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02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到霍家的时候, 霍家正乱成一锅粥,霍向阳母子三人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扭打在一起。

苏软看着那个女人有些眼熟。

“王小琴,我对你不错吧, 你就这么坑我!”那女人一边骂, 一边伸手去抓霍母。

霍向阳挡在两人中间, 一边护着霍母, 一边却也不敢对女人怎么样,只好声好气的道, “舅妈,有什么事儿好好说, 我妈怎么可能坑您。”

霍母气的胸脯起伏,“我让你用布条做头花,你竟然用旧床单旧被罩子做, 卖给别人的东西……你怎么不把你家破抹布也裁了呢, 打量着大家都是傻子是不是?”

“谁当谁是傻子, 你们家就你最精,你就是专门坑我,看我笑话的吧, 你这个白眼狼,你哥帮了你多少, 你就这样回报我。”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往霍母那边冲, “我告诉你, 你今天不赔钱咱们没完!”

霍向阳脸上差点被抓了一下, 霍向美一把抱住女人的胳膊气道,“舅妈,你这也太不讲理了,人家苏软六毛一块的都照样买, 你两毛钱都卖不出去怎么就成了我们坑你了?!”

那中年女人却不管,甩开霍向美,推搡着霍向阳要去抓霍母,“反正我不管,要不是你们出的馊士意,我怎么能赔二十块钱,王小琴,你赔我二十块!”

想来是对二十块钱的怨念极大,女人爆发出的力量竟然把霍向阳都直接挤的倒退两步正嗑在一块碎砖上,带着霍母一起,两人踉跄着朝着苏软的方向跌过来。

苏软倒是不想管,奈何霍向阳倒的方向堆着一堆碎玻璃渣,摔上去十有八九要受伤;霍母身体不好,摔一下也怕要出事。

于是苏软伸出胳膊一手一个,撑住两人的后背。

霍向阳惊魂不定中感受到背后的力量,侧头就看到一张漂亮的侧脸,那一双杏眼斜睨过来的时候仿佛狠狠的在他心上抓了一把,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顿时局促的站好,红着脸道,“苏软。”

霍母被苏软揽在臂弯里,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看着苏软满脸感激,“真是多谢你了,没撞坏你吧。”

霍向美赶过来,“妈,哥。”然后对着苏软不好意思的道,“苏软姐,谢谢你。”

苏软看着霍舅妈淡淡的道,“这不是跟我抢生意的那位阿姨吗?”

霍向美和霍母表情一僵,苏软的目光已经扫过来,“原来是你们教她的?”

霍向阳下意识的道,“怎么可能,我妈和我妹不是那样的人。”

苏软内心呵呵,她太知道她们是什么样的人了,上辈子霍母和霍向美一见她生意好了不仅到处炫耀,还喜欢大包大揽的各种插手安排亲戚,甚至抢夺权利,搞砸了就找她擦屁股,好了就是她们的功劳……

这位霍舅妈好像是在她和霍向阳结婚后没多久,跟人打架的时候摔了一跤摔瘫了,所以苏软没怎么见过,因此之前也没认出来。

霍舅妈这会儿倒也不闹了,她是来要钱的,却没想过要搅和霍向阳的婚事,还理了理衣服笑道,“这就是向阳相看的媳妇?”

“向阳眼光就是好,这一看就是个有本事的。”又对着苏软笑道,“别说什么抢不抢的,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难不成还要跟你婆婆计较。”

霍母却是一脸不好意思的模样,“苏软,你别听她乱说,你的就是你的,我们霍家不会伸手……”

苏软知道霍母人前非常通情达理,也不想跟她掰扯这些,“无所谓,那生意你们想要就去做,反正我也不做了。”就她们那手艺,能在开云县赚到钱算她输。

霍母眼底闪过一丝满意,看着苏软也是一片慈爱,“好姑娘,知道你是个大方的,只是该算的事情我都会给你算清楚,以后咱们和和睦睦……”

“不好意思,”苏软打断她,“你们霍家和睦跟我有什么关系?”

