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0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快十点的时候,苏老太太换了身干净体面的衣服,还把平时害怕磕碰的玉手镯也带了出来。

霍家没到,老太太也闲不住,看苏软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去了东屋看二房准备的怎么样。

见到苏青青的样子时,老太太不由皱眉,“你姐相看,你这么扎眼做什么?”

不怪老太太要说,那边苏软只是将及腰的长发高高扎了个马尾,也没化什么妆,就嘴上能看出来涂了些口红,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清清爽爽的打扮。

然而苏青青的眉眼非常精心修饰过,即便化妆品没有后世那么丰富,但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

她的化妆技术显然非常高超,那一头漂亮的大波浪卷头发,将她微方的脸型修饰的只有巴掌大,再配上修身的掐腰碎花裙,整个人清纯又不失妩媚。

女人看了都觉得心痒。

老太太虽说见不得这种“妖里妖气”的打扮,心里却也清楚,男人们喜欢,会比喜欢苏软那样不施脂粉更喜欢。

廖红梅一脸笑意,“我们青青手真的好巧,妈,你能看出来她化妆了吗?”

她越看越高兴,一拍巴掌笑道,“这么一看,我们青青可不比软软差……”

“不差什么不差,”苏老太太没好气的道,“让她赶紧把衣服换一下,头发也扎起来,让人家笑话不正经。”

姐姐相看,妹妹抢风头,这是想干什么?

苏青青把老太太的唠叨都当耳旁风,只是从老太太的话里知道苏软并没有认真打扮,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觉得可能是自己之前可能是太紧张想多了,如果苏软重生,不可能不重视和霍向阳的第一次见面。

要知道霍向阳帅气多金不说,还宠老婆宠的众人皆知。

苏软不能生孩子,霍向阳都没说什么,尤其后来霍家在燕市都占了一席之地,所有人都以为霍向阳会跟她离婚,最不济在外头生一个私孩子,毕竟霍家有那么大的家业要继承。

而霍向阳也从来不缺投怀送抱的女人,尤其在燕市站稳脚跟后,娱乐报纸上关于他的花边绯闻从来没断过。

然而霍向阳一点念头都没动,别人提起时还总是无比宠溺的说,“没有孩子正好,我把软软当孩子疼。”

事实上他也做到了,苏青青还记得的自己去找苏软想给儿子找份工作的时候,堂堂东林市首富霍向阳在收拾茶几,路过正在做瑜伽的苏软时还要顺手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四十多岁的男人看着苏软的目光还温柔如水。

就是那一刻,苏青青心底生出强烈的不甘,人家那么有本事的人都对老婆疼爱体贴,而鹿鸣珺屁本事没有,却像个大爷一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知道骂她。

可恨对方是个军人,她连离婚都不能,只能被困在偏僻的军属区生生耗了十几年,等他转业的时候自己也成了个黄脸婆,做什么都晚了。

明明她才是带着优势穿越而来的人,就因为嫁错了人,一辈子都毁了。

想到这里,苏青青心中升起熊熊斗志,这一次,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鹿家那个火坑,就让苏软去跳吧,那本来就是苏软的,上辈子自己已经替她受了过,这辈子苏软也该还她了。

无论如何,霍向阳她要定了!

不耐烦苏老太太的念叨,苏青青直接扔了一句“我去上厕所”跑出了屋子。

刚走到院子中间,就听院子外面赵婶子高亢的声音,“苏大娘!快点,来贵客啦!”

苏青青眼睛一亮,急忙理了理头发和衣服走向门口,正好和霍家来的一行人迎面碰上。

看到霍向阳眼底闪过的惊艳,苏青青俏皮的歪头一笑,心下大定,只要男人动了心思,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赵婶子见霍家一行三人的目光都落在苏青青身上,霍母和霍向美已经开始打量评估,急忙开口道,“这是苏软的堂妹苏青青,已经跟市里的鹿家……”

“赵婶子,”苏青青打断她,热情的对着霍家人道,“先进屋吧,我奶和我爸妈他们都等着呢。”

苏老太太出来看到他们,赶忙高声叫苏软,“软软,来客人了,快倒茶!”

