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04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既然决定了要省钱, 衣服首饰自然不买了。

两人各自打道回府,现成洗出来的那套照片自然是让苏软带走。

一家人看到照片果然都是惊叹,言少时和言少昱很喜欢黑色婚纱那一套, 当然, 他们喜欢的主要是穿着野外作战服的鹿鸣琛。

言少时道, “妈,我也想拍一个这样的照片。”他怕李若兰不同意,还专门拉上的言少昱, “哥,咱俩一起。”

言少昱逗他,“你穿黑婚纱吗?”

言少时气道, “你才穿黑婚纱, 不, 你穿红婚纱, 我穿迷彩服!”

言少昱笑,“啊,没有你这么小的迷彩服, 但是有你这么大的婚纱。”

言少时说不过,顿时扑上去,兄弟俩打闹起来。

李若兰极其喜欢军装旗袍那一套, 言成儒也笑,“少昱你结婚的时候也这样拍。”

言少昱脸微红,言少时又开始取笑他, “哦哦哦,我哥害羞了,他搞对象喽!他搞对象喽!”

言少昱一把捏住他的后颈把他按在沙发上……

苏软看的直笑,这个家里真的什么时候都热热闹闹的, 。

最后言少时自告奋勇的帮苏软收照片,“咦?姐,你不是说三十五张吗?怎么只有三十三张?”

苏软愣了一下,“是三十五张啊?”

大家还以为看的掉了,四处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苏软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好像少的是一张黑婚纱和一张旗袍的,“也许是落车上了吧,改天去问问鸣琛哥。”

刚走到邮局门口的鹿鸣琛忽然打了个喷嚏,黄海威看着他道,“老大你冷啊?”

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副手套,“戴这个吧。”

鹿鸣琛不动声色的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接过手套,“谢了。”

黄海威抬头看着邮局,“您要寄东西?”

鹿鸣琛下意识的摸了下口袋,顿了一下道,“没有,走吧。”

婚纱照拍完后,苏软和鹿鸣琛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需要亲力亲为的事情了。李若兰也尽量不打扰他们,让他们集中精力学习。

至于鹿家那边,福姨知道鹿彩霞去找鹿鸣琛要东西,林美香还打电话骂鹿鸣琛之后,直接翻了脸,把据说要答谢林美香辛苦的金镯子当场收了回去,直接拿去换了钱。

表示不想再相信鹿家,她不如拿着金镯子换的钱找婚庆公司来筹备,两千多块,绝对帮鹿鸣琛办的体体面面,还省得受气。

且不说林美香看着错失的金镯子后悔不迭,婚宴他们绝对不能让福姨接手的。

这次他们可是借着鹿鸣琛一辈子大事的名义请了不少鹿鸣琛父母的朋友来,这么多年完全不搭理他们的人听说是鹿鸣琛结婚,有几个也勉强应了要来。

尤其是当年那个被鹿满祥救了的战友,听说如今在首都军区当司令,其他的在市里的也大多比他们鹿家更位高权重。

在市里熏陶了二十年的鹿家,也意识到了他们当年做事难看,反而因此错失了很多宝贵的机会,可惜人家再看不上他们,一直没办法再联系。

如今好容易找到弥补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再错过,就算是为了这一群人,他们也要表现出对鹿鸣琛的重视来。

所以不用福姨再用钱吊着,鹿家人又积极筹备起来,也不敢再去招惹鹿鸣琛。

就这样忙碌的日子过的飞快,鹿鸣琛研究生初试后的两周,东北那边的人参也到了。

最终收到的只有十一支,这东西什么时候都稀缺,能买到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

裴智明看着跳脱,做事却很妥帖,知道苏软是要送礼,都包装的漂漂亮亮的送来。

李若兰也才知道苏软的大手笔,不过也没说什么,反而赞道,“都是应该的,不管以后能不能恢复来往,人家帮过忙,总应该有所表示。这些礼物够体面,也用心,不错。”

说到这里又嗤笑,“林美香还想拿几瓶烟酒就再巴上去呢,简直是笑话。那些都是什么人,还能缺了烟酒这些东西?”