霍向阳摸了摸头,红着脸道,“苏软,我知道之前的事情惹你生气了,我和苏青青其实没什么……”

苏软连白眼都懒得翻,这话她上辈子听了万儿八千遍,只冷笑道,“我想你们搞错了,相亲那天你们看上的是苏青青,应该是跟我没什么关系才对。”

霍母见苏软这冷淡的态度,心里忽然有些不安,这会儿也顾不上端架子了,连忙道,“怎么会,我们向阳一直相看的是你啊。”

苏软好笑的道,“阿姨,我一个人感觉错了还有可能,总不能我奶奶、二婶、苏青青、赵婶子都是感觉错了吧。”

霍向阳急忙道,“不是的,你们真的误会了……”

“误会?”苏软嘲讽一笑,“就算相看那天你们一家人对苏青青更热情是误会,但你后来也没有人来找我吧?”

霍向阳不由看向霍母,他想找来和,但是被他妈拦着了……

“况且第二天霍向美还专门跟我说,你亲自送苏青青去车站,你们感情很好。”

霍向美脸色涨红,霍向阳连忙解释,“我只是随手帮忙而已,也是看在她是你妹妹的面子上,我对她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你。”

“可苏青青跟我说你喜欢她。”苏软道,“而且我们苏家都认为你们霍家喜欢的是苏青青,甚至苏青青还为了你,专门跑去跟鹿家退了婚。”

“这件事情因你而起,她也认定你了。”

“我今天来,就是想请你不要再在她面前说什么喜欢我的话,你我之间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霍向阳焦急的上前一步,“不,苏软,不是那样的,你相信我,我这就亲自去跟她解释清楚!”

他一直觉得他和苏软的事情十拿九稳了,所以知道苏青青对自己的感情后才特别愧疚,虽然也有某些瞬间动摇过,但现在苏软坚定的说要退出,他才发现自己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他还想再说什么,却见苏软眼眶一红,“千万别去!我不想因为你而姐妹反目,你,你知道她,她今天……”

苏青青那种活泼的女孩子落泪会让人心生怜惜,但苏软这样坚强的姑娘红了眼眶,让人更加心疼。

霍向阳不知所措,霍母连忙上前想挽回关系,“是不是苏青青说了什么?你好端端的怎么会跑来。”

苏软发现自己实在没办法挤出眼泪来,干脆低头捂住眼睛,“她,她把我介绍给了武胜利。”

霍向阳一惊,“怎么可能?”

霍向美也吓到了,“武,武胜利?武局长家的那个侄儿武胜利?”

霍母心眼子多的跟筛子一样,当下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咬牙对霍向阳道,“我就说你别招惹她,那不仅是个没廉耻的,没想到心思还这么歹毒……”

霍向阳这会儿也顾不得反驳他妈了,武胜利做的那些事情,正经人家的姑娘们还只是听个影子,他们男人之间传的更广更多,也更知道他有多么畜生。

当下急道,“苏软,我马上娶你!我马上娶你好不好。”他说着就来拽苏软的手。

“向阳哥!”苏青青一进霍家的大门听到这句话,脑子嗡的一下,脱口道,“你不能娶她!”

霍向阳还没说话,霍母便厌恶的看着她道,“为什么?我们霍家本来相看的就是你姐姐,是你自己没眼色的乱蹦哒,竟然还倒打一耙说我们喜欢的是你?”

眼看着相中的媳妇儿要飞走了,霍母这会儿也没了风度,“我们家向阳的婚事跟你没什么关系,以后不要再来找他了!”

苏青青面对霍母这样直白的厌恶顿时傻了眼,要知道霍向阳他妈一直非常和善的,之前即便不喜欢她也只是拐弯抹角的夸苏软而已。

霍向阳可是非常听霍母的话的,她之前还想着先跟霍向阳在一起后,再慢慢扭转霍母对自己的印象,可是现在……

苏青青看着霍向阳,眼里又蓄满了泪,“向阳哥,是不是我姐说了什么,你不能这样给我定罪,你要听我解释。”

可是霍向阳这次却顾不上她了,苏软若是被武胜利缠上,这辈子都要毁了,他一脸心疼的看着苏软,对苏青青难得语气坚定,“青青,我喜欢的是你姐姐,要娶的人也是她,对不起。”

苏青青如遭雷击,霍向阳又爱上了苏软,所以这辈子她还要看着苏软高高在上的俯视她?那些荣华富贵跟她没有关系了?!

不,不可以,明明她都要成功了!明明上次霍向阳都动摇了!

