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03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音落时林美香搀着鹿老爷子推开了包厢的门。

坐在旁边的杜晓红咬了咬牙, 到底没忍住,对着苏软小声冷笑,“苏软, 你也就能仗着鹿鸣琛的势压一压我, 你以为还能压了鹿老爷子不成?”

“那可是鹿鸣琛的亲爷爷,你最好祈祷别玩过火,到时候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放心吧,杜阿姨。”苏软轻轻的吹着水杯里的水, 又惬意的啜了一口, 才抬眼看着门口的两人,“您给我开了这样一个好头, 接下来也一定会顺利的。”

杜晓红冷笑一声看向门口,等着看鹿家狠狠收拾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

然而散漫带着危险的声音先响起来, “二婚的破鞋?”

林美香高傲鄙视的姿态没能维持一秒,就直接变成了惊吓,“鸣, 鸣琛?你怎么在这儿?”

她这话一出,苏家人也有些愣,苏软顿时一乐,搞了半天, 鹿家谈婚事也没告诉鹿鸣琛啊。

他俩还真是同病相怜。

鹿鸣琛直接抄苏软的作业, “今天约了人在这儿, 没想到正好碰到你们瞒着我谈婚事。”

鹿家的态度比苏家好多了, 林美香当下便急急忙忙的解释,“哎呀,我们没想瞒着你,这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吗?想着正式定下来再带着苏软去找你。”

鹿鸣琛敲着轮椅上的扶手, 狭长的凤眸眯起,“那你进门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美香赶忙解释,“你大概不知道,前天苏软已经跟开云县的一个混混领证了。”

鹿鸣琛眼皮耷拉下来,语速比平常要慢一些,“所以,上次给我找个要为别人保留身心的,这次干脆给我找个结了婚的?”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一种寒意从他身上漫出来,苏家这边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总觉得他下一刻就能直接暴起。

鹿鸣琛的坏脾气凡是跟鹿家接触过的人可都听说过。

林美香显然也十分害怕他这种状态,当下就急急忙忙自打嘴巴,“不是真结婚,不是真结婚,那就是个混混,估计是看上苏软了,就自己搞了个结婚证出来,不是真的结婚。”

“苏家也是因为这事儿想找我们解决,所以我们才先过来看看什么情况。”

鹿鸣琛这才慢慢的收了气势,重新靠回椅背,看着林美香,语调恢复了往日的散漫,“那大伯娘最好别乱说话,我们以后搞不好是一家人,您说这话到底是侮辱她还是侮辱我呢?”

林美香欲言又止,到底没敢再说什么。

苏文山眼中闪过深思,趁机上前解释道,“这事儿其实就是因为我们软软太优秀太漂亮遭了无妄之灾,其实我们自己都已经处理好了,武局长答应了会收拾他那个胡闹的侄儿,结婚证那自然也是不作数的。”

林美香却忍不住道,“这话说的,开云县那么多姑娘,那混混怎么不找别人光找你们家?”她意有所指看了眼苏青青,“我是觉得你们苏家的教养实在不怎么让人相信。”

苏家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挂不住,苏青青干的事儿在这年头真的称得上是伤风败俗,能让一家人都抬不起头来。

林美香觑着苏软,自觉夺回一城。

鹿家对苏软其实并不太满意,他们是想找一个能让鹿鸣琛信赖的人,但同时对方也要依赖鹿家才行,可上次在医院发生的事情能明显看出那丫头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他们本想拖着等鹿鸣琛退伍的手续办下来之后再说,那个时候随便找个什么姑娘,总能让他娶了,谁知道这家伙也不知道立了什么功,都半瘫了还能让他在部队呆着。

所以这几天他们一家人在任由鹿鸣琛不结婚,还是先娶了苏软再做打算之间犹豫了很久。

不娶吧,鹿鸣琛外公的东西他们拿不回来,那么多东西在别人手里还不知道要被偷多少呢,一年转移一点,人家说时间长了丢了,他们可什么办法都没有。

而且鹿鸣琛以后要回部队,就算瘫了娶不了首长的女儿,要娶个媳妇儿也不算难,到时候离得远,他们更没有机会。

这么看下来,苏软这方面倒是十分合适,结婚后也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就算以后会随军,那苏文山还得巴着他们鹿家呢,她总不能不管亲爹。

