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03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放了包就直接去村委会盖章, 一路上遭遇了老乡们的亲切问候,几乎全都围绕着彩礼的问题:

“鹿家真的给那么多彩礼啊?”

“果然还是要往市里嫁,以后软软的好日子就来啦。”

“那还安排工作吗?”

苏软也不多说, 只笑脸相迎就对了,他们自己就会转话题。

果然,没一会儿她就听到了苏青青的八卦, 这是苏家沟近来最火爆的谈资。

比如前几天站在苏家门口哭的稀里哗啦的道歉的事情。

虽然之前村子里的明眼人也把苏家的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背后不知道议论了多少,但苏家二房脸皮厚, 苏青青更是不在意,该找霍向阳还找霍向阳。

然后前两天忽然间带着霍向阳回来,站在家门口把自己一开始为了鹿家的彩礼和工作怎么诬陷苏软截人家的婚事, 又怎么在霍家来相看的当天勾引霍向阳,最后还把怎么引诱武胜利逼迫苏软嫁去鹿家的事情都自己说了出来。

最后一件事本来不算在道歉的范围内的,不过武胜利虎视眈眈, 逼着她一五一十的说了。

众人还没从她自打脸面的操作中回过神来,就被她的恶毒惊呆了,当然, 按照苏青青的说法, 都是因为她太喜欢霍向阳了, 折腾这么多只是想嫁给霍向阳,却没想到给苏软带来那么严重的后果。

然后还没等乡亲们怎么骂,昨天她就割腕了。

所以二房不在家的原因, 根本不是苏老太太说的什么去走亲戚,而是苏青青割腕自杀,一家人都去医院了。

至于是不是专门避开鹿家提亲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苏软不太意外,这确实是苏青青能干出来的事。

显然很有效, 这不,村里人骂她的人顿时就少了,年轻姑娘,已经做错了事,也认了,总不好苛责到让人家去死。

“不过她倒也没白闹腾,霍家那边不就准备跟她定下了?”

“说起来霍向阳那小子也算忠厚,没嫌弃苏青青。”

“嫌弃什么?我看他挺感动的,毕竟苏青青为了他折腾了这么多。”

“也是王八看绿豆,挺配的。”

“不管配不配的,那么多人看见他们睡一起了,不赶紧办事,万一肚子大了更丢人。”

“也不怪霍向阳他妈憋气,换成是咱估计也咽不下这口气,儿子那么优秀,结果就因为苏青青喜欢,把看好的媳妇儿搅和黄了,儿子的名声也搞坏了,还得捏着鼻子认了这门婚事。”

“也不能这样说,还不是他们自己作的?明明跟软软相看,却看上了苏青青,说到底是他们自己拎不清,不然哪儿来这么多事儿?是吧,软软。”

苏软点点头,“那天他们来一直打听苏青青,也没跟我说几句话。”

有人了然道,“其实他们还真不是看上苏青青,是想着给你下马威呢,我有个表嫂跟霍家大姑子是邻居,说霍向阳那妈看着通情达理,其实最是绵里藏针,最喜欢端着架子打压人。”

有人幸灾乐祸的笑起来,“这下好了,人软软直接不嫁他们了,活该。”

苏软见他们都挺清楚,笑了笑,直接去找村支书盖章了。

众人看着她的背影,有人艳羡道,“两万的彩礼,啧啧,苏青青估计要后悔死了,霍家那边我看能给八百都是好的。”

又有人道,“听起来两万的彩礼,苏软自己能拿多少还真说不准呢。”

“可不是,桂花嫂刚不是说了吗,杜晓红一个人就把一万五安排了,剩下的三五千被褥家具怕都不够买。”

“这么一看,这苏文山明显卖闺女呢,这姐妹俩将来谁好谁歹还说不准呢。”

“倒也是,鹿家能给这么高的彩礼,怕鹿鸣琛是真的不像样了。”

“你们说不会是瘫的完全不能动了吧?”

“要是这样,两万块钱软软这一辈子可不值,那霍向阳也挺有出息,还在县城专门给他妈开个铺子,听说出去打工两年就赚了一万回来,这以后能赚多少个两万?”

