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03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武大明又转头看向苏文山, “我说老苏,你不准备给你闺女陪嫁?”

凶神恶煞的模样,仿佛苏文山敢说一个“不”字, 就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苏文山额间沁出冷汗,“怎么会?”

武大明并不放过他,“那准备给多少?”

苏文山实在想不明白武大明为什么会这么向着苏软, 只能硬着头皮道,“这事儿我们现在还没和鹿家商定呢, 这是我的家事, 老武你怎么这么关心……”

“当然得关心, ”鹿鸣琛慢悠悠的道, “你们不是要把苏软嫁去武家吗, 武局长怎么能不关心。”

武大明眼皮狠狠一跳,堪称凶恶的盯着苏文山道, “不用了!都说了, 我家那个畜生高攀不起, 你们还是好好跟鹿家谈!”千万别想着武家了。

“不过到底是我家那个不争气的惹了事,影响了苏软,为了防止有人拿这个挑事儿,所以我会负责到底。”

他看了林美香一眼道, “刚鹿家不是说了彩礼愿意照常给吗?你还有什么顾虑,说出来,我一并给你解决了!”

鹿家两人脸色有些不好, 看这意思他竟然是要管到底了。

按照一般情况鹿家是用不着怕武大明的, 可是看他进来之后的这股疯劲儿,竟然是把苏软当亲闺女似的上心,比苏文山都护的紧。

对方到底是公安, 真要给他们找事儿,总能找到由头。

苏文山也是一脸惊疑不定,想不明白武大明为什么要这么护着苏软。

武大明见他不说话,朝林美香危险的眯起眼睛,“怎么?是鹿家哪儿还让苏软不满意?”

林美香一个激灵急忙道,“没有没有,我们鹿家都让她满意了,是苏家。”

“是苏家不给陪嫁,要把我们给的彩礼全都吞了。”

武大明看了苏文山一眼,直接问苏软,“鹿家给多少彩礼?她说的是真的?”

苏软道,“鹿家给一万九千八的彩礼,杜阿姨说要花一万三给苏甜甜买钢琴,两千给苏明峰报补习班……”

武大明不可置信扭头,“苏文山,满县城都传你是个正派君子,你就是这么正派的?老子不看重闺女都没你这么刻薄。”

“你不要脸了?你敢这么干李梅花能把你脊梁骨戳塌你信不信?”

苏软轻笑,“别人当然不会知道,要不然你以为武胜利为什么会被带到我面前?”

“有他在,我就是一分钱的陪嫁不要都得感激涕零的嫁不是吗?”

武大明不是傻子,相反,他作为公安局局长,本身更不是什么好人,见过的丑恶恐怕比在座所有人都多,当下就想明白了怎么回事。

胸腔里的火顿时犹如浇了一罐油,“砰”的一声炸裂开来。

他一直以为是武胜利那个蠢东西偶尔碰见苏软才招惹了这么大的祸事,却没想到竟然是被人故意设计的!

一想到就因为苏文山和杜晓红想逼占苏软的嫁妆而利用武胜利,让他平白损失了二十多万,还要应付接下来层出不穷的麻烦,武大明忽然前所未有的暴怒,上前一把拽住苏文山的领子,直接狠狠的给了他一拳,“马勒戈壁的,长着一张斯文脸,干着畜生不如的事!苏文山,老子今天打死你算了!”

苏文山完全没想到武大明竟然会直接动手,趴在桌子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苏老太太和杜晓红也惊呼着跑过来。

“快住手!”苏老太太气急,“唉,武局长,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干什么要打人!我儿子要是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

武大明冷笑,“轮的着你们跟我没完?老子就跟你们完不了!”说着又给了苏文山一拳。

苏老太太惊叫一声,赶忙上前查看苏文山的情况,扭头看着发愣的苏软怒道,“死丫头,你到底干了什么?”

“你就这样害你爸?!”老太太气的火冒三丈,“果然跟你妈一样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就不该让你爸管你的这些破烂事儿!”

