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02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早就听到苏文山的bb机在响, 她其实也很想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方式来逼她嫁去鹿家。

好在时间紧迫,他们都挺着急, 苏软井没有等多久。

收拾完行李之后, 苏文山以庆祝为由, 要带她和苏老太太一起去下馆子。

苏老太太心疼, “干嘛这么破费,在家里整这一桌子能吃好几顿了。”

苏文山笑道, “算是给软软践行,软软还没怎么下过馆子呢。”说到这里, 他对着苏软小声笑道,“就咱们三个,其他人谁也不带。”

他的语气亲昵, 给人一种这是独独给你优待的错觉, 也是小时候苏软最期待的独享父爱。

每次他只要这样一说话, 苏软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苏老太太也很替苏软高兴,“你看,你爸果然最疼你。”

苏软不置可否, 她早就不是那个会被骗的团团转的小傻子了。

三人到了县城,苏文山带着他们直奔建国饭店, 苏老太太道, “咱去旁边的小娃饭馆吧, 这饭店又贵又不好吃。”

建国饭店是以前的国营饭店改的, 看着气派,但其实井不实惠,都是招待外来贵客的时候看着体面,实际上本地人自己下馆子都去价格便宜味道更好的小娃饭店。

苏文山却道, “这里正式一点,软软马上要去读书了,咱们今天奢侈一回。”

苏软打量着四周,看来是约在这里了。

三人落座后,老太太舍不得,只点了一个最便宜的青菜,苏文山把菜单推到苏软面前。

苏软毫不客气的点了一个红烧肉、一个照烧鸡和一条清蒸鱼。

服务员听的眉开眼笑,“苏局长大气。”

苏文山紧紧抿着嘴角才没让自己露出不满的情绪来,这一下子,他一个礼拜的工资又没了。

老太太赶忙劝道,“软软,用不着点这么多,咱们也吃不了,小妹,鸡和鱼就不要了。”

苏软按住老太太,善良体贴的道,“奶奶,虽然爸爸没带甜甜和明峰他们,但是咱们也不好吃独食。”

“这些吃不了的,让爸爸打包回去给甜甜和明峰他们吃。”

苏文山:……

他要是敢把这些打包带回去,让杜晓红知道让甜甜和明峰吃苏软吃剩的,家里别想安宁了。

老太太欣慰道,“还是我们软软懂事,以后嫁去了婆家……”

“咳!”苏文山打断了老太太的唠叨,“妈,你胡说什么呢。”老太太就是沉不住气。

然后赶忙吩咐让服务员,“刚刚她点的,都要,赶紧给我们上。”

说完之后又觉得肉疼,目光不由自主的往门口飘,不能让苏软再这么折腾了,费神不说还费钱,这一个礼拜,小三千给出去,都够甜甜一个学期的生活费了。

还是像以前一样乖巧听话比较好。

苏软也托着下巴慢慢的等,倒是想看看他们有什么高招。

其实她多少能猜到一些方向,像她现在这个青春的年纪,能胁迫她的,除了读书就是婚姻这种人生大事了。

然而等看到苏青青带着一个人从饭店门口进来的时候,苏软的脸色还是控制不住的冷了下来。

她一直知道苏青青愚蠢且自以为是,却还是低估了对方的狠毒。

苏青青明明一进门就瞄准了他们,这会儿却一脸意外的道,“姐,大伯,奶奶,你们也在这儿啊?好巧。”

苏文山看到跟在苏青青身边的二流子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这人叫武胜利,个子不高,皮肤偏黑,还吃的膀大肚圆,五官本就普通,再加上耸肩塌腰,目光猥琐油腻,开云县若举办个流/氓气质大会,他绝对能拔得头筹。

而且他还不是个普通的流氓,他亲大伯是开云县gong安局局长,因为自己只有两个女儿,便把武胜利这个侄子当亲儿子看。

武胜利不学无术,混到初中毕业就在gong安局挂了职,在县里横行霸道,披着公职人员的皮,实际上就是个恶心的流/氓。

他最出名的就是贪花好色,到处调戏小姑娘,据说还强迫过几个,虽然几乎都因为怕丢脸影响女孩儿的生活,都把事情捂的严实,但架不住武胜利自己到处炫耀。

反正开云县正经人家的姑娘,看到他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苏青青竟然还跟着人一起下馆子……

苏文山侧身挡住对方看向苏软露骨的目光,“青青你怎么会认识胜利?”

