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00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软不知道苏青青还惦记上了她的红裙子,她一边梳头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计划。

当务之急自然是赚钱,历经一世,苏软明白一个道理,有钱才能有自由。

就像上辈子这个时候,如果有钱,甚至不需要太多,只要有个一两百,她至少可以选择逃跑,去南方打工或者暂时避开一段时间,而不是任由苏文山和鹿家随意摆布她的人生。

这辈子她不会逃跑,但无论是离开苏家、重新上学、去探望鹿鸣琛、还是去找她妈这些也都需要钱。

正想着,苏青青抱着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推门进来,表情有些严肃,“姐。”

苏软懒得理她,自顾自的对着镜子整理头发。

苏青青也不在意,苏软向来气性大,这次自己害得她被逼嫁人,一年半载不理人都正常。

苏青青做足了忐忑的姿态后,她才看着挂在旁边墙上的红裙吞吞吐吐的开口,“姐,这条红裙子,其实是你亲妈买的。”

苏软梳头的动作一顿,回头看向苏青青,“你说什么?”

苏青青显然早就想好了理由,“真的,我上次去市里的时候碰到马叔叔,听他说的。”

“你知道,马叔叔跟你爸关系最好。”

“前段时间他去市里出差的时候,正好碰见你亲妈和她后生的儿子逛百货商场,听说出手可阔绰呢,衣服玩具什么的买了好多。”

“马叔叔看到她对后生的孩子那么好,却对你不闻不问,就替你抱不平。”

“然后就当场把她堵了,你亲妈估计是怕他说出你的事情来给她丢人,就给买了这条裙子息事宁人。”

苏青青仔细的观察着苏软的表情,“听说两百多呢,想来你爸也觉得这么贵的裙子扔了可惜,毕竟东西没错,所以才拿给你的吧。”

苏软走向挂在墙上的裙子,借机遮住了眼中的冷意。

上辈子苏青青和她同龄,可以说都被苏家的长辈们骗了,认为是李若兰抛弃了她,可重生回来的她明明知道真相,明明知道李若兰是自己内心的不能碰触的伤疤,却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撕开她的伤口。

可惜,母亲的事情现在已经不是她的伤口了,苏软把裙子摘下来,苏青青的理由是骗她的,但这条裙子怕真是李若兰给她买的。

苏老太太进门看到姐妹俩的样子,疑惑的道,“你们不赶紧捯饬,这是做什么呢?”

见苏软把裙子拿下来叠起,一副不打算穿的样子,老太太赶忙道,“干嘛呢,就穿这条裙子啊,多漂亮。”再次强调,“你爸专门给你买的呢。”

苏青青也期待的看着苏软手里的裙子,这裙子款式和料子都非常不错,难怪霍向阳会一直惦记。

见苏软不说话,苏青青对老太太道,“这条裙子不是我大伯买的,是我姐她亲妈买的。”

之前还信誓旦旦说是裙子是苏文山买来的老太太连半分怀疑都没有,脸色一变,直接骂道,“那别穿了,谁知道那狐狸精安的什么心?”

“你什么时候见到她了?”她语气急切,也不等苏软回答,一连串的熟练的坏话如机关枪一样射/出,“……当初你那么小,抱着她的腿又哭又求的不让她走。”

“才三岁啊,哭的都要背过气去了,谁不说一句可怜,她呢?连看都没看一眼,转身就走了,我就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妈!”

“这会儿见我们把你养大了,养好了,有本事要出息了,她就来摘果子?”

“呸!什么东西!”

苏软勾着唇角嘲讽的道,“对啊,什么东西……”

明明是苏文山被推荐上工农兵大学的时候,先勾搭了市里领导的女儿想要做陈世美,被李若兰意外发现后认清了他的为人,反过来坚定的要离婚的。

但在苏家人的嘴里,李若兰反倒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提起来都是恶毒的咒骂。

十五岁之前,苏家所有人对她经常挂在嘴边的话都是“可别学了你妈那个狐狸精”、“别跟你妈似的那么自私”……

正因为从小被灌输了这些,才让她对李若兰恨之入骨,对方费尽心思的靠近和关心都被她冷漠的拒之千里,以至于后来再也不敢出现在她面前……

直到上辈子她得了绝症,放不下心结,想要报复李若兰无情的时候,才发现真正骗她的人的其实是苏家。

李若兰从来没有遗弃她,是苏文山知道李若兰最在乎的就是女儿,为了报复她坚持离婚,让他失去了大好的前程,才不择手段的抢到了苏软的抚养权。

然而拿到她的抚养权后苏文山就直接把她丢给了苏老太太,几乎一天都没管过她。

再后来知青回城,苏文山得知李若兰再嫁后日子和美,她便再一次成了苏文山报复李若兰的工具,他要让李若兰为当年坚持离婚,毁掉他前程的事情痛悔莫及。

苏文山成功了,她恨了李若兰一辈子,让对方伤心难受了一辈子,连最后相认都没孝顺对方一天,反而让她妈为她担惊受怕,最后还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想到临死前那个爽利的老太太仿佛一夜之间被抽走了所有精神气,趴在她身上哭到晕厥的样子,苏软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软软,你听奶奶的,千万别被她骗了,这世界上就没有比她更狠毒,更会钻营的狐狸精了!你那么小的时候,为了回城她能勾搭城里人抛下你,现在她找你肯定安好心!”

