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02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到车子驶出小区, 在后座正襟危坐的鹿鸣琛才放松下来,懒散的靠在椅背上,仿佛刚打完一场仗。

前面开车的裴智明笑道, “嫂子, 这是我见到老大第二个怕的人。”

鹿鸣琛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裴智明闭上嘴巴, 偷偷的冲着苏软眨了眨眼。

鹿鸣琛懒得理他, 又侧头斜睨着一直看他的苏软道,“看什么?”

苏软目光晶亮, “第一次见你穿军装。”太养眼了。

公交车上初见他的时候穿着休闲卫衣, 之后再见都是穿着宽松的病号服,虽然从姿态间也都能窥见军人的影子,但当他真正穿上军装,才把那种军人的魅力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像是从民国走出来的贵公子军阀,哦, 现在懒散下来, 像个反派的贵公子军阀, 总之挺带感。

鹿鸣琛顿了一下, 直接闭目养神。

苏软看着他微微抿起的薄唇,忍笑道,“鸣琛哥, 你睫毛好长啊。”

鹿鸣琛睁开眼睛, 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苏软笑, “你是怎么说服我妈同意今天只让咱俩去的。”

鹿鸣琛瞥她一眼,“阿姨只是关心则乱,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怎么做能给你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苏软点头, “估计是看到你长得帅,人又可靠,所以才放心让我跟着你一起吧。”

她充满兴味的问,“我妈昨天问你什么了?有没有难为你?”

鹿鸣琛继续瞥她,“你看我像被为难的样子?”

苏软摇了摇头,“估计是觉得你非常爱我,所以才对你很包容吧……”

鹿鸣琛不知想到了什么,表情微微一僵,然后坚定的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苏软再怎么撩逗都不开口了。

前面开车的裴智明从后视镜里偷偷冲着苏软竖起大拇指,苏软无声大笑。

车子很快停在了辉煌饭店门口,苏软远远就看到了苏家一行人,裴智明有些意外,“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除了苏文山和杜晓红,苏老太太竟然也在。

苏软大概猜到了这副人员配置的作用,“苏文山坐镇唱红脸,杜晓红负责要条件唱白脸,我奶奶嘛……大概是等谈完之后去找我打着温情牌告诉我不太理想的结果,劝我接受。”

“至于廖红梅和苏青青,当然是来道歉的。”苏软有些疑惑,“她俩怎么看着不太对?”

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竟然跟丧家之犬似的跟在最后,要知道以苏青青的脸皮,能让她感觉到羞愧的事情可不多。

裴智明想起了什么,“哦,就武胜利闹事的那天,你这个堂妹和霍向阳……咳,反正就是被好多人看到他们那个什么在一起……”

苏软了然,倒也不意外,苏青青这种喜欢靠着男人坐享其成的人,最喜欢利用的就是自己的身体。

自她那天去找霍家之后,苏软就笃定苏青青迟早要走这一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还因为武胜利而闹大。

这也算是因果报应了吧。

就算霍家迫于舆论压力娶了她,苏青青在霍家怕也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不过苏文山竟然在这种艰难的时候还押着她们来给鹿家道歉,也确实是够狠心的。

苏软眼珠转了转,“我先下去看看,你们慢慢来。”

苏家对苏软的到来毫不知情。

离和鹿家约定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杜晓红走进包厢后不由嫌弃的撇了撇嘴,“鹿家还真是狗眼看人低啊。”

“好歹是谈婚事,竟然定这种包厢。”她伸手敲了敲墙面,“这就是普通的三合板子隔开的吧。”

“行了,你别挑剔了。”苏文山表情也不太好,鹿家确实有些轻慢,今天这事儿怕不如预期,想来也是武胜利那件事情闹的。

杜晓红却不管,“要我说,一会儿彩礼就要两万八千八……”

苏文山瞪了她一眼,皱眉道,“你疯了吗!”

杜晓红翻了个白眼,“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嘛,如果他鹿家真的非你闺女不可,咱不就要着了?”

