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02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文山这里一团乱的时候, 苏青青和霍向阳也渐入佳境……

霍向阳这次回来一是筹备结婚,二是准备给家里开个铺子,他在南方那边打工, 可以往回寄流行的衣服, 在县城肯定能赚钱。

苏青青一大早提着一瓶白酒来铺子里找他:

“我姐决定要嫁给鹿鸣琛了, 这周末就去和鹿家谈亲事……”

“对不起向阳哥, 我真的是太爱你了, 我一时昏了头,我当时只想着只要我姐嫁了人, 我就有机会了……”

“我知道我错的离谱, 你放心,我会让你和我姐在一起的。”她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我,是我招惹了武胜利,我去嫁给他。”

“只要我嫁给她, 你们就没有阻碍了, 我再也不跟我姐争你了, 我祝你们白头偕老, 百年好合!”

霍向阳还没从苏软宁愿嫁给那个瘫子也不嫁他的震惊中回神,又听到苏青青说这样的话,惊道, “你不要拿自己的终身大事来开玩笑。”

苏青青摇摇头, “向阳哥, 我不是开玩笑,我可以为了你去死,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宁愿嫁给武胜利,也不想让你恨我, 我真心的想要看你幸福……”

她抹了把泪,举起酒瓶故作坚强的道,“听说酒能让人忘记一切,你陪我一次,这次醉生梦死之后,我会永远忘了你……”

霍向阳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和莹莹的小脸,心又软了下来……

霍向美听到苏家那边的消息,匆匆赶来想告诉她哥的时候,推开门却不由发出一声尖叫,“苏青青你这个狐狸精!!”

周围的人瞬间都围了过来……

轮到霍家兵荒马乱。

苏文山这边的事情解决的倒是顺利,武大明再霸道,在其他事情上还能压一压苏文山,但儿女婚事不是小事,武胜利还把事情闹那么大,整个县城的领导们都知道了,万一苏文山豁出去跟他闹,他自己也讨不了好处。

所以当下承诺了结婚的事情不算数,等武胜利回来一定收拾他。

苏文山大大的松了口气,没想到这么一闹,倒是把武胜利的纠缠也解决掉了,算是意外之喜。

毕竟出了这样的荒唐事,武家哪里还有脸来提亲。

回到家的时候李梅花提醒苏文山,“赶紧给软软打声招呼,孩子怕要吓坏了。”

学校还没放学,打老师办公室的电话,应该还能联系到苏软。

苏文山进门就要去打电话,却被杜晓红按住。

苏文山皱眉,“你不要在这胡闹,软软估计要吓死了。”他自己都吓的一头冷汗。

杜晓红却道,“吓坏不是更好?”

苏文山怒道,“你胡说什么呢?”

杜晓红“哎呀”一声道,“你听我说。”

她凑近苏文山小声道,“你不是说苏软不怕武胜利吗?这现成的机会就来了,你就让她担惊受怕上一天,你再看她还怕不怕。”

苏文山脸上显出些犹豫,杜晓红再接再厉,“放心吧,你都通知她了,她那么大个姑娘还不知道躲起来?”

“东林市那么大,武胜利肯定找不到她,顶多就是去她学校闹一闹。”

苏文山皱眉,“那她还怎么在学校里呆?”

杜晓红挑眉,“我说苏文山,你当慈父当上瘾了是不是?她都要嫁给鹿家了,还上什么学啊?”

她又想起自己那两千块钱,心疼的道,“说起来,这才没念了几天,要退学的话,学费是能退的吧?”

