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00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梅花一双利目看向苏文山,“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苏软闹着要嫁人吗?她怎么说不想?”

李梅花早就盯着苏软呢,苏文山在机关家属院住了快七八年,院子里大部分人都以为苏家是一家三口,直到苏软考上县一高。

小姑娘长得好,成绩也是出类拔萃,谁都忽视不了,苏文山离过婚并且前面还留下一个女儿的事情才传开。

李梅花见多了世事,虽然还不清楚苏文山离婚的原因,但苏软的处境却太明显了。

若真是庸庸碌碌或者像杜晓红说的顽劣不堪也就罢了,但孩子明显听话懂事,前途无量,她实在没办法视而不见。

之前听说苏软学习好,还想着等考上大学就好了,就算亲爸不管,靠着自己也能挣出一分前程来。

却没想到世事弄人,高考的时候竟然又出了状况导致直接落榜。

一高的好多老师都十分惋惜,局里和院子里的同事邻居还安慰苏文山,说耽误一年也没什么,再复读一年学习更扎实了,能考更好的大学。

所有人都认为苏软会复读,然而今年都开学十几天了,苏软却没出现。

李梅花总觉得不对,还专门去问了苏文山,谁知苏文山一脸痛心的说是苏软高考失利的心态崩溃,破罐子破摔搞起了对象决定要嫁人,说是死也不考大学。

多少人都替她惋惜,老师们更是铁不成钢,可是在苏文山嘴里,苏软碰上情情爱爱就跟得了失心疯一样,什么都听不进去,苏文山这个亲爹都没办法,别人又能怎么样呢?

李梅花还想着再见着苏软无论如何得好好劝劝,上了大学什么对象没有,县城里能找到什么好的。

奈何苏软不在一高读书之后,连县城都少来,她见都见不着。

这会儿见着了人却发现,事情好像跟苏文山说的不一样?

“你爸说你闹着要嫁人,是怎么回事?”李梅花直接问苏软。

苏软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文山,仿佛在说“你为什么要这么诋毁我?”嘴上却什么,只是眼睛里很快蓄了泪,咬着唇对李梅花道,“我……我爸说的对。”

语气带着哽咽,显然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苏文山皱起眉头,她这副样子……

李梅花直接挡住他,也不追根究底,只语气缓和的问苏软,“那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苏软看着李梅花,认真的道,“李阿姨,我想复读。”

“我知道甜甜去了圣德双语学校花费很高,明峰上初中报了兴趣班,家里还要集资买房,听杜阿姨说家里如今欠了不少债……”

苏软看向苏文山,郑重的说出自己思量已久的办法,“我知道鹿家的彩礼给的很高,但是爸,我还是想考大学,高中和大学的学费我都可以自己攒,不会花家里一分钱的。”

“至于鹿家的彩礼,我毕业之后就赚钱还,他们给多少,我还多少,对不起爸,我知道我不孝,但是我真的想读书,只要四年,四年之后我加倍还你们也行。”

李梅花已经听得怒火中烧,摊子旁边有几个听了全程的姑娘,其中一个微胖的姑娘气愤的开口,“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你爸要卖了你换彩礼,你不让他卖反而是不孝了?”

“就是啊,谁家不是盼着孩子考大学的,竟然还有不让上大学逼着嫁人的,看着体体面面的一个人,没想到竟然是封建大家长。”

有人悄声道,“不是封建大家长,是教育局局长呢,这个苏软高中的时候总考第一第二,上大学十拿九稳呢。”这位显然是认识苏软的。

“嗯,没听到吗,一个女儿在圣德高中读书呢,初中的儿子还报兴趣班。”

“这……后妈吧。”

“还真是,就特厉害的那个杜晓红。”开云县本来也不大,稍有头脸的人大家说一说也都知道。

“那也太过分了,还教育局局长,这种人竟然在教育局?”

……

周围的议论和鄙视的打量让苏文山心中一跳,但他自持身份却也没办法跟这些人理论。

旁边李梅花还在跟苏软确认,“你没搞对象?没想嫁人?”

“你奶奶昨天来还说开始给你准备嫁妆了。”

苏软心中冷笑,面上不可置信的道,“怎么可能,没有!”说到这里双目通红的看了苏文山的表情一眼又换了说辞,“嗯,我,我在准备嫁妆了。”

语气蔫蔫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是我想读书。”

李梅花见状心里已经有了数,转身质问苏文山,“苏局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软到底要嫁给哪一家,你说出来,我正好认识的人多,帮你打听打听。”

苏文山当然说不出来,鹿家暂时不能说,霍家又出了变故,这事儿又不能说谎,不然李梅花查到了他更麻烦。

只能以退为进的对着苏软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之前我让你复读,你说你打死也不复读,死活要嫁人……”

他一副被亲闺女坑了的表情,“算了,你能想开最好,爸爸也是希望你复读的。”

听到这生硬的说法,有人露出不屑的表情,李梅花也没咄咄逼人,反而赞赏道,“可不是,人家穷得吃不起饭的人都砸锅卖铁的想供个大学生出来,苏局长你自己就是念了大学出来的,难道还能不知道其中的利害?”

