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01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眨巴眨巴眼, 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青年,对方左脸上依然盖着纱布,但一双狭长的凤眼中却满是兴味, 显然是等着她开口。

苏软小心求证:“鹿鸣琛?”

鹿鸣琛啧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满,“棉花妹妹。”

苏软:……

小时候他是这么叫她来着,她叫他什么来着?

哦, 宝贝哥哥。

因为鹿鸣琛他妈说琛是宝贝的意思。

苏软看着那双眼中恶作剧般的期待,心下微梗,这是裴智明口中英勇神武、沉稳可靠的鹿上将?!

而且, 这副样子哪儿厌世了?

想起裴智明,苏软猛地抬头看向那个推着轮椅的娃娃脸青年。

终于知道他为什么面熟了, 也不怪苏软没认出来, 她上辈子见到裴智明的时候, 对方一身古铜色的肌肤, 性格沉默寡言, 唯有提起他牺牲的老大时话会多一点。

苏软上辈子和鹿鸣琛总共只有三次交集:

第一次,就是这次鹿家的提亲, 以她嫁给霍向阳结束,两人甚至都没见面。

第二次, 是她开公司被地头蛇勒索不成遭遇绑架, 正好碰上鹿鸣琛休假路过,出手救了她,不过当时她已经没了意识,直到收到他的遗书, 才知道她的救命恩人是他。

对, 最后一次, 就是收到他遗书和一大笔遗产。

他的遗书里写的很清楚,因为他救过她一命,所以来挟恩图报。

九八年的一千万并不是一笔小钱,她不理解为什么他要把这笔钱给她,他们充其量也只是小时候的玩伴而已。

“因为没有其他人了。”当时把遗书和遗产送来的裴智明说。

“鹿家那帮子黑心的吸血鬼老大都不认,我们每次执行任务写遗书的时候,老大都说没人可写。”

寡言的军人语气中满是悲伤,“直到救了你,就开始给你写了,说你是个可靠的人。”

“大头已经捐了,剩下的这些,三分之一你可以自己用,其余的老大希望能用来开个厂子什么的,安置我们那些因伤退伍的兄弟,照顾牺牲了的兄弟的遗孤。”

“我们这帮人一辈子只会打仗,这些钱在我们手里就是死的,估计没几年就祸祸没了,希望你不会辜负我们老大的期望。”

苏软没有拒绝,即便不是救命恩人,就为了他的目的,她也不会拒绝。

很快她就按照鹿鸣琛的遗志开了保镖公司,并设立了慈善基金专门照顾烈士遗孤。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特别艰难,那时候她撑死了开过服装店,因为反抗霍家而孤注一掷的的跟风投资了个房地产,还遭遇地头蛇的阻挠。

对于保镖公司、基金这些更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

但她这人倔,认定了就死磕,无论如何要做成。

裴智明一开始是监督她,后来两人成了朋友,他会多说一些鹿鸣琛的事情。

说他们老大是他们队的神,十项全能,谁也打不过;

再艰难的任务,只要有老大在,他们就安心,带着他们拿了好多功勋;

还热心善良,每个月的津贴都会寄给牺牲战友的遗孤,自己就吃食堂,从来没改善过伙食;

反正是个拥有世间最美好品质的完美英雄。

不过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老大要是有个嫂子,现在肯定还活蹦乱跳。”

苏软一直觉得这是他自我慰藉或是排解内心遗憾的一种心里安慰,结果后来遇到王政委,对方也说了类似的话:

“那小子就是专门把自己活成孤家寡人,这世上没牵绊,所以打仗随时可以不要命。”

苏软一开始其实并不理解,她那时候光是想抬头挺胸的活着就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精力,每天都想着怎么才能活得舒心一点,想着去死这种事情太过荒唐。

