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00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苏软把布条和松紧带拿出来,她打算做大肠发圈。

上辈子她和霍向阳结婚后就开始做服装生意,一开始是进货卖货,后来开了代加工厂,之后又遇上顾老,得以开创自己的品牌,那时她还专门学了一段服装和珠宝设计,顾老夸她手巧有灵性。

当年她设计的第一款衣服就是爆款,可惜不久之后她的精力全部都被霍家人牵扯,又要防着霍向阳无处不在的情人,又要抓公司权利,还要压制苏家和霍家人祸祸她辛苦撑起来的厂子,便再也没有时间做喜欢的东西了……

好在大肠发圈也用不上什么设计,只要花色搭配漂亮,针线活儿好就够了。

把布条剪成边长大概五十厘米左右的长方形,宽度随意,然后沿着长边缝好,苏老太太有台缝纫机,这一步做起来也就是十几秒的事情。

然后将缝好的布筒翻转,再把松紧带穿过去,绑紧,筒状的布料对接缝合,一个大肠发圈就做好了。

做前两个的时候还有些生疏,之后她大概两分钟左右就能做一个。

正好老太太不在,苏青青一家躲在东屋商量事请,苏软闷头做了半夜,做了小二百个。

第二天早上她没看书复习,依旧起来继续做发圈,毕竟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回来苏软就得停手。

若让老太太知道了,肯定要跟苏文山打报告,那她就什么都别想干了。

期间苏家二房一家有了动静,苏软看到苏青青母女拎着大包出了门,显然是去市里找鹿家处理退婚的事情。

苏软并没有着急,至少一个星期内,苏青青是见不到鹿鸣琛的,退婚自然没那么快。

上辈子,苏青青并没有成功嫁给鹿鸣琛。

她当年和所有人一样,都想不通苏青青一个怀春少女为什么死活要嫁给一个瘫痪。

别说什么喜欢,鹿鸣琛十岁跟着鹿家人离开苏家沟,十几年完全没有来往,跟他玩的好的苏软都对他记忆模糊了,更别提关系一般的苏青青,那时候她们也才六七岁,都是憨吃憨玩,哪里懂什么情爱。

至于廖红梅说的那些工作、户口之类的理由都是经历过社会捶打,结过婚的成年人才会权衡的利弊,怀春少女可都是有情饮水饱,想的都是浪漫的爱情和体贴的丈夫。

所以即便是认识的小哥哥,苏软听说对方瘫痪,并且变得很坏的时候,第一反应都是排斥,不想嫁。

直到她得了绝症快死的时候,苏青青估计觉得她可以永远的保守秘密了,才把憋了大半辈子的秘密一股脑儿的倒给她。

苏软才知道原来她生活的世界是一本书。

只不过作者写了一半坑掉了,坑之前跟读者的交代,虽然没有完结,但是人设和世界的架构都已经都完善,读者们可以自行脑补。

表示也可以做为一个穿书世界,因为没有结尾,那么除了被作者赋予气运光环的主要角色,其他穿书者不管穿成炮灰还是路人,只要符合逻辑,足够努力,那么抢了主角的机缘气运逆袭成大佬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话委实有些不要脸,所以正在追文的苏青青气愤的留评诅咒作者之后,就穿进了这本书里。

也许是因为诅咒的太狠了,她没有直接穿到男女主的时代,而是穿到了他们的父母辈,男女主甚至都还没出生。

然而父母辈的信息实在太少,出场本来就不多,还都以鹿父鹿母这样的字眼来称呼,苏青青拼命的回想书中的内容,也没想到多少有用的。

直到鹿家来提亲。

姓鹿,当过兵,年轻的时候瘫痪被嫌弃,脾气冷厉狠辣,谁也不敢惹,只有对妻子和女儿的时候才温和柔情,这一切都和女主的父亲的信息对上了。

所以苏青青以为鹿鸣琛是女主的父亲,这样一来,对方的瘫痪不仅会治好,未来还会成为极有权势和威望的将军,于是就不择手段的抢了这门婚事。

不过这件事情最后并不顺利。

鹿鸣琛不负冷厉狠辣之名,这门婚事是鹿家长辈擅自做主,他压根不认。

而且他本人是军人,只要不打恋爱报告和结婚报告,鹿家老太太就算以死相逼,都没能按着他结婚。

那时候苏青青不放弃,一直鞍前马后的去医院想要照顾鹿鸣琛打动对方,结果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就对鹿鸣琛惧怕起来,再也不敢往跟前凑。

最终嫁给了鹿鸣琛的堂弟鹿鸣珺。

苏软还记得在苏青青在她病床前提起鹿鸣琛时眼底还都是恐惧,“他不是男主,他是反派,是最大的恶毒反派!”

