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01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知道了李若兰不在,苏软就回了旅馆专心做明天摆摊的准备工作。

十块钱的小旅馆面积不大,总共也就七八平,一张床一张桌子就摆满了。

苏软把买回来的材料整理出来,准备做耳坠。

为了最大可能的节省成本,加快制作速度,苏软直接挑选了不用焊接和切割的耳钩式耳坠。

只需要用到钳子就好,其他的全靠花样。

这方面苏软还是非常有自信的,对比现在满大街的金环、银环,珍珠或者小颗宝石的耳环样式,耳钩式耳坠的花样就非常多了。

即便是一些基础款,在这个保守的时代也足够新颖。

用镀金或镀银铜线弯出一个简单的耳钩,然后把买来的各种塑料珠子穿成各种花样:梅花、猫爪、四叶草等等,最后把这些小花样挂在耳钩下面就好了。

那些手链项链等拆剩下的一些东西也不浪费,细链子剪断做成流苏样式,坠子也做了装饰。

熬了半夜,再加上第二天大半天,她一共做出来四十多对,和包里的大肠发圈一起,应该够卖一天了。

下午三点,苏软收拾好所有的耳坠,先去新华书店买复习资料。

她说要复读上大学并不仅仅是为了坑苏文山。

上辈子因为杜晓红的激将她傻乎乎的赌气没上大学。

虽然她一直告诉自己没什么好后悔的,社会上学的东西不比大学少,大学生研究生也不一定比她厉害,但其实内心深处一直觉得遗憾。

每每听到朋友或者属下们提起大学生活,那些五湖四海的同学、丰富多样的社团活动、她从来没接触过的知识、各个领域德高望重的师长……

那是一段人生中最纯粹干净、绮丽美好的时光旅程,她本来可以拥有。

难得人生重来一次,她想弥补这个遗憾。

挑书的时候她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看她,虽然因为长相原因,她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被人注视,但因为之前公交车上遇到的事情,苏软还是不自觉的提起了几分警惕,买了书赶紧离开。

不远处的书架后面,一个穿着军装的娃娃脸青年大大的松了口气道,“妈呀,这位女同志可真是侦察兵的好苗子,竟然能发现我。”

鹿鸣琛依旧拄着腋下拐,抬头看了眼那纤细的背影,漫不经心的道,“怎么不说是你自己训练不够?你明天就可以回去了,我会跟指导员重新安排你们的训练计划的。”

“老大!我才刚出来,你不能这样对我!”他扭头看向刚刚苏软离开的方向,“我还没经历一场美丽的邂逅。”

“我妹前几天正好给我算了一卦,说我最近走桃花运,老大,刚刚那个女同志你是没看到,真的特漂亮!”

“我觉得她就是我的桃花运。”

鹿鸣琛上下扫了他一眼懒懒的道,“确定你不会是人家的桃花劫?”

裴智明:……

鹿鸣琛直接将挑好的书拍进他怀里,“走了。”

裴智明气愤的道,“老大,我这次可是来解救你的,你再这样狠心的对待我一定会后悔的。”

鹿鸣琛不理他,裴智明看了下手表,“该回医院了复建了,不知道你家老爷子和叔叔是不是又带着那个苏青青去骚扰你了。”

他嘿嘿笑了一声,挑眉问道,“老大,确定不要我帮忙吗?”

鹿鸣琛闻言终于停下脚步看他。

裴智明从怀里摸出三张照片,“这是王政委给你挑好的嫂子备选,医生、大学生、文工团团花,哪个都能让你爷爷给你挑的那个苏青青苏绿绿的知难而退,怎么样,选一个?”

鹿鸣琛面无表情的用拐杖推开他,继续往前走。

“老大,求你,选一个,你不选的话,王政委要亲自追过来了。”裴智明追这他走了一会儿,提醒道,“唉,老大,医院不在那边!”

鹿鸣琛不为所动,显然没有回医院的打算。

“老大,你这样逃避不是办法。”裴智明道,“我看王政委这次铁了心要给你找个对象结婚呢。”

“真不明白你,姑娘们多可爱啊,可惜王政委不让我挑,不然我一个都不给他剩下!”

鹿鸣琛忍不住伸手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下。

裴智明也不在意,只把照片举在鹿鸣琛面前,“老大,你就挑一个呗,不仅不用再听王政委的魔音绕耳,还能摆脱你爷爷叔叔的纠缠。”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我说老大你到底是不是鹿家亲生的?当初我就骨了个折,我妈都要哭瞎了。”

“你们家,医生才说你可能要废了,他们连病例都没想着认真看一下,第一件事竟然是赶紧给你找个媳妇儿把你分出去。”

他愤愤的道,我可是听我爷爷说了,“他们能有今天可都是因为你爸和你妈,不说知恩图报也就算了,竟然还算计你的津贴和抚恤金……”

鹿鸣琛情绪没有丝毫波动,仿佛说的不是他的事情。

裴智明又忍不住念叨起来,“话又说回来,那个苏青青虽然是乡下人,但还挺重情重义的,鹿家都说你可能要瘫痪一辈子了,她竟然一点都不动摇。”

“米护士在你受伤之前还说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用生命爱你呢,结果一听说你瘫痪立刻就消停了,苏青青见都没见过你,就肯为了保护堂姐,牺牲自己。”

他仔细打量着鹿鸣琛的表情,“要不咱们查查她?要是人真不错,她也可以?”

