛋!鹿鸣琛你个王八蛋!真是气死老娘了!

捂着发红的手去找来纱布缠好手指,苏软转着手腕上的佛珠默念阿弥陀佛,几个深呼吸之后心情总算稍微平静。

她又认真的反省了一下,觉得是自己无理取闹了。

本来就是合作关系而已,人家想干嘛就干嘛,为什么要跟她报备?

她本来的初衷不也是互不过问,各过各的吗?

人家鹿鸣琛只不过是因为受伤才在家里多呆两天而已,如今提前回归部队,她也可以提前过上一个人潇洒的日子,多好?

就像现在,她在家里都不用时刻注意衣着,就算不穿内衣也可以满屋子乱窜,多舒坦!

想通这一点,苏软又重新把书拿过来,继续掏内页。鹿鸣琛?那是谁?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吃饱了撑的管他!

一万二都放进掏空的书里,一千块又分散放在衣服的各处,塞了两套衣服进行李箱,苏软的行李终于准备的差不多了。

第二天来送她们的李若兰和言成儒看到苏软和福姨的造型都愣了一下,李若兰忍不住拍着腿笑道,“可以,这法子不错,肯定没人惦记你们,哈哈哈。”

福姨扶了扶脑袋上裹着的毛巾,看了眼旁边的苏软,她故意把皮肤涂黑了一个色号,梳着两条土掉渣的□□花辫,外头再裹上一个灰突突的大袄子,两人站在一起,像是准备去燕市打秋风的穷亲戚。

福姨也忍不住抿嘴笑,“鸣琛见了也要认不出我们来了吧,别把他吓一跳。”

苏软心想,吓死他才好呢,可惜吓不着。

临上火车前,苏软又对李若兰道,”妈,要是我回来的晚几天,您记得帮我请个假。“

李若兰道,“离你开学还有六天呢,你也差不多点,呆上两三天就回来,别太贪玩,知道了吗?”

苏软拍了拍身后的背包,“放心吧妈,我带着书呢,不会落下学习的。”

东林市离燕市其实不算远,不过后世高铁四个小时的路程,现在绿皮火车哐当哐当走了十一个小时。

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福姨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张望了半天,“是不是在外面等着呢?”

结果到了外面自然也没找到人,苏软装模作样的说去打个电话,其实是去售票厅问了南下火车的时间。

回来对福姨道,“说是紧急任务,没办法联系,我们自己回去吧。”

福姨还是有些疑惑,“他腿还没好呢,哪儿来的紧急任务?”

“谁知道呢。”苏软道,“不过说让我明天一早去军区那边。”

军人就是有这样的特殊性,福姨也没多想,道,“那咱们就自己回去,离家也不远了。”

福姨好歹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熟门熟路的叫了辆三轮车把两人拉回了住处。

九一年初的燕市城区有很多胡同和大杂院,三轮车在其中穿梭一阵,终于在甜儿胡同中的一座院子门口停下。

苏软给车夫付了钱,福姨已经打开了院门,“这就是鸣琛外公留下的院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