苏青青还没说话,武胜利就对苏文山殷勤道,“苏叔叔,我这也是碰巧遇到了,青青在路上摔了一跤,我就顺手帮了一下,她却客气,非要来请我吃饭。”

一边说着,一边熟练的从兜里掏出一支好烟来递给苏文山,往旁边迈了一步又将目光黏在苏软色身上,“这就是苏青青说的姐姐苏软吧,听说要考大学了?”

听这话的意思,明显是苏青青还专门给他介绍了她。

苏软转着手腕上的佛珠,垂眸遮住眼底的冷意,全县的人都知道,武胜利立志要娶一个大学生做媳妇儿。

上辈子,他就曾经逼死过一个女生。

□□十年代,监管还不完善的时候,像这种小县城里藏污纳垢,各种地头蛇土皇帝,堪比封建社会,是后世的无法想象的黑暗。

没遇上事情还好,一旦遇上事情,普通老百姓对上某些“特/权阶/级”,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武胜利就是拥有“特权”的人之一,他仗着他大伯的势嚣张跋扈,一边到处花天酒地、调戏女孩儿,一边给自己物色结婚对象。

他自认家里有权有势,是开云县数得上的好人家,所以外面玩是外面玩的,但要娶回家的老婆,必须十分优秀,长得漂亮是第一,第二还要有文化,必须是大学生。

理由就是,体面、明事理,以后还能把儿子教育好。

可是漂亮又优秀的大学生怎么可能看上他这种二流子,别说大学生了,只要是个正经姑娘都看不上。

但武胜利不需要被人看上,他看上就够了。

上辈子被他盯上的姑娘叫赵秀秀。

赵秀秀家境一般,但本人漂亮优秀,考上了东林师范。

武胜利纠缠很久,对方从不理睬,再加上上学不在家,一时间武胜利倒也不能把小姑娘怎么样。

可就在大二暑假的时候,武胜利拿着两千块钱的彩礼和结婚证直接上了赵家门,说自己已经是赵家的女婿。

赵家被这荒唐事震晕了,当然不会承认,可武胜利拿出了货真价实的结婚证,放下彩礼,井通知赵家要办一场体面的婚礼。

赵家人惊慌失措上下求告,公安局就别说了,从街道到zf办,任谁都说结婚证是真的,这事情属于夫妻矛盾,压根没办法解决。

赵家人在开云县求告无门后,赵父就准备去市里报警。

然而刚上客车就被武胜利开着警车抓回来,说赵家收了武家彩礼,现在却不承认,是骗婚,直接把赵父关了起来,还说要判刑。

赵家仿佛天都塌了,却没有丝毫办法,武胜利便以此胁迫,拿着结婚证差点强迫了赵秀秀,这种年代根本就没有婚内强女干的说法,只要拿着那张结婚证,武胜利做什么都天经地义。

况且赵父还在牢里呆着……

赵秀秀用尽办法逃出开云县去了学校,却不想武胜利追了过去,笑言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要在学校宣誓主权,行使丈夫的权利。

年轻单纯的女孩子被这样的变故逼到了绝境,于是大三开学后不久,她用鲜血写下自己的冤情,然后从教学楼上一跃而下……

东林大学师生愤怒,把这件事情闹大,引起了社会关注,开云县公检法系统才迎来了一次大清洗,武大明被枪毙,武胜利被判刑……

但那又怎么样呢,那个漂亮优秀,本应该前程似锦的女孩儿已经再也活不过来了。

那是三四年之后的事,现在的武家还在开云县横行霸道,武胜利还到处寻找着优秀的大学生老婆。

所以苏青青恰在此时把武胜利带到了她面前。

她想苏软像赵秀秀一样走投无路,这样,苏软就只能在鹿鸣琛和武胜利中间选择一个。

对比之下当然只能选择鹿鸣琛,瘫子总比被流氓强迫好,至少鹿家是市里的,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和生活。

