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04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一点左右的时候, 苏家沟村口出现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是李家的其他人到了,三个舅妈, 还有好几个表哥表姐, 苏软一时间也认不过来,好在有言少时在旁边为她介绍。

匆匆认了一遍人之后,苏家这边苏明月等其他亲近的亲戚也到了, 苏老太太喊苏软出去见人,大舅妈道, “你赶紧去忙活吧,不用管我们。”

说完就带着一群人出去,直接开始干活, 那位掌勺的表舅来了之后,细活儿就多了,还要分工。

年纪大的表哥表姐们帮忙搭棚子, 言少时带着几个小的四处转悠。

苏软给苏家这边的亲戚朋友倒水上茶之后,见有苏文山和苏老太太寒暄, 就出来了。

她是宁愿跟婶子媳妇们一起洗菜听八卦也不太想听苏家人明里暗里对李家的各种诋毁。

帮忙的这些人倒是对李家人十分有好感, 有个嫂子道,“苏软,你姥姥家这丁可真兴旺。”

桂花嫂子一边切菜一边笑道, “你没看人家做人做事儿, 这种人家不兴旺都说不过去。”

她叹了口气道, “以前总听人家说家风好家风好,这回我是见识到了, 你看苏软那三个舅舅, 有商有量的。”

“那几个媳妇, 人家今天就全都过来帮忙了。”

有人道,“这在外头呢,还能让人看笑话不成?”

“那可说不准,”桂花嫂子伸了伸脖子,小声道,“苏青青结婚那天,杜晓红倒是就在县城,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家顿时笑话,“人杜晓红就是回来吃席来了,还帮忙?”

桂花嫂子又道,“苏明月也是亲姑姑呢,那两口子呢。”

自然也是当客人,和今天一模一样。

众人都同意了桂花嫂子的说法,要真补团结,完全可以等明天来吃个席,搭个礼就行,何必大老远的跑过来看苏家的脸色。

“可不是,大人看不出来,孩子还看不出来?那大大小小的十几个,我看小的也就七八岁,哥哥姐姐的叫着,哪个都亲近。”

正说着,苏明月和一个隔房的婶婶走过来。“软软。”苏明月叫她。

苏软笑了笑,“小姑。”

苏明月叹了口气,然后问她,“你舅舅们嫌弃你吗?”

这话问的,苏软笑了笑,目光扫过忙碌的李家人,又看着苏明月笑道,“怎么会,要嫌弃我还会大冷天的帮我操持婚宴啊,揣着兜当客人不就行了。”

苏明月的手不自觉的从兜里拿出来,轻咳了一声,蹲下来帮着捡菜。

那隔房的婶婶倒是没动,只是问苏软道,“你的彩礼真的有三万啊,你妈一分都没拿?”

言外之意就是舅舅们冲着彩礼来的。

苏软道,“我妈还添了三千给我买了个楼房,装修和家具都是我舅舅们添的。”

桂花嫂子笑道,“人舅舅们都添了,明月你这个亲姑姑打算给你侄女儿添点啥?”不添东西就算了,还跑来添堵。

苏明月脸上顿时挂不住,就多搭五十的礼就是亲近了,能添什么。

隔房的婶婶应该跟苏明月关系不错,解围道,“你小姑不是也担心你李家那边受委屈吗?”

苏明月赶忙道,“对啊,不止我,自从你走了,你爸和你奶奶都难受坏了。”

“青青那丫头也知道错了,都为了你差点跟武家拼命,直接把武家举报了,武大明听说要吃花生米,武胜利这辈子都出不来了。”

“你爸也后悔呢,把杜晓红都撵回娘家去了,你没看到他担心你担心的头发都白了,你奶奶也天天担心你担心的睡不着,生怕你受委屈。”

隔房的婶婶继续道,“真的对你好吗?就算你妈跟你亲,人家还有新儿子,你舅舅们更是见都没见过……”

她话还没说完,门外忽然传来苏明峰尖利的叫骂,“她就是野种,杂种!”

紧接着传来言少时的气愤的声音,“你再骂我姐一句?!小爷我打死你!”

苏明峰的声音很大,“这是我们家,你们跟那个野种一起滚出我家!”

言少时气坏了,“当我们稀罕在你们家,我姐就是被你妈害惨了,你妈比白雪公主的恶毒后妈还要恶毒!天下第一大坏蛋!”

“你敢骂我妈,我杀了你!”

然后就是孩子们打架的声音,众人听到动静都赶紧往出跑。

出去的时候,大孩子们已经把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分开了,李家人多,言少时倒是没吃亏,苏明峰还在一个本家的堂哥怀里挣扎着要往过冲,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苏软和李家人。

苏文山看着周围人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脸色发黑,上前揪住苏明峰的后领怒斥,“你给我住嘴!”

言成儒也匆匆赶来,他身上还系着围裙,瞪向言少时,“怎么回事?”

言少时委屈坏了,“爸,他骂我姐!骂的好难听!”

