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02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年代电话还没普及, 机关的单位楼里也不是家家有电话,所以楼下传达室里的电话算是公用电话了,由一个嗓门奇大的老头看着, 有人打电话找人的时候他就在楼下喊一嗓子, 整个楼里都能听见。

杜晓红话才说到一半, 听到声音脸色一凝, 也不看苏软, 反而看向苏文山, “找谁的?”

苏文山也怀疑自己听错了, 然而苏软已经兴冲冲的起身, “找我的!”

苏文山和杜晓红对视一眼, 总觉得有不太好的预感。

苏软一下楼就碰到了正准备找她的李梅花。

这几天经由李梅花的宣传,众人基本上都知道苏软所谓不考大学是被杜晓红私下故意激将而说的气话。

背后都是议论纷纷, 虽说后妈见不得前面的孩子也算人之常情,但苏软这种省心的孩子也不常见。

人家从来没闹过, 甚至长这么大都跟着奶奶,家属院都不知道苏文山有这么一个闺女, 这换成别的后妈估计都要笑傻了。

杜晓红竟然还不知足,在孩子一辈子的大事儿使坏, 这就很让人看不上。

所以这次苏文山摆出姿态,大张旗鼓的接了苏软回来说要补偿闺女的时候,院子里的人们不管是看热闹、看笑话都有意无意的都盯着。

李梅花是真心为苏软着想,现在看到苏软下楼就笑道,“正要去找你呢,传达室有你电话, 怕你不知道。”

苏软心中发暖, 她上辈子活得太过偏执, 年少的时候更是坚定的维护这苏文山的一切,把所有对他不利的一切都拒之门外。

其实只要她稍稍打开心门,就能看到很多关心她的人。

“苏软!快来。”赵大爷的大嗓门几乎要传遍院子里的每个角落,“东林三中打来的,说通知你上学呢!怎么,你考上东林三中了!”

因为是周末,院子里的邻居不少,很多在楼下转悠的人听到这花都看过来。

有人问道,“苏软要去东林三中复读啊?”

苏软目光晶亮,赶忙跑去电话旁边,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不小心碰了免提,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关,就这样接着打了。

“您好,我是苏软……”

“苏软同学你好,这里是东林三中……周一请带着学费和学籍档案来学校报道。”

所有人都听见电话里的通知,有人对跟上来的苏文山笑道,“挺好的,苏局长这个安排合适,孩子今年虽然落榜,但是去好学校复读一年,能上个更好的大学。”

苏文山笑呵呵的应着,李梅花盯着他,总觉得他有几分不高兴。

那边苏软已经挂断电话,对着苏文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爸,不用你给我花钱了,我自己报名成功了!”

“什么花钱,你上高中你爸不给你交学费?”李梅花问道。

苏文山虽然还不知道苏软为什么会收到东林三中的通知,但这话却不敢不接,“哪儿能啊,学费肯定给交的。”然后对苏软道,“这是好事儿,走,咱们赶紧回去庆祝一下。”

李梅花却拉住苏软,“苏软还没说干嘛要花钱呢,说出来咱们参考参考,咱们都认识几个人,到时候说不定能省一点。”

苏软顿时一副有道理的样子,开口道,“杜阿姨说以我的成绩要读东林三中得花两三千,还得我爸找关系,担心他犯错误。”

“我是这次买复读资料的时候路过东林三中,本来也只是试试,没想到竟然报上了!”

她仿佛真的以为自己运气好,高兴的道,“爸,这下我不用花家里钱,您也不用怕犯错误!”

苏文山暗道要完,果然有那嘴快的立刻道,“高中转学都是是看成绩的,顶多交个择校费也就三四百块钱,还需要跑关系?”

“苏软的成绩虽然上大学不行,但复读还是不错的吧。哪儿用的着两三千了。”

一直和苏文山不对付的王主任笑道,“孩子上个学需要跑什么关系,我说苏局长,孩子不懂,你怎么也不懂啊,不想让孩子去就直说呗,怎么还骗孩子呢。”

苏软震惊的看着苏文山,仿佛再问,你是在骗我?

