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 6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世, 原主被孟雅算计,汝阳王不仅毫不怜惜被他糟蹋过的女子,还一脚将她踢到泥里, 转而跪求孟雅不要离开他。

只要孟雅想,他可以将原主悄无声息送离人世, 绝不会影响他们二人美好生活。而孟雅要的是踢开这个癞皮狗一样的男人,怎么可能答应他。

汝阳王在孟雅那里受挫, 转而便折磨原主, 暴力、冷暴力甚至还时不时有□□上的折磨, 将一个本就自卑的女孩逼得自尽。

孟姜真的不明白男人, 明明不爱一个女人,却还能□□上折辱, 这都是什么恶心变态。这种男人还能是男主,世界疯了吧?

而这辈子,孟雅没有实施计划, 任由汝阳王下手。没想到孟姜随便略施小计,就将这两人反手钉在了耻辱柱上。

孟姜看着这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心中冷笑道, 所有的罪孽都会反弹, 只是偶有迟到罢了。

她哭着哀求大家,“阿雅妹妹和王爷乃是皇上亲赐的婚约,他们腊月里本就该完婚, 此时就算有点不妥,也该被体谅对不对?”

又转头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了孟雅一眼,继续求道:“他们年纪还小,还是孩子,求大家给一次机会, 将此事遮掩过去吧。”

众人:“……”就因为有了婚配还在冰天雪地里滚,才让人更加看不起。这是有多猴急,忍不了这两天!孩子?有这么会玩姿势的孩子?

汝阳王一直不是个东西就不提了,可是这孟雅,平日里清高冷淡,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她自己却是这么个货色,可笑!

也对,家传嘛,孟雅的亲娘就是靠着没羞没臊上位的外室,闺女亲随了也正常。大家想想,亲娘能在父亲重孝期间伺候男人,她闺女孟雅婚前就按奈不住不是正常?

听众人窃窃私语,这汝阳王平日里就肆意妄为惯了,从来没出过这么大的丑,性急后骂起贵妇和贵女们也毫不留情。

汝阳王将仅有的袍子大氅紧紧裹在孟雅身上,死死护着哭泣的女人,眼里尽是凌厉,“滚,全部都滚,谁要敢出去嚼舌头,老子凌迟你们全家。”

大长公主刚刚赶到不久,正好听见这句话,忍不住翻个白眼,心道皇兄也是子嗣太少了,不然不至于让这种德行的儿子得势。

她不免看了一眼安王,心道若是这个侄子能说话,该有多好。

心里虽各种吐槽,但身为主人,她还要维持秩序,更要维护皇家体面,微笑着送众人离去。

而这数十位京城贵妇和贵女则忍不住各种八卦,心想汝阳王的威胁算个屁,这么多主子和下人都看到了,他能封住谁的嘴?

而且,这人再嚣张也终究是皇子,现在动不动威胁凌迟朝臣一家子,让皇上怎么想?皇上又不是儿子死绝了,非他不可。

再说了,他要真犯了谋逆大罪,亲儿子这个名头也不好使。反正皇家子嗣众多,大不了过继一个。

总之,众人对汝阳王的印象分扣了十分不止。看他这霸道无礼的模样,世家还不想伺候这样的主子呢。

孟姜也跟着众人慢慢退去,脸上无一丝血色。

安康郡主看看她,难得好心安慰道:“她是她你是你,不要太难过。我们都知道,你又不在侯府长大,和她不一样。”

孟姜挤出一丝笑容,“都是孟家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过阿雅妹妹好命,好歹有汝阳王护着。”

众人立刻朝她送去无数同情眼神:这姑娘太可怜了,好不容易进京却遇到不靠谱妹妹。明明妹妹有错,承受罪过的却成了姐姐,实惨!

孟姜装作一脸的失魂落魄,却看到安王却看着她,嘴角还微微上挑。

孟姜:“……”总感觉这男人的表情不对劲。

为了试探,她故意落后几步,正好和安王走在一处。她小声道:“今天十分感谢安王,不至于让我颜面全无。”

安王笑笑:是要感谢本王,要不然那仆人和奴婢被查,你做的事情也瞒不住。

“……!”孟姜用鬼力倾听安王心声,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个!

其实她没弄死那个奴婢也是故意,她根本不怕查。要查就是一条线,她真想让皇上看看他的好儿子多么龌龊。身为皇子,竟然用这种下三滥手段对付一个女人,要脸吗?

不过安王出手,也确实解除了所有的后顾之忧。

孟姜略微思考,见左右无人便决定破罐子破摔了,“我从三岁多便住到庄子上,一住就是十二年,而且我娘死的蹊跷,心里怎能没有一丝恨。但我一个女子,被仍在乡下能有什么法子,只能逐渐认命。嫁给农夫,每日辛勤劳作但心安,一辈子也挺好。”

“可惜他们这还不满足,为了无底洞一般私欲,想要将我彻底毁掉,逼不得已,我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这个人歹毒,但若再来一次,我依旧会这样做。”叹了一口气,“谢谢你的帮助,再见了。”再见了,刚刚萌发的一点爱情小芽芽。

孟姜心里有一丝丝遗憾,难得觉得一个男人顺眼,却让人看到了真面目!

