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04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套苏软终于选了一件白色婚纱, 不然她全都这么“非主流”,怕过不去她妈那一关。

而且既然重新回到了这个时代,总要留下一些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

面前的桌子上摆着茅台酒瓶子、双喜烟盒以及两道大肉菜道具, 鹿鸣琛换了一件夏季常服坐在桌子面前, 苏软身穿白纱手捧塑料花站在他旁边, 觉得非常有趣,这都是她上辈子没有过的经历。

好在他们的照片拍的并不死板,一来苏软十分放得开, 她上辈子接受过很多采访,也拍过新闻和一些企业家节目,写真更多, 镜头感要比现在大部分人都好的多, 有她带着, 鹿鸣琛也很自然, 他完全不用怎么考虑镜头的问题,他只要看着苏软,苏软说话逗逗他, 总能得到一些不错的表情。

二来陈浩是专业水平极佳的摄影师,而且经过前面两套的拍摄跟他俩配合默契,很快就抓拍了几张生动的照片。

从影棚出来, 又和隔壁的霍向阳苏青青碰了个正着,苏软啧了一声,鹿鸣琛已经控制着轮椅走在了她旁边, 不过那两人却似乎没注意到他们俩,都揣着一张面红耳赤的脸羞怯的往化妆间走。

苏软瞄了一眼,苏青青的害羞百分之百是装的。

后面跟着出来的小助理跟摄影师小声道,“那个新娘子点子真多, 也好大胆啊。”

“不过那组照片拍出来肯定好看,有几个姿势真的挺不错的。”

摄影师却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表情有些不屑,“那些照片,有几个人愿意拍啊。”

苏软听了一耳朵才知道苏青青又祭了大招,她让摄影师拍了不少搂抱和接吻等比较私密的照片。

这些在二十年后确实是很常规的操作,但在这个小情侣或者夫妻在大庭广众之下牵手都很少的保守的年代,就很大胆出格了。

像苏软和鹿鸣琛的三套照片,最亲密的肢体接触就是穿着旗袍那套,苏软把手放在鹿鸣琛胸口,还有一张鹿鸣琛搭她肩膀的,其他的都是各种错位站或者坐。

苏青青大概是难得遇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同时又想勾住霍向阳,把穿书前做主播的那些解数都使出来了。

可惜她不太明白,人们思想的觉醒和开放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她这种不合时宜的大胆,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不过毕竟不关她什么事儿,这想法在她脑子里一闪而过,就被抛至了脑后。

他们去柜台结了账,接下来就是等待胶卷冲洗,九零年东林市的照相馆用的都还是胶卷相机,照片拍完之后是不能看效果的,要等胶卷冲洗出来之后才能挑选底片,从而决定洗哪些。

苏软又约了下个礼拜过来。

从照相馆出来已经是下午三点,苏软跟鹿鸣琛一起回了医院,要商量装修的事情。

然而当鹿鸣琛说地面水泥抹平,柜子可以选铁皮柜,床选铁架木板床的时候,苏软忍不住道,“你是指部队宿舍的风格吗?”

鹿鸣琛道,“那不挺好的吗,省钱也方便。”

她忘了,这个对世间没有牵绊的人压根没有物欲。

苏软干脆把他的轮椅拽到茶几跟前,自己铺开本子准备记录:

“地砖贴个浅色的,屋里显得亮堂,选一个。”

鹿鸣琛一听浅色,直接指了个白色,

苏软:……

她面无表情的拒绝道,“白色的不可以,重新选。”

鹿鸣琛顿了一下,指了个黄色,见苏软眉头微皱,他指头往下一偏,落在一个浅灰色上面。

苏软点头,“那就这个。”

鹿鸣琛:……

所以她自己选不就好了?他就发挥个指头的功能?

仿佛是看出了他的想法,苏软道,“这房子有你一半,作为室友,你得有参与感才行。”

“而且之后装修我上学没时间,我妈筹备咱们的婚礼也很忙,只能靠你盯着了,你要是不清楚到时候人家问你你不知道怎么办?”

鹿鸣琛无言以对,只能乖乖的伸指头。

之后他们又敲定了卫生间、厨房的瓷砖,至于家具的风格全靠苏软手画加解说。

她实在不喜欢册子上那些组合柜,还是决定让舅舅直接打,反正这个时候木工大柜子是常有的事。

商量完之后天色有些晚了,黄海威送苏软回家。

苏软趁机问了昨天晚上鹿鸣琛又遇到了什么事。

“鹿家那边打了电话过来,我具体没听见说什么,只能听出是老大他大伯娘的声音,哭喊着好像是在骂人。”

昨天鹿鸣琛收拾鹿鸣玮的时候黄海威不在,他对于鹿鸣琛显然不如裴智明了解的多,有碍于鹿鸣琛的身份,鹿家的事情好像不敢过问太多。

苏软也没再多说什么,知道大概是什么原因就有方向了。

回家后苏软把装修的图纸给李若兰,之后顺势聊起昨天她在医院碰到鹿彩霞的事情。

当然鹿鸣琛发脾气和她吓唬人没说,只提起鹿彩霞骂鹿鸣琛的那些话。

李若兰当年下乡在苏家沟呆了七八年,肯定知道一些事情。

李若兰果然大怒,“那个不要脸的这么多年都没变呢?”

“肯定是知道鹿家给了那么多彩礼,鸣琛又拿到了玉镯子和堆金戒指所以跑去要东西了。那就是个没皮没脸的。”

苏软道,“她怎么说鸣琛哥克死他爸妈?”