苏文山不想理她,但是拿着电话的手也确实没有把号码拨出去。

开云县这边集体玩脱的时候,接到电话的苏软却完全没有众人想象中惊吓惶恐的模样,反而转了转手上的佛珠,露出个微笑。

看来那顿打没有白费,武胜利的动作比想象中的快多了。

苏软从老师办公室接完电话,又上了三节课,估摸着武胜利快到了,才请了半天假出来。

刚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铺打完两个电话,就远远的看到一辆桑塔纳的警车开过来。

确定车里黑矮的胖子是武胜利,苏软上前冲着车子招了招手。

本来幻想了一路,脸上还带着狞笑的武胜利看到苏软的时候跟见了鬼一样,猛地一个紧急刹车。

他有些懵,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想象中苏软应该听到消息后就惊慌失措的躲起来了,而他只要在她们学校大闹一场,强势的宣誓主权后,悠闲的等着她愤恨又惶恐的来求他就行。

可现在,她不仅没躲,甚至还直接迎了上来,武胜利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另一只手摸到了副驾驶上的警棍。

车门被直接打开,武胜利警惕的看着对方,“你要干什么?”

苏软撑着车门挑了挑眉,笑眯眯的道,“不是你来找我的吗?”

“听我爸说咱俩领证了?拿出来给我看看。”

武胜利总觉得不对,在他的设想中,他应该是在苏软惶恐惊怒和绝望中洋洋得意的把结婚证递给她,残忍的让她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

然而看着苏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总觉得他摆个得意的表情出来反而像个傻子。

苏软见他发呆,不耐烦的伸手,“快点,结婚证!”

武胜利下意识的把结婚证递过去,紧紧的盯着苏软的表情 ,想看到对方有一丝惊慌或者害怕的表情。

然而井没有,她仔细看了看,惊奇的道,“还真是。”又问,“户口本带了吗?还有身份证。”

武胜利不信邪,冷笑道,“带了,怎么要报警吗?”

这些念了书的姑娘遇到事情就喜欢报警,觉得警察会给她们一个公正。

所以他准备齐全,想着等苏软惊慌害怕中跑去派出所寻求帮助的时候,他就把这些证件一个一个的拿出来让警察好好查,再次残忍的让她认清现。

然而这个绝妙的想象井没有派上用场,就见眼前的姑娘挑了挑眉,“报什么警?”

她晃了晃手中的结婚证道,“这不是真夫妻吗?”

“挺好的,”她把那些证件都拿在手里,关上车门道,“跟着我,走吧。”

武胜利总觉得的不对,怎么反而是他被牵着鼻子走?

可是不走?岂不是显得他怕了她。

眼见着苏软要走出这条街了,武胜利赶紧发动车子跟了上去。

等追上苏软,他忍了半天还是开口问道,“去哪儿?”

苏软晃着手里的结婚证,“刚刚结婚,我觉得咱们可以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纪念一下。”

武胜利看着她漂亮的脸蛋,常年侵占脑子的黄色废料立刻活跃起来,语气也不由猥琐,“那咱们现在最应该找个旅馆。”

苏软斜睨了他一眼,冷笑,“跟好了。”说完径直往前走。

武胜利心里微微一突,想到一个礼拜之前的事情,不自觉的踩下了刹车。

苏软听见动静回头,挑眉嘲讽一笑,眼中明晃晃的写着“胆小鬼”“就这点出息还敢来骚扰她”,然后也不管他,自顾自的往前走。

武胜利被那眼神刺得一股火气直冲脑门,立刻重新启动车子追了上去,妈的,一个娘们儿而已,还能翻出天去不成?

顶多也就是跟上次一样,在枕头底下藏个刀子棍子的想给他来一下子。

武胜利想着电影里看过的美人计,自觉猜到了真相,他看了看后座上放着的袋子,心中冷笑,上次是他没防备,同样的招数对他可不好使了!

到时候老子看她还能不能笑出来!现在他可是她男人,做什么都天经地义!武胜利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再次猥琐。

苏软在一个旅馆的招牌面前停下,指着一个空地让武胜利停了车,等他下车后又带着他径直往里走。

武胜利将后座的袋子拿在手里眯眼一笑,快步跟了上去。

他正想着要怎么出其不意的制服苏软,进去后却发现里面好像井不是旅馆,应该说不只是旅馆。

这是个四面合围的二楼小院,门口那个招牌只是属于边上的一家旅馆而已,其他都是一间一间的办公室。

武胜利又警惕起来,高声问走在前面的苏软,“这是哪儿?”