然而查出绝症的时候,苏软忽然就明白了鹿鸣琛的想法。

从医生那儿得知她只有几个月生命的时候,她一点都不害怕,甚至看着霍家和苏家人背地里偷偷高兴的样子,她竟然也没觉得生气,反而兴致勃勃的抓紧时间准备着身后事。

高兴的畅想着她咽气之前告诉他们所有的财产都已经捐赠,他们什么遗产都继承不到时,那些人震惊、崩溃,痛哭流涕的样子,对即将来临的死亡竟然有着期待。

可是等找到李若兰的时候,她某一天忽然开始难过,开始害怕,看着李若兰为她心力交瘁的样子,她特别想活下去,开始渴望把病治好。

只是没想到病没治好,上天给了她更宝贵的馈赠。

苏软看着懒散坐在轮椅上的青年,如今她也不想浪费这份馈赠。

王政委当年还说过一句话,“如果那小子活着,不知道能给我们带出多少好兵,他带的那一队,如今哪儿来的都比不上。”

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她想试试,自己是否可以成为鹿鸣琛的牵绊,留住这个被众多人铭记于心,成为多少人心中遗憾的大英雄。

而且那么恰好,她也需要这么一份婚姻。

专一的,受保护的,可以让她安稳生活的婚姻。

目光落在鹿鸣琛脸上,苏软也知道了为什么会觉得他面善,上辈子保镖公司和基金公司里都摆着他的照片,她早就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

不过照片中的青年面无表情,虽然目光看着镜头,但眼皮懒懒的耷着,非常有裴智明和王政委说的那种厌世感。

而面前这位,虽然被纱布遮住了大半张脸,但眼底的恶劣却昭然若揭。

苏软忽然一笑,“宝贝哥哥。”

鹿鸣琛显然没料到苏软会还反客为主,眼中的兴味一瞬间变成了错愕。

苏软弯腰想要跟他对视,结果轮椅蹭的一下后退一截。

苏软:……

看着半米开外的人,苏软不由想笑,就这胆子,还想着撩逗她。

她双手自然的拄了膝盖和他平视,“宝贝……”

“停。”鹿鸣琛连忙抬手,露出个认输的表情。

苏软故意道,“所以你更喜欢我叫你宝贝?”

鹿鸣琛:???

“那宝贝,你……”

鹿鸣琛面无表情,“棉花。”

苏软利落的应道,“哎。”

鹿鸣琛:……

这个妹妹一点都不可爱了。

旁边的裴智明已经倒抽一口凉气,冲着苏软竖起大拇指,“真勇士。”

苏软看着他们的样子,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跟她这个老阿姨斗,就算是铁血硬汉也还嫩着呢。

鹿鸣琛看着她的笑容,也不由勾起嘴角,虽然是时隔多年的第一次相聚,氛围却意外的轻松。

鹿鸣琛懒散的靠回轮椅上,细细的观察着她的表情,“没事吧?”

苏软看着他下巴指着霍向阳和苏青青的方向,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立刻嫌弃的道,“开什么玩笑,我能看上那种人?”

鹿鸣琛目露欣慰,苏软眼珠一转,“倒是你,喜欢苏青青吗?”

鹿鸣琛斜睨了她一眼,仿佛觉得她讲了个笑话。

于是苏软提议,“那咱俩结婚吧。”

鹿鸣琛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旁边裴智明响亮的抽气声告诉他,刚刚棉花妹妹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了个了不得的事情。

他失笑,“别闹,你不是还在上学吗?”

“上学又不影响结婚,我到年龄了啊。”苏软道,“而且不是你先跟我提的亲吗?”

鹿鸣琛无奈解释,“家里老爷子自作主张而已。”

他示意了一下自己坐在轮椅上的样子,“我这模样不好祸害人家姑娘。”

“没关系,我不怕被祸害。”苏软一脸坚定的道。

鹿鸣琛一噎,又给气笑了,“那我还得谢谢你不嫌弃?”

“那倒不用,我真不嫌弃。”

裴智明摸摸脑袋,总觉得这话还是有点不对。

苏软想了想,她妈上辈子教她说适当撒娇会让人心软,回想着言少时撒娇的样子,加了一句,“好不好嘛……”

鹿鸣琛表情消失,裴智明直接一个激灵,“大姐,求你,好好说话。”

啧,撒娇失败。

苏软起身,双臂环抱胸前,开始跟对方发出有理有据的合作邀请:

上辈子无论是从苏青青还是裴智明的口中,都能看出鹿鸣琛不结婚是在切断自己跟这个世界的牵绊。

所以苏软也没打算用什么情情爱爱的打动他,主要那玩意儿她也没有,对于爱情的憧憬早就在上辈子被霍向阳撕的稀碎,拼都拼不起来了。

所以只有另辟蹊径了:友情、责任、亲情,不都是牵绊吗?