苏文山皱眉,“你给我差不多点儿,我不是卖闺女。”

杜晓红也不跟他争执,“反正最少是一万八千八,这个底线一定要守住。昨天甜甜看上的那架钢琴就一万三呢。”

跟在一旁的苏老太太闻言也是眉头紧皱,“真能要来这么多彩礼?咱们开云县一千八百八就算好的了,就算市里,也是六千八百八。”

又道,“就算能要来,人家要给那么多彩礼,咱们给软软陪多少啊。”

杜晓红一脸“这还用问”的表情,“县里的姑娘陪多少,你们就给她陪多少呗。”

苏老太太被杜晓红这副理直气壮的不要脸给震惊了,县里的姑娘陪一个千儿八百就算极好的了。

关键是你要彩礼按照市里的最高标准要,给陪嫁却按照县城里的给,这世界上哪儿有这样的道理。

不过杜晓红向来这样行事,老太太也不想跟她说话,只能看向自己的儿子,“文山,这不太合适吧。”

“这又不是一锤子买卖,人家鹿鸣琛也是个有本事的,要真这样干,你以后还怎么跟闺女女婿来往?”

别忘了鹿鸣琛外公还给他留了那么多钱呢,那个才是大头,以后苏软手指缝里漏下的都不止一两万,可不能只看眼前这点小利。

见苏文山认真思索起来,杜晓红冷笑,“你不会以为你那闺女结婚后会向着你吧。”

“我看那就是个内里藏奸的,这会儿是用着你在你跟前装乖呢,你自己算算,她这半个月坑了你多少钱了。”

“况且今天她又不在,你们就告诉她收了三千八百八不就行了。”

这么多年过去,苏老太太真的是越来越看不上这个儿媳妇,闻言终于忍不住反驳,“这么大一笔钱,鹿家怎么可能不说?”

“咱跟鹿家谈好不就行了?”杜晓娟对苏文山道,“能行吧,老苏。”

只要苏文山想,没什么瞒不住的。

“不行。”苏文山也懒得理杜晓红了,她当她还在开云县,能仗着她叔叔伯伯霸道不讲理呢,“别扯些那些离谱的,给甜甜买了钢琴,剩下的都给软软。”

杜晓红真是还不如老太太,他要真打算跟苏软闹僵,干嘛还要费那么多心思笼络。

“五千多?!”杜晓红不乐意的道,“那不行,明峰上兴趣班也要花钱呢……”

见苏文山沉了脸便改口道,“陪五千也可以,那我侄儿那个去东钢的工作给落实了也行。”

苏老太太闻言急道,“文山……”

杜晓红烦死了,直接道,“妈,是您不愿意自己在旅馆里待着,我们才带您出来见见世面的,你少说两句行吗?”

“今天是我们跟鹿家谈,至于谈成什么条件您听着就行,等完了你乖乖的去通知苏软就好了。”

“您要是心疼她,等她真的要出嫁的时候,需要做什么准备嫁妆都由着您,您就是把自己的私房钱全给她陪嫁,我都不管可以吗?”

言外之意,好处她要都拿着,嫁妆之类的还要苏老太太去准备。

苏老太太愤怒的看向苏文山,苏文山却对着老太太无奈的使了个眼色,老太太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半晌还是依着苏文山沉闭上了嘴巴,脸色却不怎么好。

杜晓红终于满意的点点头,她还不了解苏文山?这是对他有好处的事情,他傻了才向着老太太。

至于闹僵?也只是当下不好看罢了,以后该来往的还得来往,顶多就是苏软嫁过去被嫌弃,那样更好,到时候苏软想要靠着苏文山,就得使劲给苏文山谋划。她可就这一个亲爹能依靠。

正想着,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轻笑,“啧啧,真是好精明的算盘啊。”

苏文山和苏老太太脸色一变,立刻回头,果然就见苏软俏生生的倚在包厢门口,她穿着一身米色的风衣,一头乌发在头顶扎了个马尾,漂亮又干练,完全不是他们想象中饱受惊惶的模样。

苏老太太心虚的都结巴了,“软,软软,你怎么在这儿?”

“我约了人在这儿谈事情,没想到这么巧……”苏软一一扫过苏文山和杜晓红,轻笑,“正碰上卖女求荣现场。”

苏文山皱起眉头,“软软,怎么说话呢?”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你们只是瞒着我来下馆子了?然后正好碰到个买主,计划着把我卖个两万块给苏甜甜买钢琴,苏明峰报学习班?”

苏文山叹了口气道,“软软,你用不着听杜晓红乱说,她向来这个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行,”苏软双臂抱胸,“我听您乱说,把我卖两万,给苏甜甜买完钢琴陪我五千块?”