就是脾气实在惹人讨厌,正商量着要怎么把人收拾服帖呢,却不想老天也帮忙,就出了武胜利这档子事。

管她是不是被冤枉陷害的,惹了事的人的总是她,鹿鸣琛现在正喜欢可能会护着,但这根刺还是要埋下去,以后吵架拌嘴的时候都会成为攻击她的利器。

林美香看着苏软,有这个把柄捏在他们手里,苏软她下半辈子就别在鹿家想抬起头来。

谁知苏软却没有一点羞愧的样子,反而笑起来,“苏家这样不跟你们鹿家正相配?无耻对跋扈,也算是门当户对,要不然你们鹿家怎么就盯着苏家的姑娘提亲?”

林美香一愣,没想到苏软遇到这种丢人的事情还能这样理直气壮。

又听苏软悠悠的道,“我记得我上次在医院的时候说了吧,鹿家要想娶我,至少要给出足够的诚意。”

“我以为你们第一件事就应该为之前欺辱我的事情道歉来着?”

她直直的看着林美香,“没想到之前的事情还没给说法,反而上来又侮辱我,你们就是这样跟人提亲的?”

苏软扭头对鹿鸣琛道,“我看你们家压根就没有想好好给你娶个媳妇儿。”

“要不直接挑个风流的,哥你自己看上的他们就想办法挑拨离间,最好让你过得鸡犬不宁,然后他们从中钻空子,好趁机谋夺你外公给你留下的财产。”

林美香心中一跳,鹿老爷子仿佛被戳中了什么痛叫,当下大怒,“苏软!我们家的事情轮不到你在这儿胡说八道。”

鹿鸣琛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鹿老爷子气道,“鸣琛!”

林美香也急道,“鸣琛,你怎么会这么想?这丫头明显是挑拨咱们呢。”

鹿鸣琛歪头问她,“那为什么不仅不道歉,还变本加厉的侮辱她?是不想她嫁给我,还是想让带着愤恨嫁给我?”

林美香和鹿老爷子说不出话来。

鹿鸣琛恹恹的靠在轮椅上,“那这事儿就算了吧。”

一直看戏的裴智明熟练的配合道,“老大,要不还是听王政委的吧,王政委介绍的肯定是调查过的,比您家里人找的人更可靠,事情也简单。”

苏软顺势起身,“那今天就散了?”

苏文山看着鹿老爷子的表情,赶忙圆场,“软软 ,别闹。”

他是真没想到苏软竟然还拿捏住了鹿家,现在他们苏家占上风,今天说不定真的能有大收获!

他当下心情愉悦的劝道,“鸣琛,我看你爷爷和大伯娘估计也是道听途说误会了,今天咱们正好在一起,都说开就好了。”

他又认真的跟鹿老爷子和林美香解释了一遍武胜利的事情,末了笑道,“但凡是个心明眼亮的人,就知道这怪不着我们软软,总不能说她太漂亮太优秀也是错吧。”

鹿老爷子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鹿鸣琛,思量了一下勉为其难的开口,“确实不是苏软的事儿。”

“只是到底闹的满县城都知道,风言风语的,名声不好。”

鹿鸣琛抬眼看着他,淡淡的道,“爷爷,用不着扯这些有的没的,那些都是我一个结婚报告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他的语气忽然温和,“现在的重点是咱们鹿家的诚意,要能打动人家姑娘才好。”

鹿老爷子和林美香顿时不敢再拿武胜利的事情说话,只脸色不好的看向苏软。

苏软却冲着他们微微一笑,眼底都是跃跃欲试的精光,显然是准备狮子大开口了。

苏文山也注意到了苏软的表情,怕她跟逼杜晓红一样逼鹿家道歉,反而把事情闹僵,于是急忙赶在她前面开口道,“以后是要做一家人的,牙齿磕了舌头的事情少不了,互相让让就过去了。”

“也别说什么诚意不诚意的,咱们就按照你们鹿家的标准来,老爷子您之前不是娶过一个孙媳妇了吗,那个什么条件娶的,我们软软也什么条件就成。”

“你说什么?”林美香一直防着苏软狮子大开口,却没想到苏文山会说出这样无耻的话来,“想比照着我们鸣玮?!”