“爸,咱们为什么要在他们家办婚礼?”他说着直接来拽苏软,“姐,咱们回去,去咱们家办,干嘛要在这里,院子又破还远,姥姥和姥爷想来都来不了。”

言成儒按住言少时,抬头对苏文山温和的道,“苏局长您看这事儿怎么办?”

他抬手看了下表道,“其实要换地方也还来得及,去市里订几桌酒席,打电话通知人换个地方就行。”

“至于家里的东西,软软回来之后就都是新的,什么都不缺。”

他的语气温润平和,一副有商有量的语气,但说出来的内容却堪称强硬。

显然苏文山也没料到言成儒竟然不打圆场,反而一副要为苏软讨公道的模样。

苏明月急忙道,“这就是说笑了,咱什么都准备好了,孩子们打闹怎么还较上真了呢,都是亲姐弟,吵吵闹闹的都是常事。”

言成儒看着她,语气依然温和,“你家两个孩子会互相骂对方野种杂种吗?”

苏明月说不出话来,隔房的婶婶无语的看了苏明峰一眼,也只能打圆场道,“软软大喜的日子,咱犯不着为这点小事计较,都辛辛苦苦准备这么久了,为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不值当。”

“软软出门子还要兄弟背呢不是。”原计划是她的儿子背苏软出门。

言少昱站出来,他和言成儒长相气质都很相似,温和的笑道,“我家软软可不缺兄弟。”

李家几个表哥表弟瞬间都往前站了站气势逼人,苏家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言少时自豪的道,“哼,我奶奶家还有五个呢!”

本来还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被他这孩子话给戳破了,众人失笑。

围观的人闻言都是指指点点,

有人道,“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人家才是苏软亲爸亲哥呢。”

“李若兰后找的这个还真不错。”

“哼,强十倍不止吧。人后爸都干活呢,亲爸揣兜,逗不逗。”

大舅舅这才像是刚听到动静,出来佯装训斥一帮孩子,“都干嘛呢?忙的要命都躲什么懒呢?赶紧去干活!”

然后看了眼表情凶恶的苏明峰对言少时道,“你这么大个人了,跟人小孩子计较什么?赶紧带你姐回去。”

又对苏文山道,“孩子小也要好好教教,不管是不是姐姐,在别人的婚礼上骂新人,谁家也不能说有教养是不是?”

明明苏明峰和言少时同岁,可是两个人站在这里,做事说话简直是天壤之别。

有人叹道,“明峰和甜甜真是被杜晓红教坏了,你可好好教咱家的孩子,别学了明峰。”

他媳妇儿怒道,“你什么意思,教孩子一个人的事儿?你甩手掌柜倒是做的挺好。”

苏文山脸上火辣辣的,看着苏明峰的目光也逐渐变得阴沉,苏明峰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立刻不敢再闹。

“刚刚那个大的还不是李若兰亲生的吧?人处的跟亲兄弟一样。”

“所以说爹怂怂一个,娘怂怂一窝,还是软软妈会教孩子,文山这老婆娶坏了……”

苏文山冷冷的揪着苏明峰出了人群,然后阴沉的道,“回去找你妈,明天你们都去你姥姥家,别过来。”

苏明峰看着苏文山的表情有些怕,“爸……”

苏文山推了推他,语气加重,“去!”

一场闹剧就这样收场,苏明月再没脸说什么担心她在李家过的不好的话。倒是不少人都纷纷赞叹亏得苏软认回了亲妈,不然要让杜晓红来办这场婚宴,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灾难。

苏家人都灰溜溜的去屋里呆着,院子里彻底成了李家人的主场。

言少时警惕的跟在苏软身边,生怕有人再过来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欺负苏软,众人看的一阵稀罕,“软软这个弟弟不错。”

苏软摸着言少时的头笑的愉悦。

午饭过后,苏软两个要好的朋友也来了,一个赵莉莉一个马兰儿,都是同村的。

两人来了之后,苏软就不用在外面忙活了,去屋里说一些女孩子间的私密话。

两人问起苏软在市里的生活,听说她有了房子很羡慕,不过更多的是好奇鹿鸣琛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软还没来得及说,就听到外面小小的骚动,赵莉莉探头看了一下,“苏青青和霍向阳来了。”

她撇了撇嘴,“她俩还有脸来。”

马兰儿冷嗤道,“她脸比城墙厚,肯定是炫耀来了,还想着压软软呢。”

赵莉莉道,“不过她是真的挺会打扮。”

苏软探头,就看到她穿着一身红色的旗袍,挽着霍向阳的胳膊走进来。

而霍向阳穿着一件军绿色的风衣,腰间的皮带扎的很紧,整个人显得纤细修长。

在村里的人看来这打扮时跟明星一样时髦漂亮,顿时引来一片夸赞声。

马兰儿皱眉道,“苏软你让你对象那边注意点,苏青青她妈现在到处说你对象瘫了坐轮椅,说拦亲的时候,都不知道要怎么玩。”

“我觉得她怕是要打坏主意。”

赵莉莉道,“反正苏青青肯定没安好心,你们小心点。”

苏软目光扫过两人,心里冷嗤,想压鹿鸣琛?真是不自量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