苏文山一噎,苏老太太连忙道,“软软,你不懂,五千块那个只是陪嫁的钱而已,结婚陪嫁可不只是陪钱的,家具家电的东西多着呢,钱反而是最小头。”

苏文山附和着点头,“你奶奶说的对,软软,你不要那么敏感。”

“爸怎么可能卖你,咱们院里那么多人盯着呢,真卖你岂不是被人戳脊梁骨?以后爸爸还有什么脸面在开云县活。”

“我说老苏,你跟她说那么多干什么,”杜晓红冷笑,“我看你就是对她太好了,惯得她。”

说到这里,她嘲讽道,“某人前天的电话里不是还说,必须把她当做香饽饽,让鹿家求着嫁才愿意吗?”

“人鹿家没求,我们当然不好请,只是不知道怎么又自己巴巴的跑来了。”

“还当多有骨气。”她上下打量了苏软一眼,嗤笑,“收拾这么精心,是不是怕谈不成啊?费了多大劲打听过来的?”

“怎么?跟武胜利相处的不好?”

“杜晓红!”苏文山皱眉怒斥,“你少说两句!”

苏老太太赶忙上前拽住苏软的手道,“别理她,她就那德行,爸和奶奶都看着,绝对不会让她欺负你的。”

“赶紧让奶奶看看。”老太太这个时候才想起关心她这两天过得怎么样,一脸心疼的道,“瘦了,在学校里辛苦吗?是不是吃的不好?”

“那天杀的武胜利没找到你吧?”

他们显然完全不知道苏软已经收拾了武胜利的事情。

武大明那边收到协议就算心惊胆战也要第一时间跟武胜利求证,然而武胜利被他们敲晕在警车里,参照上次的经验,估计醒来也是深夜,不可能开夜车回去,这年头没有高速开夜车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等武胜利回家的时候苏文山一家也已经来了市里,正好打了个时间差错开。

而苏家人又没有买报纸的习惯,想来也没有看到昨晚向灾区捐款二十万大义士的新闻。

所以在他们心里,苏软肯定是被武胜利的骚扰吓坏了。

或者说,他们期待着苏软被吓坏了。

一直站在角落里的苏青青忽然看过来,“姐,你来都来了,这样摆架子有什么意思?”

“别最后弄巧成拙,嫁不去鹿家,怕是就难看了。”

苏青青脸上的粉打的很厚,应该是为了遮盖什么。

明明她自己一副狼狈的模样,此时看着苏软的眼中都是高高在上的嘲弄,仿佛苏软比她还要卑微可笑一样。

苏软翻了个白眼,“放心,我嫁不去鹿家也比你嫁不去霍家要好看。”

“你还是先想想自己怎么嫁去霍家吧,我的事情你还是少操心吧。”

苏青青脸色一僵,不知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那我就等着看了,姐你一会儿可千万别求人家。”

杜晓红阴阳怪气的道,“求人?苏软哪里会求人。”

“嫁不了鹿家还可以嫁武胜利嘛,武家准备的都是现成的。”

她一把拍开苏文山拽她胳膊的手,白了他一眼,苏软人都跑来了,她还有什么顾忌的,要不是想嫁鹿家,她能巴巴的专门打听了跑来?

不趁机压服了,还在这儿哄。苏文山要能把这丫头哄服了,她把自己脑袋拧下来给他们当球踢。

苏文山似乎拿杜晓红没办法,只能对着苏软叹道,“软软,今天这事儿爸爸确实不是故意要瞒你,鹿家人喜欢端架子你也是知道的,这次咱们求着人家,爸爸怕你受委屈,才想着我们先私下里谈完,最后告诉你结果就好。”

他显然和杜晓红一样的想法,认为苏软是低了头找来了,只是还在强撑脸面,还顺势给了苏软一个台阶,“不过你既然来了,就一起吧。”

杜晓红轻蔑的看着她,“一起什么一起,没听见人家是约了人吗?”

“还是赶紧去忙你的正事儿吧,我们保证你能顺利嫁去鹿家就行了,少在这儿叽叽歪歪,费半天劲儿还不让我们得点好了?亲闺女嫁人娘家还留彩礼呢,你是我的谁?当我是菩萨呢,谈点好处都给你,你有多大的脸面?”

她指了指苏软道,“要么乖乖的坐这儿听我们的,看在你爸的面子上,也少不了你什么,要么咱们就别谈,你就跟武胜利过日子去吧!”