李若兰翻了个白眼,“鹿家那老两口脑子有问题。”

原来鹿老爷子早年碰到过一个算命的,当时那算命的瞎子说他有血光之灾,说顺利渡过一劫的话,五十岁之后能飞黄腾达,享福不尽。

然后鹿老爷子为了渡劫就花了几块铜板换了个转运符,结果当天就捡到了两个银元,从那之后鹿家人就对这些东西深信不疑。

于是鹿鸣琛的爸爸鹿满祥就遭了殃,因为他出生在农历五月十六。

老人说这一天是五月毒日之一,这天出生的孩子克父母。

所以鹿家的老两口从小就厌恶家里的老二,并多有苛待,

等鹿满祥磕磕绊绊的长到十五六岁,实在觉得活不下去了,就跑出去当了兵。

等动荡年代开始,鹿家还是因为鹿满祥的军人身份得到了庇护。

因为身为军属享受了不少便利,便也假模假样的常常写信嘘寒问暖。

时间久了,就又多了其他野心,听说军人津贴不少,但鹿满祥从不往家里寄一分,两口子就合计着给他在老家娶个媳妇儿。

津贴不给家里,总得给媳妇儿吧?

于是鹿老太太在娘家那边找了个性子软和的姑娘后,就发了病危通知把鹿满祥骗了回来。

苏软:……

这和给鹿鸣琛挑媳妇儿多相似啊,原来竟然是做熟的。

不过幸运的是鹿满祥回家途中正碰上林薇薇心脏病发作晕倒,他帮她急救时解了对方的两颗扣子,两人就这样被绑在了一起。

鹿家老两口的如意算盘没打成自然也不愿意善罢甘休。

而恰巧林薇薇身体不好、成分不好,鹿满祥去部队后她又是孤身一人,鹿家没少欺负人,后来鹿鸣琛出生,林薇薇为了孩子,只能花些钱买清净,那几年确实被鹿家占了不少便宜。

“不过她看着弱,实际上心有成算,除了被鹿家逼的狠的那次应承下的每个月三块钱,其他时候都咬死了一分都不多给的。”

“最主要的是,她有盼头。”李若兰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那会儿她满心欢喜的说等鹿满祥这次任务立了功回来,她马上就可以带着鸣琛去随军了……“

“哪里知道……”李若兰一阵怅然。

鹿满祥牺牲在了那次任务里。

“消息传来的时候我们全在地里抢收,只有鹿家和林薇薇被叫了回去,大家还在猜着鹿满祥出了什么事,结果很快就传出薇薇受了刺激心脏病发作去世的消息。”

苏软皱紧眉头,林薇薇既然能顺利生下鹿鸣琛,证明心脏病并不算多严重,就算受了刺激只要及时吃药抢救就能回转,不可能直接去世。

“然后呢?”

“然后鹿老头就说是鸣琛克父克母。”

“鹿满祥牺牲那天正好是鸣琛的生日,薇薇也是因为鸣琛淘气先受了气,再听到鹿满祥牺牲的消息刺激过大才一下子去世的。”

苏软不由捏紧拳头,在鹿鸣琛最痛苦无助的时候,鹿家竟然还残忍到把父母的死加诸在他身上。

“后来鸣琛就病了,人都差点不行了。”

“还是被鹿满祥救下的战友不放心过来探望,才送去医院抢救过来。”

“那战友背景挺大,鹿老头子就是抓住了那次机会,使劲卖可怜。”

“到底是救命之恩,鹿鸣琛又那样,那真有就把鹿老大安排进了东钢厂。”

后面的事情苏软听李若兰讲过了,来到市里后,鹿老爷子就带着鹿鸣琛去他父母朋友的家里挨个求。

“六七岁的孩子,还生着病,那些人又怎么看不出鹿老头的目的?”

“可是不帮遭罪的就是孩子,鹿老头连讨厌鸣琛都理直气壮,是孙子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

“那些人可怜孩子,只好能伸手的就伸一把,于是鹿家老三,甚至鹿彩霞都有了工作。”

苏软也才明白为什么鹿家明明知道鹿鸣琛厌恶他们,却还要维持着表面的和谐,不仅仅是为了占烈士军属的便宜,还因为他们在这方面尝到了甜头。

只要鹿鸣琛是鹿家的孙子,他们就是烈士的父母,光荣军人唯一的爷爷奶奶。

就算鹿鸣琛再不情愿,有这层血缘关系在,他创造的价值最终都是属于鹿家的。

苏软转着手上的佛珠,半晌忽然问李若兰,“妈,这次我们结婚,您去问问鹿家能不能把当初帮过他们的那些人请来?”

李若兰道,“如果真要请,他们肯定十二分的愿意,毕竟那些人都比鹿家位高权重。”

“不过人家不一定愿意来,”李若兰皱眉,“鹿家当初的吃相太难看,人家看在孩子的份上帮了一回,后来就几乎都不来往了。”

“让鹿家用鹿鸣琛结婚的名义去磨,”苏软道,“反正鹿家不要脸,有好处的事情他们肯定会尽力去做的。您去跟福姨提一嘴。”

李若兰问,“你想干什么?”

“把鸣琛哥跟鹿家剥离开来。”苏软冷笑,“鹿家想占鸣琛哥的便宜得问我答不答应。”

“我才是鸣琛哥的合法配偶,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李若兰:……

她推了苏软一下嗔道,“你这和丫头怎么这么不害臊。”

苏软:???

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您想到哪儿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李若兰:我这闺女怎么当着妈的面就表白起来了,什么什么都是你的,哎哟~不害臊。

鹿家的极品内容不会写很多,只是让大家了解宝贝哥哥的过去,同时是男女主感情的催化剂,嘿嘿。

这篇文讲述的是两个美强惨的互相救赎和治愈的故事。

感谢在2021-11-07 01:13:46~2021-11-07 23:35: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鲨鲨、3440344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ichelle 20瓶;是烊烊的宝贝儿呐 10瓶;34403441 7瓶;aayang123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