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青青一开始是因为心虚, 听到韩城的声音才吓了一跳。

待转头看到廖红梅喜笑颜开的样子,顿时反应过来,市刑侦队的队长忽然出现在苏家, 肯定是为了她啊。

这可是极大的脸面, 至于她说的谎?反正韩队长怕也没时间理这些人。

她看了苏软一眼,矜持的起身迎了出去,“韩队长。”

苏文山和苏老太太已经听到动静跑了过来, 苏文山惊喜道,“韩队长,您怎么有空,真是有失远迎。”

韩城是个四十多的老刑警,性子却很随和, “苏局长, 是我不请自来, 叨扰了。”

廖红梅殷勤的道, “韩队长是来找我们青青的吗?是不是又有什么需要她配合的?”

韩城道, “不是, 这次是私事。”

能和市刑侦队的队长扯上的私事肯定是大好事啊,廖红梅脸上的喜色怎么也掩不住,带着人就想往东屋走, “那咱们来这边谈,今天侄女儿结婚,家里有点乱。”

韩城却拒绝了她的引路, 笑道, “我今天可是特地来看苏软同志的。”

苏家人脸上闪过讶异,苏青青脱口道,“韩队长认识我堂姐?”

韩城笑了笑, “当然认识。”

李若兰已经撩开帘子邀请人进屋,“韩队长,快请进,没想到您会来这边。”

韩城笑道,“我本来是应该去鹿团长那边的,这不是正好在这边办案,就先过来了,算给他们打个前站。”

他的目光落在苏软身上,笑道,“这就是苏软同志吧,久仰大名。”

苏软笑道,“彼此彼此,我一直听鸣琛哥提起您。”

众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这韩队长对苏软的态度明显比苏青青亲近多了啊。

苏文山忍不住开口,“韩队长您和我闺女……”

韩城惊讶,“你竟然不知道?”

“说起来在抓捕武大明的案子上,你这闺女当属头功,苏局长有这么个有勇有谋的闺女,真是好福气啊!”

苏文山只能装出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假笑。

众人面面相觑,都看向苏青青,苏软是头功,那苏青青……

廖红梅急忙道,“那个,韩队,是我们青青举报的武大明啊,怎么是苏软……”

韩城看了苏青青一眼,倒也没吝啬夸赞,“对,苏青青同志也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线索。”

“不过这件事上功劳最大的还是苏软同志。”他笑道,“要不是鹿团长担心她的安危去调查武胜利,我们还发现不了武大明这颗大毒瘤呢。”

这句话他说的有些揶揄,“这么漂亮的新娘子,也怪不得鹿团长那么紧张。”

苏软做出娇羞的样子,“韩队长说笑了。”

有人听明白了,“所以是软软对象为了苏软先查的武大明?”

韩城笑道,“对,不过调查能够顺利还真是多亏了苏软同志。”

“要不是她智计出众让武胜利捐出了二十万,引得各大媒体的记者来开云县,逼得武大明到处隐藏罪证反而露出马脚,我们也没办法这么快侦破案件。”

众人大惊,“竟然是苏软让武胜利捐的二十万?”这事儿他们还真是一点都不知道。

有人总结,“所以,是人家鹿鸣琛找了市刑侦队的人查武大明,苏软又骗武胜利捐了二十万,把记者引来了开云县,苏青青只是捡现成的找了记者举报,根本不是她扳倒的武大明?”

韩城愣了一下,“苏青青同志扳倒了武大明?”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忍不住大笑起来,并没有任何嘲讽的意味在里面,就认真的觉得这件事情挺搞笑的。

但这反而是最大的嘲讽,诉说着苏青青和廖红梅愚蠢无知。

廖红梅不服气,“这,韩队长您笑什么,难道我们青青没立功?“

“立了立了。”韩队长连忙道,“不过像扳倒武大明这样的话,你们最好不要乱说了。”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才道,“我们从武胜利盯上苏软同志的时候就开始调查武家了,他们黑白两道通吃,背后的案子大的惊人,也不排除还亡命之徒还没查到,你们说自己扳倒了武大明,若是被那些人信以为真,怕是会遭到报复。”