“这样坑鹿家一笔聘礼,也完成了王政委交代的任务,顺便气死米护士;让那个苏什么软硬的后悔,”裴智明小心眼儿的道,“一举四五得,非常划算。”

鹿鸣琛显然知道该怎么对付裴智明,直接拐进一个热闹的小巷。

裴智明果然转移了注意力,双目放光的看着满大街青春靓丽的学生,“大学附近就是好啊,女同志的气质都不一样。”

看着服装店里扎堆的女学生,他蠢蠢欲动,“说起来,我妹让我给她带礼物回去,买件衣服就挺不错的。”

鹿鸣琛不知想到了什么,扯了下嘴角,难得认真的道,“建议送点别的。”

裴智明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头疼的道,“她们女孩子喜欢的东西真是让人无法理解,奇奇怪怪的,她自己买的衬衫,我看着都一模一样,我送她一件个性的,还把我骂的狗血喷头,我妈都笑的差点背过气去了,我跟我爸到最后也不知道她到底笑啥。”

正好走到一个珠宝店门口,他就往里面扫了一眼,嫌弃嫌弃道,“这玩意儿太贵了,那丫头好像有不少,金的换银的,银的换珍珠的,脸都是那张脸,换来换去不都一样吗?”

他说着,忽然发现身边的人停住脚步,目光难得有兴趣在某个方向停留,裴智明立刻好奇的望过去,顿时惊道,“这不是刚刚书店的那个女同志吗?”

“她怎么摆起地摊来了?她不是个学生吗?”

他们看到的人正是苏软。

这条街紧挨着东林大学,逐渐发展成了一条热闹的步行街,苏软买完书就直接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把摊子摆起来。

她之前特地买了一块黑丝绒的布,一半摆了做好的耳环,另一半则是她之前剩的二百多个大肠发圈。

耳环根据珠子和工艺的复杂程度,定了五块钱一对和八块钱一对的,虽然有些小贵,但样式新颖漂亮,却又不像真正的珠宝首饰那样值钱。

苏软年轻的时候就很喜欢买这种,可以经常换样式,丢了也不心疼。

大肠发圈的价格也比在县城卖的价格翻了一倍,基础款六毛一个,加花饰的一块钱。。

她上辈子卖衣服很多年,这会儿卖起这些更是得心应手。

看到结伴的姑娘们过来,她一边热情招呼,一边给她们展示了一下不同发饰、耳环的不同搭配方法。

担心姑娘们有忌讳,她便在自己头上做示范。

裴智明就看着她用一个红色的发圈将一头披散的乌黑长发高高的束在脑后,之后选了一对比较夸张的大圈耳环带上,将身上的牛仔衣扣子解开,里面的衬衫底部打了个结,白皙的小腹若隐若现,有种特别酷的性感。

不一会儿她笑眯眯的跟那几个女学生介绍了什么,然后换了个嫩黄色的发圈,把长长的马尾盘在头顶,将夸张的耳环换成了一个可爱的猫爪样式,最后脱掉了牛仔外套,里面绑起来的衬衫也松开整理好,顿时就是一个俏皮可爱的风格,偏偏额边鬓角又有几缕俏皮的发丝又仿佛挠在人的心上。

那些女孩子估计也被她的变装吸引,一个劲儿的让她再展示一种,她在摊子上挑了挑,换了个蓝色碎花的发圈和梅花形状的耳环,发型改为低发髻,再在耳边勾出两缕发丝,顿时便变得温婉动人起来。

裴智明喃喃道,“我错了,不,是我妹错了,明明不同的样式带出来确实不是一个样式啊!”

他说着,精神忽然振奋,低头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就要过去,“我妹果然说得对,我的桃花运要来了,我一定要好好买个礼物感谢她。”

然而他才迈出一步就再也走不动了,回头看了看勾着自己裤腰带的修长手指,他讨好的笑道,“老大你就在这儿等我一下呗。”他看着他脸上那一大块纱布,“您现在这副尊荣,会吓走我的桃花的。”

鹿鸣琛没放手,反而勾着他的裤腰带往医院的方向走去,“回了。”

“哎哎,老大,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的桃花……”

鹿鸣琛腋下架着双拐都不影响他拖着裴智明走,口中懒懒的道,“你从十八岁就开始就每天要遇桃花,然而穿过一片桃花林都没能摘下一朵,就不要挑战桃花精这么高的难度了,乖。”

裴智明不甘心的朝着苏软的方向伸出尔康手,“不让我试试怎么能知道不行呢,也许桃花精就喜欢我这种清纯少男呢……”

鹿鸣琛终于被他这个笑话逗笑了,回头看了下桃花精,正好看到她快乐的收着钱,眼底光华璀璨,难得耐心的劝道,“桃花精不喜欢清纯少男,她喜欢金光闪闪。”

裴智明垂死挣扎,“老大,你这个时候回去肯定会碰到你爷爷和苏青青的,你确定吗?”

鹿鸣琛坚定的拽着他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