这次苏文山也没开口打圆场,只叹了口气朝苏软使眼色,想让她乖乖坐过去,苏老太太配合着来拉苏软的手。

苏软躲过老太太的手,淡淡的道,“那就别谈了。”

苏青青端着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劝道,“我说姐,你就别逞强,就趁着这会儿还有台阶乖乖坐下吧,别一会儿搞过了更没脸。”

“你还不想谈,人鹿家说不定更不愿意呢,我们都知道,你不过是仗着鹿鸣琛的势而已。”苏青青呵呵一笑,“但你应该知道,那天鹿鸣琛说什么非你不可只是在气头上,而鹿老爷子和他大伯娘根本就不满意你。”

“今天鹿鸣琛来不来还说不准呢。”

她话音刚落,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就在苏软身后响起,“谁啊,这么了解我。”

苏青青脸色一变,不敢置信的脱口道,“这不可能?”

苏软欣赏着她的表情,然后扫过苏文山和杜晓红的脸,轻笑,“我约的人到了,你们的约倒是不需要继续了。”

她微微向后侧头问道,“我不想让我爸和后妈谈我的婚事。可以吧?”

清朗磁性的声音语气依旧散漫,“可以啊。”

“裴上尉,去给爷爷打电话吧,和苏家的婚事暂时不谈了,让他们别来了。”

“是!”

苏文山脸色一变,急忙抢出包厢,就见一个一身军装的帅气青年懒散的坐在轮椅上,正是鹿鸣琛。

对方见到他出来敷衍的点点头道,“麻烦你们跑这一趟了,如果觉得破费,就拿了车票来,我会让我爷爷给你们报销的。”

“鸣琛你说笑了。”苏文山眼疾手快的拦住要离开的裴智明,“这位小同志,今天这事儿可不是儿戏,长辈们早就约好的。”

鹿鸣琛抬眼看着他,懒洋洋的道,“没说笑,我看您这闺女都能卖,大概是真的困难,毕竟是为我的事情跑一趟,我也过意不去。”

“不过这事儿确实没什么谈的必要。”鹿鸣琛抬起眼皮,“不管是不是长辈约好的,这都是我的婚事。”

他低头看了下自己腿,嘲讽一笑,“我鹿鸣琛虽然这样,还不至于卑微到花钱买媳妇儿。

“而且两万八千八……”鹿鸣琛哼笑一声,“我也买不起啊。”

苏文山脸色一红,狠狠的等了杜晓红一眼。

鹿鸣琛已经吩咐裴智明,“去吧,就说我说的。”

“鸣琛!”苏文山急忙伸手拦住裴智明,“是软软有些敏感,我怎么可能卖女儿。”

“再说了,我看你们两个也是有意……”说这话的时候他仔细观察着鹿鸣琛的表情。

苏软还真是有办法,为了不低头,竟然直接找上了让极其排斥的鹿鸣琛,而看目前两人这默契的样子,显然接触过不止一次了,若鹿鸣琛真的喜欢苏软,那他对上鹿家可一点都不虚了。

而且,他这模样倒完全不像个瘫子,好似只是腿脚有些不便,身上也没有那种瘫痪病人的麻木和颓废,这比他想象中完全瘫痪的女婿可有价值多了。

然而在苏文山的思虑中,鹿鸣琛依然是那副散漫的神态,“谁说我们两个有意了?”

“我是看苏软比那个苏青青顺眼些,但人姑娘不愿意嫁我还能强迫不成?”他说着,眼皮全部抬起直直的看向苏文山,“还是你要强迫她嫁?”

那一瞬间的凌厉让苏文山心中一跳,语气都弱了下来,“怎么会,苏软可是我闺女……”

鹿鸣琛眼皮又耷下去,漫不经心的道,“不管是谁的闺女,结婚嫁人都要心甘情愿才好。”

苏文山看向苏软,苏软微笑着扫了杜晓红一眼,“想让我心甘情愿?”

“也行啊,让杜阿姨为刚才冒犯我的事斟茶倒水赔礼道歉。”

“毕竟我也不是菩萨,想利用我谈好处,却还想踩着我,得多厚的脸皮?”

杜晓红勃然大怒,“你!”

苏软看向鹿鸣琛,苏文山连忙按住杜晓红,“杜晓红!你给我适可而止!”

杜晓红看着苏文山的表情,眉毛倒竖,“苏文山,你敢!”

然后对苏软恶狠狠的道,“让老娘给你斟茶倒水?下辈子吧!”