鹿老爷子都气笑了,“我大孙媳妇是东钢厂领导的闺女,你们苏软怎么跟人家比?”

苏老太太开口道,“话不能这么说,我们软软论人才那也是不差的,过了明年还是大学生呢。”

“她也就吃亏在出身,这个确实比不了,那我们退一步也行,你们鸣玮媳妇当时的彩礼给了两万八千八吧,我们软软给一万八千八也行。”

林美香一脸“你们做梦”的表情,“得了吧,一万八千八,你把我卖了也给你掏不出一万八千八来。”

“三千八百八,能谈就谈,不能谈就拉倒。”他们是要笼络鹿鸣琛,但鹿鸣琛那笔钱还不知道能不能要来呢,让她给出去那么多是不可能的。

苏老太太却没着急,反而语重心长的道,“美香啊,你这事儿怎么做可不合适。”

“你们有今天可都靠鸣琛爸妈吧,他结婚这彩礼就算越过你们家鸣玮都不过分,你们连个零头都不给,这不让鸣琛心寒吗。”

她一边说一边怜悯的看着鹿鸣琛。

苏软才发现,能生出苏文山这样的人,老太太显然也不是个简单的,这一手戳痛处加挑拨,鹿家要不给,那以后就别想再跟鹿鸣琛来往了。

鹿鸣琛姥爷的东西他们自然也不用想了。

鹿老爷子顿时沉了脸,林美香也非常愤怒,“老婆子你少在这儿搬弄是非。”

她扭头对鹿鸣琛解释,“鸣琛,你别听她的,这苏家显然是想把咱们当冤大头宰呢。”

“我们是给了你嫂子两万八千八的彩礼,但一来,鸣玮自从上班后,工资都在我这儿攒的。”你的津贴可没给我一分。

“二来,你嫂子可是陪了冰箱洗衣机电视机和一辆摩托车,这些加起来就差不多一万八了,人家闺女自己回来还带了一万,说起来咱给了那么多彩礼,人家可都全带回来了。”

“你问问苏家打算给苏软陪什么?”她看着苏老太太,嘲讽的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家,这明摆着卖闺女呢,我们要真给你一万八千八,杜晓红就都能放她自己腰包里,那我们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鹿鸣琛一脸“你们是不是傻”的表情,“那让苏软全都带回来不就好了?把彩礼直接都给苏软。”

林美香一噎,让苏软全带回来,那也是从苏家的腰包进了苏软的腰包,有啥区别?

发了狠一直不说话的杜晓红听到要把彩礼都给苏软顿时也急了,要是一分钱都捞不着,她今天这么大的气不是白受了?

“谁家彩礼不是给家长……”她女儿的钢琴绝对不能泡汤。

“晓红!”苏老太太喝止了她,心中冒火,这个儿媳妇真是鼠目寸光。

管她打给谁,就算打给苏软,苏软还能不给奶奶和亲爸不成?偏偏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搅和。

林美香果然抓住了破绽,“看见没,这后头有等着吸血的呢,给了苏软她能守住?”

苏软道,“那就直接打给鸣琛哥吧,这样不就没问题了。”

“不行!”

“不行!”

这下连苏文山都开了口。

本来还担心会被逼住的林美香顿时一笑,对鹿鸣琛道,“看到没,这家人就想着利用苏软喝咱家的血呢。”

苏老太太对苏软道,“彩礼是给女方做脸,保证日后生活的,握在男方手里算怎么回事?”

鹿老爷子见他们纠缠不放,直接道,“文山,彩礼的事情先不说,你升职的事儿我们鹿家是要搭人情和东西的,你如果是诚心想给你姑娘多要点彩礼,那这升职的事情咱就放一放?”