苏软歪头一笑,“你猜?”然后直接推开一扇红木门的屋子走进去。

武胜利犹豫了一下,把警棍拿在手里警惕的靠近了房间,探头探脑的往里望。

然而他还没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个情形,一只黝黑结实的手臂伸了出来,铁钳一般捏住他的脖子把他带了进去。

武胜利全程懵逼,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扭了胳膊按在墙上,肩膀疼的要命,脑子里闪过苏软竟然雇凶杀人,想要跟他同归于尽的想法,吓得崩溃大叫,“放开我!苏软,苏软你今天敢杀我,老子要你们一家都活不下去。”

“这人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如洪钟般粗粝浑厚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都死了,还怎么让人家别人一家活不下去?”

那让他完全无法反抗的力量差点让武胜利吓得尿裤子,就听见苏软轻笑一声,“龙哥,他开玩笑呢,您快放开他,他就是武胜利。”

“真的假的?”那位叫做龙哥的大汉道,“我看这小子鬼鬼祟祟的,真不是来抢劫的?”他抖了抖抢过来的袋子,一团绳子、胶带和匕首掉出来。

苏软:……

流氓的脑子里是不是除了废料就什么都没有了?

苏软笑道,“这估计是他没收的罪犯的吧,毕竟也是个人民警察呢。”

武胜利这会儿听出来苏软是在替他说话,连忙点头符合,“对,是没收的别人的,不是我的。”

然后就感觉到胳膊上的力道一松,回头就看到一个足有一米九几的大块头站在他身后,在已经有些凉意的天气里,依然穿着工装背心,能清楚的看到浑身的腱子肉。

武胜利所有的嚣张霸道都不见踪影,缩着脖子安静如鸡,只狠狠的瞪向苏软,好汉不吃眼前亏,等一会儿看他怎么收拾她。

苏软却亲切的朝他一笑,“杜老板,龙哥,这就是我说过的武胜利。”

武胜利闻言警惕的扫了眼四周,这里明显是一间办公室,一水儿的红木家具,看着倒比他大伯的办公室还要气派。

屋子里除了刚刚扭他胳膊的大块头,办公桌后面还坐着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看起来三十来岁,还带着一副金边眼镜,听了苏软的话后立刻站起来朝他伸出手,“原来这就是武同志,久仰。”

对他的态度竟然十分尊敬,武胜利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却很受用,伸手和对方相握。

苏软把从武胜利那里拿到的证件递给那个男人,“杜老板您看看,都在这儿了,我们的户口本身份证和结婚证,您可以验验看。”

杜老板却指了指窗户外的警车笑道,“有这个在,不用验了。”

武胜利完全放松下来,对方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自然不敢乱来。

果然,刚刚那位扭他的大块头恭恭敬敬的把他请到旁边的红木沙发上坐下,倒了水还摆了块小蛋糕,“武同志您在这儿休息一下。”

武胜利却被刚刚的惊吓搞得有点尿急,问了卫生间的位置赶忙去上厕所,上完厕所后他看着那扇红木门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回去。

苏软还没搞到手,这样走掉太丢人了,他不信她敢把他怎么样。

进去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的收音机开着:

“……25日起,安省持续五天大范围冰雹以及强降雨,造成河床改道引发洪水,目前有十三万人受灾,冲毁良田……造成的经济损失多达……”

杜老板和苏软一脸凝重的听着,武胜利无聊至极,又因为大块头在旁边虎视眈眈不敢造次,环顾一下四周,随意抽了旁边桌上的一本武侠小说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一开始他还听着苏软偶尔和杜老板谈论收音机里的“洪水”、“多少个乡镇受灾”“灾民转移”之类的话,后来便渐渐沉浸在无赖韦小宝一路升官发财娶老婆的美妙故事中,因此没听到苏软他们的谈论中已经出现了“捐赠”、“利息”等字眼。

不知过了多久,武胜利被推了一下,他抬头看着苏软,脑子里却还韦小宝对沐剑屏的百般戏弄,露出个油滑的笑,“老婆?”