慌乱中,苏青青瞄见苏软捂着眼睛的手挪开,眼底根本没有眼泪,反而朝她露出恶劣的笑意,仿佛再说,苏青青,你没戏了。

苏青青脑中的弦刹那间绷断,“苏软!你,你卑鄙!你陷害我!”然后快速对霍向阳道,“你不能娶她!”

“她根本就不爱你,她是为躲武胜利才想利用你的。”

霍向阳道,“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娶她,我会马上娶她。”

“不行!她根本就不爱你,她是为了报复我。”苏青青尖叫,脑中急转,“你娶了她你们家也不得安宁,武胜利已经看上她了,你觉得你能顺利娶她吗?”

“你们就算真的结了婚,武胜利也不会让霍家好过的!你想想你妈和你妹妹!”

霍舅妈倒吸一口气,“这丫头好歹毒的心思!这明显是早早就计划好的,把你这儿媳妇的后路都断了。”

“还有,说人家为了报复你,你做了什么人家要报复你?”

“王小琴,我就说你心眼子别那么多吧,你看看,好好的儿媳妇要黄了,来了的这个……啧啧……“

“喜欢上准姐夫就把姐姐推进火坑里给自己让路,那以后讨厌婆婆,没办法换,还不是得杀了?”

霍母心中一凛,霍向阳看着苏青青也仿佛是第一天认识她一样

苏青青脑子里已经是一片混乱,只习惯性辩解,“不是的,你们不要听她胡说,是武胜利自己看上她,来跟我打听的,不是我专门带过去的。”

霍母本来就心眼多,当下就抓住了破绽,“谁说武胜利是你专门带给苏软的了?”

苏软说这事儿的时候,苏青青可还没来呢,她怎么就笃定苏软会这样说,证明事实就是这样!

苏青青愣住,看向苏软,她没说吗?她不是告状卖惨博取同情的吗?

霍向阳只是耳根子软,不愿意把人往坏了想,他又不是傻子,这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震惊的看着她,“真的是你……”

苏软却抹了把眼睛,看着苏青青道,“青青,我发誓,我一定不会跟你抢霍向阳,就当我报答你当初为了替我嫁去鹿家的恩情。”

霍母立刻道,“她哪里是为了你,她就是觉得鹿家好处多!苏软,你可别被她骗了。”

苏软是背对着霍母的,她看着苏青青,眼底都是笑意,当两朵小白花出现矛盾的时候,必然有一个是错的,她干嘛要告状?

对于不解的事情,人们越琢磨印象才越深刻,对于自己推测出来的结论更加信服。

苏青青紧紧捏着拳头浑身发抖,苏软说这样的话竟然让她连辩驳都不能,她能说不是为了苏软吗?那既然是为了苏软,后来为什么又来抢霍向阳?

苏软却像是没听到霍母的话,还在继续,语气可怜,“你去跟武胜利说说,让他放过我好不好?”

“你跟他那么熟,他还请你吃饭,还一起去见了长辈,你说的话,他都会听的对不对?”

苏青青手脚开始冰凉,这些话跟在医院里她栽赃苏软和鹿鸣琛的时候说的何其相似。

“我没有,”她尖声道,“我没有,我根本不认识武胜利。”

她撒了太多的谎,到慌乱的时候根本就没办法精心编排,自然漏洞百出。

霍母逮住这次机会要让儿子看清苏青青的真面目,当下道,“有没有的,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武胜利最爱炫耀,他走哪儿干了什么,随便找几个人就能问出来。”

苏青青脸色顿时煞白。

苏软心中冷笑,就这心理素质和脑子,还总想着看别人笑话,逗呢么。

苏青青直接被霍母赶了出来,苏软也表示要坚定履行自己的誓言,绝对不会跟苏青青抢霍向阳,于是不顾霍家的挽留,也跟着离开。

摆脱了追出来的霍向阳后,苏软对苏青青嘲讽一笑,“放心吧,霍向阳我不要,你好好争取还是有机会的。”

“不过,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对于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即便你用那些下作手段跟他在一起了,我也将成为你们中间的一根刺……”

她说到这里,忽然露出个恶劣的笑容,“只要你惹我不高兴了,我就去挑一挑……”

“苏软!!!你卑鄙无耻!”苏青青气疯了。

苏软懒散的道,“不及你万分之一,都是跟你学的。”

“苏青青,你那些手段太嫩了,我只是不屑于用,而不是不会用,所以,少惹我。”