虽然是认真的规劝,但言语间也表达出了“快别胡说八道”的意思,不少人都露出了嘲笑的表情。

马兰儿故意道,“苏软,你俩做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说啊,我们都不知道。”

苏软看了苏青青一眼,笑道,“这有什么好说的,武大明害人不浅,我们一开始也只是为了自保。”

“真正铲除武大明这颗毒瘤的是韩队长和市刑侦队的同志们,人家夜以继日的忙碌几个月,我们这种动动嘴皮子的哪儿有脸邀功。”

她这话一说,众人看着廖红梅母女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嘲笑和轻蔑。

可不是,人家鹿鸣琛和苏软干了那么大的事情什么都没说,苏青青乘了人家的东风就动动嘴皮子举报了一下,就成了开云县的大英雄了,那人家日夜查案的刑警呢?

更搞笑的是,还一口一个为了苏软拼命,逼着人家原谅,想想苏软之前受的那些委屈,人家才是真拼命好吧。

廖红梅和苏青青如芒在背,脸色涨的通红,这会儿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可惜不仅没有地缝钻,赵莉莉还记着仇呢,见韩城和蔼,便鼓起勇气问道,“韩队长,刚苏青青说她给您提供的线索属于办案机密,您不让说?”

韩队愣了一下,“什么不能说?没什么不能说的啊?”

李家一个表姐笑着揭穿她,“她就是和武胜利接触再亲密,知道的也有限,有什么不能说的。”

有个最快的嫂子意味深长的接口,“怕是不能对我们说吧……”

几个不太正经的人已经眉来眼去的交换目光,看表情也不知道想到哪儿去了。

不仅霍向阳,苏文山和苏老太太都惊疑不定的看着苏青青,毕竟他们都见识过苏青青的胆大和不知耻,和武胜利有没有更深的接触他们还真不敢肯定。

苏青青咬着下唇,气的脸都白了,却碍于韩城在什么都敢说,只能紧紧抓住霍向阳的手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向阳哥,你难道还不明白我?”

霍向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微松。

廖红梅见事不妙,就想着赶紧转移话题,恰好听到远远的有鞭炮声传来,立刻道,“是不是接亲的来了!”

众人当下侧耳倾听,果然听到孩子们的欢呼声,“新郎来了,新郎来了!”

“真是接亲的来了!”廖红梅急忙抓着苏青青和霍向阳出门,屋里的人也呼啦啦的全都涌出来看向村口的方向。

院子里的围墙低矮,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就能看到远处似乎有车过来,村里爱凑热闹的乡亲和孩子们都往那边跑过去。

廖红梅走到院子门口,冲着外面打算闹新郎的小伙子和小孩子高声喊道,“你们一会儿悠着点啊!”

“新郎官坐着轮椅呢,可经不住你们折腾!”

顿时有不懂事的小孩子嘴里叫着“瘫子新郎”、“轮椅新郎”之类的话。

李若兰冷冷的看了眼廖红梅,廖红梅只当没看见径直往外走,心里终于痛快了点。

从昨天到今天,这李家人就压着他们欺负,苏软更是欺辱她闺女没够,事事都要压青青一头,她倒要看看,这个她怎么压!

随着鞭炮声的接近,车队的身影也渐渐清晰。

村里的人都轰动了:“天,这来了多少车啊?六辆!”

“这鹿家果然有钱啊,苏软嫁着了。”

这年头能有一辆车就非常体面了,苏青青一周前找了六辆摩托车来接亲都还被人羡慕的不得了呢。

如今进村的路上一辆军绿色的吉普打头,后面跟着四辆小轿车,最后竟然还跟着一辆带棚的卡车……

廖红梅阴阳怪气的道,“这是凑不够六辆了,所以搞了一辆卡车来充数?”

众人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压根也没心思跟她说话,全都跑出去路上看车,小孩子们跑的更远,车子的速度在遇到他们之后明显慢下来,第二辆小轿车的车窗降下,有人大把大把的往外撒糖。

小孩儿们高兴的吱哇乱叫。

廖红梅是打定了主意要压苏软一回,当下笑着高声招呼,“哎,拦亲的人呢?你们倒是麻利点儿啊!”