苏软面色不变,笑道,“过来签一下字,按个手印,我们马上得去报社了。”

武胜利有些迷糊,“报社?”

这年头报纸是最大的传播媒介,报社是个让人十分敬仰的地方,如果能上报纸可是一件可以轰动全县的大事。

武胜利想象不出他要去报社干嘛。

苏软道,“我们要向灾区捐赠一大批物资,咱们做了好事,总要让人知道。况且是这么有意义的一件事。”

杜老板闻言也道,“武同志大义,龙哥去拿相机,一会儿签完合同你要和武同志一起拍张照,留个念。”

武胜利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听着要上报纸,杜老板还对他这么尊敬,又觉得再多问什么都是露怯。

要知道就算他大伯也只接受过一次采访,虽然只是霍西市的晚报,也让他大伯风光了好一阵子,后来县里再有什么好事都绕不开他,这几年可沾了不少光。

想到这里,他看向苏软,是他想的那个采访吗?

果然苏软道“前年禾县遭灾,武局长带头捐赠了一万,井组织你们积极营救百姓的采访还记得吧。”

武胜利点头,当然记得,他大伯当时也只是做个样子,没想到竟然带来了那么大的利益,这几年再有类似的事情都会带着他,只是再没有那样的好运气能叫来记者采访了。

正好杜老板去隔壁办公室拿东西,武胜利问苏软,“好端端的干嘛要捐赠,还要接受采访?”

“你大伯捐赠,接受了采访之后的好处你不知道吗?”

“这不是恰好赶上有灾情吗?我也想让你出名。”苏软眯着眼睛笑得意味深长,“想娶我,你总要够格吧,我觉得至少东林市出名这个能让你做到。”

武胜利忽然就想明白了,苏软这是知道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就干脆认了命,专心的把他培养起来,自己也能得个体面。

男人体面了,她就有面子不是。

想到这里,武胜利赞赏的朝着苏软竖起大拇指,“果然还是文化人,有想法,老子娶你真是娶对了。”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肯定不能亏待你!”

苏软拿起那一沓厚厚的文件,指了指挂在墙上的表,“我们约了下午两点,现在已经一点了,要抓紧时间。”

武胜利还挺警惕,然而看到“捐赠协议”四个大字,就放松下来,这玩意儿他很熟悉,除了他大伯被采访的那次,后来他也跟着签几次。

每次哪儿有灾情,他们家这种戏都做的轻车熟路,他翻了一下,第一份是:“……为了支援安省等受灾地区,捐赠方便面2万箱……”

下面也都是类似的捐赠协议,有饮用水、大米白面,甚至还有棉被衣服之类的,零零总总足有十几份。

他确定的看着苏软也在上面签下名字,不由笑道,“你还挺有想法。”

要是一份引不起重视,一下子捐十几份,那绝对能轰动了。

苏软把签完的文件递给他,“那你签不签?”

武胜利乐,“签,为什么不签啊。”苏软自己都签了,还能坑他不成?

于是他埋头签字,苏软帮他翻页,时间紧张的时候苏软催的急,武胜利也机械式的签着,完全没注意到两份不一样的协议混在其中……

之后杜老板果然郑重其事的跟他们合了影,最后对苏软道,“钱一会儿我就能按照您的要求准备好了,您看给您送到哪儿去?”