“你不娶我的话,我就要被我爸卖掉了。”

见鹿鸣琛一脸不信,苏软继续道,“你知道你爷爷逼着我两个月内嫁人的事情吗?”

她也示意了一下霍向阳的方向,“那个就是被你们鹿家逼出来的对象。”

鹿鸣琛还没说话,裴智明先叫起来,“鹿老爷子逼你结婚?为什么?”

苏软就把鹿家怎么跟她提亲,苏青青怎么截胡,鹿老爷子又如何不分青红皂白认定她在羞辱鹿家,以及她爸为了不得罪鹿家就到处给她找对象,最后到到苏青青又看上了霍向阳有了今天这一出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不管是不是你的意思,但鹿家已经打开了我爸的思路。”

“就算我不嫁给鹿家,也会被嫁给马家、牛家,只要能让他升官发财,他根本不会管我嫁的人到底好不好。”

“我户口捏在他手里,想跑都跑不了。”

裴智明同情道,“这也太惨了……”

鹿鸣琛敲了敲手指,“我可以帮你拖一段时间,你慢慢找喜欢的人。”

“可是我不想嫁人。”苏软也认真的看向鹿鸣琛,“你正好也不想结婚是不是?”

鹿鸣琛不说话了,苏软认真的给他分析他们俩结婚的好处:

“其实咱俩结婚是双赢,我能获得军婚保护,可以脱离苏家并且安心生活;而你也能摆脱鹿家对你的骚扰。”

“你爷爷奶奶是不是不给你娶个媳妇儿不罢休?”

其实不止他爷爷奶奶,上辈子裴智明说过,鹿鸣琛之所以这段时间会从军区医院跑到这里,就是因为王政委在疯狂给他做媒,他不堪其扰借口避出来了。

王政委可能是从他这次受伤的事情中察觉到了一些端倪,想要给鹿鸣琛留下些牵绊。

但鹿家的目的,看鹿鸣琛这排斥的态度,就知道怕是没安好心。

“你们军人都很忙,我也要上学,所以咱俩能见面的机会不多,这样一来除了多一张证,你我都和没结婚一样,互不干扰。”

“如果将来你有了喜欢的人,我会负责跟对方解释清楚,然后痛快离婚,保证不拖泥带水。”

“你要是还不放心,咱们签个协议,把这些条款都写上去。到时候也是个解释。”

妈呀,没想到重生一回,她还赶时髦搞个协议婚姻,真刺激。

见鹿鸣琛垂眸不语,苏软也知道这事儿不是一次能谈成的,便要了他的病房号和联系方式,“我明天再来看你,到时候咱们再详谈。”

鹿鸣琛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道,“鹿家逼你的事情,我会让他们跟你道歉的。”

他看着她,眼含鼓励,“你可以先想想跟鹿家提什么要求。”

苏软笑,“彩礼的要求吗?”

鹿鸣琛瞥她一眼,“我是让你不用客气,不是让你狮子大开口,提点实际的。”

苏软道,“可是我就觉得让他们求着我嫁给你最带感。”

“你想想,你爷爷为了求我答应嫁给你,不仅要道歉,还要憋屈的满足我所有的要求……”

鹿鸣琛被她逗笑了,“这么记仇?”

苏软一本正经,“这不叫记仇,这叫风水轮流转,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是不是?”

“对了,”苏软指了指苏青青和霍向阳的方向提醒道,“你别看她在霍向阳那儿装模作样,她就是来找你退婚的。”

“你拒绝的话,她顺理成章的退婚不说,还能把锅推到你头上,说不定还能顺势让鹿家给些补偿什么的。

裴智明瞪大眼睛,“她这么厚脸皮吗?”