苏家人顿时都不说话了,苏文山升职的事情鹿家肯定要办的,这本来也是默契,但鹿老爷子这样单独拿出来谈,显然鹿家无论如何不会给那么高的彩礼。

苏老太太犹豫了一下,“那一万三……”

桌边传来“啪”的一声脆响,众人下意识的循声望去,见是鹿鸣琛把白瓷水杯嗑在了桌面上,他见众人都看过来,这才款款开口道,“我记得是要打动苏软,而不是打动你们苏家吧。”

苏文山一顿,连忙给苏软使眼色,这么大的好处要来了,道不道歉的,有什么可在意的。

苏软全当没看见,抬手看了下表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约了人,那我就直接把我的条件说清楚吧,也省的浪费大家时间。”

“第一,彩礼,三千八百八可以,按照鸣琛哥说的办法来,全部给我,不用经手我爸和我奶奶。”

杜晓红当即大怒,“苏软!”

苏文山也皱起眉头,苏老太太连忙来拽她,“你傻了,这事儿让长辈谈,跟你没关系,彩礼可都是给你傍身的东西……”

那边林美香一乐,“这没问题,要我说,还是你家这个闺女分得清好歹。”

苏软微微一笑,“您别急,这才是第一个。”

“第二,侮辱我的事情,经济赔偿三千,精神损失费三千。”

林美香瞪大眼睛,“什么损失费?”

这下轮到苏家人乐了,苏文山暗暗点头,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直接要两万显得多,但拆开不就少了?

就听苏软淡淡的道,“我之前已经提过很多次了,但你们好像都不往心里去,所以我就再强调一下。”

“鹿爷爷您明知道冤枉了我,别说郑重道歉,一句歉意的话都没说,嗯……今天甚至还没事儿找事儿的故意侮辱我。”

“我看让您给我道歉不太可能了,既然这样,那咱就用你们鹿家的方式解决,换成物质补偿。”

她看着鹿老爷子道,“别急着瞪眼,随意诬陷造谣,造成他人名誉损害,法律都规定有经济赔偿,严重的还要拘留呢。”

“毕竟咱们可能成为一家人,这事儿也没必要闹到派出所,咱们私下里解决。”

林美香气笑了,“你难不成还想告我们?”

“我知道,告不赢。”苏软笑,“但总能传出风声来,鹿家仗势欺人,就为了点莫须有的面子,事情都不调查清楚,就逼着人家小姑娘嫁人。”

“我听说鹿三叔实在市委工作,这样的风声传出来,你们最后怕还是要拿钱堵嘴,我看没个万儿八千的搞不定,还浪费精力和人情,所以不如直接给我。”

“还是那句话,看在咱们即将成为一家人的份上,我给你们打个折,总共给我五千就行。”

“至于今天您侮辱我的这些,损失没之前的大,意思意思给个一千就行,总共六千。”

林美香冷笑,“倒没想到你是个贪财的,你这是钻钱眼儿里了吧?”

“这有什么不对吗?”苏软理所当然的道,“我贪财但你们贪权,这不都是人之常情?”

她似笑非笑的看了苏文山,“要没点贪图的东西,咱们两家怎么会坐在这里,对吧?”

裴智明不由看了眼鹿鸣琛,嫂子这敌我不分的模样,真是深得老大的精髓啊。

“您不觉得这样挺好吗?”苏软看着林美香道,“你们鹿家贪权要脸面,欺负了人都不爱道歉,而我正好不在意你道不道歉,只要补偿到位咱都能和睦相处。”

“你说要碰上我也是贪权要面子的硬脾气,我不要钱,就要你大庭广众之下道歉,您想用钱解决都没办法,那才更麻烦不是吗?”

在场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她这脾气还不算硬世界上就没有硬脾气了。

自称脾气不硬的苏软看着鹿老爷子,“还是你们家又贪权又贪财,不道歉也不愿意给钱?”

林美香冷笑,“你能把我们怎么样?有本事你就去告,我们就算拿万儿八千去堵别人的嘴也不把这钱给你。”

“那也行。”苏软道,“我这个人最公平,你们不道歉不赔偿的话,我当初相了几次亲,您也相几次亲,这事儿也能过去。”

“您也不用担心没人上门,风声我给您往出放,您就每天打扮的体体面面的在家等着就行,保证媒人踏破你家的门槛儿,怎么样?”

鹿老爷子大怒,“放肆!”

苏家人都吓了一跳,不由噤若寒蝉,苏软却嗤笑一声,“怎么?您觉得林伯娘不合适?那我给您放风声?”

