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01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还不知道自己莫名多了个桃花精的绰号,不论什么时候,赚钱总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她的展示效果明显,女孩子们一旦停下来就会忍不住多挑几样。

等到天色擦黑的时候,四十多对耳环就剩下十几对,发圈也买了六十多个,营业额足有二百二十多,刨去昨天花出去的成本,已经净赚七十多。

之后再卖都是纯赚,因为这个,苏软干劲十足,晚上又回去又做了二十几对。

隔天她起了个大早,收拾的精精神神的去言家门口守着,按照言少时的说法,李若兰是今天上午回来。

站在楼下的时候苏软其实有点紧张,一半是近乡情怯,一半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其实十五岁之前李若兰没有少去看她,然而对方一到,村里立刻有人告诉苏老太太,苏老太太就会赶紧让她躲起来,小时候把她藏在米缸里,大一点了就会帮她架梯子翻墙离开。

当初李若兰也不知道多失望,如今她这迟来的愧疚……

苏软一下一下的转着手腕上的佛珠,不久就看到言少时匆匆跑回来,在楼门口就慌张的喊道,“哥,咱妈怎么了?”

苏软一愣,李若兰出事了?!

她不由上前几步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言少时已经跑进了楼道。

这种未知让人十分焦虑,就在苏软忍不住想要进去看看的时候,言少时又抱着个大包跑了出来,着急的催促后面的青年,“哥,快点快点。”

青年推了停在楼下的自行车,“走。”

言少时助跑几步跳上后座,两人很快就骑了出去。

苏软眼看着追不上,赶忙跑去小区门口,正好一辆301公交车过来,苏软直接跳了上去。

公交车起步没多久,她就看到了窗外骑车的两个人,心里松了口气,想着自己猜的应该不错,李若兰住的应该就是东林大学附属医院。

两站地后苏软从公交车上跳下来,站在医院门口等着。

果然没一会儿就看到青年带着言少时的车子骑过来,她才彻底放心,然后悄悄跟在他们后面进了医院,顺利的找到了病房。

病房里就李若兰一床病人,继父言成儒在床前守着她,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精神状态却还不错,甚至有些亢奋,正气呼呼的说着什么。

许是因为情绪激动,病房里又没有其他人,李若兰的声音不小。

苏软才知道她竟然是因为收到了苏家沟胡婶给她寄来的信,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之后一时气血上头晕了过去。

“苏家简直欺人太甚!”

“那个苏青青,小小年纪,怎么会这么阴险歹毒!她自己想嫁鹿家,就逼我们软软嫁人。”李若兰说起来还气直喘粗气,“如今见软软的对象好,她又要横插一杠……”

言少时听着有些不可思议,“那我姐她爸爸都不管吗?”

李若兰眼底都是愤恨,“你以为苏青青为什么敢这么明目张胆?还不是因为知道他在后面兜着,我如今算是看出来了,苏文山他就没把软软当亲闺女!”

言少时一脸牙疼的道,“那我姐呢?也同意了?她这也太软了吧,就由着他们想干什么干什么?”

言成儒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后脑,“怎么说你姐姐呢?她是被骗了。”

言少时嘟囔,“那她脑子也太不好使了。”

李若兰恨恨的锤了下床,“那个死丫头,宁愿受欺负也不来找我,倔死算了!她到底像了谁?”

言成儒抚着她的脊背给她顺气,温声道,“还能像谁?十八九岁的孩子正是最要面子的时候,她那么要强,自然不会在人面前示弱。”

李若兰又心疼起来,“她不想示弱,倒是支棱起来啊!”

言成儒笑道,“她要是没支棱,苏文山为什么一开始宁可让苏青青嫁鹿家也不让软软去,可见他心里也怕那孩子。”

“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被苏文山捏在手里,如今苏青青不想嫁了,苏文山不想得罪鹿家,最后肯定还是要把她推出去!”

“只不过以前是哄着,这下直接撕破脸罢了,反正最后直接捞一笔好处,他苏文山也够了!压根不会管软软的死活……”

“还有那个霍向阳!”李若兰咬牙切齿,“还当是个好的,没想到那么拎不清,苏青青一勾引就上钩,得亏软软没看上!”

苏软愣了一下,原来霍向阳也是李若兰帮她安排的?

李若兰越想越无力,靠在床头愁死了,“这下可怎么办?那鹿家家风比苏家还不如!”

言少时也急死了,“那您把她接回来不就好了吗?我们不会反对的,对吧,哥,强行押回来再说!”

李若兰忽然安静下来,半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你以为妈不想吗?”

“万一她更恨我了怎么办?”

李若兰说这句话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正好打在她脸上,让苏软有些看不清她的面容,但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其中的焦急和悲伤。

苏软默默的看着她,再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混蛋了。

李若兰最后还是下了决心,“以前我看软软除了对待我的问题上极端一点,其他都还好,不管也就不管了,但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袖手旁观!”

她恶狠狠的道,“他苏文山捏着软软,现在他们家苏甜甜可也在我手里呢!”

言少时惊道,“不是吧妈,你竟然要对苏甜甜下手妈?这不好吧,小心坐牢。”

李若兰道,“管它呢,坐牢就坐牢,他不想我女儿好过,他女儿也别想好过!”

言少时当了真,立刻惊恐道,“妈你不能这样,你不仅有我姐,你还有我们呢……”

言成儒哭笑不得的拉开小儿子,“咱家最傻的应该就是你。”

“舅舅他们来了,”言少昱透过窗户看到了医院大门口进来的人,言少时闻言兴匆匆的跑到窗边,很快又嘟起了嘴巴,“怎么我小姑也来了……”

言少昱皱起眉头,苏软也记起上辈子言少时说起过这位言家的小姑,是言家稍有的一朵奇葩,非常爱管闲事,但和李梅花的管闲事不一样,她是以看热闹和落井下石为乐。

苏软见状,转身准备离开,她打算一会儿先写封信给李若兰,至少让她不要那么着急。

不过她听得太投入了,压根没注意到身后,结果转身的时候就撞上了一个人。

这人怎么站在这儿不动?苏软心中飞快的闪过这个念头,很快就顾不上多想了。

对方有些高大,苏软整个人撞到对方胸口,先看到了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和一双拐杖,心下顿时一惊。

双腿不便的人跌倒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她的动作比意识更快,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对方的腰。

鹿鸣琛:……

确定对方不会摔倒,苏软才心有余悸的抬头,“没事吧……”

“是你?”

竟然是前天在公交车上非常具有反派气质的青年,青年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一笑,“是我。”

苏软总觉得他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就听他继续道,“看来我们挺有缘。”

这明显的搭讪口吻让苏软心中一凛,态度疏离的笑道,“应该是我们都和医院有缘。”

鹿鸣琛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她是误会了,心里好笑的同时却又生出些恶劣的念头,干脆顺着她的想法轻笑道,“反正都是有缘,不如互通姓名,同志你怎么称呼?”

苏软扶着对方的胳膊,用了时下流行的回答,“雷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