“对的,”苏软点头,然后对裴智明道,“她被退婚的细节都记清楚哈,完了给我好好讲讲,让我高兴高兴。”

还说不是记仇。

裴智明看着她的背影也是一脸惊讶,“老大,她非要嫁给你,不会就是为了报复鹿家和苏青青吧。”

“不对,要真报复的话,应该选择嫁给霍向阳才对啊。”

鹿鸣琛都不想跟他说话。

谁知裴智明又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道,“那个,老大,今天听到的事情我都会忘记的,协议结婚什么的,我什么都没听见。务必不要杀我灭口。”

鹿鸣琛眼皮微微耷拉下来,轻嗤一声,“放心,没那个机会。”

明显是小姑娘危机中的突发奇想而已,等危机解除就没事了。

鹿鸣琛看了眼苏青青的方向,目光淡漠……

苏软本来还为不能亲自看苏青青被退婚的狼狈而遗憾,却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不到一个小时,她就直接出现在了直播现场。

苏软一直惦记着李若兰,所以和鹿鸣琛分开后就赶忙去护士台借了纸和笔给李若兰留了信,最后又拐去病房偷偷看了一眼,见她精神不错,病床前围满了人,稍稍松了口气准备离开。

结果就快出急诊楼大门的时候,撞上从旁边诊疗室出来的霍母和霍向美。

本想打个招呼就直接走的,但霍母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对她的态度热情的不得了,拽着她的手一个劲儿的寒暄。

就在她不耐烦准备直接说有事要告辞的时候,廖红梅拽着苏青青从门外进来,身后还跟着一脸尴尬的霍向阳。

看样子像是约会被抓了个正着。

苏软注意到霍母脸色明显的沉了一下,又很快笑起来,“向阳快过来,没想到软软也在这里,要不说你们有缘分呢,这都能碰到。”

霍向阳下意识的看了苏青青一眼,看向苏软时的目光却透着心虚。

苏软总算知道霍母热情的原因了,这位八成是知道了霍向阳和苏青青的事情。

任何一个正常的母亲都不会高兴儿子被人勾引,更何况霍母这种掌控欲强的。

她有些腻歪,苏青青却因为霍母的话而紧张起来,对苏软道,“姐,你终于来了,奶奶昨天就给我们打电话了,我们还一直等着你呢,你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自己偷偷就跑来了。”

她的本意是反驳霍母所谓缘分的话,同时暗示苏软是想跟鹿鸣琛暗通曲款。

廖红梅却想起之前苏软威胁她们的话,以为她是偷偷跑来跟鹿家告状来了,当下道,“你这孩子怎么也没点礼数,探望病人也不知道买点水果什么的。”

“你赶紧去门口买点儿,我和青青先上去。”

她心里有些着急,来了这么多天,鹿鸣琛不是在复建就是不在医院,他们一次都没撞上过,今天好不容易堵到人,当然要赶紧的,无论如何今天要有个结果。

霍母闻言笑眯眯的道,“啊,你们这是来看你亲家的吗?青青对象也在这个医院啊!”

“那你们赶紧去吧,让向阳陪软软一起去买东西。”她看着苏软慈爱的道,“向阳这几天总是念叨你,可惜我这把老骨头不太好,他陪着我来看病,总是没时间去看你。”

霍向阳看了眼苏青青,最终还是对苏软温声道,“那我陪你去吧。”

苏青青顿时充满了危机感,她怎么可能让这个刚刚还抱自己的男人去陪苏软?万一生出什么旖旎来,她刚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

当下可怜巴巴的望着苏软道,“姐,鹿鸣琛非常讨厌我,你还是一起陪我去看看吧。”

她意有所指的道,“毕竟你跟他青梅竹马,而且鹿家一开始也是跟你提的亲。”

她说的楚楚可怜,霍向阳果然一脸心疼,看着苏软的目光复杂变幻。

倒是霍母眼中闪过不喜,一针见血的道,“既然跟苏软提亲,为什么最后是青青订了婚?”