苏青青眼底都是恨意,“你别在这里虚张声势!武胜利不会饶过你的,你会比我更惨!你会遭报应的”

“那就等着呗。”苏软的表情忽然冷下来,“到时候看看,他到底是我的报应,还是你的。”

苏软直接回了苏家沟,隔天一早悄悄起床,背着大包,坐了最早的一趟客车离开。

昨天晚上苏文山送老太太回来的时候,她可是看见了对方下巴上一道长长的口子,苏老太太也是心疼又愤恨的表情。

怕是杜晓红因为没能拿回两千块钱闹的。

苏文山还会因为名声和利益衡量阻止武胜利纠缠她,杜晓红可没什么顾忌,对于不必要的麻烦,苏软还是能避则避。

等杜晓红知道苏文山扑了个空,武胜利也没堵到人,苏软真的揣着她的两千块钱跑路而大发雷霆的时候,苏软已经到东林三中的教职工家属院。

周末院子里到处都是玩闹的学生和看孩子的老人。

苏软刚走到楼下,一个扶着孙子走路的老太太就笑道,“哟,这就是李老师家的闺女吧?”

另一人道,“一看就是,真漂亮,跟李老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苏软惊讶于院子里的人竟然已经知道她了,又听人道,“不是说晚上到吗?怎么这会儿就来了?”

那人笑道,“你妈怕是还没准备好呢?这两天可忙活坏了。”

有个大妈直接抬头朝着楼上高声道,“李老师,你家闺女回来了!”

言少时的脑袋先从窗户里探出来,看到苏软惊喜一笑,“哇,姐!真的是我姐,我姐回来啦!”

然后脑袋很快缩回去,没过一会儿,楼道里就传来“蹬蹬”的脚步声。

少年很快出现在楼门口,一把伸手来接苏软的大包,因为有些重,他没提动,抻了一下又跌了回来,苏软还没笑,他自己一个人哈哈笑成一团,最后分了一只带子和苏软抬着走。

嘴里咋咋呼呼的道,“姐你怎么这会儿就回来了,我和妈还准备晚上去接你呢?”

“舅舅也在呢,姥姥听说你今天要来,让舅舅带了好多好吃的!”

他唠叨着众人对她的惦念,让苏软恍惚间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只是一个久游归来的家人……

三楼的防盗门已经打开,李若兰围着围裙等在门口,“怎么不先打个电话回来,你拿这么多东西。”

又担心的看着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苏软没想到李若兰的关注点竟然是这个,而且好奇怪,她明明觉得没什么大事,但李若兰问了这句话后,心里莫名其妙的生出些委屈来。

不过苏软还是摇了摇头,“没事儿,就不想在苏家沟待着。”她不想任何事情干扰言家的生活。

苏软进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后面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眉眼间和李若兰有五六分相似。

李若兰介绍道,“这是你小舅舅。”

苏软叫了对方一声,上辈子舅舅们也都是来探望过她的,苏软并不太生疏。

李孙勇见她不排斥,松了口气的同时高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姥姥可惦记你呢。”

他应该是听说她回来了,给她准备了些东西送过来,如今苏软提前回来,估计是怕她不自在,也没有久呆,只留下一句“放假了来姥姥家玩”就离开了,把时间留给需要磨合的一家人。

苏软却觉得生疏是有,但却暂时没发现什么需要磨合的地方,言家人全都对她抱有善意。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自然。

丰盛的接风宴后,苏软去洗碗,李若兰也没阻止,倒是言少时又粘过来跟她一起洗。

一边洗又一边不停的催促,“姐,快点快点,射雕英雄传快开了。”

苏软失笑,“那你先去呗,我自己洗就行。”

“那不行,洗碗得两个人,一个人洗第一遍,一个人第二遍。”

言家这传统还真不错。

两人收尾的时候,那台21寸的大彩电里,《射雕英雄传》的片头曲也响了起来。

言少时手都没擦,匆匆摔着就往客厅跑,等苏软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在沙发上坐好了,还拍了拍旁白的位置,“姐,你坐这儿。”

李若兰也拿着织了一半的毛衣过来,嫩黄的颜色显然是给女孩儿穿的,她在苏软身上比一下,“妈这眼力还行,大小正好。”

言少时争分夺秒的看了一眼,“这个颜色好看,适合我姐,显白。”

言成儒从厨房洗了一盘水果出来,闻言笑道,“你又知道了。”