回过神来刚想起身的苏软闻言又坐了回去,鹿鸣琛扭头看了她一眼。

武大明听到老太太的话冷笑一声,“搞了半天,苏软是你们家的出气筒啊!什么事儿都往她身上推,哦,卖她也卖的理直气壮。也怪不得她做事那么疯。”

苏老太太皱眉,“她发什么疯了?”

苏文山也捂着脸看过来,终于把想问的话问出了口,语气带着质问,“你到底干了什么?”

“没什么,”苏软刚说了半句,就察觉有什么东西碰了碰她的手,低头就见是一块儿剥好了的奶糖,而给她递糖的青年依然是一副懒散的表情,好像只是突然间得到了一块儿糖没地儿放只要塞给她。

苏软有些哭笑不得,心里的一点郁气也散了。

她接过糖才对苏文山悠悠的道,“我只是让武胜利给灾区捐了二十万的善款……”

提起这件事,武大明脸上的横肉又抽了一下,紧紧的捏着拳头,“你这丫头胆子不小。”

“什,什么?”苏文山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你干了什么?”

“过奖,”苏软把奶糖喊进嘴里,先回答了武大明,才对苏文山道,“我给武胜利贷了二十万,捐献给了灾区。”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成小块的报纸放在桌上捋开,“是爸你说武胜利的事情解决不了,那我就只好自己想办法。”

“可是想来想去,前有武胜利,后头还有你们截我的后路,竟然完全没有什么好办法。”

“于是想着与其被你们卖,不如我自己卖。”

“二十万。”她把报纸推到苏文山的方向,“怎么也比你们卖的高不是?”

“我觉得我苏软的命至少要值这个价才行。”

苏老太太愣愣的看着她,脸色微微发白,张了张嘴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文山却没注意到苏软的说辞,只一把抢过报纸低头去看,根本就不用找,【人民警察省吃俭用,为南方灾区捐献二十万元巨款】硕大的标题夺人眼球。

报道文章占用了几乎半个版面,苏文山一眼就看到了武胜利站在一大桌子钱钱中间的照片,非常震撼。几个小标题细数武胜利出身、武家的优秀、武家人遇到灾情必然捐款的大义传统……

苏文山的冷汗顿时冒了出来,他在官场多年,一眼就看到了这份荣誉背后的危机,还有那二十万……

杜晓红看到他的反应,赶忙把报纸抢过去。

苏文山战战兢兢的看向武大明,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贷款哪儿是那么容易的事,谁会给她一个小姑娘那么多钱。”

“别是高利贷吧。”苏文山挤一个笑来,“那可是违法,武局长可以把人抓起来。”语气中充满期待。

可惜苏软直接打破了他的美好幻想,“人家杜老板是正规的民间借贷。”

她看了武大明一眼,“能一两天就凑出二十万现金,安然无恙的送去报社展览的人,您觉得人家会是普普通通吗?”

武大明脸果然一沉,这种事情他自己都做不到,对方的来头肯定不小,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腰,看来某些路是走不通了。

“至于我为什么能贷到款,”苏软用舌尖顶了顶奶糖,轻笑,“当然是因为武胜利和武局长的身份信誉了。”

“作为武胜利结婚证上的合法妻子,我能贷款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武大明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其他人也终于明白了武大明为什么会那么激动的否认苏软和武胜利的关系。

这张结婚证的代价简直太大了,就算是鹿家和苏家一起倾家荡产也换不来。

然而这还没完,只见苏软掏出结婚证和授权书摆在桌子上,笑道,“上次武胜利来的时候杜老板把所有的证件都验了,武胜利当着他的面签下了这份授权协议。”

“这结婚证一天有效,我就一天能再贷几十万出来。”

“你敢!”武大明目眦欲裂,终于忍不住朝苏软露出了凶相,大步上前就要来抢苏软手上的两样东西。

鹿鸣琛推着轮椅上前一步侧身挡在了苏软面前,抬着眼皮懒洋洋的道,“武局长,冷静点。”