“您喜欢什么样的老太太?看在您是长辈的份儿上,我也不像您对我一样,找随意的歪瓜裂枣来,我给您筛选筛选,保证都是您喜欢的老太太,怎么样?”

鹿老爷子盯着苏软的目光能喷出火来,奈何这小丫头也不知道是真蠢还是真胆大,苏文山都不敢说话了,她偏偏没事人一样。

鹿老爷子看向苏文山,“文山,你就由着你这闺女胡闹?!”

正暗暗赞叹自家闺女有魄力的苏文山被点名,也装不下去了,连忙开口道,“软软,得饶人处且饶人,都是长辈……”

“长辈怎么了?”苏软道,“长辈就是为所欲为的理由?”

“说起来……”苏软看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我第三个条件,我爸升职的事情,鹿家也不用操心,那些人情东西的,省下来也值个五六千吧,就当五千也直接给我。”

苏文山没想到突然就砸在了自己身上,不可思议的道,“苏软!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苏老太太语重心长的道,“软软,你是不是傻啊,你爸升了职你才有靠啊,不然你有多少钱还不是要被人欺负。”

苏软语更加重心长的道,“奶奶,我怎么能老靠我爸,您看我这上学晚一年,县城里房子不够住,高考还出岔子,复读都差点没去成,如今又被武胜利结婚,不都是靠我爸靠的吗,我长这么大给他找了多少麻烦啊。”

“所以,我觉得还是靠自己,我不能再连累我爸了……”

苏文山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脸涨的通红,气道,“你,你这是怨我呢。”

一脸愤恨的杜晓红冷笑,“我说什么来着?这丫头就是个白眼狼,根本就笼络不了,她就等着机会压你呢!偏偏你还不信!”

她的目光阴翳的看向苏软,闹吧,闹吧,最好把所有人都闹火了,看她不扒她一层皮下来!

苏软看着她一笑,“其实我提出这个也是因为杜阿姨。”

“官升的越高,责任越大,风险也越大,我倒是相信我爸公正廉洁,但多少公正廉洁的官员都毁在贪财的家属身上。”

“你们觉得会把继女嫁妆恨不得贪的一分不剩的人,会拒绝那些上门的贿赂吗?”

“到时候我爸被一撸到底不说,说不定还得吃牢饭,鹿家也要被拖下水,这个风险你们损失的可不止几万。”

“我现在帮你们规避了,奖励我五千不过分吧。”

“这样算下来,一万九千八。”

“我的建议是,你们就直接以彩礼的名义给我。”

“一来也不用让大家知道你们欺负人,跑关系的事情,二来,鹿家还能赚个厚待烈士儿子的名声。”

“至于我爸和杜阿姨,别人也得夸一句疼爱女儿,高风亮节,思想觉悟高。”

“开云县不大,有这好名声,说不定不用跑关系,爸你直接就升职了,到时候只要管住杜阿姨别让她收受贿赂就行。而我和鸣琛哥也得了实惠。”

苏软最后总结,“三方互利共赢,怎么样?”

她看着众人精彩的表情,微微一笑,“当然,你们如果准备给更多,上面的话当我没说。”

裴智明差点笑出来,嫂子气人的功夫不比老大差啊。

鹿鸣琛用手拄着下巴,看着苏软眼底也露出些笑意。

不过其他人显然都气疯了,林美香直接沉了脸,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一直安静的苏青青忽然开口,“姐,你这么不想嫁,不会是武胜利来找你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吧?”

林美香顿时被提醒,立刻对鹿鸣琛道,“可不是,我看她这百般刁难,就不是诚心想嫁。”

道歉?绝对不可能,一万九千八?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林美香眯起眼睛,“我听说那混混专门跑去找她,过了一晚才回去的吧……”

杜晓红当下不客气的落井下石,“这么说起来,那武胜利费劲巴拉的弄张结婚证,总不会就图来市里看她一眼。”

她看了苏文山一眼,见他没什么表情,便对着苏软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来,“毕竟那张结婚证可是真的。”死丫头,这辈子都别想抬头做人了!