“结婚当天没大小,难得有占团长便宜的机会,错过这个村可没这个店儿了!”

“红包一人没个十块不让过啊!鹿团长可有钱着呢。”

闹婚的习俗自古就有,若是亲近的人闹,自然是为了娱乐和祝福,但每个村子都有几个无赖仗着结婚当天新人和主家不能发火,做一些非常过分的事情欺负人占便宜。

往常村子里知道的人会专门找人拦着,而李家对苏家沟不熟,如今廖红梅这个主家又发话了,顿时有几个村里游手好闲的混混扛着两个长板凳挡在了路中间,十块钱呢,就算没有十块,一人给个三块钱都够他们下顿馆子、耍两把了,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周围也有人皱眉大骂,“这帮缺德的玩意儿,你们别太过分啊!”

不少人骂的时候都瞟着廖红梅,廖红梅都当没看见,她闺女已经被苏软下脸下成这样了,她还在乎什么啊!

况且她哪句话说错了?

想到这里,她又假惺惺的对跟过来的霍向阳道,“向阳,赶紧的,你这也是刚当过新郎的人,过去帮帮忙,鸣琛好歹是你连襟,照顾着点!”

霍向阳下意识的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想了想还是把衣服扣子系上,腰带重新扎好。

照片那是摆拍而已,姿势好就能好看,这会儿可不一定了,一个坐轮椅的人再帅还能比他一个健全的人更有魅力?

屋里的赵莉莉听着传过来的话气坏了,“苏青青她妈真的是跟她一样恶心!你怎么也是她亲侄女儿,有这么膈应人的吗?!”

马兰儿担心的道,“咱们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也得小心点,那个苏疙瘩,特别喜欢趁乱占新娘子和小姑娘的便宜。”

言少时愤愤的道,“放心吧姐,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大哥和表哥表姐们都去帮忙了,肯定不会让姐夫被为难的。”

苏软却一点都不着急,她趴在窗边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热闹,优哉游哉的笑道,“最后谁膈应谁还说不准呢。”

她的目光落在苏青青身上,勾起唇角,“既然记吃不记打,那就见一次打一次好了。”

屋里陪着苏软的人都被她的镇定安抚,好奇的伸着脖子往外看,心里却也做好了腿脚不便的鹿鸣琛会吃亏的准备。

那边癞子们已经开始叫嚣,“要么从我们身上跨过去,要么就一人十块钱的红包!”

这要求,明显就是欺负新郎没办法走路。

李家的兄弟姐妹们正准备上前,霍向阳先一步揣着烟走过去,一副要解围的样子,“兄弟……”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吉普车副驾驶上忽然探出一个娃娃脸的青年,笑嘻嘻的看着前面拦路的癞子们,“行啊!你们说话算话?”

癞子们还以为他们要给钱,脸上一喜,“当然,我们说话算话!一人十块钱,立刻放你们过去娶媳妇儿!”

娃娃脸青年闻言一笑,忽然高声道,“兄弟们,下车!集合!”

他话音落的瞬间,后面三个小轿车的车门忽然整齐划一的打开,每辆车各有四个松绿色的身影钻出来。

后面的卡车更是夸张,呼呼啦啦一连串跳下来十几个,个个身姿矫健。

村民们哪儿见过这阵仗,顿时一阵惊呼,那些大胆的嫂子媳妇们都开始高声赞叹欢呼了。

二十五六个人嘻嘻哈哈的跑上前来,卡车里下来的最不明情况,“怎么回事?嫂子呢?”

“拦亲呢。”裴智明指了指几十米外的苏家院子,“兄弟们,嫂子就在前方!”

又指了指车前面的几个癞子,“接嫂子的第一个任务,从他们身上跨过去!”

“要是哪个做不到,导致咱们老大接不到媳妇,你们就完蛋了!”

