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4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鸣琛穿了个寂寞, 苏软也同样只能看个寂寞。

虽然她总是嘴上花花爱逗他,实际上都掌握着合适的分寸,毕竟同一屋檐下生活, 她怎么能让室友尴尬。

把手里的睡衣递给他, “一会儿可以换上这个睡,舒服。”

洗过一个澡之后鹿鸣琛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适应了男女合住的模式, 自然的接过衣服转身进了房间。

“唉,对了。”房门刚刚关上,苏软忽然想起一件事,直接上前一步推开门,“那个……”

“什么?”鹿鸣琛拄着拐杖, 站的笔直。

苏软眨眨眼, 发现刚还有些凌乱贴在身上的衬衫这会儿却被拽的平平整整。

她忍了忍笑意才若无其事的开口道, “床头柜上有祛疤膏, 记得涂。”

见鹿鸣琛站着不动, 她以为他没明白, 指了指右眼下面示意,“这里,直接挤一点涂上就行, 医生说按时涂,几个月就能把疤能去掉。”

鹿鸣琛点了点头,“知道了。”却依然站着没动。

苏软不动声色的扫过他捏着拐杖的手, “我先去洗澡, 一会儿过来给你按摩。”

鹿鸣琛还没来得及拒绝,房门就被关上。

门外的苏软忍不住捂着嘴偷笑,门里的鹿鸣琛则长长的松了口气, 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龇着牙揉了揉自己的腰。

刚刚被吓了一跳,站的太快好像扭着了。

确定苏软进了卫生间之后,鹿鸣琛才拄着拐杖一点一点的挪向床铺……

苏软再次敲门进来的时候,就见鹿鸣琛安然的靠在床头,一副悠然自在的模样,如果他不是套着两层衣服,转身往下趴的时候动作迟缓的话……

她使劲抿了抿唇才没让自己笑出来,虽说这个年代的人都很纯情,但鹿鸣琛这样的反差,还是让她觉得可爱的不行。

为了防止这个大可爱被吓到,苏软学着后世按摩店的方法,在他身上盖了条薄毯,认真的按照宋医生教她的方法给他放松肌肉。

全程除了问他力道怎么样,是否酸痛等问题,没有半句调侃,大腿等敏感一点的地方更是全都跳过。

结果鹿鸣琛时不时就回头看她一眼,仿佛时刻等着靴子落地似的,搞得苏软哭笑不得,“你在期待什么?”

“腰这儿需要我按按?”

“不用。”鹿鸣琛利落的侧身。

苏软看着他的动作笑,“看来是好多了。”

她伸手把床头还完全没开封的祛疤膏打开,“我帮你涂?”

鹿鸣琛一脸的嫌弃,“不用。”

“这可是我妈专门给你买的。”苏软道,“你不涂她估计得骂我,这不符合咱们的协议内容。”

说着作势要帮他涂。

鹿鸣琛连忙接过软膏,在苏软满是遗憾的目光中赶紧涂好。

苏软这才困顿的打了个哈欠,“好了,今天的任务完成!晚安。”

鹿鸣琛捏着软膏陷入沉思,怎么总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呢?

凌晨四点起床到现在,苏软是真的困的不行了,回到主卧,直接倒进崭新煊软的被褥里,幸福的打了个滚后,就沉沉睡去,终于有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她前所未有的放松。

这一觉睡的极其黑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苏软难得犯懒,往被窝里钻了钻不由露出个笑容,加上上辈子,她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感受过躺在暖烘烘的被窝里赖床的感觉了,好幸福。

朦朦胧胧中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惊呼,“下雪了!”

“哦哦,下雪拉!”

苏软眨眨眼终于从被窝里钻出来,拉开窗帘,外面果然已经开始飘雪,洋洋洒洒的下的还不小,她裹了裹睡衣,感受着暖气片散发出来热烘烘的温度,幸福感油然而生。

要是能再来点音乐就好了,可惜他们家现在还没有录音机,倒是她的肚子先唱起了空城计。

苏软换了居家服出去,对面的房门半开着,床上床单平展,被子是豆腐块儿,而房间的主人正趴在地上做俯卧撑,大概因为腿还不能很好的受力,他的整个上半身都充满了力量,即使隔着宽松的卫衣都能在他动作间窥到流畅的肌肉线条。

啧啧,一大早,处处是美景,这个婚结的果然美妙。

苏软哼着歌先去了厨房,却发现燃气灶上已经放着一个铝制的蒸锅正在呼呼的冒着热气。

鹿鸣琛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熬了小米粥,蒸了一屉饺子,再有六七分钟就可以吃了。”

苏软于是先跑去卫生间洗漱。

等她收拾好的时候,鹿鸣琛也拄着拐杖从次卧出来径直往厨房走。

苏软跟在他身后配合着端碗盛菜。

一碗香浓的小米粥,一屉蒸饺,外加一叠咸菜,简单又美味的早餐,苏软喝了一口粥不由感叹,“这才是生活啊。”

