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00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摊子上生意不错,苏软正卖的欢,就听到一个迟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苏软?”

苏软抬头,发现是昨天才见过的霍向美。

“真的是你啊,”霍向美看着她的摊子微微皱眉,似乎觉得有些丢人,“你怎么卖起东西来了?”

苏软笑了笑,顺着一个刚刚询价的客户直接介绍发圈,做出没空理她的样子。

霍向美犹豫了一下,还是跑到摊子前挑了两个,问道,“软姐,你这两个怎么卖?”语气倒是殷勤起来。

苏软看她挑的是两个带纱的,一边给人找钱,一边见缝插针的回道,“你喜欢这两个?给我一块钱就行。”

霍向美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苏软会跟她要钱,脸立刻拉了下来。

苏软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说到底,霍家在霍向阳去南方打工之前还是赤贫,霍母身体不太好,十几年药不断,因而家里欠着不少外债。

霍向美一直有爱占小便宜的毛病,后来长大也没改,没占到便宜就是吃亏已经成了她性格的一部分。

上辈子仗着是小姑子,上了大学后其他就不说了,连秋衣秋裤,内衣内裤都让霍向阳给买,一说就是哥哥是开服装店的,她哪里用的着买衣服。

苏软为着这个没少生气。

她倒不是小气,就是特别烦那种占便宜没够还没分寸的。

她愿意给,给多少都不心疼,但要是被伸手要,或者被迫给,那不好意思,一分钱都没有。

就像现在,自己还是个穷光蛋呢。

霍向美捏着两个发圈,见苏软一副要收钱的样子,不甘心的道,“软姐,我和我哥今天还碰到青青姐了呢,我哥送她去的车站,昨天他们就聊得挺好,没想到今天就碰上了。”

所以还不赶紧巴结我,好给你在我哥跟前说好话!

苏软眼皮子都没抬,附和道,“那他们挺有缘分的,你青青姐昨天看上你哥了,所以今天跟鹿家去退婚了。”

“等过段时间,也许她就是你嫂子了。”

霍向美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苏软不再理她,对旁边一个挑好的姑娘建议,“你皮肤白,这个艳色的会更好看。”

见霍向美一直捏着发圈不放,便笑道,“这两个发圈不适合你,显得老气,”她挑了一个格子的递给她,“你年纪小,带这个更好看。”

霍向美这才不情愿的放下手里的两个发圈,改拿了苏软给的,心想着真是够小气的,不舍得给个好的,就拿这个打发她。

结果又听苏软道,“这个四毛。”

霍向美:……

她到底年轻,周围都是差不多的年轻姑娘,她抹不开面子,只能不情不愿的把身上仅有的五毛钱递给苏软,苏软笑眯眯的给她找了一毛,“喜欢的话常来。”

霍向美拿着一个发圈窝了一肚子火气回了家。

霍向阳和霍母也刚刚到家门口,看到她气呼呼的样子,霍向阳笑道,“这是怎么了?”

霍向美没好气的道,“还不是那个苏软!”

霍向阳立刻关心起来,“她怎么了?你去苏家沟了?”

“没有,”霍向美鄙夷道,“她在凤凰百货楼那儿摆了个地摊卖东西呢,哥,你快去阻止她,我可不想我嫂子是个投机倒把的。”

霍向阳毕竟在南方打了两年工,倒是没有那么排斥苏软摆地摊,只是有些意外,“她卖什么?”

霍向美气愤的把手上的发圈给他们看,“这个,卖的好黑,四毛钱一个,竟然让我掏钱,也太不会做人了。”

她越想越气,自己好不容易攒的零花钱就这样出去了一大半,想起她说的霍青青的事情,立刻道,“哥,我觉得青青姐比那个什么苏软强多了,你娶青青姐吧。”

霍向阳失笑,“胡说八道什么呢,人家苏青青订婚了。”

“她已经去市里退婚了。”

霍向阳和霍母都愣住。

“是苏软说的,”霍向美提到这个立刻兴奋起来,“她说昨天相看的时候苏青青喜欢你,所以今天去市里退婚,想要嫁给你。”

霍向阳一时间心情复杂,他虽然更喜欢苏软,可是苏青青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他心里还是有些感动……

他还在纠结,霍母却坚定的道,“别乱说,苏软十有八/九说的是气话。”

“就算是真的,苏青青也不行!”

霍向美意外,“妈你昨天不是挺喜欢青青姐吗?”

“她不做我儿媳妇,我讨厌她做什么?”

霍母问霍向美,“我就问你,如果你相看的时候,向丽打扮的比你漂亮,比你活泼,抢在你面前说话,还使劲缠着你对象,你觉得向丽好不好?”

霍向美瞪大眼睛,“她不要脸了?”

她立刻就反应过来,“所以,昨天是苏青青欺负苏软?故意在她面前抢我哥呢?”

霍向阳失笑,“你想多了吧,人家苏青青只是性格开朗而已,苏软是不太爱说话的性子,她高中的时候就那样。”

霍母本来不想仔细说的,毕竟苏青青勾引她儿子无伤大雅,还能给苏软造成点危机感;

但她要打着嫁过来的主意霍母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昨天你们没听她那个二婶子说吗?亲爸三岁就丢给老太太不管不问,她爸这会儿可是教育局的局长。条件肯定不差,她却从来没在县城里住过。”

“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看隔壁大妞不就知道了?”