兵哥哥们一听,这还得了,裴智明已经带头朝着跟癞子们站在一起的霍向阳冲了上去,“都跟我上!”

他口令下的快,行动更快,那几个癞子还当新鲜看热闹呢,二十几个勇猛的青年就冲到了眼前……

按肩,起跳,霍向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感觉一道人影从他头上跨了过去,他一脸懵逼的想要挪步,然而紧接着下一个人就按上了他的肩膀……

二十几个人跳完脸不红心不跳,衣服都没乱,倒是霍向阳和那几个癞子还保持着弯腰抱头的姿势,一身的狼狈。

围观的众人指着他们哈哈大笑,“该!终于碰到治他们的了。”

又对着兵哥们英姿飒爽的表演使劲的鼓掌喝彩,手都拍红了。

廖红梅脸色铁青,苏青青也气坏了,赶紧跑过去替霍向阳整理衣服,“向阳哥!”

吉普车恰好启动,鹿鸣琛胳膊肘搭在车窗上撑着脸,和他们擦肩而过的瞬间,发出了一声轻笑。

苏青青咬住后牙槽,霍向阳愤恨的看过去,然而只能看到鹿鸣琛透着懒散的后脑勺。

苏青青想跟霍向阳说什么,却被他一把甩开手,匆匆的钻到了人群的后面。

这些兵哥们下来了也没再上车,直接列成两队跟在汽车两旁保驾护航。

吉普车带着后面的几辆车长驱直入,到了苏家的大门口才停下。

后面的人也闹哄哄的跟着跑上来,把车子围得水泄不通,就等着看神秘的新郎。

廖红梅被刚刚的事情气得肺都要炸了,当下高声道,“你们快让开点,新郎要下轮椅呢!向阳,快来帮忙!别让摔了!”

排场再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个残废!

苏青青拽着霍向阳也往前凑,紧紧的盯住吉普车的后门,仿佛看到狼狈的鹿鸣琛就能让他们挽回脸面,扳回一城一样。

终于,后车门被打开,然而众人没等到轮椅,却看到一只大长腿直接迈了下来,锃亮的皮鞋,贴身的军裤。

众人还以为是陪车的人,正好奇的探头往里看,就见高大的身影俯身、直立,稳稳的站在了车边。

就那么恰好,面对着廖红梅和苏青青夫妻。

苏青青震惊的瞪大眼睛,脱口道,“怎么可能?!”他上辈子明明是一年之后才能站起来的。

鹿鸣琛一手扶住腰带,一手整理了下帽檐,这才懒洋洋的扫过面前的三人,重点在霍向阳的衣服上扫了一圈,没眼看似的啧了一声,然后抬步往院子里走去,后面的兵哥们自觉跟在他两侧开道。

简直拉风的不行。

院子里又是一片哗然:

“不是说瘫了吗?哪儿瘫了?是谁胡说八道呢?”

“廖红梅说的啊,到处说苏软要嫁个瘫子……”

“她的话以后还是别信了,除了害人的,每一句实话,我看苏青青就是像了她。”

“大事见人品,以前只是觉得她爱攀比,今天这一看,竟然完全见不得人好,这是太恶毒了……”

廖红梅脸色青白,转头就想走,李若兰在台阶上高声道,“唉,她二婶,你家闺女和女婿是怎么了?你女婿那衣服皱的,怎么跟苏疙瘩那个癞子似的,赶紧让他换一件吧,都不好见人了。”

大舅妈一脸认真的道,“不是,我看他们母女脸色都不好,不会是哪儿不舒服吧,要不你们赶紧回屋歇着去吧,也别出来见人了。”

廖红梅气的眼睛都红了,狠狠的瞪着两人,李若兰和大舅妈像是完全没看见她,手挽着手扭头看鹿鸣琛接亲。

那一家三口最终还是灰溜溜的躲回东屋去了,这一下是再也没脸出来闹了。

房间里赵莉莉和马兰儿兴奋的手都拍红了,在地上直蹦高。

“天,苏软,你对象简直帅呆了,啊啊啊!”