又看鹿鸣琛,“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鹿鸣琛一副“你把我当什么”的表情,“粥还是会煮的,饺子是现成的。”

苏软也想了起来,“哦,对,是言叔叔提前做好送过来的。”

她结婚的时候李若兰提前回了开云县,言成儒担心他俩结婚后什么都不会,就做了些现成的熟食,苏软布置屋子的时候提前送了过来。

“除了饺子还有什么?”苏软问道,“今天腊月二十七,我们也得准备一些年货了。”

鹿鸣琛道,“我只看到饺子。”

“你是只翻到了饺子吧。”苏软失笑,她确实不该问这个没有物欲的人,估计要不是需要进食维持生命,她怀疑这家伙可以连饭都不吃。

没有美食的人生得少多少乐趣啊!

苏软可没忘记要让鹿鸣琛学会热爱生活的目标,如今结了婚,趁着有时间相处,应该积极实施计划。

她想了想问道,“你喜欢吃什么?咱们中午做来吃。”

鹿鸣琛果然道,“都可以,随你。”

“那你一会儿陪我买点东西吧。”苏软道,“明天回门也要带些礼物。”

照理说回门礼应该是婆家准备的,但苏软傻了才认鹿家是婆家,所以他们就得自己准备。

索性今天不用去鹿家,她可以悠闲的安排自己的时间做准备。

早饭之后,苏软自己去阳台上翻了翻言叔叔给他们带了什么东西。

她家虽然没有冰箱,但是北方的冬天,阳台就是天然的冰箱。

六七十个饺子已经吃了一半,还有十几个馒头、一大块猪肉、一些排骨、一只鸡,都冻的邦邦硬。

看样子帮他们把年货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苏软又去翻了下橱柜,果然除了土豆白菜等冬储菜,花生瓜子水果之类的也都有了。

苏软心里有了预案,就招呼着鹿鸣琛出门。

外面的雪已经下了厚厚的一层。

苏软怕冷,这年头也没有保暖内衣什么的,羽绒服也贵的要死,苏软舍不得买,就只好一层一层的套衣服,秋衣、棉袄、棉大衣,最后再带上帽子围上围巾。

苏软觉得自己走路都困难了不少,她觉得可以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明年的时候能买一件羽绒服穿。

从屋里穿了一身军大衣出来的鹿鸣琛看到她不由笑起来,“你这是打算滚着走吗?”

苏软看着他的拐杖道,“对啊,关键时刻滚倒了给你当肉垫。”

鹿鸣琛失笑,问,“家里有钉子吗?”

苏软带着他去阳台装修的废料里翻出几颗小钉子,就见他把腋下拐最下面的防滑垫拆下来,然后把钉子从里面刺穿防滑垫,再重新把防滑套套回去,这样钉子的尖头正好朝外。

这样就算遇到冰面都能稳稳钉住了,苏软朝他竖起大拇指。

两人一起出了门,雪依然在下,不过路上却非常热闹,大人们洒扫的洒扫,买年货的买年货,小孩子们已经拿着鞭炮到处放。

苏软先带着鹿鸣琛去了医院一趟。

昨天他为了给她撑面子逞强了一回,虽然看着没什么大碍的样子,苏软还是有些不放心。

宋医生见到两人非常高兴,贺过他们新婚后,给鹿鸣琛仔细检查了一遍道,“没什么大问题了,正好以后也不用老在医院住着了,只要每天按照要求复健,定期来医院检查就行。”

鹿鸣琛去病房拿他留在这里的东西的时候,宋医生叮嘱苏软,“以后你看着他点,不要让他太逞强,像前段时间那样,每天都把自己搞到脱力爬不起来。”

“虽说恢复的快,但是又疼又累,没必要遭那种罪。”

苏软抿了抿唇,郑重的点点头道,“谢谢宋医生,我知道了。”

等鹿鸣琛拿了东西过来,苏软给宋医生送了一袋喜糖两人才从医院出来。

医院大厅的门口人来人往,还有不少认识鹿鸣琛和苏软的护士跟两人打招呼。

鹿鸣琛看着苏软,“怎么了?”

苏软抬眼看他,“我在想我这爱面子的毛病是不是不太好?”

“好好的干嘛想这个?”他睨着她道,“难不成你还能改吗?”

苏软瞪他一眼,正想说话,脚下忽然一滑,眼看着就要摔个屁墩,苏软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完蛋,脸都要丢尽了……

正想着捂住脸是不是就不会被人认出来,就感觉一只有力的大手托住她的胳膊一拽,她由着惯性直直的靠在一个高大安稳的怀里站稳。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我猜你也改不了,还是别难为自己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第一更

二更不太满意,重修中……

感谢在2021-11-13 01:11:11~2021-11-14 00:06: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绵绵 23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476058 5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绵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锦上添花 19瓶;顾沉 11瓶;温柔坠落、盼盼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