苏软心里为霍母点了个赞,悠悠接口道,“因为青青说她喜欢军人。”

然后语重心长的对苏青青道,“既然你不惜跟我撕破脸的抢了这门婚事,就要靠自己……”

且不说现在还不确定,就算确定了要跟鹿鸣琛结婚,也绝对是光明正大,风风光光的嫁,而不是当做软柿子一样窝囊的顶锅嫁。

反正苏家和鹿家的的如意算盘,哪个都别想成。

霍母还紧紧拽着苏软的手,“对啊,就算青梅竹马,要跟人家结婚的是你,就别牵扯你姐姐了,之前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这么复杂,现在知道了,那苏软其实不太适合去看青青对象,不然怕要闹笑话,是吧,她二婶儿。”

苏青青脸色难看,廖红梅也终于反应过来,霍向阳可是要娶她家青青的,绝不能让他跟苏软搅合在一起。

立刻笑呵呵的道,“先不说结亲不结亲的问题了,鹿鸣琛和软软确实关系好,小时候可疼她呢,这没来也就罢了,人来了不去看看有些说不过去。”

也不说让她去买水果的事了。

“我二婶儿说的对。”苏软附和着,顺势把手从霍母手中抽出来,“我是该去看看鸣琛哥。”

废话,比起应付无聊的霍家人,她当然要去看苏青青被打脸,她之所以不跟苏青青计较,就是知道她自己会被自己作死,她就等着看戏就行。

必要的时候补个刀,省事儿又痛快。

而且她也想去见见那位高高在上的鹿老爷子,道歉和赔偿迟早要要的,摸清了脾气才好精准打击不是。

她这积极的态度,又让廖红梅紧张起来,警告道,“苏软,这次退婚我们肯定不牵扯你,你要是敢乱说话把事情搞砸了,你以后别想好过。”

苏软没理廖红梅,她注意到随着靠近病房,苏青青明显开始紧张起来,这让苏软万分好奇,上辈子鹿鸣琛到底对苏青青做了什么?给她留下了这么大的心理阴影。

廖红梅也察觉到了苏青青的异常,“青青,怎么了?你有把握吗?鹿鸣琛真的会退婚?”

苏青青回过神来,咬了咬牙道,“会!一定会的。”

说着迅速把发型弄乱,口红擦掉,裙子往下面拽,衬衫也从裙摆里抽了出来,一瞬间从那个和霍向阳约会的精致女孩儿变成了个有些邋遢的普通女生。

廖红梅笑道,“我们青青果然聪明。”这样一来,鹿鸣琛不就看不上她了,主动退婚的概率更大一点。

苏青青心里稍微安稳了一点,这辈子,她再也不要被鹿鸣琛那个偏执狂爱上了。

上辈子她把他错认为女主的父亲,一开始拼尽全力的接近他,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事事迁就,自问温柔体贴,可他仍然拒她于千里之外。

直到她那天半夜去病房,她只是想帮他掖一下被子,结果才靠近床边,就猛地被他按在墙上掐住了脖子……

她当时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记得那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以及那一双看她如看死人一样的毫无感情的眼睛……

那让她做了很久的噩梦,然而鹿鸣琛后来也没解释什么,只是对她似乎有了歉意,态度也温和了一些,还送了她东西说是赔礼。

可她却无法控制对他的产生了恐惧,也让她意识到,对方手上恐怕是沾有人命的,性格也不是女主父亲的沉稳可靠,骨子里反而藏着股疯劲儿。

鹿鸣琛不像女主的父亲,更像是和男主作对的狠辣恶毒反派。

书中女主的父亲年轻的时候确实受到过家族的欺压,虽然没有细说,但却知道过得非常艰难,以至于后来女主一家和鹿家别说来往,偶尔还要出手打压,显然仇恨不小。

之后发生的事情也越发证明了她的猜测,她很快找到了真正的男主,是鹿鸣琛的堂哥鹿鸣珺,同样当兵,同样受了伤,但鹿鸣珺对外人冷峻,却对她很温柔。

可是在她嫁给鹿鸣珺后,一直对她不理不睬的鹿鸣琛却对鹿家展开疯狂的报复,她跟着鹿鸣珺随军才算是逃过了一劫。

可鹿家的其他人,几乎没有一个好下场。

鹿鸣珺也因此误会她跟鹿鸣琛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对她逐渐失去耐心,不仅不再宠爱她,还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女人来对待。

这次,她一定不会重蹈覆辙,苏青青看了眼旁边的苏软,心中暗暗叹息,她其实没想过害这位堂姐,只是她总得先顾自己。

等以后她成功了,也会像苏软上辈子帮助她一样帮助对方的。

……

“鸣琛,这就是青青。”苍老而威严的声音传来,“是个好姑娘。”