李若兰笑,“他是学隔壁孙奶奶说话呢,我这个花样跟孙奶奶学的,我看她家妞妞穿着特好看。”

这年头女人们几乎每个都会织毛衣,互相之间交流花样,李若兰才起头,倒是看不出织的是什么样子。

言成儒对苏软笑道,“你来了可是让你妈有用武之地了,我们几个男人,都是简单的样子,发挥不出你妈那双巧手的水平。”

说的大家笑起来,坐在单人沙发上的言少昱长臂一伸,拿个了苹果一边看电视一边削皮,削完之后切成小块放在苏软面前。

言少时一边看电视一边拿着牙签先叉了一块给苏软,又挨着给李若兰,言成儒和言少昱喂了一圈,最后自己抱着盘子咔哧咔哧的吃起来。

言少昱轻轻踢了他一脚,又重新削了一个递给苏软。

苏软接过来,靠在沙发上的脊背不自觉的软下来,上辈子她享受过苏家和霍家更加体贴入微的奉承,却没有这种像是陷在棉花里一样的舒适感,从身到心都舒展愉悦,烦恼全消。

她曾经那么羡慕和渴望的东西,果然很美好……

李若兰看着女儿唇角的笑容,心底也生出无限的欢喜。

晚上苏软还睡上次的那个房间,只不过她离开两天,房间已经彻底变成了样,言少时的东西全都搬去了隔壁言少昱房间。

像是看出苏软的不自在,李若兰解释道,“少昱上大学,平时不怎么回来,正好少时调皮不好好写作业,让他哥管着他。”

言少昱也笑道,“我毕业后肯定也要去住单位宿舍的。”

苏软没再说什么,她知道现在肯定说服不了她妈,反正最晚等她明年考上大学就能把房间腾出来,如果鹿鸣琛那边顺利的话,甚至不需要等到明年。

想到鹿鸣琛,苏软上次说好了这次来回来之后去看他,也不知道他考虑的怎么样了,这婚能不能结。

如今她真心觉得,跟鹿鸣琛结婚能省好多麻烦,不用占着言少时的房间也是其中之一。

还有苏家那边……

只要鹿鸣琛点头,她目前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再也不用浪费时间精力在那边。

想到这里,苏软计划周末的时候就去见他。

不过还没等她去见鹿鸣琛,武胜利就先找了过来。

有李若兰在,苏软入学报名都很顺利,她也没要李若兰的钱,有苏文山给的两千块,学费和生活费都绰绰有余。

要是不够了还能再跟苏文山要嘛,毕竟那么机关宿舍里还有那么多人关心着她,总不能让辜负人家的好心不是?

而李若兰听说是苏文山的钱,便也没让苏软客气,苏软说想要住校,李若兰也没说什么,只说复读确实紧张,每天上下学能省二十分钟也是好的。

这让苏软悄悄的松了口气,心里也暖暖的。

武胜利来找她的时候是周三傍晚,听到同学在教室门口说有人找她,苏软还以为是言少时。

那家伙在东林三中初中部,虽然只是初一,但自苏软入学后,每天都要上来看看她。

虽然粘人的时候像个小孩子,但上了学却俨然一副男子汉的模样,总想着照顾她这个姐姐。

小大人似的问她习不习惯,还嘱咐万一有事就去初中部找他。

苏软想着言少时,眉眼间不由带了笑,从桌洞里摸出个酸奶往外走。

结果就看到了一个武胜利正靠在楼梯口,他依然是那副二流子的模样:一手插兜一手抖腿,看见过往漂亮的女生就吹一声口哨。

见姑娘们花容失色的跑开,他咧着嘴露出得意的笑。

苏软愣了一下之后很快反应过来,她来东林三中复读的事情,机关家属院里的人都知道,武胜利能找来也不意外。

只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想来苏家有支持他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女鹅向来都是走敌人的路让敌人无路可走;

猜猜她会怎么收拾武胜利?我觉得应该没人能猜到,哈哈……

想着武胜利的下场我好爽,赶紧去码出来,咔咔咔,我觉得我太有才了。

感谢在2021-10-24 09:08:47~2021-10-25 09:16: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留金岁月 10瓶;拢龙、二 6瓶;六元一斤虾、27433405、四明山猫 5瓶;小宝妈 2瓶;audrey、顺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