林美香悠哉悠哉的配合着开口,“那苏软现在就是已婚呗,我看你挺想继续跟武胜利过日子的,那咱们还折腾什么呢?”

“我们鹿家不娶了!”她闲谈般问苏文山,“武家给你们多少彩礼啊?”

又恍然大悟道,“不过给多少也落不到你们手里,按照你闺女这条件,反正你把她嫁给谁都一样,嫁在县城里也行,至少还能沾沾武局长的光是不是?”

“可不是,”杜晓红冷笑,“嫁去武家挺好的,人家什么都准备好了,我们还省心的很。”

她看着苏软,“既然这么恨我们,以后你的事情,我们谁也不管了!”

“你说呢,老苏?”

苏软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恐吓,这会儿也看向苏文山。

苏文山垂着眼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杜晓红的说法,而苏老太太更是沉着脸,看着苏软的目光里都是怨气。

苏软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笑,苏家人呐……

苏青青得意的等着看她笑话,顺便还要堵一堵她的退路,“鸣琛哥刚说要我姐满意才行,如今我姐对条件不满意,你自然不会强迫,对吧。”

一直看着苏软的鹿鸣琛因为这句话分了一点目光给她,苏青青却不由的瑟缩了一下,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杜晓红倒是没有对他根深蒂固的恐惧,当下阴阳怪气的劝道,“鸣琛你还是好好想想吧,不然明年说不定还白得个孩子……”

苏软面色一冷,正要说话,包厢门忽然被一脚踢开,一个粗犷的声音直接骂道,“杜晓红,你吃了屎没洗干净嘴巴就安生点别他/妈说话!”

一个身形魁梧,满脸横肉的男人走进来,他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目露凶光,“你说苏软什么?!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子撕了你的嘴!”

杜晓红从来没被人这样骂过,当下愣住,反应过来后看着苏软看好戏的目光只觉得满心难堪,勉强撑出个笑来,玩笑般道,“武,武局长您这是什么话,这就护上侄媳妇了?”

“护你mb!老子艹你妈的!”武大明陡然暴怒,直接将手里的烟盒扔到了杜晓红的脸上,阔步上前拽住了她的领子,空着的手直接扯住了杜晓红的嘴,恶狠狠的道,“你是没听见老子的话吗?要不要我现在就把你这张臭嘴撕了?”

杜晓红吓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双手抓着武大明揪着她衣领的手,口齿不清的求饶。

苏文山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去拉武大明,“老武,老武,这是怎么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武大明恨恨放开杜晓红,对方惯性之下后退两步直接摔倒在地,想来平生都没这么狼狈过。

廖红梅和苏青青赶紧去扶,苏文山则挡在武大明面前,“武局长。您怎么来这儿了?”

苏软一边欣赏着杜晓红狼狈的模样,一边淡淡的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约了人。”

苏文山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苏软,“你约的武局长?”

“怎么?”苏软这才扭头看他,“有问题?”

武大明看着苏软,脸上的横肉抽动,目光凶狠的像是恨不得把人撕碎,口中却配合道,“是,苏软约了我,来处理我家这不争气的畜生惹出来的事。”

他说着,又返回门口,一把将门外的人拽进来,狠狠的往前一推,“躲什么躲,给我滚过去,给人道歉!”

一个缩着脖子的肉球趔趄着跌进来,直直的撞在桌子上,巨大的力道推动桌子,苏文山眼疾手按了一下,但刚刚扶着杜晓红回到桌边的苏青青母女连带着杜晓红大腿上还是被狠狠的嗑了一下,脸色顿时就疼白了。

苏软也差点被波及,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躲,就感觉连人带椅子被人飞快的往旁边一拖,直接挨住了旁边的轮椅,还由于惯性差点整个人都栽人身上,被鹿鸣琛另一只有力的大手撑住,“没事吧。”

苏软笑了笑,“没事。”然后看向武大明。

武大明对于他造成的混乱一点都不在意,反而继续狠狠的踹了一脚跪跌在桌前的武胜利道,“狗东西,该说什么?!”