苏青青回过神,才发现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病房里,下意识的抬头,就看到了那个让她做了半辈子噩梦的眼睛。

对方的语气似乎也带着令人战栗的恶意,“是吗?你好啊。”

苏软跟在苏青青身后进了病房,就看到一个小时前还有心思逗她的鹿鸣琛这会儿靠在床头,脸色苍白,虚弱无力,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用拐杖揍人,苏软还以为他真的瘫痪了。

床脚的木质沙发上,坐着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头,身材微胖,头发还乌黑,五官细看能窥见年轻时应该也是个帅气的男人。

正是鹿鸣琛的爷爷鹿长河,也就是鹿老爷子。

“青青,过来,这是鸣琛,你们好好认识一下。”他的语气虽然慈和,但其实并不像长辈那样充满关爱,反而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屈尊降贵。

廖红梅已经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赶忙推了推苏青青道,“鹿叔你好。”

又看向鹿鸣琛,目光躲闪,“这就是鸣琛吗?真是个好孩子。”

苏软:……可真够敷衍的。

不过鹿家人却完全不在意,鹿鸣琛病床前的一个中年女人一个劲儿的夸赞苏青青跟鹿鸣琛推销。

那是鹿家的大儿媳妇林美香,鹿鸣琛的婚事主要是她负责。

鹿鸣琛懒懒的靠在病床上看不出情绪,时不时的看苏软一眼,这姑娘一副看戏的模样,倒是惬意自在。

注意到他的目光,拉着苏青青的林美香看着苏软笑吟吟的道,“这是谁啊,长得真好。”

要是鹿鸣琛喜欢这个,换了也行。

廖红梅连忙道,“这是软软,这不听说鸣琛生病了,就过来看看,毕竟小时候鸣琛那么照顾她。”能让苏软就此顶上最好,跟苏文山那边也更好交代。

不过鹿家显然也是记仇的,林美香和鹿老爷子的脸色几乎同时落下来,鹿老爷子道,“这就是苏软啊,不是应该筹备婚事呢吗?来这儿做什么?”

苏软道,“我来市里买复读的资料,正好路过医院,就来探望一下鸣琛哥。”

廖红梅还不不知道这件事情,愣了一下道,“买什么复读资料?”

“高中的复读资料啊。”苏软道,“我打算复读考大学。”

廖红梅脱口道,“你不嫁人了?”

苏软疑惑,“我为什么要嫁人?”

鹿老爷子冷声道,“你不是说自己有对象要嫁人吗?我礼金都给你准备好了。”

苏软看了苏青青一眼微笑道,“我没说过这话,对象都没有呢,爷爷您哪儿听来的谣言?”

林美香冷笑,“爸,人这是看不上我们家呢,提亲的时候就说要嫁人,咱们婚事定下了,就说没对象,小小年纪,心眼子倒是不少。”

鹿老爷子也淡淡的道,“是你爸说的,小姑娘还是听家里大人的话比较好,女大当嫁,你要是觉得对象不好,以后咱们也是亲家,我给你介绍个好的。”

苏软被气笑了,这鹿老爷子还真把自己当命运主宰呢,不仅不分青红皂白,竟然还当面威胁她。

当下便也不再客气,“不用了,都说物以类聚,人与群分,您这样的人家我可高攀不起。”

“什么高攀不起,”林美香阴阳怪气的道,“我看你是看不起吧。”

苏软道,“既然知道您还非要我说明白,都说有底蕴的人家说话要委婉含蓄,没想到鹿家到市里这么久了,还这么直来直往,村子里有些教养的人都不怎么说话呢。”

林美香估计没想到苏软竟然直接嘲讽上鹿家了,惊讶的瞪大眼睛。

苏软疑惑道,“怎么,我说错了?”

“如果你们家能让人看得上,还用拿着十几年前故人的玩笑话当圣旨,专门跑去乡下欺负人?”

鹿老爷子脸色沉了下来,林美香惊怒,“谁教你这么说话的?”

