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 10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中午, 古长安又来了向阳大队,这次熟门熟路找到孟姜家中,将医院批的招工条子送到她手上。

孟姜惊讶, “这也太快了吧?我以为怎么也要下一个月。”这个年头办事效率很奇妙,有时候慢的要死, 要上面有人的又快的吓死人。

古长安笑道:“大院里几个老头子老太太都等着您过去呢,拖一天他们便难受一天, 催得涂爷爷家儿子快疯了, 这不昨天下午就弄好了, 今儿我赶紧送过来。”

张凤同志端了一碗糖水过来, 十分热情,“小古同志, 喝水喝水,大热天大老远的总为我们跑来跑去,我们心里怪过意不去的。你刚刚说什么老头子老太太?阿姜不就是救了一个人, 怎么还好几个人呢?”

孟姜冲他挤挤眼,让他少说几句,不然就露馅了。

收到提示, 古长安竟然懂了, 乖巧微笑道:“大家听了孟姜同志乐于助人的事迹很受感动,所以都很信任她。”

说得模棱两可很容易糊弄过去,孟姜悄悄给他比格大拇指。

张凤捧着条子都快激动哭了, 所以压根没注意到两人的眉眼官司。他们老孟家今年可是走了大运,两个闺女全部解决了工作,可真是祖坟冒青烟了。可惜如今破四旧,不然她指定给祖宗磕头去。

张凤没多想,赶紧拿着条子到大队部找丈夫给盖章, 然后才能到公社转户口。

孟向东同志和张凤一样没出息,捧着工作条子差点哽咽了,颤颤巍巍才盖好了章。

旁人见了他们两口子这情形,都来打听啥情况,知道孟姜竟然去了市里部队医院工作,虽然有几个嫉妒得发了红眼病,但绝大多数都觉得这是村子的骄傲,恨不能欢呼起来。

孟大队长本就因为能干得到村民信任,现在人家家里越来越好,自然是威信更高了。

不说别的,人家儿子在公社种子站,这对村里试种新品很有好处。大闺女在供销社工作,大家有点小东西不用跑到公社,直接让她捎带回来就成。

现在人家小闺女竟然到了市医院,以后村里真有人生大病,也是个依靠。

村民最单纯,但同样小心思极多,为了这些看得见的好处,谁都知道该怎么办,自然将孟家好好吹捧了一番。

被人羡慕的老孟家此时喜滋滋的,计划着等周末孟姜回来,加上孟然一家,大家好好庆贺一下。

孟姜唯一遗憾就是,医院要人太急了,让她明天就要报道,意味着她今天就得鸡飞狗跳一般办手续。

她虽然心中有些小抱怨,但也知道几位老人实在盼着她,所以二话不说就和古长安一起去了公社。

转户口的时候,刘书记特意夸了她几句,让她好好表现给公社争光。

大哥的岳父陈副书记还非要塞给她五块钱的贺礼,让她到市里缺啥买啥,推都推不得,毕竟是实在亲戚。

孟姜觉得,这就是穷在闹市没人问,富在深山有人理?

她拿到户口就往市区赶,在公社门口却被一个人挡了路。

竟然是许知远!孟姜一脸不屑,抱胸懒得理这个人,嫌跟他说话脏了自己。想绕过去走人,却被这人再次堵上路。

孟姜:这是上赶着找虐?

许知远眼中隐藏着一股幽怨,“孟姜,你过得越过越好,怪不得看不上当初的老朋友。”说着还特意瞟了一眼古长安,有点前男友质问现男友内滋味。

孟姜:“……”这人脑子真的有病了!

而古长安压根不理许知远这人,身子站在孟姜一侧呈保护姿势,但眼里的鄙视遮都遮不住。自从昨晚看了这渣滓的表演,他没扔这渣滓一脸大粪都是他有教养。

“孟姜,要不是你逼我,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你心里就不难受吗?你就没有一点良知吗?”许知远心里怒火滔天,却不敢喊出来,只压抑着嘶吼。

孟姜一脸懵,“谁特么的逼你了,你脑子有病吧?”被老男人撞屁股撞傻了吧!

“不对呀,你不是被人搜出来藏了禁书,怎么没坐牢?革委会这么好说话了,不会是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吧?”孟姜明知故问。

一提革委会,许知远就想吐,他干呕了两声才止住,眼睛都红了,“要不是你逼我还五斤粮食,我就不会到镇上想办法,就不会遇上……”遇上吴主任家闺女,自己就不会伺候完她还要伺候她老子。

想到每到夜里就被那个姓吴的摁在桌子上折磨,而且白天时不时还要那胖妞给压在身下折磨,许知远就觉得全天下都欠他的,而最欠他的就是一开始逼过他的孟姜!