苏软觉得鹿家倒也不是不知道烟酒一般,估计是谁也不舍得拿钱出来。

对于鹿家这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家来说,如今投在鹿鸣琛身上的巨款还没有回报,再对这些看不见利益的人投资是不太可能的。

按照鹿家的行事风格,应该是想先用最低的成本建立起联系,以后要办事了再奉上大礼不迟。

说到底还是过于功利而已。

苏软这边正筹备着婚礼上怎么打鹿家的脸,就接到了苏家沟的电话,苏青青和霍向阳要结婚了。

苏软直接以学习忙,要考试的理由拒绝了,她有病才回去。

挂了电话后李若兰气的够呛,“他们就是故意的!”

正常情况下一个家里的姐妹如果都有对象准备结婚,都是姐姐在妹妹前头,不然那些不知情的还会以为是姐姐有什么毛病嫁不出去了。

而且苏青青的婚期就比苏软提前了一个礼拜!难道她苏青青就差这一个礼拜?

以廖红梅从小到大总想压苏软一头的心思,这安排明显是带着恶意,要不然婚期又不是一两天定下的,就算苏软因为和苏家闹僵关系不亲近了,他们也不至于一点都不透漏,要结婚了才通知让去参加婚礼。

“这是知道排场比不过咱,所以故意耍小聪明恶心咱呢。”

苏软倒是不气,“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苏青青在苏家沟和县城可是大庭广众道过歉的,而且还被当众捉到和霍向阳躺一起,全县的人谁不知道是她有问题。”

而苏软这个亲堂姐拒绝出席,更是提醒着众人苏青青曾经干过多么恶心的事。

然而提起这个之后李若兰心情更差,“你不知道,一个多月前苏青青不是举报了武大明吗?那廖红梅到处说是她为了弥补对你犯下的错误才想着鱼死网破扳倒了武大明。”

“后来还又举报了检察院的两个人,前前后后得了政府给的一千块钱奖励。可把她得意的,廖红梅都快把她吹上天了,什么开云县的英雄,啊呸!”

苏软听到这个就忍不住想笑,“开云县的英雄。”

李若兰道,“你别笑啊,问题是不少人都信呢,现在都说她有勇有谋了。”

“你不回去,她怕又要做戏,将功赎罪了你还不原谅她,让别人怎么说你?”道德绑架的人哪儿都不缺。

这确实是苏青青能做出来的事情,苏软眯了眯眼睛,忽然笑道,“让她说吧,最好使劲说,只要不怕牛皮吹大了最后崩着自己。”

苏青青怎么爱现她不管,但是想踩她?那可是门儿都没有的!

苏青青扳倒武大明?真是天大的笑话。

苏软转头找了裴智明,“当初是市刑侦队最先开始调查武大明的吧,我结婚的时候可以请他们队长来吗?我也表达一下感谢。”

“早请了。”裴智明比她还要了解开云县的情况,“老大听说苏青青要结婚之后就专门请了。”

“嫂子放心吧!苏青青要不带您没事儿,要带了您,保管让她找条地缝自己钻进去。”

说到这里,他比李若兰还气愤,“哼,明明是他们做那些恶心事儿,又勾搭在一起,还非要强压着你们一头。”

“到处嚷嚷什么霍向阳帅气能干身体好。”

裴智明嗤笑,“身体好?我老大一只手都能把他撂倒。”

“哎,对了。”裴智明忽然神秘的道,“嫂子,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老大给你准备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鹿鸣琛?给她大大的惊喜?苏软怎么这么不信呢,“他还有钱?”买东西还是需要钱的吧?

裴智明:……

嫂子,扎心了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裴智明愤愤:嫂子俗气了不是?谁说惊喜要用钱了,我老大这人不行吗?

今天的二更,零点还有更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