“苏软相看,她那个二婶子一直拉着咱们不让我们跟苏软说话,我本来以为苏家二房只是见不得苏软好,没想到竟然是打的这个主意。”

霍向阳想到昨天苏软一直安安静静的当着温顺的背景板,心里忽然十分不是滋味,同时也有些愧疚,怪不得昨天她后来那样的态度,原来是以为成不了所以破罐子破摔了吗?

霍母见儿子心软,继续道,“苏青青订了婚能跟你眉来眼去,等遇到更好的就能再跟别人眉来眼去,不是个正经人。”

“也不是吧。”霍向阳还是下意识的为苏青青辩解了一句,“她那定亲的对象是个瘫子……”

年轻漂亮的姑娘,谁愿意嫁给一个瘫子,有点想法也是情有可原。

霍向美也道,“她哪儿还能遇到比我哥更优秀的,我觉得她要是真的为我哥退了婚,也不是不行啊。”

说到这里撅着嘴道,“反正我不喜欢苏软,昨天我就觉得她跟我哥说话阴阳怪气的,今天这么对我怕也是故意的。”

“气性果然大的很,谁能惹得起?”

霍母白了她一眼,“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换你你怕还不如她呢。”

霍向美还是不爽,“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

霍向阳经由霍向美这么一提醒,才意识到,昨天他做的实在不太妥当,越想越坐不住。

他虽然比苏软高两届,但和其他男生一样都很关注她,多少知道她是个性子倔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万一一一气之下不愿意嫁给他就完了。

“她在哪儿呢?我过去看看。”

霍母连忙拉住他,“你先别急着去找她。”

“妈,”霍向阳能不急吗,“她一个人来县里,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我还能不去看看?”

“你这孩子!”霍母嗔道,“妈能害了你?”

“你当妈昨天明知道苏青青那家人捣鬼,为什么却没帮着她说话?”霍母道。

“苏软确实比苏青青强,但你妹妹说的也对,她气性太大了,而且她爸是教育局的局长,她自己竟然去摆地摊,也不怕给她爸丢人,可见主意也大的很。”

“以前她爹妈不管无所谓,可是要嫁进咱们家来性子还是得磨一磨。”

霍向阳想不明白他先去找苏软跟磨她的性子有什么关系。

霍母只得掰开了给他讲,“你觉得是你是上赶着找她,她容易听你的;还是她被欺负,没有办法的时候你出现帮她,她更对你死心塌地?”

当然是后者,霍向美马上领会了霍母的意思,“对,她估计是知道她斗不过苏青青,又以为咱们也中意苏青青,所以不抱期望,这才对着咱们撒气。”

“等她知道她误会我们了,”十七岁的霍向美把自己代入苏软,“以为苏青青要抢走哥你的时候,你却坚定的选择了她,啊啊啊,好罗曼蒂克啊!”

霍母笑了笑,当然还有个一原因她没说,她要让苏软觉得,霍家是把她和苏青青斟酌对比之后,勉强的选择。

这样有个苏青青在旁边虎视眈眈,苏软如果不想被霍家嫌弃,就得谨言慎行,好好表现。

她也不是恶婆婆,但媳妇还是要拿捏住,不然跟她堂嫂家似的,媳妇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撺掇着儿子和妈离了心,那不乱套了。

霍向阳总觉得不太妥,霍母也知道毛头小子沉不住气,干脆不动声色的咳嗽起来。

霍向阳顿时被拉回了注意,急忙道,“妈,怎么又咳嗽?”

“可能是今天在外面溜了一圈着风了,喝了药就好了。”

霍向阳连忙去熬药。

霍向美扶着霍母上炕的时候看到手腕上的发圈又郁闷起来,“妈,真的必须是苏软吗?害得我花了四毛钱,她也太过分了。”

霍母也是精打细算的人,闻言便拿过来看看,看怎么值个四毛钱,结果一看也觉得太亏了,“这不就是松紧带套个布条子吗?妈一会儿能给你做一堆。”

霍向美一听,更难受了,心都在滴血。

霍母心思一动,“你说她卖多少钱?”

“四毛,”霍向美道,“还有加个纱边和缝着花扣子的,卖六毛。”

“能卖出去?”霍母问。

“卖的挺好的,我看好多人都在抢。我在那儿五分钟不到,就买了十来个。”

霍母顿时就有些意动,这东西太简单了,一天就能做一两百,成本顶多五块钱,一个卖两毛都能挣十块,这样的话,一个月赚三百比钢厂工人们的工资都高呢!

她是不会做这个事情,毕竟太丢人了,但可以让娘家嫂子做,也算把之前的人情还上,省的每次回娘家那泼妇总是对她阴阳怪气。

为了验证霍向美说的,霍母吃完药打发霍向阳去修整院墙,她自己则跑去凤凰百货楼下观察了一会儿,见苏软的摊子前的人确实络绎不绝,便直接去了娘家。

至于会不会影响苏软的生意,霍母一点都不担心,现在赚的都是苏软的私房钱而已,又不是霍家的,等嫁进霍家,跟着儿子去南方打工也比在县城里摆地摊体面,不然都知道霍家媳妇儿是摆地摊的,他们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