他想弄死孟姜,却只能眼看着她步步高升,他恨得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这才是最折磨他的。

孟姜虽然不知道许知远脑子里装了多少臭水,但只看他表情就知道迁怒自己了。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许知远一番,突然惊讶道:“啊,你屁股上流血了。”

吓得许知远一下子捂住屁股,他以为昨晚姓吴的弄得太兴起,真的让他出丑了。吓得他疯了一般摸屁股,摸完才发现自己被孟姜耍了。

“你这个恶妇一定会遭报应的,一定会天打雷劈!”许知远咒道。

孟姜见他这副怨妇一般的样子,可太解气了。本来她是想早早解决了许知远,省得这臭虫时不时恶心人,但更愿意让他好好享受几天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她凑到许知远身边,小声道:“许知远同志,看你走路姿势,你不会被男人糟蹋了吧?那你青梅竹马的恋人可怎么办?若她知道了,会不会嫌弃你?”

“一个大男人却只能委委屈屈卖屁股,这种滋味不好受吧?可有什么办法,你也是为了好好活着嘛,我相信你对象可以体谅你的。加油,你们可是真爱,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互相原谅的。”

孟姜笑得幸灾乐祸,可真想知道男女主以后还会不会恩爱一辈子。尤其是许知远,会不会直接被姓吴的弄的没有能力了?

许知远一脸惊恐,“你,你胡说,我没有!”

孟姜笑嘻嘻道:“不止我知道,好多人都知道呀,因为那个黑胖子很喜欢在外面炫耀哟。他会评价每一个弄过的人,说的可下作了,而且还会介绍给同好之人哦,你可小心点,别被他嫌弃后送给别的男人。你若不信,自己出去打听啊,我干嘛要骗你啊,我可是为你好呀!”

说完,孟姜拉着古长安跑远了,心情可太好了。

一棍子打死敌人不算本事,让敌人一直活在惊恐中才好玩嘛。

古长安本来被孟姜的操作给吓住了,这小姑娘年纪不大懂的不少,他都被吓了一跳。

不过刚刚有一瞬间被一只小手拉住了袖子,他觉得自己身体都飘了起来。又见小姑娘笑得灿若云霞,嘴角也跟着上挑。

虽然明知道两人没可能,他还是觉得很幸福,哪怕只是想到她的笑容,都觉得人生绚烂无比。

而且他很喜欢她的恶作剧,觉得特别可爱呢!

而站在原地的许知远则如缀冰窖,原本他以为这些都是秘密,都会随着时间而抚平伤口,现在才知道自己是个大傻子!

怪不得这大院里所有人看到他都躲着走,甚至眼神怪怪的,原来是他们知道了真相,所以看不起他!

其实吴主任能升上来,除了会对上司投其所好,但同时也确实嘴硬心狠适合这个岗位。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大嘴巴,到处拿这种破事出去说,嫌命长?

而大院里的人都躲着他们,实际上是因为不想惹事,毕竟革委会是从上到下垂直管理,和公社这边根本不是一派。

而且现在革委会一派明显占上风,所以大院里的人只能避其锋芒而已。

可明眼人都看得明白的事情,许知远却非要钻牛角尖,因为他现在世界观早已被颠覆,觉得世间一切皆有可能。

毕竟当初他天天撩/骚/女人,利用女人的时候,可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男人爆了。

公社里的事情办妥了,孟姜看还有一些世间,便提议两人到胡妈妈那里看一看。

古长安自然是点头同意,而且觉得小姑娘可真善良!

到了胡妈妈家里,孟姜见她一个人正在打包,好像要搬家的样子。

她赶过去帮忙,“胡妈妈,您身子还没好利索,最好不要做重活的好,还是要多休息一两个月。”

胡妈妈见到孟姜,眼睛就是一亮,脸上也带了笑,“小恩人来了?我正想着你呢。”

孟姜接过活笑道:“想我我就多来看看你,以后我去市里上班,正好经常路过咱们县城。您别叫我小恩人,叫我阿姜就成。”

她扶着胡妈妈坐下,“您气色好了一点,我给您把把脉,看看要不要调配方子。”

胡妈妈惊讶道:“阿姜有工作了?”

孟姜笑道:“是呀,因为我医术好,就被古长安同志推荐给人治病,然后就有机会进了医院。”

“你这脉有力了一些,生机上来了,但还是暗沉无力,可不能太大意了。像这种体力活少做,要不急就留着,我来的时候顺手给你干了。”孟姜叹气道。

胡妈妈拉住她的手,“好闺女,我运气好能遇到你们。我无亲无故的,本以为就孤老终身了,但我儿子部队上竟然有养老院,专门负责为我们这些鳏寡军属养老,说是接我过去,头几年帮着抚养孤儿,老了军队全管,所以才想搬走。”

孟姜觉得这是大喜事呀,“那可恭喜胡妈妈了,您还年轻,去了还能为军队出力,也还能有所作为呢。”人必须要有点事情做,才有活下去的动力。

胡妈妈笑,“我走了,钢厂的工作可以留给家里人,我在这里一个亲戚都没有,所以就想起了你。我本来是想星期天去你家走走,一个是想将工作给你,一个也是临行前道谢。”

“谁想到你这么有本事,自己把工作搞定了。阿姜呀,那你家里总有人需要工作吧?咱们钢厂可是市里第一纳税大户,福利也特别好,要不你和家人商量商量?”

孟姜:“……”不是,她这是撞上什么大运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周六日继续日万,更新时间分别是早8点,中午12点,晚8点,给自己加个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