看着苏老太太恶狠狠的表情,苏软忽然觉得可笑。

她一直以为,苏老太太是她在苏家不多的温情之一,可事实上,她心中的仇恨,大部分都是老太太灌输给自己的。

上辈子她和李若兰相认后,虽然知道李若兰和舅舅们私下里狠狠的收拾过苏家人,但当着她的面李家人从来没说过苏家一句坏话,包括苏文山的。

只因为他们想让她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苏文山的爱虽然偏执扭曲,但对她不是利用,而是爱,她是被期待着出生长大的孩子。

她第一次体会到了被小心呵护的爱意,可是因为苏家的欺骗,她错过了一辈子……

苏软抚摸着手中的裙子,李若兰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为她付出了多少。

她一直以为是她到了市里和李家离得近了之后,李若兰才开始悄悄关注她的,再次试图接近她的。

如今想来,苏文山把她丢给苏老太太几乎不闻不问,他连她几岁,该上学了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恰到好处的给她买书包、买字典、买衣服呢。

这些应该都是李若兰准备的,原来即使被她拒绝,李若兰也一直都在默默的关注着她,从小到大……

“软软?”苏老太太看苏软有些喜欢那裙子的样子,厌恶的皱起眉头,“青青不是说了吗?她是被逼买的,她二嫁嫁了个有钱的,一百多块钱就是她指头缝里露出来的一点儿,跟打发叫花子一样。”

“你可别学你妈,见钱眼开,咱苏家人可是有骨气的,不能为这点小利收买,听见没。”

“被逼买的怎么会这么合身?”苏软抬眼看向老太太,“我爸压根就不知道我的尺寸吧,还有,你们不是不知道她在哪儿吗?你怎么知道她嫁的好,嫁的有钱?”

她的语气并不急,甚至有些懒散的,苏老太太心中却是咯噔一下,这孩子什么意思?不会是想去找李若兰吧?

想到这里,老太太更是不遗余力的编排,“我们是知道她在哪儿,她跟你爸都是教育系统的,市里开会总能碰上,每次见了你爸那个趾高气昂,还说幸亏丢了你,不然带这个孩子不可能再嫁的那么好……”

“我们一直瞒着不说,也是怕你伤心。”老太太语重心长的道,“孩子,听奶奶的话,别去贴那狐狸精的冷屁股,你那么小都能丢下你,现在快二十年了,还哪儿来的感情?”

“那女人势利的很,突然找你肯定没安好心,别到时候把你卖了……”

“行了,奶奶您放心吧,”苏软悠悠的开口打断她,语气里带着些漫不经心的嘲讽,“哪里能轮得着她卖……”

苏文山第一个想卖她呢。

苏老太太想到鹿家的婚事,剩下的话全都卡在嗓子里,想替苏文山辩解几句,但是看着苏软的表情最终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怎么还记着这事儿呢,现在不是给你找了霍向阳吗?”

“姑娘家要大气一点,大气一点才能讨婆家喜欢。”

苏软轻笑,“我知道,所以您最喜欢二婶儿和青青了。”

苏老太太一噎,也不再跟她说话,气哼哼的离开了。

苏青青隐隐觉得不安,苏软这怼人的神态太像上辈子她后来对苏家的态度了。

“姐?”她把手里的裙子递过去,试探的道,“既然不穿那条,就穿这个吧,这是我前几天去市里买的,还没穿过。”

苏软看着她:“你上次送我钢笔的时候,是偷偷跑去市里告诉鹿家我有对象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苏青青:……

“我只是怕你没好看的衣服而已。”

“是吗?”苏软睨她一眼,冷笑,“我不相信。”

苏青青:……

虽然已经习惯了她的阴阳怪气,但还是好让人生气!

就这种令人讨厌的性格,要不是主角光环,怎么可能事事顺利!

待看到苏软小心的把红裙子放好,苏青青不禁皱起眉头。

按照苏软的性格,关于李若兰的一切她应该毫不犹豫的扔掉才对,但她现在不仅没扔,还一副珍惜的姿态。

心中模糊的想法忽然清晰,苏软不会也重生了吧?

这样的话,她是不是知道了自己今天的目的?那会不会捣乱,毕竟苏软才更了解霍向阳。

想到这里,苏青青顿时坐不住了,也不敢再说裙子的话题,随口敷衍了几句就匆匆回到了东屋。

苏软看着她的背影嘲讽一笑。

苏青青方寸大乱了一会儿,但在化妆的过程中渐渐冷静下来,看着镜子中越来越漂亮的姑娘,她心中又生出自信。

就算苏软重生又怎么样呢?霍向阳上辈子也是夸过她的,只是苏软比她抢了先而已。

只要霍向阳没重生,她俩就是同样的起点,谁输谁赢还说不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