武大明凶狠的看着他,然而向来被人避之不及的凶恶,坐在轮椅上的青年却像是毫无察觉,依然懒散的靠在椅背上,仿佛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蝼蚁。

武大明脸色发青,忽然从后腰掏出一把抢来,指着鹿鸣琛的腿道,“苏软,武胜利闯的祸我都给你收尾,你的彩礼嫁妆我都可以给你管到底,但这二十万,你不会以为你不用给我个交代吧。”

所有人都是一惊,不约而同的尖叫着后退,鹿老爷子和苏文山同时喝道,“武局长!你冷静点!/不要乱来!”却也不敢抢上来。

苏软也吓的要站起来,就听旁边的裴智明像是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了一声。

紧接着,苏软感觉到鹿鸣琛一只手按住她,另一只手飞快的拿起靠在边上的拐杖一挥,武大明手上的抢直接脱手,然后顺着拐杖滑到了鹿鸣琛手里。

谁也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见那抢在鹿鸣琛一只手里转了两圈,就变成了一堆零件哗啦啦的堆在了他的腿上。

武大明脸色骤变,现场一片鸦雀无声,只有裴智明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苏软:……

可恶,被他帅到了。

她也不能拉胯!

苏软笑眯眯的道,“武局长您真不用紧张。”

“这两样只是给我的一个保障而已,等我顺利结了婚、或者一年之后授权书失效,我自然就没办法再贷款了。”

“至于那二十万……”她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定定的看着他,“您确定要我还吗?”

“如果您确定的话,我是可以还的。”

已经看完报纸的杜晓红闻言顿时大惊,“你怎么还,你上哪儿还?还不是要靠你爸!”

“她就是故意的!”她冲着苏文山气急败坏的,“她就是报复你用武胜利逼她!”

武大明顿时看向杜晓红,苏文山脸色也是一变,抬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你给我闭嘴!少在这儿胡说八道!谁逼她了!”

杜晓红却闭不了,苏家要背上这二十万的债就全完了!她闺女别说钢琴了,圣德高中怕都没得上……

“苏文山,你这个闺女就是个白眼狼,就为了那一两万块的嫁妆,她就要置我们苏家于死地啊!真是再没有比她心狠手辣的人了。”

苏文山紧紧的盯着苏软,仿佛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

苏软翻了个白眼,冷笑道,“放心,我可不像你们那么无耻,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她看向武大明,继续问道,“武局长,你确定要我还吗?只要你说确定,这二十几万我就认下了,绝不含糊。”

她的目光清亮坚定,显然说的是真的。

但如果她没有掏出那份眼熟的血书的话。

苏软拆开了折叠整齐的白色棉布,给他看了一下,上面用鲜血写着什么,看起来触目惊心。

武大明也非常清楚上面的内容,写的是一个女生如何被公安局局长的侄子逼到走投无路的经过。

苏软看着他惊讶的表情道,“您不会以为我就写了一份吧。”

武大明气笑了,“你用的什么血?”

“鸡血。”苏软道,“菜市场上找杀鸡的接的。”

“所以实您也别有太大的顾虑。”苏软温声细语的解释,“这二十万虽说是我的买命钱,但现在我也不会真的跳楼。”

苏老太太和苏文山惊道,“跳楼?”

苏软看了他们一眼道,“哦,当时知道武胜利找来的时候,我是打算带着武胜利一起跳楼来着,要不然我哪儿有胆子去借二十万。”

“我就想着,这二十万就当是我的买命钱,我苏软就算要死,也得死的轰轰烈烈,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怎么被冤死了。”

苏文山和苏老太太都变了脸色,如果苏软真的那样做了……

要完蛋的绝对不只是武大明……

苏软看着苏文山满头的冷汗也觉得搞笑,“放心吧,我干嘛要死?”

