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02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发的急,大家觉得不太合理的地方没写好,已经重新修过,女主强大光环和武胜利降智问题已经解决,下午四点之前看过的小伙伴们可以重新扫一遍。

然后为了尽快解答上章疑惑,今天这章也早点发,哈哈,爱你们,么么哒。

“噗……”角落里传出一声没忍住的笑, 苏软不由朝那边瞄了一下。

却没想到异变陡生,原来是气到极致的武胜利忽然就失去了理智,他面色一狞, 从腰上抽出一把匕首朝着苏软冲过来, “我要杀了你!”

苏软一惊, 没想到他身上竟然还藏了匕首, 而且这个距离有些太近了……

她咬着牙往后退了两步正想着避开要害, 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擦着她的身体飞过去,随后腰上忽然一紧, 然后整个人猛地被推到旁边的墙上, 身前罩过来一个宽阔的胸膛……

苏软整个人都有些懵,直到裴智明的声音传来,“老大,你没事吧!”

苏软回过神,刚想探头看卡什么情况, 就感觉面前的人身体不稳的朝着她倒了一下, 苏软急忙撑住他的胸口, “鹿鸣琛, 你怎么了?”

鹿鸣琛低头看了她一眼,轻咳一声,“没事。”手掌撑着墙壁却依然有些不稳。

“老大, 稍等一下。”裴智明赶忙把轮椅推过来, 苏软才发现他两支拐杖, 一支躺在武胜利是身边,另一支倒在不远处。

她看了下他们藏身的地方,距离她还有一段距离,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他竟然拖着两条不能走的腿护在了她面前。

十项全能果然不是盖的。

扶着鹿鸣琛坐下的时候, 他身子歪了一下,苏软吓了一跳,“怎么了?哪儿伤着了吗?”

“没事。”裴智明道,“是刚刚冲的太着急,过后的脱力。”

“这样用力没事吗?不会影响康复吧?”苏软低头想检查一下,被鹿鸣琛轻轻抬手挡开,“死不了。”

他瘫坐在轮椅上,神情恹恹的,斜睨了她一眼,“困兽犹斗,穷寇莫追,你胆子也太大了。”

苏软连忙道歉,“下次不敢了。”

她主要是想到了上辈子被武胜利逼入绝境的赵秀秀和那些小姑娘们,心里实在恨得不行,越想越气,想让武胜利把那种绝望无助的心情也好好的品尝一下。

鹿鸣琛挑眉,“还有下次?”

苏软笑道,“那取决于还有没有这样的渣滓送到我面前来。”

说到这里,她回头看向趴在地上的武胜利,裴智明刚刚已经给他敲晕了。

裴智明这会儿也有心思去看武胜利了,然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我觉得他以后肯定再也不敢招惹文化人了,文化人太可怕了。”

他朝着苏软竖起大拇指,“从今以后,嫂子你就是我心中的第一人了!”

“您这法子也太绝了,又能为灾区捐款,又能主动引起社会重视调查他们。”

这年头的记者可跟后世那些收稿子随意发表的记者不一样,他们真正追求真实和真相的人,一旦进入开云县挖掘,武大明曾经有多嚣张,之后就得有多狼狈。

他对鹿鸣琛道,“这法子比老大您打结婚报告还高效啊。”

鹿鸣琛看了苏软一眼,所以,确实不需要他帮忙,她自己就有办法应对……

苏软见他表情不对,连忙道,“怎么会?我敢这么干也是因为背后有你们啊,二十万可不是小数目,武大明要是狗急跳墙,估计杀我的心都有了。”

她认真的看向鹿鸣琛,“哥,你一定要保护好我。”

鹿鸣琛信她个鬼,懒懒的道,“不,我觉得你厉害多了,请你以后保护好我。”

苏软迟疑了一下,“那一人一次轮流来?”

鹿鸣琛噎了一下,终于被她逗笑了。

这边裴智明踢了踢昏迷的武胜利问道,“嫂子,你贷这么多钱,他们家真能还上吗?”