安王轻轻用手牵了一下她的衣袖,将她的手叠在自己左手上,用右手写道:“你很好。”想了想,又写道:“你最好。”

如果她不善良,当时就会把那个丫鬟弄死了。就因为心善才留了把柄,害的他不得不出手。

孟姜觉得手心痒痒的,像被一根羽毛挠一样,全身酥酥的。想了想,她反过来在安王手心里写道:“你也最好。”促狭一笑。

安王觉得一道细细的闪电麻了自己一下,忍不住后退两步,不然他怕自己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

见孟姜看他,安王掩饰般指指自己的耳朵,点点头表示他听得见。

孟姜笑得十分开心,“我知道呀,可我就是想在你手心里写字。”说完,小跑了两步走远了,只留下一个欢欣雀跃的背影。

这个男人很有趣,她真的有点喜欢。

安王呆呆立在当地,看了良久,然后捂着眼睛望着天笑了。头一次,觉得阳光这样暖,天这样蓝,人生这样美好。

下定了决心,他离开了这里回了皇宫。

孟姜到家不久,皇宫里的旨意也来了。

之前汝阳王在朝堂之上求娶孟家嫡女,皇上儿子少,对儿子们也就宽容很多,见自家儿子喜欢,而孟家女名声不错,就顺势点了头。

可他再没想到,这两个明明已经有了婚约的人竟然在大冬天庭院里滚到了一起,让皇家颜面尽失。

而且这女人还野心勃勃,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勾引了他儿子,却惦记着要进宫当皇妃,这是把皇家男人当什么呢!当他们是随意让人挑选的□□吗?

这种女人实在不是良配,景阳侯府对原配和原配嫡女做的那些破事,门风也实在堪忧。皇上本来就在找机会将这门婚事废掉,没想到碰上这档子破事。

然而儿子已经把人给睡了,也不能不认账,于是派人来传口信,大意是孟家第二女性子孟浪,不堪为皇子妃,赐为采女,今晚一顶小轿直接进门。

侯府本来就愁云惨淡,一听这个消息直接炸了。

万氏当时就昏死过去,而景阳侯却还要硬撑着谢恩,拿着银子打点求情,“内子这是觉得太过荣幸,激动之下才晕了过去。”

太监冷笑道:“最好如此。你们也别耽误时间了,孟采女在大长公主府累狠了,直接被汝阳王抬去了王府,你们也省的安排轿子了。”

“不过王府没有女眷,没什么女人用的东西,你们随便收拾几件换洗衣服和日常用具送去吧。”

临走时,还摇头叹气:“做的什么孽哟,生下这么个糊涂闺女。”心里的不屑掩饰都掩饰不住。

景阳侯:“……”老子这就去打死这个败家闺女。然后想想闺女已经直接从大长公主别院抬到了王府,连见面的几乎都没有,他只能拿万氏泄愤。

他用脚狠狠踢了万氏几下,“你养的好闺女,全随了你不要脸。当初你热孝里就勾勾搭搭,现在全教给你闺女了,你是不是想死!是不是想让侯府从此没脸出门?”

孟姜旁观了一会,见万氏明明眼皮子动了几下,却不敢醒来,估计也是怕火上浇油。

虽然孟姜觉得挺有意思,但心里还是不齿,一个男人遇事只会打女人,孬种!

当初这对狗男女你情我愿勾搭在一处,现在却把罪名全推到女人身上,乌龟王八蛋。

比起万氏,孟姜最恨的其实是原主这个父亲。不顾夫妻情谊,不顾父女血亲,只顾自己寻欢作乐,畜生不如。

看够了,孟姜方才开口,“侯爷,阿雅毕竟是汝阳王的人,而汝阳王很可能……”她指指天,接着道:“只要王爷宠爱妹妹,将来翻身指日可待,做事何不留一线?”

孟姜可不想看着万氏就这么被揍死,好事还在后面,还需请这个女人慢慢品尝自己酿下的苦果。

这一句话,立刻让景阳侯清醒过来,讪讪地将脚收了回来。为了掩饰尴尬,景阳侯道:“孟姜啊,你可要好好表现,爹爹全力支持你,争取将你送进天家,享受荣华富贵。”

孟姜:“……”还真是能屈能伸的侯爷那,一转身就让她替代孟雅进宫。这人的脸呀,定然是被狗啃了。

景阳侯只是那么一说,没想到第二天宫里当真来人,传皇后懿旨,宣孟姜第三天进宫陪伴。

等人走了,景阳侯要疯了!

“阿姜,阿姜,爹的好闺女可真是争气。皇后这么多年很少见人,能见你说明入了她的眼。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为了什么,但总归不是坏事。”

景阳侯十分激动,拿出自己的私房钱,“爹这里钱虽然不凑手,但绝对不能给闺女丢脸。你拿着这个,进宫好好打点,务必让娘娘开心。”

他搓搓手,“要是能嫁给安王也不错。虽然无缘大位,但皇后娘家魏国公府乃世袭罔替,永不降爵,底蕴十足。你能嫁过去,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还能帮衬你妹妹和兄弟。”

孟姜:“……好的呢。”一定好好帮衬,让他们好好享受这份帮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