“家里教的,村里人也都这么说,”她看了眼鹿老爷子,慢条斯理的道,“说你们也就敢欺负我这个没人管的小姑娘了。”

她看着一直没说话的鹿鸣琛一眼,补充道,“也就鸣琛哥还不错了。”

“不过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人再好,家里不行也不行。”

中年女人万万没想到,苏软嫌弃的不是鹿鸣琛这个瘫子,反而是他们!

鹿老爷子多少年没被人这样冒犯过,也是大怒,“好!真是好的很!”

对廖红梅道,“你们家就是这么教孩子的?”

廖红梅这会儿也惊呆了,以前苏软性子虽然倔,但也只是在家里倔,在外面从来很维护苏家的,要知道,得罪了鹿家,首当其冲遭殃的就是她爸。

这也是她敢带她上来的原因,没想到这次的事情竟然让她破罐子破摔到拉所有人下水,连苏文山也不在意了。

当下只能不停的道歉,“老爷子,鸣琛他大伯娘,您别跟这丫头一般见识。”

“她从小没爹妈管教,野的很。”

苏软不赞同,“谁说我爸不管我的,我又不是孤儿,还有奶奶和您,我从小可听你们教导呢。”

廖红梅要气晕过去了,“苏软!”

谁知苏软反而安抚廖红梅道,“二婶儿您别怕。”

“就算鹿家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爸也是教育局局长呢,他们还能把我爸撸下去不成?”这样说着,却是一脸期待的表情,仿佛巴不得鹿家能把苏文山撸下去。

鹿老爷子被噎的说不出话来,鹿鸣琛终于忍不住笑起来,还不是那种偷笑,而是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的浑身都在抖。

明明是自家爷爷吃了瘪,他还这么高兴,廖红梅被他笑的心里发毛,赶紧趁机转移话题,“这丫头是因为不满意这次的婚事故意报复她爸呢,老爷子您别跟她一般见识。”

“越理她越来劲,咱们还是说正事吧,难得见到鸣琛。”

鹿老爷子也有意里冷一冷苏软,想着回头叫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知道厉害,拿起一根香蕉递给苏青青,“嗯,趁着鸣琛在,商量一下结婚的事情,你们两个小年轻有什么想法?”

“要是合适了,鸣琛就尽快打结婚报告。”

鹿鸣琛这才认真的看向苏青青,苏青青浑身僵硬完全不敢抬头。

鹿鸣琛笑道,“看起来苏青青同志也不大能看上我。”

廖红梅连忙道,“怎么可能,我们青青可是主动想要嫁过来了。”

“哦?”鹿鸣琛似乎觉得有趣,看着苏青青道,“为什么?咱们都没见过。”

苏青青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也只是紧紧的绞着手指,鹿鸣琛的大伯娘林美香开口道,“这孩子太腼腆了,她呀,是因为……”

“我想听她自己说,”鹿鸣琛打断林美香的话,语气堪称柔和,“大伯娘。”

林美香立刻住了嘴。

再没人敢插话,苏青青深吸一口气,小声道,“因为我喜欢鹿家,喜欢军人。”

“喜欢鹿家……”鹿鸣琛意味不明的重复了一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喜欢我吗?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说。”

他的语气依然懒散,然而苏青青不知道为什么听出了森冷的寒意,手指无意识的绞在一起,到底没敢抬头直视鹿鸣琛的眼睛。

那上不得台面的样子,看的人心里窝火,但苏软清楚的看到林美香眼底闪过满意。

鹿老爷子也开口打圆场,“鸣琛,青青是个矜持内向的孩子,你就别难为人家了。”

鹿鸣琛轻笑,“矜持内向啊,但我怎么听说她大庭广众之下跟鹿家求婚。”

苏青青说不出话来,林美香正在找理由,却听鹿鸣琛紧着道,“行吧,我明天就打结婚报告。”

林美香愣了一下,惊喜的道,“鸣琛,你答应了?”

鹿老爷子也有些激动,仿佛鹿鸣琛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苏青青却猛的抬起了头,脸色霎时苍白。

廖红梅也一瞬间慌了神,这就要结婚了?不对啊,青青不是说鹿鸣琛肯定看不上她的吗?

那这婚还怎么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