苏文山被搞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苏软反应过来,一副不想让他为难的样子,急忙对众人解释道,“是我听错了。”

她看向那位王主任,“王叔叔,杜阿姨说的可能是要交两三千的学费和生活费,找关系是我爸想让我住校住的舒服一点。”

王主任还想奚落,李梅花不着痕迹的打断他,对众人笑道,“想来是了,老苏别看长得斯文,向来雷厉风行,说了以后要好好补偿软软,这立刻就行动起来了。”

“甜甜转学的时候他不也这样吗,到处找关系,就想孩子过的好一点。”

苏文山一副被理解的样子,使劲点头,并且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远处没跟过来的杜晓红。

众人一看杜晓红那沉的要滴水的脸,顿时心领神会,后妈的为难嘛,以杜晓红霸道狠毒的性子,肯定是不想让苏软去读好学校的,至于苏文山是不是顺水推舟……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就像李梅花,一副相信了苏文山的样子,笑呵呵的道,“东林山中学习氛围肯定好,复读班里一起学习,住的倒是不用操心,你就把钱给足,孩子营养跟上就行了。”

反正苏软能得了实惠就好。

其他人附和,“可不是,复读班营养很重要。”

苏文山忙不迭点头,“那肯定的。”

王主任对苏软笑道,“你妹妹苏甜甜一个学期光生活费就三四千,你可不能比她少,要是给的少了你告诉王叔叔,或者告诉你梅花姨也行,我们给你做主。”

这人是挺讨厌,上辈子苏软偏执封闭,也未必没有这种人的原因,不过如今的她已经学会了判断和利用,自然借力打力,笑眯眯的道,“谢谢王叔叔,我会的。”

左邻右舍都跟着李梅花夸苏文山,“苏局长有福气咯,两个闺女都这么出息。”

也有人劝杜晓红,“孩子上个好学校,以后不用你们操心,还能拉拔妹妹和弟弟,多好啊。”

杜晓红她近来名声不好,不爱往人多的地方扎堆,尤其是有苏软在的地方,所以还不知道苏文山已经把锅扣在她头上了。

这会儿听了这话脸色黑沉,一副“她想得美”的模样。

众人一看,都摇头散去,苏软的事情还是要盯紧啊,这杜晓红明显是个屡教不改的。

因为周一要报道,苏软明天就要出发,当下也不回单元楼了,直接骑了车回苏家沟去收拾东西。

苏文山叫了两声没叫住,只能无奈的先上了楼。

关上房门,杜晓红看着桌上的一片狼藉,将手中的抹布往餐桌上一摔,“她要去东林三中?!”

苏文山皱眉,“那么多人盯着呢,不让去不行啊。”

杜晓红问,“鹿家那边怎么说?”

显然也在思索这件事的苏文山立刻道,“青青说的可能是真的。”

杜晓红瞪大眼睛,心情顿时好转,“所以,鹿家那瘫子还真的非那野丫头不娶?”

苏文山不满的皱眉,“她是我闺女,不是什么野丫头,你以后说话注意点。”

杜晓红撇了撇嘴没有理会,只跟苏文山确认,“真的吗?”

苏文山没说话,他觉得是真的。

前天听了苏青青的话之后,他很快就跟鹿家那边沟通了,对方虽然是生气的模样,但态度却不强硬。

虽然也暗示了要把苏青青换成苏软的意思,却是一句话带过,仿佛怕说多了露了自己的筹码。

然后就是苏青青道歉的事情,以鹿家的霸道,这事儿绝对没那么容易了,但昨天他才说了几句软话,鹿老爷子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维护苏青青,但很快就一副看他的面子,可以不和小丫头计较的模样。

而林美香果然也没在县里搞小动作,苏青青做的事情,还没传出来。

所以苏文山才有种强烈的感觉,鹿家怕是有求于他,想来想去自然就只有苏软和鹿鸣琛的婚事了。

杜晓红到底和苏文山生活了十几年,看见他的表情立刻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当下高兴起来,“咱们明峰也该去市里上初中了,县里确实师资力量不行,要靠华大燕大还是要去市里。”

“我记得鹿家老大是在东钢当科长呢吧,我侄子正好中专毕业……”

“甜甜想学钢琴,一架好钢琴得一万多,一节课也挺贵的……”

见苏文山看她,杜晓红笑道,“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你,说不定过不久就是副县长拉!”