“武局长要的二十万很好还的。”

“我只要站在东林大学最高的教学楼上,把血书往下面一撒,告诉大家我被逼入绝境了……这二十万肯定会有人帮我还。”

她歪了歪头,感受着口腔中浓郁的奶香,愉悦的眯起眼睛,“只是东林晚报估计要换更大的版面和更加触目惊心的标题【人民警察知法犯法,诈捐二十万巨款为哪般】。”

“到时候咱们开云县可就热闹了,你们可能需要辛苦应付全国各地的记者。”

她看着武大明一笑,“这么一看,这二十万不是我的买命钱,而是武局长您的呢。”

“好像还不止,”她想了想道,“武局长您上次在霍西市上了一次报纸,没多久就直接升任了公安局局长,这次这么大的轰动,首都晚报都要有人来采访您,您最近谨言慎行,操作好了,指不定能再升几级。”

“这不仅是买一命,还能买个大官吧。”她一脸遗憾,“我觉得我好像贷的有点少了。”

武大明眼皮抽动,苏软则舒展的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的问道,“武局长,您确定要让我还吗?”

武大明定定的看着她半晌,忽然一笑,对苏文山道,“老苏,你这个闺女,了不得!”

“老子要是有这么个闺女,估计做梦都要笑醒了,老子要把她供起来,要什么给什么。”

苏文山脸色涨红,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武大明话锋忽然一转,“这事儿是我家那个小畜生先招惹的苏软,老子被坑也就认了。”

“但咱们之间的帐我觉得还是要好好算算。”

苏文山心中一突,“什么帐?”

“你少给老子装蒜。”武大明拿苏软没办法,对苏文山却用不着客气,“你老婆刚刚亲口说的,你是为了逼苏软才把武胜利引到她跟前的是不是?”

苏文山当然否认,“怎么可能!那是我闺女,我就是再气,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武大明冷笑,“猪狗不如的东西老子见多了,你也不是出类拔萃的,这种程度而已,有什么不可能的。”

“老子也不冤枉你。”武大明深吸一口气,冲着门外怒喝,“狗东西,滚进来!”

武胜利瑟瑟缩缩的挪进来,看都不敢看苏软一眼,刚刚他都听见了,她竟然想过拉着他一起跳楼!

武大明问,“你怎么认识苏软的,好好想想事情的经过,是不是有人故意引诱你的?!”

他这话颇具引导性,显然是必须要找个出气筒出来,却没想到这就是事实。

苏青青压根就没想过事情会被苏软搞成这样,当时完全没掩饰。

眼见着武胜利开口后她就要麻烦,急忙道,“我去上个厕所。”

武大明冷笑一声,直接搬了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在门口,“老子问清楚之前,谁也别想走。”

廖红梅道,“武局长,这人有三急……”

“那就急裤子里!”

“她是想跑!”武胜利赶忙道,“就是她,就是她带我认识的苏……苏同学。”苏软的名字都不敢叫了。

他终于找到了推卸责任的理由,当下恨不得把所有的锅都推给苏青青,“我就说她怎么好好的在我跟前摔一跤,起来了不走还一直冲我笑,然后非要请我吃饭……”

“一路上就跟我讲苏,苏同学怎么漂亮怎么学习好,然后就把我带到饭馆,就碰见了苏同学。”

“她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想让我骚扰苏同学的!”

“还有杜晓红,她也是,她亲口说的,说我要是能收服苏,苏同学,她就把她嫁给我,还告诉了我苏软的学校让我去找她。”

武大明阴沉的看向苏青青和杜晓红,“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苏青青死死抓着廖红梅的胳膊一边后退一边摇头,“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那就是偶然!我没有故意引诱他,是他自己看上的……”

她不狡辩还好,她这一狡辩瞬间又把武大明压下去的怒火点燃了,偏偏廖红梅也跟着抵赖,“武局长,那就是个巧合,真的,我们家青青怎么可能是故意的,她怎么可能知道你家胜利会看上苏软呢是不是?”

“她不知道?!”武大明猛的站起来上前两步一把将廖红梅推开,伸手就掐住了苏青青的脖子,“来,你再跟我说一遍,你知不知道?”