“这么一看,苏青青脸皮厚点折腾这一通,说不定以后还真比苏软强。”

“唉,苏软就是命太苦了,这么多年看着吃穿不愁,实际上受的委屈可不少,都说乡下人思想落后卖闺女,这文化人卖起闺女来可比咱们狠多了……”

有人捅了捅她,“唉,快别说了,苏文山回来了。”

那女人抬头,果然看到苏文山骑着自行车从村口进来,当下扬起嗓子问道,“哎!苏局长,听说你们家收了鹿家两万的彩礼,你们准备给苏软陪多少啊!”

苏文山也没下车子,只放慢速度笑道,“这是鹿家给软软的,我一分不要,全都给她带回去。”

他以为自己这样说能落个高风亮节的名声,却不知道后面的八卦小分队都是不屑:

“啧啧,撒谎不打草稿,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带回去什么东西。”

有人道,“万一人家说的是真的呢?”

“那鸣琛得瘫成啥样了?是不是只能张嘴吃饭?”

“要真那样了苏文山还扣苏软的嫁妆那可就丧了良心了。”

从村支书家盖完章出来的苏软:……

虽然她很高兴大家都清楚苏文山的真面目,但鹿鸣琛遭受这无妄之灾就不太好了,人家明明那么帅。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这些人倒是没什么恶意,而且自有一套逻辑,光嘴上解释都是白搭,得摆事实才行,反正明天鹿鸣琛就来了。

想到这里,苏软又重新折返村委,给鹿鸣琛打了个电话,“明天来的时候,请务必好好打扮,要惊艳所有人,知道吗?”

刚还不耐烦试衣服而跑出来的鹿鸣琛:……

他现在非常了解她爱面子的毛病,“怎么?这又要跟谁比呢?”

苏软道,“跟你自己,乡亲们说你现在骨瘦如柴,口歪眼斜,只能张着嘴等我喂饭。”

鹿鸣琛:???

回到病房,鹿鸣琛认真的看了一遍挂在墙上的几套衣服,问旁边的帅小伙,“这些到底有什么区别?”

专门被王政委派过来指导鹿鸣琛的恋爱高手黄海威指着其中一套道,“这个腰带宽一点,扎上之后显得腰细屁股大,性感。”

鹿鸣琛:……

他直接指了旁边一件没有腰带的常服,斩钉截铁的道,“穿着这个。”

……

苏软不知道自己一通电话让鹿鸣琛接受了认真打扮的提议,回去的路上遇到了霍向美。

她倒是不想理会,但对方显然是专门来找她的,还一脸复杂的质问她,“你真的宁愿选择嫁给一个瘫子,都不嫁我哥?”

“你知不知道他为了你天天借酒消愁。”

苏软觉得她莫名其妙,“你哥不是都跟苏青青订婚了吗?”

“借酒消愁?”她好笑道,“我怎么听说他们是酒后乱/性。”

“小姑娘,别给我乱扣罪名,我可担当不起。”

霍向美却委屈上了,“你明明知道我哥多喜欢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苏软翻了个白眼,“喜欢我,然后就跟苏青青睡,决定娶苏青青?”

“那你哥的喜欢还真是挺奇特的。”

“你明明知道他是被苏青青逼的,你不是也被苏青青陷害过吗?!”霍向美说着又生起气来,“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倔?!你为了赌气放弃我哥,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转身跑了。