苏文山露出点笑模样来,然后严肃道,“所以你以后对软软好点儿,要再像之前那样我可就不客气了。”

杜晓红像是没听到,把刚苏软用过的碗筷单独放在一边准备在开水里烫过,又问起当下的事情,“她要嫁鹿家那个瘫子,肯定是不能复读的吧。”

虽说国家政策是女孩儿满二十就能结婚,但一般高中结婚的少,毕竟年纪大多都还没到,苏软是因为上学晚,加上要复读。

何况鹿家明摆着是娶个保姆回去伺候瘫子,怎么可能让苏软去复读?

“现在怎么办?”杜晓红下巴指了指门外,听话听音,她没听到苏文山甩锅给她,但也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了苏软要去东林三中,“我怀疑那丫头她这是开始防着你了呢,今天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的,要不然怎么不把电话打家里?”

“这样一搞,你不让她去唾沫星子能淹死你,你信不信?”

苏文山皱起眉头,他其实不太愿意相信苏软不信任他了,不过这件事情苏软确实做的很明显。

他想了半天,最终把这归结于这段时间受到的刺激。

毕竟从鹿家到霍家的婚事,苏家二房做的太过,他又没及时给她撑腰……

杜晓红不知道苏文山正思量着怎么挽回这个女儿,只关心现下苏软要去上学的事情,那可是要花钱的。

前几天才拿了她一个月工资,她还心疼着呢,那个钱够她家明峰去市里一年的学费了,这要再让苏软去东林三中,择校费学费什么的下来,又得七八百,她家甜甜之前要买一双二百的皮鞋她都没舍得,凭什么让苏软祸祸。

但这丫头刚刚院子里闹的那一出……

她眉头越皱越紧,完全想不出办法,只能看向苏文山,“怎么办?那丫头后天就要报道了。”

苏文山却一点都不担心,“这事儿你不用担心,她不会去的。”

杜晓红好奇,“为什么?”

苏文山道,“李若兰在东林三中。”

杜晓红眼睛一亮,顿时明白了,李若兰在的地方,苏软是打死都不回去的。

“给我两千。”

“两千!”杜晓红瞪眼,“哪里有两千,你要干什么?”

苏文山道,“我一会儿给你拿回来,先给我用一下!”

听说会拿回来,杜晓红才不情不愿的去拿了钱出来,给的时候再三确认,“一会儿会给我拿回来吧!”

苏文山不耐烦的点头,“放心吧,给你拿回来!”

众人看到苏文山厚厚的信封出本,笑道,“苏局长去给苏软送钱去了。”

有些老人意味深长的笑道,“孩子后天才报道,他现在急着给什么钱?而且那一沓……苏软才刚开学,学费交完,有个一两百的生活费就足够宽裕了。”

年轻人品了品,心想可不是,这是作秀呐。

当那厚厚的信封被塞进苏软怀里的时候,苏软心里叹了一声,憋着坏的时候就是大方。

他以为这个钱就是在她手里过一下?那可错了,现在的她在苏文山这里可是只进不出的貔貅,送到她面前就别想拿回去。

眼见着苏软把钱塞进书包,欲言又止了半天的苏文山终于开口,“软软,其实你妈就在东陵三中当老师。”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爸以前一直没有认真的跟你说过关于你妈的事。”

“其实我和你妈离婚并不是你妈的错,那时候是爸爸太没出息了,虽说是上了大学,但是因为得罪了人,别人回来都是领导干部,可我只能当一个镇小学的老师。”

“最终没能让你妈过上好日子,你知道的你妈本来就是城里人,哪里吃过这样的苦。”