“从来听说逼着孩子读书的,还没听说过逼着孩子嫁人换彩礼的,那可都是后爹后妈那些黑了良心的人干的事情。”

“咱们教育局可不能有这种糟粕思想的人。”

苏文山嘴角微微绷紧,今年正是他升副处的关键时刻,名声上绝对不能有任何瑕疵。

当下无奈道,“我怎么可能有那种思想,再说了,我家里只是暂时困难而已,还用不着用软软去换彩礼,她能考上个好大学,我比什么都高兴。”

他想找苏软帮他作证,然而苏软又开始卖发圈招呼众人,叹了口气道,“这个年纪的孩子真是一天一个想法,之前我让她复读,她自己说打死也不读,非要嫁人……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苏软装着没听到他的话专心卖东西,李梅花不管心里怎么想的,面上倒也没再说什么,反而道,“可不是,孩子们不懂事,说话不过脑子,咱大人可不能不当回事。”

摊子前的姑娘们像是为了支持苏软,也不搞价了,各自挑了发圈付钱。

苏软心中发暖,道,“最后一点了,全都便宜卖,普通的一块钱四个,带坠饰的一块钱三个。”

客人们热情瞬间高涨,苏文山倒不好叫她离开,反而听到风声看热闹的人来了几波。

有那不对头的,直接大声道,“苏局长,您闺女真的做买卖呢!”

“不考大学就算了,怎么钢厂也考不进去吗?”

“听说是准备嫁人了,不会是自己攒嫁妆钱吧,不是我说,苏局长,就算平时不管,闺女出嫁还是要管的,哪儿能让闺女自己赚。”

“还是好好劝劝,再复读一年吧,可别把上大学的好苗子给毁了,一辈子的事情呢。”

……

苏文山被问得脸色涨红,只觉得丢脸至极,强撑着解释道,“孩子只是想体贴我们,想帮着补贴家用而已。”

然后冲着苏软道,“软软,赶紧收拾了回家!爸不缺你这点钱。”

苏软终于把拿出来的发圈都卖完,匆匆收拾了东西走过来,似乎完全没听到那些人和苏文山说了什么,就直接开口为他辩解,“我爸一直想让我复读,但是甜甜读书一年要好几千的学费,杜阿姨说家里要买房还欠了不少债,我不想给家里增加负担,所以才想赚点钱自己交学费。”

苏文山:……

刚刚的解释都白费了。

有人立刻问道,“甜甜不是自己考上的吗?说因为成绩优异,圣德学校不收学费,只交住宿费就行。”

圣德高中是九十年代刚刚兴起的私立学校,就在东林市,听说师资力量十分雄厚,还聘请了不少外教,一年光学费学费有五六千,再加上住宿费、生活费之类杂七杂八的费用,一年没有小一万下不来。

对比普通学校七八百的费用,可以说是这个年代的贵族学校了。

只有成绩非常优异的人可以学费生活费全免,每年还有不菲的奖学金。

苏甜甜今年高一,已经去了圣德高中,杜晓红对外说是考进去的。

苏软听到那人的话一脸惊讶的看向苏文山,就差明晃晃的说“你们为什么要说谎”了。

那人见状立刻道,“我就说嘛,甜甜初中成绩一直都一般,杜晓红还说是暑假找的补习班厉害,问她说什么补习班她又说不出来……”

“我说苏局长,你这也太偏心了,二女儿花几万送去私立高中读书,小儿子还报两个兴趣班,大女儿连在普通学校复读都不让……”

苏软赶忙维护苏文山,“我要嫁人跟甜甜上私立学校没关系,是我看家里负担重,我又满十八了,不好意思再跟家里要钱。”

什么样的孩子才会不好意思跟家里要钱?一个是家里真的穷困的,另一种自然就是被苛待的。

苏文山72年工农兵大学毕业就回到县城进了机关,杜晓红也在检察院,双干部家庭,怎么可能没钱?

那人对苏软道,“孩子,干嘛不好意思,照你这么说,那些上大学的都满十八了,一个个都不跟家里要钱?”

“那苏甜甜考上大学了,你爸能不给她交学费?读大学怎么的二十二才毕业吧?”

“苏甜甜上私立学校三年下来也得几万吧,听说你吃住都在奶奶家,学习上也没让人操过心,辅导班都没上过,复读才花多少钱?”

“苏局长,你这不是要卖了大闺女给小闺女读书吧,咱们教育队伍里可不能有这种作风不端正的人。”

苏文山冷声道,“王主任还是别给我泼脏水了,我什么时候要卖闺女了?”

李梅花也截住了那人的话头,笑呵呵的道,“王主任您可别误会苏局,人家肯定是要让闺女复读的。”然后拉了苏软道,“走吧,先回家。”

摆脱了那位王主任的纠缠,苏文山松了口气,再看向和李梅花走在一起的苏软时,眉头微皱。

苏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回头小心翼翼的道,“爸,我,我可以复读吗?”

苏文山一脸无奈的道,“你这孩子,心思怎么这么重,你想复读就跟我说啊,我之前就劝你复读,是你自己坚决不复读……”

苏软不理他最后的话,面上一副犹豫害怕的样子,“可是咱们家还有钱吗?我真的可以自己赚学费。”

苏文山看着虎视眈眈的李梅花,忍着气道,“你乱想什么呢,你想复读我巴不得,再怎么你读书的钱都是有的。”

苏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才不好意思的道,“那,爸,我可以去市里买复习资料吗?”

“就那套薛礼的《高考大全》,咱们县城没有,得去市里找找。”

苏文山这会儿对苏软必须是有求必应,“当然可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