武胜利痛叫一声,这才抬起一张青紫肿胀的脸,他显然已经被狠狠收拾过,这会儿不见一丝霸道跋扈,卑微的犹如一条丧家之犬,对着苏软哀求告饶,“苏软,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胡闹,以后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我保证不会纠缠你,不,我保证绝对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否则就,就让大伯打断我的腿!”

武大明又抬起腿狠狠的踹着武胜利,武胜利缩在地上哀嚎求饶,“大伯,大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我再也不敢了……”

连一开始看热闹的鹿老爷子和林美香都吓得变了脸色,小心的躲远。

而苏软就靠在鹿鸣琛的轮椅边上,淡淡的看着,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武大明连踹了五六下才仿佛出够了气,抬头问苏软,“解恨了吗?要是不解,我把他绑起来打。”

“你什么时候解恨,咱什么时候完,我保证不给你放水。”

苏软这才道,“差不多了,不太想看见他。”

武大明踢了武胜利一脚,“听见了没?给我爬起来,滚,别再这儿碍人眼!”

武胜利瑟缩着爬起来,屁滚尿流的跑了。

苏文山这才惊疑不定的出声,“老武,你这是……”

“你看到了,处理我这侄子的事,”武大明道,“之前我处理不及时,怪我。”

“老苏你放心,这件事我保证处理的妥妥帖帖,不会影响你闺女一分一毫。”

他说着拿出那个结婚证,让苏软和现场的人看了一下,几乎是凶恶的拿出打火机将其烧成了灰。

又对苏软道,“至于县城那边的名声,你也不用担心。”

“给那小子开后门的李华已经被开除了,她单位的房子都收了,三天之内就让她滚回乡下去。”

“还有那天跟那小畜生一起胡闹的东西我一个不落的绑了在县城游街,他们绕了哪儿,我就让他们从哪儿游过去,绕了三圈,确保全县的人都看见了。”

“以后绝对没有一个人敢嚼你的舌根。”他凶狠的盯住杜晓红和苏青青母女,“如果你听到谁造你的谣,直接告诉我,我武大明保证让她再也不敢说你半句不是!”

杜晓红想起刚刚被打的感觉,整个人都不由一抖,苏青青和廖红梅也吓的脸色发白,下意识的使劲摇着头。

鹿鸣琛忽然开口道,“县城里的澄清了,这里还有不知情的。”

他看向鹿老爷子和林美香,“武局长不如跟我爷爷和大伯娘也好好解释一下,不然他们总说苏软二婚破鞋什么的,因为这个,彩礼都不想给。”

他悠悠的叹了口气,“苏家也觉得她都和武胜利有了证,陪嫁也不必给,竟然想让苏软一分钱都没有的出嫁呢。”

“一分钱都没有”几个字咬的有些重。

武大明想到了苏软手里的结婚证和贷款授权书,脸上横肉一抖,眼底血丝爆涨,捏着拳头走到鹿老爷子和林美香面前,“鹿老爷子,你们就放一百个心,苏软这闺女,我家那小畜生可高攀不上,一根手指头都没碰。”

“千万别提二婚破鞋什么的。”

“造谣可是犯法的。”他盯着林美香,语含威胁,“要不然,说不得你就真的要成二婚的破鞋了。”

林美香脸色发白,刚刚亲眼见识了这野蛮人对杜晓红毫不留情的动手,她是相信武大明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和鹿老爷子一起吓的发抖,忙不迭的点头。

武大明虚虚的点了点他们,“彩礼人要多少给多少,这闺女可值得。”

林美香实在想不明白武大明为什么这么维护苏软,但这句威胁说的咬牙切齿,仿佛他们不照办就要杀人一样,林美香赶忙应承,“知道了,知道了。”

苏软挑了挑眉,咦?武大明还有这奇效?

作者有话要说:  二十万使武大明进入狂暴状态:

鹿鸣琛:该让谁吸引火力呢?

林美香瑟瑟发抖:武大明想杀了我!

苏软:……其实他想杀的可能是我。

今天爆肝了,快夸我!!只有你们的留言能让我回血,求……

感谢在2021-10-30 22:40:19~2021-10-31 23:31: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陌红尘 21瓶;24058599 20瓶;瓶子、秦艽 10瓶;hj 7瓶;赐我空欢喜、桃李不言、偶人为之 5瓶;小宝妈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