苏软道,“放心吧,只多不少。”

上辈子赵秀秀事情爆出来之后,武大明被查,光现金就搜出了将近五十多万,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天文数字。

二十万正卡在一个他心疼的要死,但不至于发疯的金额上,“与其让他们挥霍转移,不如做点实用的事情。”

裴智明捡起落在地上的一堆合同,啧啧道,“也难为嫂子搞这么多障眼法。”

“万一要是他发现了,没签怎办?”

苏软勾起嘴角邪恶一笑,“那就伪造一份,反正只要让他相信这笔钱是他贷的就行。”

裴智明呆住,半晌结巴道,“嫂,嫂子,这,这好像是犯罪吧。”

苏软看着他的样子哈哈大笑,倒是鹿鸣琛听出了些什么,“让他相信?”

苏软也不给他们卖关子,以防他们真的把她当成罪犯。

“那份协议本来就是骗他的,借贷合同哪儿能那么签,当然要本人同意才行,杜老板人家是正经的生意人,怎么会乱来。”

“所以?”

“所以,真正的合同已经派人送去给武大明武局长了,他既然管不住他侄子,就来给他擦屁股吧。”

“这世上哪儿有欺负了人不付出代价的道理。”

“所以,那笔钱是杜老板直接借出来的?!”裴智明惊了,“嫂子你确定武大明会还钱?别这债务最后落到你头上。”

苏软不知想到了什么,淡淡一笑,“放心吧,买命钱呢,他一定会来的。”

她的语气中似乎带着寒意,鹿鸣琛不由看了她一眼。

裴智明挠挠头,发现自己想不明白,干脆也不想了,直接把武胜利搬进车里,给他车窗留了条缝就离开了,反正小偷胆子再大也偷不到警车头上。

“不过事儿闹这么大,鹿家怕是听到风声了,”裴智明道,“后天嫂子你去谈婚事的时候,鹿老爷子怕是要拿这件事做筏子。”

苏软一顿,问鹿鸣琛,“苏家和鹿家已经约了谈婚事?”

鹿鸣琛同样顿了一下,“苏家没通知你?”

苏软想了想问裴智明,“武胜利这件事情,开云县那边什么个情况。”

裴智明疑惑,“苏局长没跟你说吗?”

鹿鸣琛微微皱眉,裴智明急忙道,“都解决了,武胜利这家伙离开开云县后不久,苏局长就带着好多人去找了武大明,武大明什么都没说,爽快的应承要解决这件事情。”

“前后大概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事情吧?”

也就是那段时间武胜利还在路上,而她也还在学校,完全能接到苏文山的电话……

苏软下意识的转着手上的佛珠。

鹿鸣琛看向苏软,裴智明挠了挠头,“真没告诉你?你爸也太粗心了吧,这么大的事情也能忘?要不是嫂子你有办法,一般的年轻小姑娘吓都要吓死了。”

当然不是忘了。

苏软忽然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低头问鹿鸣琛道,“他们后天什么时候在哪儿谈咱俩的婚事?”

鹿鸣琛道,“上午十点辉煌饭店。”

“十点啊……”苏软目光晶亮,兴致勃勃的道,“哥,你觉得我把武大明武局长也约在那儿怎么样?”

裴智明一惊,“你是要武局长亲自给你道歉澄清吗?”

苏软想了想道,“你这么一提,倒是可以让武局长做个标准的示范,也好让鹿家和苏青青有个参考?”

“求人和道歉都应该有个正确的态度不是?”

裴智明充满期待的道,“嫂子你这是要搞大事情啊。”

苏软笑的眯起眼睛,“这不是也到了该正面交锋的时候嘛,不去欣赏一下他们美梦破碎的表情岂不是太可惜了。”

她朝着鹿鸣琛抛了个媚眼,“你觉得呢,鸣琛哥。”

鹿鸣琛没说话,他看向她的眼角,总觉得那里有泪流下来……

苏软吃完饭快八点回到学校才悠哉悠哉的给苏家打了个电话,那边接的倒是不慢。

“喂,是软软吗?”苏文山语气焦急,“武胜利找到你了没?”