“直接送去东林晚报报社吧,我们去那里进行捐赠,记者说需要一些照片材料。”

杜老板郑重道,“您放心,一定按时送达。”

武胜利眼看时间要晚,赶忙去开车,苏软这次也上了车,然后就一脸严肃的告诉武胜利一些上报纸的流程和被采访时的注意事项。

这可是武胜利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当下连揩油都想不起来,一边开车一边仔细的记着苏软的交代。

武胜利越听越美,要真能上林省晚报,那他可是他们武家头一份,说不定还能去霍西市混个局长当当。

警车一路开到林省晚报报社楼下,在这个纸媒发达的年代,林省晚报作为省内发行量最大最权威的报纸,办公的场所也非常气派。

这种充满着文人的地方处处透着文明素质,武胜利努力收起那副流氓做派,乖乖的跟着苏软进了报社大楼。

很快就有两个记者前来接待他们,态度热情友好,武胜利从小到大收到的都是那些狐朋狗友的奉承讨好,哪里被清高的文人这样充满敬意的对待过。

当下整个人都有些飘忽,尤其看到穿着正装的记者把他当做大领导一样,举着话筒采访的时候,他不自觉的挺直了脊背。

“武先生您是怎么想到要给安省捐赠这么多财物?”

跟在他大伯后面做戏做多了,场面话多少还是会说一些的,而且刚苏软还给他开了小灶,“那边不是遭灾了吗,收音机里都报呢,挺可怜的。”

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后来竟然也顺畅起来,“您看到了,我是一名人民警察,我的亲大伯是开云县公安局的局长。”

“我们一家平时就非常关注民生,往常临近县城受灾,我们家都积极支援,这次听到南方受灾,又知道有那么多人民子弟兵日夜救援,我们内心非常焦急,只恨不能亲自飞过去。”

“可是县里的事情太多,他们也分身乏术,就希望捐一点物资,也算是略尽绵薄之力。”

武胜利感受着记者们投来的钦佩目光,心想着果然还是要娶有文化的姑娘,果然就是有想法,他大伯还想着多做几次戏引来记者呢,人家直接就能找到报社来。

当记者们拉着他在一张摆满钱的桌子上拍照的时候,武胜利跟苏软悄声惊叹,“天呐,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苏软道,“跟杜老板借的啊。”

武胜利不由冲着苏软竖起了大拇指,“你这戏做的逼真。”

不过杜老板也太大方了,二十万,摆了满满一桌子,他都可以想象这照片上了报纸会多么震撼。

最后又和警车一起拍了照,等拍完照片他忍不住问了一句,“报道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来?”

王记者笑道,“咱们这是日报,一般是一到两天,不过您这样的事迹,我们加班加点也会赶上,明天就能见报。”

武胜利激动了一下,再看苏软已经是万分满意,既然她是真心打算跟他过日子,那之前的事情他一个大男人也就不跟她计较了。

从报社出来,天色已经擦黑,武胜利挺了一下午的脊背再次塌下,这沐猴而冠的东西终于露出了畜生本性,快步追上苏软,就要来揽她的腰,“软软,咱今天晚上去哪儿啊?”

苏软敏捷的侧身闪开,对他道,“我是要回学校了,你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武胜利一笑,“是不是害怕啊,没事儿,咱都结婚了,你迟早都要经历这一遭……”

见苏软快步往前走,他心中兴奋起来,果然白天都是装的啊,这会儿知道害怕了,来时想象的画面终于等到,武胜利搓着手,小跑着回头去开车。

一脚油门就追上了跑了不短距离的苏软。

见苏软又闪进偏僻的小巷子,他直接将车堵在巷口,下车看着站在那儿的苏软继续笑道,“你说你认都认了,还扭捏什么,大方一点……”

“不如就在这附近找个旅馆?你男人请你吃点好的去。”

苏软笑道,“我觉得你刚刚捐了二十万,还是省吃俭用一点更好。”

武胜利笑,“这你放心,面上的戏我还是会做的,咱这不是私下里嘛,我总不会亏待你。”

苏软满脸疑惑,“谁说是做戏了?”

武胜利一愣,“不是做戏?”

苏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这可是林省晚报,怎么可能让你做戏,记者会一直跟踪报道,一直盯着那笔钱的去向。”

“你不会当这里是开云县吧,摆个样子,私下里你们都自己吃了喝了别人也不知道。”

武胜利愣住,“那,那笔钱真的捐了?谁捐的?”