苏青青吓得尖叫,“妈,妈,大伯,救我!呕……”然而随着武大明手上力道收紧,她话都说不出来了。

廖红梅扑上去扒武大明的手指,大哭,“武局长,武局长你干什么,她真的不是故意的,您快放开她,要出人命了!”

武大明闻言手指却继续收紧,“你说什么?她是不是故意的?”

苏青青整个脸都涨的通红,记忆中的恐惧再次袭来,吓得涕泪横流,拼命的点头,口中艰难的发出声音,“是,是。”

武大明才放开她,苏青青跪倒在地拼命的咳嗽,廖红梅抱着她也吓的发抖。

武大明冷笑,“在老子面前撒谎,也不看看老子是干什么的。”

他的目光转向杜晓红,杜晓红腿肚子都在抖,连忙点头,“是,是,我说过,但我不是逼苏软啊,我是看胜利真的喜欢她,我才想着成全……”

苏文山率先扇了杜晓红一巴掌,“杜晓红,你真是活该!都是你害的!”

武大明看出他的意图,便也没出手,冷笑着还想说什么,就听苏软开口道,“武局长,我们该去杜老板那里了。”

武大明一顿,指了指苏文山道,“老子今天还有事儿,这帐回去咱们好好算。”

他目光扫过苏青青,“耍我武大明,这件事儿咱们没完。”

苏青青脸色煞白,整个人都抖如筛糠。

苏文山见苏软要走,连忙跟上去道,“软软你去哪儿,爸爸跟你一起去吧。”

苏软惊奇的看了他一眼,“我记得您刚刚是说以后我的事情你都不会管了啊。”

她抿了抿口中奶糖香甜的余味,看着苏文山忽然一笑,“我也用不着你管了。”

苏文山看着她这个笑容,心中一突,总觉得自己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了,下意识的叫道,“软软……”

苏软抬手阻止了他的话,神色郑重的道,“爸,我们……就这样吧。”

手边又被什么碰了碰,苏软低头看着那递过来的奶糖不由失笑。

武大明啧啧道,“老苏,不是我说你,你到底是眼瞎到什么程度,这么个厉害的闺女扔着不管,把那个恶毒的蠢货当宝贝,活该你这辈子没办法飞黄腾达!”

苏文山表情一僵。

武大明倒是能屈能伸,突发奇想的跟苏软提议道,“要不咱认个干亲?我当你干爹,这次你结婚我给你陪嫁妆!”

苏文山心里一动,倒觉得这是个化干戈为玉帛的机会。

鹿鸣琛抬头看了武大明一眼,漫不经心的道,“武局长,你不去收你的抢吗?”

武大明一愣,他还以为他的抢一直在鹿鸣琛手上拿着呢,刚刚明明看见他在摆弄。

这会儿顺着他的目光才看到被拆的稀碎的零件沿着饭桌上的转盘摆了一圈,像是哪个熊孩子的恶作剧。

武大明:……

没人敢碰那东西,敢碰的人他惹不起,武大明只能悻悻的回去捡手抢零件。

苏软等他的功夫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忘了说第四个条件!”

苏鹿两家人头皮都是一紧,生怕她狮子大开口,这次她不仅能仗着鹿鸣琛,还有个杀伤力极大的武大明。

苏软似乎被他们的表情逗笑了,“别怕,这是最早鸣琛哥提出的条件。”

她看向躲在墙角不敢动的苏青青,“某人的道歉好像欠了好久了。”

“现在还嘛,还是要带上利息的。”

她想了想道,“这样吧,道歉的时候带着霍向阳哦,而且不仅要去鹿家,还要在苏家沟和机关单位家属院都道一次。”

她看着苏青青恐惧又充满愤恨的眼睛,露出个恶劣的微笑,“我相信你能做到的,加油。”

作者有话要说:  “抢”不是错别字哈,是为了防和谐。

极品都收拾完了!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写了。

预感要卡文……

感谢在2021-10-31 23:31:14~2021-11-01 23:33: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才 50瓶;守候花开 20瓶;乐观、4471583、锅包肉 10瓶;小宝妈 2瓶;saoirse、了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