“他在学校怎么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没事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带着偏见的缘故,苏软总觉得他真的巴不得她在学校有点什么事。

见苏软不说话,苏文山又缓了语气安慰道,“你也别想太多,学校多的是,你不是说了吗,三中不行咱们再换一个就是了,只要你人没事就好。”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结婚证的事情,爸爸刚刚已经跟武家谈好了,等武胜利从市里回来,武大明会解决的,你也别太担心,县里谁不知道武胜利什么德行,不会影响你的名声的。”

说到这里,他又忧虑的道,“不过他能那么轻易的答应,也是见爸爸带着你李阿姨他们一起,面子上应下来了,但具体会怎么做……”

“你也知道武胜利是个无赖,武家一家又都溺爱他,就怕他说的只是场面话。”

苏软摸着手腕上的佛珠,终于开口,“那爸爸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苏文山道,“爸爸也想了一天了,要不你就转学,咱把消息捂严实一点,让武胜利找不到,但这个除非你这一年都不回家,不然他如果什么时候跟踪到你,可不像这次这么幸运了。”

“而且将来你考上大学是怎么都瞒不住的,大学也不能转学,他要是去大学里闹……”

“所以这个办法肯定不行的,”苏软问,“别的办法呢?”

“嫁给鹿鸣琛。”苏文山终于说出了真实目的,“理由爸爸之前都跟你说过了,你好好想想吧,只有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苏软忽然一笑,“爸爸这么想让我嫁去鹿家,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我觉得拿出能打动我的条件其实比用武胜利这种货色来威胁我更好。”

苏文山心中一突,“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苏软一点都不想再跟他虚与委蛇,“还有鹿家那边,之前欺负我,现在又想求着娶我,总要有足够的诚意才好,不然我成什么人了?任由他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我可没那么廉价。”

“所以爸你也要给我争取到让我满意的条件才好,只要让我满意了,我就嫁。”

“真是好笑,娘家得依着她,婆家也得给她诚意,两头通吃,当自己是什么香饽饽呢!”那边忽然传出一个刻薄的嘲讽,自然是杜晓红。

应该是电话开着免提,她一直在旁边听着。

苏软笑,“是不是香饽饽,你们心里不是最清楚吗,如果你们真的用对待香饽饽的方式对我,我倒还是会心怀感激的。”

杜晓红冷笑一声,“你爱嫁不嫁!当我们愿意揽你这摊子烂事呢,有本事武胜利的事情也别找你爸。”

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苏文山皱眉,“你干什么?”

杜晓红得意道,“什么干什么?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吃一次亏就听话了吧。”

苏文山想着苏软的语气,莫名有些不安,“你看她是听话的样子?”

杜晓红惊奇的看着他,“你竟然相信她的话?这明显是虚张声势呢,要不然她会开口说要嫁去鹿家?”

说着又笑起来,“还别说,你这闺女也是个人才,要强都不分时候,明明她自己着急嫁,却还要别人求着她,多可笑。”

见苏文山还在想,她无语的道,“那你说说,她现在除了嫁去鹿家还能怎么着?她难不成还真想被武胜利一直纠缠最后说不定那天被他糟蹋?”

苏文山皱起眉头,“你别在那儿胡说八道。”然而又觉得她这话也有几分道理,苏软现在就陷在绝境里,哪儿有什么威胁他的筹码。

一身公主演出服的苏甜甜凑过来,高兴的问杜晓红,“妈,我是不是能买钢琴了?”

杜晓红笑道,“可以,明天咱们就去市里,先去琴行逛逛。”

苏甜甜欢呼,苏明峰也过来道,“妈,我也要买随身听!”

“买,都买!”

苏文山看着两个孩子露出点笑来,但还是嘱咐了杜晓红一句,“别太过分,陪嫁还是要给苏软多准备一点。”

杜晓红整理着苏甜甜的裙子当没听见,开玩笑?多给一点?多给一点苏软就会记她的好了?

既然不记,她干嘛要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这边苏软又站着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电话拨回来,看来苏文山和鹿家约谈婚事的事情竟然真不打算告诉她……

啧,那就只好希望他们勇敢面对她准备的惊喜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