“当然是你啊!不然人家为什么采访你。”苏软将一直拿着的文件袋塞进武胜利手里,“这些是捐赠手续,拿好了,可别弄丢,林省晚报只是第一步,你刚刚也听见王记者说了,他们已经联系了首都那边的报纸,说不定过两天首都晚报就要来采访你了。”

武胜利有些懵,“捐赠手续?上午那些不是捐赠手续?”

苏软道,“哦,那些跟你和你大伯他们平时签的那种一样,都是做样子的捐赠协议,压根没用,不然你见哪个捐赠协议只有捐赠方签字,没有受赠方签字的。”

“那一沓文件里,有用的也就是那份借贷合同和授权协议。”

“借贷合同?”武胜利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哪儿有借贷合同。”

“二十多万的借贷合同。”苏软道,“不然你哪儿来的钱捐款?”

武胜利完全没有实感,“你别骗我,怎么可能。”

二十万是什么概念?他大伯一个月工资才七百多,机关单位一套六十多平的房子六千多千……

“你少跟我开玩笑,那些钱绝对不是我的。”

苏软非常坚定的告诉他,“是你的,不信你去看看啊,借贷合同上写的很清楚,名字也是你自己签的。”

武胜利吞了吞口水,声音都变了,“那也不可能,我借钱他们怎么会不通知我?”

苏软晃着手中的结婚证和武胜利的户口本身份证残忍的让他认清现实,“通知我了啊,有这张结婚证在,咱俩夫妻一体,我有权利帮你借钱啊。”

“杜老板是做民间借贷的,”苏软微笑,“其实本来我跟他借他还不想借给我,但是看到结婚证和你的身份证后就同意了,不仅同意,还告诉我你可以借一百万。”

“哦,对了,还有你那辆警车的功劳,”她郑重的道,“多谢啊,也就你和你大伯这样的身份让人百分之百信任。”

武胜利不敢置信的僵住,半晌后,他连滚带爬的跑进车里抖着手拿出那个牛皮纸档案袋。

苏软提醒,“上面那一沓都是废纸,你看最中间的那份。”

武胜利抖着手把那些只有捐赠人签字的文件扔掉,终于翻到了夹在其中一份不一样的合同。

看到“借贷合同”四个大字,武胜利浑身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他长这么大还没这么恐惧过,强迫自己仔细辨认这上面的数字。

“借,借款金额二,二十二万,月利率……年利率是百分之二十四。”他抬头看着苏软,仿佛看着一个疯子,“你,你怎么敢,借这么多,竟然还捐出去……”

他想起了什么,赶忙去翻最后借款人的名字,发现上面果然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

“你,你……”武胜利冷汗已经下来了,指着苏软说不出话来。

苏软却晃着结婚证,慢慢的欣赏着武胜利惊慌失措的表情笑道,“我是真的要感谢你,要不是有你这张结婚证,杜老板都不借钱给我。”

“而且,以后我再去借的话,就不需要你亲自来了。”

“以后?!”武胜利的声音几乎破音,嘶哑难听,“还有以后?!”

“为什么没有?”苏软说着又拿出了一份授权协议,“还要继续感谢你今天签下的这个,‘兹授权妻子苏软代替我完成借贷相关事宜,一百万以内由其全权负责,我均予以认可。”

“有这个,再加上结婚证,”苏软微笑,“杜老板说你和你大伯的身份,至少能借一百万,还有八十万可以借呢!”

“不过你很快就会出名了,应该有办法还这笔钱。”苏软悠然的晃着结婚证,“而我作为你的‘合法’妻子,这笔钱怎么花都天经地义。”

武胜利只觉得脑子嗡嗡的,“不,咱俩不是夫妻,不是夫妻!结婚证,结婚证给我!”

说着就要上来抢,苏软侧身闪过,笑道,“这货真价实的结婚证,你说咱俩不是夫妻?谁信啊!”