霍母和霍向美这才知道认错了人,赶忙把目光重新放在了刚出房间的苏软身上。

苏软看着面前统一年轻了十几岁的三人,或许是因为上辈子恩怨两清,又或许死之前那段时间在李若兰的陪伴下精神满足,如今意外的心平气和。

不用防着霍向阳处处留情让她丢脸,不用整天和这对母女上演宫心计保全自己的名声,不用担心赚钱的时候有人拼命的拖后腿……

这种彻底解脱的感觉让她心情愉悦,冲着三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霍向阳看着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心跳漏了半拍,声音不自觉的放柔,“苏软。”

霍母也忍不住赞道,“你们苏家可真是会养闺女,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苏老老太太也笑的合不拢嘴,“要说会养孩子,还是你们霍家会养,这大小伙子,听说特别出息……”

双方互相恭维,顺势也就聊了起来。

过程和预料的一样,苏家二房有心搅局,苏软上过茶之后,就没再有什么表现的机会。

反倒是苏青青,犹如一只活泼灵动的小鹿,强烈的昭示着自己的存在感,全方位的展示着自己的魅力。

廖红梅也不遗余力的搭台,她看着霍向阳越看越满意,长得就不说了,高大挺拔,朗眉星目,是难得的好相貌;关键是本人也非常有出息。

虽说廖红梅觉得有正式工作更好,但是她听了霍向阳说的南方老板,又听到他的收入,心里唯一一点芥蒂也没有了。

最重要的是,霍母是个明事理的,霍向美也率真可爱。

要知道一个女人日子要过得好,婆婆和小姑可是重中之重。

这么一对比,鹿家除了是市里的,能给她女儿一个城市户口和工作之外,其他的全都差远了,鹿鸣琛还是个瘫子。

那边赵婶子努力把话题往苏软身上引,“苏软和向阳都是一中的,你们应该认识吧。”

廖红梅飞快的接过赵婶子的话,笑眯眯的道,“我们青青比软软就小几个月,也是一中的,她还说向阳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可多女生可喜欢他呢,当年总是去看他打篮球……”

霍向阳看着脸颊微红的苏青青,不由一笑,能被女孩子崇拜喜欢,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廖红梅见有戏,就更加卖力了,之后不管赵婶子挑起任何话题,廖红梅都能以“我们家青青……”开头。

一通交流下来,霍家倒是把苏青青了解了个透。

哦,苏软也顺带了解了一些。

廖红梅一脸的怜悯:“……她爸教育局的,正赶上领导视察,妈是后妈,这孩子从小到大跟着她奶奶和我们……”

……

“……因为后妈可没少跟她爸置气,我就记得有一回把她爸最喜欢的钢笔都摔了,他爸理都没理,唉,可怜见的,只希望有个人好好疼我们软软……”

……

“……那后妈哪里敢回来,她们后生的那个闺女都不让她回来,软软在我们家可是小霸王……”

赵婶子不知道做了多少媒了,一下子就听出了里面的机锋,这不是说苏软不受娘家重视、气性大还心胸窄吗?

她几次找补,都被廖红梅一句接一句的揭过,不由皱眉看向苏老太太,这苏家二房怎么回事?

这是觉得苏青青要嫁个残废,所以也见不得苏软嫁的好?

倒确实是二房能干出来的事情。

苏老太太也窝了一肚子火,开口打断跟霍母聊的火热的廖红梅道,“红梅,时间不早了,去生火准备做饭吧。”

然后对给霍向美科普老人身体和心理养护的苏青青道,“青青,去你三大爷家割点新鲜的肉回来。”

苏青青笑道,“奶奶你忘了,你昨天专门跟三大爷说了留好肉给咱,今天早上就拿回来了。”

“我还另买了两条鱼呢。”她抬头看了下挂在墙上的表,冲着霍向阳和霍向美歪了歪头俏皮道,“我做鱼可好吃呢,今天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廖红梅立刻道,“不是我自夸,我们青青做饭可有一手呢,她啊,从小就勤快。”

赵婶子笑眯眯的道,“可不是,青青可是要嫁去市里的,她婆家那边厉害着呢,不勤快点儿哪行。”

霍家三口人都是一愣,霍母惊讶的道,“青青已经说婆家啦。”

热情肉眼可见的消减。

苏青青心中暗骂赵婶子多事儿,但也早有预案,这会儿脸上露出一个悲伤的表情,故作坚强的一笑,“嗯。”

和刚刚的活泼爱笑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一看就是被提起了伤心事。

倒是让人更好奇起来,嫁去市里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廖红梅悠悠的叹了口气,“对方是个军人,只是受伤瘫痪了……”

苏青青快速低头,霍向阳扫过她眼角的水光,心底顿生怜惜。

赵婶子被这母女俩的做派气了个仰倒,谁逼着苏青青嫁了吗?

本来就是人家苏软的亲事,她们抢了,如今又要做出这幅被逼无奈的姿态来,这不是当了女表子还立牌坊吗?

然而霍家人并不知道,于是苏青青又展示了一波面积极面对悲惨命运的乐观坚强,赚足了霍家人的欣赏。

待吃到鱼之后,霍向美更是一脸惋惜,霍向阳的目光也一直不受控制的往苏青青那边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