总之,按照苏青青的说法,发生了那件让她惧怕的事情之后,她认识到鹿鸣琛是没有人性的恶毒大反派,鹿鸣珺才是女主真正的父亲。

鹿鸣珺是不是女主的父亲她不知道,反正苏青青上辈子折腾了半天,也没见她当上什么将军夫人。

不过她如今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勾引霍向阳,也是知道鹿家的婚事好退,甚至鹿鸣琛主动退婚的话,鹿家还会理亏。

至于没了霍向阳苏软怎么办?

她退了婚事苏文山会不会再次吧苏软推出去,她一律不管的。她只要自己舒坦,自己过得好就行了。

苏软低着头飞针走线,欺负了她还想全身而退?

当她还是当年那个天真无知的软柿子吗?

看了看手里做好的大肠发圈,苏软满意的点点头,就先从苏文山开始收利息吧。

中午休息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苏软特意挑了身衣服,带着所有准备好的东西去县城。

坑洼的水泥路,两边灰扑扑的房子,县城最高的凤凰百货楼也不过三层高,却也是县城里最热闹的地方了。

不少上班的年轻人,即使什么都不买,下班之后也都会来这里逛逛。

苏软的目的地也是这里。

她在百货楼门口的旁边挑了一块儿干净显眼的地方把裁好的地膜塑料铺在地上,再铺上一层浅色粗布,然后把发圈拿出来按照颜色和类别摆放好就等着客人上门。

九零年脱离计划经济还没多久,不比南方经济快速腾飞,开云县这种北方的小县还保留着前几年的思想,摆地摊卖东西会被不少人说成投机倒把。

老百姓们潜意识里也觉得摆地摊是十分低贱的工作,卖菜卖食物的还好,本身属于农民或者说是一门手艺,其他的就不好说了。

后世琳琅满目的衣服小饰品之类的,百货商场里样式都有限。

摆地摊那绝对就是投机倒把无疑了。

所以这年代县城里小商品的地摊很少,连城管都还没有,竞争对手就更别说了,总之这真是摆地摊非常友好的年代。

四点之后,百货楼附近眼看着人流量大了起来,苏软的花花绿绿的摊子在一众小吃食当中非常显眼。

她也不扭捏,看到年轻的姑娘就吆喝一声,“美女,来看看,南方时兴的发圈,可以试戴。”

满大街流行同志的时候,苏软这新鲜的称呼一出,三个结伴的姑娘不由都笑了,互相挽着胳膊就走了过来,“你这是卖什么啊?”

“发圈。”苏软笑着展示自己的发型,“南方流行的款式,我保证你们在咱们这儿没见过。”

不得不说,她本人就是活招牌,一头乌黑的长发拢在脑后,用浅蓝碎花发圈盘起,让那张艳丽逼人的容颜显出几分清新优雅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没人能抵抗美的诱惑,几个姑娘的脚步不约而同的停下。

苏软笑着给她们介绍,“这个细一点的扎马尾好看,粗一点的可以用来扎丸子头。”

“丸子头?”

差点忘了,这个时候的县城里姑娘们长发大多还是马尾或者麻花辫。

“我来给你梳一个。”苏软直接帮一个姑娘简单的盘了一下,给她挑了个粉色格子的发圈扎上。

丸子头是十分减龄的发型,清秀温婉的姑娘就透出些活泼来,她的朋友顿时赞道,“不错唉,挺漂亮的。”

“怎么卖?”

苏软道,“这种纯花色的四毛一个。一块钱三个;这种带点缀的六毛一个,一块钱两个。”

今天翻箱子的时候找出来不少老太太攒的蕾丝、轻纱,和小孩儿衣服上草莓、蝴蝶结之类的小装饰,苏软就缝了一些,可以卖的更贵一点。

虽然相对于平时用的皮筋儿是有些贵,但是对于这些拿工资的年轻姑娘们却舍得,三个人商量着买三个凑一块钱的,就蹲下挑拣起来。

做生意总是有这样的规律,一旦摊子前有人,很快就会吸引其他人陆续过来。

苏软会说话,手也巧,她一边给众人介绍,还会一边给需要的姑娘梳头发,多年服装销售经验就在这里体现出来,她几乎本能的就能给姑娘们梳合适的发型配上适合的发圈。

气质温婉的低丸子;活泼的高丸子头;可爱的半披肩发,妩媚风格的斜马尾……

几乎所有人都高高兴兴的买下离开,后来有人看着发圈卖的快,生怕看中的被人挑走,也不犹豫,卖的反而快了起来。

其中似乎有人认出了她,“唉?你是不是苏局长家闺女啊?”

苏软一脸无辜的抬起头来,“苏文山吗?嗯,他是我爸。”

苏软装作没看到对方惊讶的表情以及和旁边人的窃窃私语,稀罕的数着钱,一副眉开眼笑的模样。

期间似乎有人专门来看她,苏软故作不知,只一味热情的推销东西。

“苏文山”、“苏局”等零星的声音传来,苏软垂眸掩去眼底的笑意:

亲爱的爸爸,你的好闺女来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