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偏偏不心动 > 第48章 第 48 章

我的书架

第48章 第 4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母脑子里一想到时初妤做了对不起自己儿子的事, 整个人都炸了。

好在她还知道如今是在外面,身边还有自己的朋友。

她扯出一抹笑,转头将朋友打发走了。

眼前出现一个人影, 时凛诧异地抬头,认出来了来人, 本着礼貌,他主动站起身, 朝着闻母问好, “闻伯母, 你好。”

闻母刚开始没太在意他, 现如今她转了转眼睛,目光落在时凛的脸上, 认出来了他的身份。

她客气地点了点头:“嗯嗯, 你好。你妈妈最近还好吗?”

时凛温声道:“劳伯母惦记,她最近很好。”

闻母没想到和时初妤坐在一起的会是时家大少爷,心底更加坚信心底的想法了。

时凛和闻樾同为青年才俊, 从小到大获得了很多赞誉,若说能让时初妤放弃闻樾的人,是时凛的话, 就说得过去了。

闻母和时凛寒暄了几句,笑说:“你看,我和初妤说几句话,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时凛礼貌一笑,只说:“那您要看阿妤的意思了, 我可不能替她做决定。”

闻母脸上的笑一僵,下巴微抬,颇有些高傲, 她淡淡说:“我们谈谈。”

时初妤微垂着眼,桌上握着玻璃杯的手不自觉用力,指尖有些苍白。

那是她身体做出的最自然的反应。

ptsd。

她下意识摸向包包,想要拿药,可一碰到金属拉链,冰冷的凉意让她清醒了一些。

时初妤深吸了一口气,将柠檬水放在桌子上,心里叹了口气。

她对闻母的阴影太深了,以前隔着电话,她还能按着自己的性子,任性地挂她电话,可现如今闻母一用这样居高临下的命令语气和她说话,她就忍不住想要躲藏起来,避开她。

尽管她心里清楚地明白,此刻她不用再刻意讨好她。

但心里的障碍还需要时间去克服,她不想逃避了,ptsd迟早需要治疗。

她不可能每次都靠药物缓解。

她站起身,轻轻地喊了一声“妈”。

闻母讥讽地笑了一声,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神色深沉如晦的时凛时,又收敛起面部表情,径直往一边走去。

时初妤慢慢地跟了上去。

她们一前一后地往二楼走,上楼的时候,时初妤和一个年轻男人擦肩而过,她没放在心上,继续往上走。

年轻男人顿足,抬头看去,瞥见时初妤略有些苍白的唇。

陈喻顿了顿,想到闻母和时初妤的关系,觉得还是要告诉闻樾一声。

他掏出手机,给闻樾发消息。

“闻哥,我在餐厅看到嫂子和伯母在一起,而且嫂子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微信刚发出去,那边秒回。

【闻樾:地址给我。】

陈喻发过去一个定位。

他想了想,决定再待一会儿,要是楼上发生了状况,他还能照看一下。

餐厅都有独立的包厢,闻母拿着卡重新开了一间包厢,她一走进去,就将手里名贵的鳄鱼皮包包扔在桌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然后她直接坐在了正对门的位置,左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静静地看着她。

闻樾和她很像,如今闻母沉着脸,与他简直是如出一辙。

气势逼人。

时初妤顺手将门关上了,然后背脊挺直地站在门口。

闻母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才开口说:“时初妤,我自认为我们闻家是没有亏待你的,你的身份根本配不上闻樾,可当年闻樾铁了心要娶你,我也就随他去了。尽管这些年,你从来没有尽过一分闻家女主人的义务,可闻家正牌女主人一直是你。”

顿了顿,闻母突然冷下了语气,说:“可你是怎么回报闻家的?当众和另一个男人暧昧不清?”

时初妤眼睫颤了颤,倏然抬头,“您什么意思?”

闻母嘲讽地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前面时初妤安静地听着她说话,反正闻母翻来覆去那几句话,她这些年听的太多了,耳朵都起茧了。

可后来闻母话音一转,话里话外都暗示她品行不端,朝三暮四。

时初妤当即心里就涌上一股怒意和委屈,她这些年,这些年委屈自己,讨好他们。

可在他们眼里,她从来就不值得信任,她的人品从来没有被承认过。

时初妤为她自己不值。

她眼尾有些红,积攒了三年的怒气一瞬间喷涌而出。

时初妤紧紧捏着包包的链子,说:“伯母,我叫您一声伯母,是鉴于我父母赋予我的良好教养。”

她顿了顿,说:“是,我是家世普通,但我从小也是父母老师眼里的好孩子,受过良好的教育。你可能不知道,我和闻樾考上的是同一所大学,大学四年里,我也拿过几过国家级奖学金,我也是父母眼中让他们很骄傲的女儿。”

“你一直说我是麻雀飞上枝头,可嫁给闻樾三年,我从来没觉得自己真的成为了凤凰。闻家上下都不喜欢我,排挤我,每次你和别人谈及我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一句夸赞。不,你甚至都不愿意和人提起我。

“我嫁给闻樾三年,吃穿用度都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从来没有花过闻樾的一分钱。

“我很努力地追赶闻樾,想要与他并肩而立,可你们一直嘲笑我不务正业,我那时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在你们眼里是个笑话。

“伯母,可那是我的梦想。”

说完,时初妤笑了一下,眼尾还带着红,眼眸却亮晶晶的,熠熠有光,她慢慢地,一字一句说:“算了,你怎么会懂得一个人追逐梦想的美好呢?”