苏软都被逗笑了,霍家真是一个个自我感觉良好。

她也没放在心上,直接回了苏家。

苏文山已经回来了,看着苏软一脸的感慨,仿佛一个即将嫁闺女的老父亲,满心不舍一样。

苏软却完全不想陪他表演父慈女孝,即便现在苏家所有的人都在迁就她、包容她,连房间都给她重新布置了一间,但苏软还是觉得烦躁。

明明一个多月前,她还能若无其事的和老太太躺在一起,看着他们鬼扯演戏,心里鄙视他们无耻的行径。

但是现在她只觉得这一切无聊又浪费精力,听言少时毫无意义的咋呼都比和他们在一起有趣多了。

她真是被言家惯坏了。

好在因为苏家二房不在,家里人手不够,都忙的顾不上,老太太和苏明月在忙活,苏文山还要陪赵立,偶尔还要被老太太支使着去买东西。

苏软就只负责捯饬自己就行。

等第二天都收拾的差不多了,趁着鹿家还没到,苏老太太又想拉着她和苏文山说体己话,苏软直接找了个要买发卡的借口跑了出来。

然后就直接扎进村口的媳妇婶子堆里听八卦,顺便等着给鹿鸣琛正正名。

果然,今天的八卦内容就是苏软和鹿家的婚事,大家今天不问彩礼了,都改问鹿家怎么样?和林美香能处好吗?

“那也是个难干的,你们是分开住还是和鹿老爷子住一起?”

“要伺候鹿鸣琛的话,还是要住一起吧,不然她一个人哪儿顾得过来?”

“唉,造化弄人,鸣琛小时候长得跟观音座下的善财童子似的,谁能想到竟然瘫了呢……”

“说起来,这鸣琛都躺床上起不来,你们的婚礼还能办吗?打算怎么办?”

“这没办法大办吧……”

一夜过去,鹿鸣琛已经确定了嘴歪眼斜,靠嘴吃饭的形象,苏软也不解释,心里恶趣味的等着他们一会儿被啪啪打脸惊掉下巴。

“唉!那是谁啊,小伙子长得可真精神……咦?”

八卦小分队看清来人后,先是面面相觑,紧接着眼中都冒出了精光:

“那不是霍向阳吗?他怎么来了?”

“啧啧,别的不说,这长相真是出挑。”

“软软,他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苏软眯起眼睛,觉得这个人真的是没救了。

平心而论,霍向阳长得是不错,要不也不能有那么多红粉知己前仆后继。

今天更是精心打扮过,白衬衫,黑西裤,外面搭着一件驼色的风衣外套,踩着黑亮的皮鞋款款走近,眉目间都是忧郁。

非常附和时下流行的忧郁王子形象,已经有小媳妇惊叹起来,“好像费翔啊。”

霍向阳闻言朝那小媳妇笑了一下,又看向苏软,“苏软……”

苏软不客气的道,“你这捯饬成这样是要去哪儿啊?跟苏青青提亲的话,她今天不在,你们都没商量好吗?”

霍向阳一噎,语带忧郁,“苏软,我有话想跟你说,就两句,放心,不耽误你的事。”

苏软直白的道,“不好意思,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霍向阳皱眉,真心的替她着急,“你真的要因为赌气而陪上自己的一辈子吗?”

“你今天后悔还来得及。”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咬牙道,“如果担心那两万块的彩礼,我替你还!”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霍向阳这是什么意思?

苏软给气笑了,“你有病吧?滚!”

霍向阳还想说什么,就听桂花嫂子叫起来,“唉!来了来了!是鹿家来了!”

众人扭头,果然见有小汽车驶进村口,“怎么来了两辆?”

这年头小汽车可是极其的稀缺品,县城都不多,更别提苏家沟,这一下子来了两辆,可不轰动?

“后面那个是军车吧,找谁家的?”

众人顿时叽叽喳喳的猜测起来,苏软却不由弯了眼睛,霍向阳一直注意着苏软,见她这副表情几乎是痛心疾首,“苏软,你难道真的是为了钱……”

黑色的桑塔纳响亮的按了几声喇叭打断他的话,霍向阳只能往边上站了站,让桑塔纳开过去。

他正要接着开口,军绿色的吉普车却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后车门打开,一个身姿高大挺拔的青年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松绿色的军装勾勒着他完美的身材线条,腰间一根三指宽的腰带勒出了他结实的细腰,顺便将军裤包裹下的臀部线条也展露无疑……

作者有话要说:  他来了他来了,他细腰翘屁股的走来了!

感谢在2021-11-03 23:37:57~2021-11-04 12:48: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彩虹棉花糖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