苏软看着鹿鸣琛的腿,脸上也露出了笑意,这还真是个挺大的惊喜。

李若兰可算扬眉吐气,笑得合不拢嘴,对着鹿鸣琛一个劲儿的夸,“好好,真精神。”竟然就要放人进来。

言少时高声道,“妈,你傻拉,要拦亲啊!不能让他们这么进去!”

不过经过刚刚那一遭,苏家这边是没人敢上了,最后反而是一开始叫着要保护鹿鸣琛的李家表哥表姐们挡在了门口。

然而对方不仅人多势众,还文武兼备,李家的表哥表姐们出的各种题目,要求的高难度动作,都被他们轻松化解。

引来乡亲们的阵阵喝彩,院子里前所未有的热闹。

最后裴智明飞快的上前给言少时和几个小孩子手里塞了个红包,把他们架开,大部队终于破门而入。

苏软看着站在她面前的鹿鸣琛,忍不住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果然站起来的鹿鸣琛更帅了,她的目光扫过他的腰间,目光晶亮。

鹿鸣琛看到她表情先是怔了一下,直到被对方露骨的目光点醒,目露嫌弃,然而没撑过一秒又绷不住笑起来。

还冲着苏软挑了挑眉,似乎在说,做的不错吧。

苏软咧开嘴角,冲他竖起大拇指,非常不错,太给她挣面子了。

后面冲进来的兵哥们好奇的看着她,发出惊艳的赞叹声,兴奋的叫着“嫂子。”

“我相信了,果然是最美嫂子!”

苏软笑,“怎么这么多人。”

裴智明道,“专门休假来看嫂子的,车都装不下,还是搞了辆卡车才拉过来。”

苏软大笑。

有这些人在,本来会以为最难的找鞋环节也被轻松破解,谁让这里有几个侦察兵呢,单单依靠赵莉莉她们的表情和目光就找到了藏在箱子里的红鞋。

鹿鸣琛弯腰给她穿上,两人一起去堂屋给长辈敬茶改口。

待苏软走在鹿鸣琛身边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鬓边似乎有细汗。

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挽上他的胳膊,鹿鸣琛身体微僵,周围响起起哄的声音,鹿鸣琛低头看了苏软一眼,慢慢的放了一些力道在她身上,苏软稳稳的撑住他继续往前走。

敬茶改口之后,大舅妈端了花生红枣莲子羹给两人吃,寓意早生贵子。

两人一人端个碗正吃着,有个婶子调笑道,“软软妈,你家软软绝对是个有福的,我看明年就能生个大胖小子。”

旁边她妯娌道,“这你又知道了?”

“怎么不知道?”婶子下巴点了点鹿鸣琛,语气非常坚定,“看看屁股多翘!男人屁股翘保管生儿子!”

苏软差点喷了。

旁边的鹿鸣琛已经被呛住,惊的不停咳嗽。

大舅妈连忙给他顺气,周围的婶子们见状笑的更欢实了,仿佛看新人狼狈害羞就是他们最大的乐趣。

外面终于响起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大舅妈道,“好了,吉时到了,该出门了!”

李若兰刹那间红了眼眶,忍不住抱住苏软哭了起来。

苏软被她哭的心中酸楚,回抱住她哽咽道,“妈。”

言少昱背着苏软出门,走在路上的时候轻声道,“软软,我真的很高兴能有你这样一个妹妹。”

“以后不仅李家,言家也是你的依靠,你要想着家里。”

苏软的眼泪猛地汹涌而出,“谢谢你,哥。”

谢谢你们温柔的接纳我,谢谢你们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放心依赖的温情……

作者有话要说:  鹿鸣琛:我超帅!但我是装的,一会儿就得瘫了,需要按摩什么的来一套。

苏软两眼放光:哇哦,还有这好事?!

摩拳擦掌,吸溜~

鹿鸣琛:……

还有,这大喜的日子,你们确定不收藏一波作者吗?→_→

感谢在2021-11-11 00:01:40~2021-11-11 23:54: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endy 31瓶;陌路人、好吃的喵喵 10瓶;温柔坠落 5瓶;迟到的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