苏文山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苏软的表情,见她垂着眼睑,脸颊绷紧,手指烦躁的转着手腕上的佛珠,心中微定。

口中则继续道,“其实你小时候她也回来看过你,有一段时间来的特别勤,这个你应该能记得。”

“爸爸还以为她是想你了,也有想过把你送去你妈那儿,毕竟市里条件好,怎么也比跟着我跟你奶奶强。”

“当时你妈也特别高兴,但爸爸还是觉得不放心,所以就专门去打听了一下,”苏文山揉了揉额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才知道,她并不是因为想你,而是她后嫁的言家,家里下一辈全是男孩儿,没女儿,老太太特别稀罕闺女。”

“其实要是真的宠你也就罢了,,可爸实在放心不下。”

“人都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这个爸也承认,这么多年为了安抚你杜阿姨委屈你了,可是你留在这里好歹没有危险。”

“你长得那么可爱漂亮,当时爸爸又在报纸上看到李晓霞的新闻……”

苏软紧紧的抠着佛珠,苏文山为了给李若兰和言家泼脏水也是够狠的,李晓霞是前几年很轰动的一件事:跟着亲妈改嫁后被继父强女干。

苏文山还在继续,“所以爸爸最后没同意,也一直阻止她见你。”他叹了口气,“比起你的前程,爸爸更希望你健康长大。”

“然后把我嫁给一个坏脾气的瘫痪?”苏软忍不住冷笑。

她真是被恶心到了,苏家的巧舌如簧是有基因传承的,苏青青还稍显稚嫩,苏文山已经炉火纯青了。

如果不是已经历经后世,知道了面前这个人的真面目,苏软恐怕是真的会恶心的远离东林三中了。

以她的气性,能忍着半辈子不原谅李若兰,这会儿在加上这么一个恶心的动机,李若兰想接近她都是痴心妄想。

苏文山真是把她算的清清楚楚。

苏文山露出一个痛悔的表情,“软软,爸爸没想到这件事情对你的伤害那么大,爸爸只是以过来人的身份认为鹿家这样的条件难找,虽然看着不好,但以后你就会明白,婚姻中实惠才是更重要的。”

“算了,不说这个,反正这次咱们苏家和鹿家退了婚,以后再也没有瓜葛了。”

“你好好收拾东西,你要想去三中,爸爸明天就送你去。”说罢等着苏软拒绝。

苏软狠狠的把钱塞到书包最底下,抬头看着苏文山坚定的道,“爸,你放心。”

“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不会被人轻易蛊惑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事情,我也想通了,我以前年纪小,性子拗,遇到不喜欢的人和事就只会躲。”

“但是这样是不对的,我不能因为他坏,他恶心,我就选择逃跑避开,甚至因为赌气而放弃自己的远大前程,那就太傻了。”

苏软看着苏文山的眼睛,认真的道,“我要活得好,活得特别好!然后让那些对我心怀鬼胎的人永远只能仰望我,够不到我,看着我光鲜亮丽却一点光都沾不上,然后为伤害过我的事情后悔一辈子。”

苏文山心里莫名的突了突,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苏软这话到底是对谁说的,就听苏软斩钉截铁的下了决心,“所以,东林三中我一定会去!”

“我一定会让那些见不得我好的人后悔的!”

苏文山脸色微变,这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就听苏软继续对他笑道,“我妈算什么,我去东林三中能给爸你省两三千呢!还不用您费人情,这些都比我妈重要多了!”

苏文山:……

苏文山难得涨红了脸,明白苏软是知道了他刚刚和杜晓红一起骗她的事情。

可石头是他自己搬的,如今砸了脚他也说不了苏软半句,苏软也不戳破,面上依然笑着叫爸爸。

然而在她低头收拾行李的时候,苏文山的表情不可抑制的沉了下来。

看来苏青青说的对,自己这个闺女来软的怕是不行了。

他看了看腰上再次响起来的bb机,也不知道苏青青那丫头打算怎么让苏软低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