苏软表情轻松,“你可以选择不道歉啊,我又不会逼你。”

然后又看向鹿鸣琛,鹿鸣琛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裴上尉,去打电话!”

裴智明转身就走,这次苏文山也拉不住了,对方的态度显然十分坚决。

杜晓红气的破口大骂,“哼!他们两个就是串通好的!想趁机压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苏文山可是非常清楚鹿鸣琛这个魔头在鹿家说一不二的态度的,看着这种关键时刻还胡搅蛮缠的杜晓红不由怒从心起。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响过之后,空气忽然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苏文山。

杜晓红捂着脸颊,半晌才反应过来,当下就要炸,“苏……”

苏文山面无表情的道,“杜晓红,你要再闹一句,我们就离婚。”

他的语气十分冷淡,似乎带着某些威胁,杜晓红像是被捏住了什么命门,瞪大眼睛,嚣张的气焰肉眼可见的熄灭。

在众人一片惊诧的安静中,鹿鸣琛忽然轻笑出声,苏文山皱眉,杜晓红捂着脸死死咬着牙,狠狠的瞪向他。

鹿鸣琛仿佛没有任何感觉,反而饶有趣味的道,“我还以为苏局长管不住夫人呢,既然能管住……”

“裴上尉!”

跑远了的裴智明高声道,“到!”

鹿鸣琛道,“回来吧。”

鹿鸣琛看着苏文山道,“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再来一次我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主意了。”

苏文山叹息一声,“这件事是我的错。”然后淡淡的看向杜晓红,神态似乎还和往常一样儒雅温和,但却不见了往常面对杜晓红时的退让,语气也十分冷淡,“杜晓红。”

杜晓红脸色涨的通红,看向苏软,半晌抖着唇,几次张嘴才咬牙挤出几个字:“好,我道歉!”

一行人进包厢的时候,苏软拍了拍苏青青的肩膀笑道,“你说对了,我就仗着鹿鸣琛的势。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苏青青回过神来,咬牙问道,“你到底干了什么?”

苏软歪头一笑,“你猜?”

苏青青冷笑,“苏软,你别得意的太早,他可不一定会娶你。”

鹿鸣琛出现在这里绝对是有其他原因的,肯定不是为了苏软,肯定不是!

“到时候你得罪了你爸和鹿家,嫁不成鹿鸣琛,就真的只能嫁给武胜利了。”

苏软怜悯的看着她,“请尽情的想想吧。”毕竟很快支撑她的美妙幻想就要被打碎了。

苏软坐在座位上,杜晓红一脸屈辱的给她倒了水,在苏文山的目光下,杜晓红倒是没敢闹什么幺蛾子,乖乖的把水杯递到苏软手上,咬着后牙槽道,“阿姨说话不好听,你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

苏软倒也没有太为难她,只接过水杯轻轻的啜了一口道,礼貌的道,“好吧,希望您这口无遮拦,随意出口伤人的毛病能好好改改。”

“这次就原谅你了。”

这次……她还想有下次?!

杜晓红把牙咬的咯吱咯吱响,苏文山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我早说过你这个脾气总有一天要栽跟头,现在栽在自家人身上总比在外面惹了麻烦强,这次就当吃个教训。”

然后绷起脸警告道,“以后别再到处给我张口惹事了。”

苏软看着杜晓红通红的眼睛笑,看看,这就是苏文山,只要觉得有利可图,他谁都能推出去。

苏文山抬手看了看表,“我看鸣琛爷爷和大伯娘马上就要到了,软软你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竟然还主动问起意见来了。

苏软笑,“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只要公正对待,鹿家怎么其他媳妇怎么娶的,条件就怎么谈。”

苏文山有些迟疑,“和鸣琛堂哥媳妇的条件一样?”说到这里,又瞄了鹿鸣琛一眼道,“还有你说让鹿家道歉的事……”

苏文山话还没说完,门口一个充满鄙薄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哟,口气不小,条件要比着我儿子,还要让我们鹿家道歉。”

“让我见识见识,一个二婚的破鞋有多大的脸面。”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时间干脆改成晚上十二点拉,么么哒。

感谢在2021-10-29 23:12:22~2021-10-30 22:40: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鲨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彩虹棉花糖 14瓶;陌路人、小小的梦 10瓶;欧车车轮君呀~、青雨晴天 5瓶;迟到的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