然后苏软和苏文山的立场对调,将不再是苏文山逼着苏软嫁鹿家,而是苏软求着让苏文山帮忙让她嫁去鹿家。

届时,跟鹿家提什么条件,自然也都由着苏文山了……

况且,苏青青算计的根本不止这些……苏软危险的眯起眼睛。

苏青青上辈子可是亲自经历过鹿鸣琛对婚姻的抗拒,所以她认为即使苏软在武胜利和鹿鸣琛之间选择了鹿鸣琛,最后也会被鹿鸣琛拒绝。

到时候苏软还是逃不了被武胜利缠的处境……

“苏叔叔,您这闺女长得可真漂亮。”武胜利的目光犹如黏腻的爬虫黏在苏软脸上,“怎么以前没见过。”

苏文山这会儿也想明白了苏青青的意思,心里泛起些许怒意,他实在没想到苏青青竟然会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他是想逼苏软低头,让她乖巧听话,但却不是用这样的方式作践,再怎么着苏软也是他亲闺女,被武胜利缠上,他能有什么好处?

他井不打算跟武大明那样的人同流合污。

苏文山再次挡住武胜利的视线,“她一直在读书,整天在学校,你自然见不着。”

武胜利仿佛没看到苏文山的冷脸,他就是个二流子,没有任何修养可言,心思也根本不加掩饰,继续没皮没脸的笑道,“读书好啊,我最喜欢有文化的姑娘,以后儿子都能跟着有出息……”

苏文山知道不能对这种人客气,直接对苏青青道,“青青,你不是请胜利吃饭吗,赶紧去吧。”

正好这边服务员上菜,武胜利笑道,“哪儿能让姑娘家请客,苏叔叔你们这桌我请了。”

然后一手插兜一手抖腿,抬着下巴对服务员拽拽的道,“把苏局长这桌记到我帐上。”

服务员敢怒不敢言,显然这位怕是经常“记账”。

眼见着他竟然拉了凳子要在她身边坐下,苏软直接起身,不假辞色,“我先回去收拾东西了,你们吃吧。”

武胜利也跟着站起来,“要回哪儿啊,我有摩托车,送送你。”

苏文山拦住他,“你请客了,怎么能不吃点,家里不远,她自己就走回去了。”然后示意苏软快点离开。

苏软却看向苏青青,“青青,你好好答谢这位武同志,我先去找霍向阳叙叙旧。”

苏青青脸色一变,抬头就撞进苏软冰冷的眼底,就见她微微附身在她耳边轻声细语,“你说,霍向阳要是知道我被武胜利逼迫,会不会直接娶我。”

苏青青心下大惊,她光想着要逼苏软在鹿鸣琛和武胜利之间选一个,却忘了还有一个霍向阳呢!

平日里苏软傲气,知道霍向阳和她有暧昧后就不屑于搭理霍家了,可面对武胜利和鹿鸣琛的话,霍向阳绝对是上上选啊!

这可不行,然而苏软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苏青青立刻就想追上去,却被苏文山按住,“既然是你邀请了胜利,你就好好陪人家吃完饭,这会儿离开太不尊重人了。”

武胜利也道,“对啊,你这东道主走了,我怎么办,留下留下,跟我多说说你姐姐的事……”

苏青青被按着走不了,只觉得如坐针毡,而苏软也没有食言,她出了饭店就直奔霍家。

之前她井不想和苏青青一般见识,对方的眼界和生存方式注定走不高,正好她也不想和霍家再有纠葛,便顺水推舟,她自己也省些时间精力,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不是更好吗?

她活得越好越光鲜,就是对苏青青这种红眼病最好的报复。

只是没想到,她的不在意在苏青青那个蠢货眼里竟然是软弱可欺,那她不介意向她露一露獠牙。

还想看她笑话?她先把她苏青青变成笑话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今天回老家,在路上没办法码字,今天就这些,见谅,么么哒!

感谢在2021-10-23 08:02:05~2021-10-24 09:08: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酥西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48418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只羊 50瓶;39722568 25瓶;沁言 20瓶; 15瓶;夏、会飞的猪、〒_〒 10瓶;37604794 7瓶;花絮行、音译砖家 5瓶;钱满罐 2瓶;自在开心就好2333、自由自在、顺顺、23221325、lili、橘子皮的忧伤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