“有本事你去报警,让警察好好查查,是不是真的,捐了钱出了名,就想把钱赖在我身上,这世上哪儿有这种好事。”

武胜利从来没有想到,他自己精心准备为了堵苏软后路的手段,最后却把自己堵的死死的。

对,要把结婚证赶紧拿回来……不能再让她乱来了……

他伸手来抢,苏软却不给,“结婚证一式两份,你不是有一份吗,干嘛抢我的,再去贷款还要用呢。”

武胜利想到那二十几万就觉得腿软,苏软看着他的表情,善解人意的道,“这样吧,我也不乱贷款,你惹我不高兴一次,我就贷一次,金额嘛,就按照你惹我生气的程度,比如你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贷一万,来我们学校闹一次就贷个十万,你在县城毁我的名声就贷二十万……”

她体贴的问他,“能记住吗?如果记不住的话,我可以把这些标准都给你写出来。”

“哎哎!对我动手动脚贷五万哈!”

都说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武胜利靠着一身无赖手段几乎无往不利,这次却没有任何办法,“苏,苏软,我错了,我这就回去离婚,我再,再也不招惹你了……”

“不好意思,”苏软微笑,“凭什么啊,你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我不要面子的吗?”

“而且离了婚,我上哪儿找这么多钱花去啊……”

武胜利发现在苏软这里讨不到好了,他扭身往车上走,“那结婚证你爱拿就拿着,老子有的是办法,只是到时候被人查出来是假证你别怪老子没提醒你。”

苏软笑,“可是满开云县的人都知道你和我领证了啊,杜老板那里也有底呢,他今天还拍了照,都是证据。”

她又慢悠悠的警告,“所以建议你别再乱来了呢,林省晚报明天就要报道你们武家这个喜欢捐款就在的大义之家,首都那边报社也要来人,到时候全国人民都要以你们武家为榜样。”

“全国的记者都会去开云县挖掘你们武家的英雄事迹,如果被逮到你的这些小动作的话,你完蛋是轻的,你大伯怕是要被牵连进去的。”

武胜利木愣愣的,他发现自己竟然陷入了一种绝望的境地,现在竟然做什么都是错的。

然而还有更绝望的,苏软温声道,“我觉你当务之急是回去跟家里人说一下还钱的事情。”

她指了指那份借贷合同,“一个月利率是百分之十,三个月百分之十五,年利率是百分之二十四,这个利息比银行是高了一些,但因为听说你是为了捐赠灾区,杜老板佩服,所以才给你这么优惠的利息。”

“要不要我给你算算怎么还?”苏软利落的报出一段数字,“一个月内还的话,还二十四万零两千就行,三个月内就得还二十五万多,一年之内是二十六万多……”

她笑眯眯的道,“怎么样,你不是挺喜欢有文化的人吗,我没辜负你的期待吧。”

作者有话要说:  武胜利晃着结婚证:我要残忍的让她认清现实;

苏软晃着结婚证:我将更残忍的让他认清现实。

哈哈,果然没有人猜到吧,说过了嘛,软软向来都是走敌人的路让敌人无路可走啊。

看大家都着急,这章提前发。

为了把这章搞出来,作者肩膀和腰快废了,需要一个作者收藏安慰一下。

如果喜欢介个勤劳的作者,请移步作者专栏收藏一下我,爱你们,么么哒!

另:关于文中借贷违法的说法,这里属于民间借贷不是高利贷,九十年代对于民间借贷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的,非常多,只是后来发展过于猖狂,所以2005年后制定了标准,只要不超过银/行利率的四倍就不算高利贷。这里的利息参考了05年的标准。

作者不是学金融的,这种私设可能会有bug,大家就当看个开心热闹就好了。

至于剧情中那些明显不合理的地方,那肯定是伏笔啊,之后会写原因,我也想一下子都倒出来告诉你们,但是我的手和肩膀不答应,她们已经骂骂咧咧的造反了……感谢在2021-10-27 11:33:58~2021-10-27 20:14: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三得六 16瓶;月 10瓶;望子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