时初妤一口气说完这些,那些委屈和不为人知的心酸发泄一通后,胸中那些积攒了多年的郁气也慢慢地随之消散。

闻母第一次听时初妤说这么多话,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根本没料到,那个唯唯诺诺,性格绵软的时初妤,会有这样气势凛然的时候。

不过她被时初妤最后略带嘲讽的眼神刺激到了,她滕地起身,怒气高涨:“你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不懂?

时初妤这是在嘲笑她是个毫无梦想的俗人吗?

时初妤勾唇,“您自己心里清楚。”

原话奉还。

闻母气得仰倒,她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年轻的时候,父母宠着,嫁人了,丈夫看在她家族的份上,也从没敢给她气受,后来儿子性格虽然冷了点,但也孝顺懂事。

可谓说,她这辈子都没被人这样怼过!

她满脸通红,胸脯不断起伏,性子也上来了,也顾不得太多,随手拿起手边的东西就砸过去。

时初妤没料到闻母会扔东西,心下一沉,刚要躲,手臂处就传来一股力,将她往后带了带,随后,一个人挡在她面前。

时初妤惊愕抬头,就看到了一道高大傲然的背影。

闻樾。

闻樾没躲,硬生生挨下来了。

空调遥控器砸在他的额头,很快,他的头顶就红肿起来。

闻母惊呼,“闻樾?!”

而闻樾,淡漠地看了她一眼,转过身,黑沉沉地目光落在时初妤脸上。

她眼眶通红,鼻子也红,眼珠湿漉漉的,显然是哭过了。

闻樾心刺了一下,低低说:“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他现如今没有脸和她说话。

时初妤心跳了一下,她目光快速地看了一眼他的额头,又匆匆收回。

透过他的肩膀,时初妤看到了不远处毫无风姿礼仪的闻母,自诩豪门贵族的闻母,第一次这么失态。

她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要说伤害,遥控器砸在了闻樾身上。

甚至她还出了一口气,心结也解开了。

闻樾喉结滚了滚,心脏被撕裂一般。

原来闻母和时初妤之间,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吗?

可笑他一直认为两人能够和平共处。

闻樾眼眶发涩,是他错了。

她们之间维持着表面的平和,不过是时初妤一步步退让,委屈自己的结果。

可当时他是怎么做的呢?

他亲自带着时初妤,走进那个让她窒息的老宅。无视她的难受,自作主张地让她单独和闻家人相处。

那时候的时初妤,该多孤单啊。

她投向自己的目光,隐忍着求救的信号,可他冷眼看着,静默不语。

闻樾偏了偏头,隐忍情绪的双眸渐渐变红。

他手臂上的肌肉紧紧绷着,他拉开门,将她轻轻地推了出去,嗓音暗哑:“你走吧。”

时初妤愣了。

她看向闻樾,却只能看见他冷硬地下颌线。

屋内的闻母听到闻樾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让时初妤离开,瞬间站起身,语气急促:“闻樾,你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我要她给我道歉!”

闻樾嘴角紧紧抿着,他转过头,看向时初妤。

时初妤一时之间看不懂他脸上的神情。

太复杂了。

她还要仔细看,可男人眼睛微弯,眼底有很细碎的光,脸上的线条柔和,很温柔地朝她说:“快走吧,别回头。”

时初妤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

闻母急切的走过来,说:“阿樾,你还维护她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她做了什么?”

说着,她就要往外走。

闻樾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低低说:“妈,别去了。”

闻母拍了一下他的手,恨铁不成钢:“她都要给你戴绿帽子了,你怎么这么傻啊!”

闻樾垂着眼眸,很想说一句,她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他会祝福她。

可那句话,在喉间滚了滚,如何也说不出口。

要让他看着时初妤和别的男人幸福甜蜜,还不如杀了他。

那是他唯一一次心动、死也不愿意放手的时初妤啊……

他想没脸没皮地粘着她,可自己有什么资格呢?

闻母还生着气,不想顺着他的意,坚持想要把时初妤追回来道歉。

闻樾手掌死死握着她的手腕。

“妈,我求你了。”

“你还要让我在她面前变得更卑鄙吗?”

闻母愣了,一抬头就看到闻樾眼眶发红,浑身上下散发着绝望。

她哪里见过这样的闻樾。

她的儿子,矜贵俊美,向来高高在上,冷漠无情,有时候她都觉得难以接近。

跟天上的神明一样,一颗心古井无波。

每次她听着别人对她抱怨孩子不听话,转而夸赞闻樾能力出众,她高兴骄傲之余,又觉得失落,她有时候也期望,闻樾能够闯祸叛逆一下。

其他的同龄人,到了年纪就谈谈恋爱喝喝酒,唯独闻樾,克制又冷静,理智到可怕。

可如今,他被拉下了神坛,沾染上了烟火气,也变得像个人了。

几秒后,闻母呐呐道:“那我不去就是了……”

她顿了下,又迟疑地说:“所以……你也知道时初妤外面有人的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