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偏偏不心动 > 第34章 第 34 章

我的书架

第34章 第 3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份爱意来得猝不及防。

在时初妤离开后。

闻樾沐浴在温暖的晨光里, 却是如坠冰窖。

心口泛起细密的疼痛,他忽然有些后悔。

当初时初妤提出离婚时,他应该早点意识到他那些奇怪的感觉, 都是源自于他的爱的。

以至于现在,他想要将自己的爱意宣之于口, 可时初妤却已经不在了。

……

赵阿姨喜欢花, 整个房子里,到处都是开得娇艳的鲜花。

时初妤看着这些花,也渐渐地想开了。

向往爱情没有错,可爱一个人之前,要先爱自己。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自己更珍贵。

从闻樾的生活里剥离开来,其实没什么大不了。

当时的痛彻心扉,慢慢的,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这几天, 她跟着赵阿姨一起栽花,闲暇之余看看书,吃完饭散散步,心境越发平和。

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因为伤口在愈合长肉,时初妤的两只手都很痒,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去挠一挠。

本想找本书阅读, 转移注意力, 却不料刚翻开封面,电话就响了。

时初妤放下书,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电话。

她向来不接来电不明的电话。

随手一滑,就把电话挂了。

没想到, 几秒后再次打了过来。

时初妤迟疑了一瞬,摁了接听。

“喂。”

闻樾听着她轻柔的嗓音,喉间有些痒。

这些天,他第一次明白,思念一个人的感受,是多么难捱。

浅水湾的每个角落,都有时初妤生活过的痕迹。

时刻提醒着他,曾经有个温柔的女人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过。

他想去找她,可他如今不是她的谁,更何况,他连她的住处都不知道。

他给她打电话,却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时初妤没把他放出黑名单。

甚至于,他新办的那张卡也进了黑名单。

她做得决绝,一丝余地都没给他留。

那边一直不说话,时初妤皱了皱眉,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铃声再次响起时,时初妤心里其实有了点底,大概能猜出来是谁了。

可她又担心闻樾找她有事,迟疑了几秒,到底还是接了。

“阿妤……”那边害怕她又挂电话,不再一声不吭,主动开口。

闻樾向来沉静,生意场上,他是绝佳的猎手,从不缺耐心。

可如今,一秒钟他都等不了。

时初妤低头,随手翻了一页书,“闻先生?”

闻樾听见这个陌生的称呼,心下抽痛,他声音沙哑:“你……最近好吗?”

时初妤愣了一下,有些怀疑他是不是闻樾,“挺好的,多谢关心。”

语气疏离淡漠,全然没有以前的温柔。

闻樾不知道如何说下去了,他似乎并不了解时初妤,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也不知道用什么话题能够和她聊下去。

他空有一腔爱意,却成为了她的陌生人。

闻樾说:“当初我们签的合同上有说离婚后你能得到一套房子和五千万,房子的位置在市中心,还有一些交接手续,你今天有时间能过来一趟吗?”

时初妤当初和闻樾签了结婚合约,如今合约到期,他们离婚了,自然该履行合约上的条款。

一套市中心的一百五十平的房子和五千万现金。

“今天下午五点行吗?”时初妤想了一下自己的时间安排,问道。

虽说刚开始,时初妤并不是为了这些补偿才嫁给闻樾的,可她想一想这三年来自己受的委屈和付出的青春,她就觉得,这些钱她收的不冤。

“可以。”

闻樾应道。

随后他想再多聊几句,可是一看屏幕页面,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闻樾低着头,扯出一抹苦笑,以前每次打电话,时初妤都会等他挂电话……

时初妤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时间,上午十一点。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六个小时。

她随手定了个闹钟,怕等会儿忘了。

最近她的作息挺规律的,喝茶种花,有时候看看电影读读书,有种不被凡尘打扰的清幽,有时候太沉浸在一件事中,常常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时献最近也有些忙,好像是学校里有一个大活动,宣传画和海报都要制作,他作为艺术系最优秀的学生,自然就被拉去做壮丁了。

闹钟定好了,这件事随后就被她抛在了脑后。

时初妤继续捧着那本书看起来。

这边闻樾约好了时间,就开始准备了。

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约女生,一点经验都没有。

一向运筹帷幄的闻樾这时候有点像没头苍蝇一样,不知道该干什么。

办理交接手续虽然是借口,但他确实是真心想要把房子和钱给时初妤。

闻樾拨了内线电话,让周叶进了总裁办公室。

“闻总,您找我?”周叶恭敬地说道。

闻樾想了下,说:“你现在把我名下所有地处市中心的房产都列出来,待会儿给我。”

“好的。”周叶点了点头。

闻樾又问了一句:“这附近有什么比较好的餐厅吗?”

周叶愣了下,问道:“您是要干什么?”

以前闻樾从来不会让他推荐餐厅,他的嘴很挑剔,味道一般的餐厅都入不了他的眼。每次他去用餐,都是去那几家常去的餐厅。

闻樾想了下:“约会。”

“约会啊,约……咳咳咳,闻总,您是说约会?”

周叶蹦了几个词,才反应过来闻樾说的是什么。

一时之间,他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不停地咳嗽,整张脸都红了。

闻樾沉吟了一下,语气有些沉:“不行吗?”

周叶赶忙摇头,“没,我只是觉得有些意外。”

毕竟闻樾常年只关心工作,私生活一点也不乱,没有豪门子弟的坏习惯。

他跟着闻樾也有这么多年了,也没见过他有女人上的问题。

如今听他说约会,自然很诧异,也有点好奇,对方是谁。

不过他也知道,上司的私生活他不能太关注,就算看到了什么,也要当没看到。助理这个职业,就是要嘴巴紧。

这一点他做得还算不错。

闻樾听罢,安静了一瞬,问道:“我以前是不是对我妻子很混蛋?”

周叶动了动嘴唇,不敢说。

闻樾看了他一眼,见他一副“说了我还有活路吗”的样子,也就知道结果了。

他笑了一下:“我也觉得自己挺混蛋的。”

周叶:“?”

他真的是搞不懂闻樾了。

最近实在是太奇怪了!

以前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时候,他觉得闻樾太薄情,让人有压迫感。

可现在他笑了,周叶觉得,更害怕了。

还不如不笑呢!至少看着正常。

闻樾敛起笑,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看向周叶:“你出去吧,记得把适合约会的餐厅发给我。”

周叶愣了下,随即点头,就躬身出去了。

闹钟一响,时初妤慢悠悠地放下书,起身关了闹钟。

她看了一眼手机,发现里面有好几条信息,都是来自闻樾的。

“带好身份证。”

“地点在meetinggarden。”

“位置已经订好了,你先到的话,会有人把你带到位置上。”

“不用着急,慢慢来。”

时初妤瞥了一眼就放下了手机,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关心。

还有点啰嗦。

不太像闻樾的性格。

她也没深究,换了衣服,画了个淡妆就出门了。

最近入了秋,天气有点转凉,路上的落叶也多了不少,沙沙地踩在上面,有点好听。

时初妤慢慢地走在街道上,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整个人都愉悦了起来。

江城的街道都很美,二环少了市中心的繁华,却有它独特的韵味,像一壶茶,越品越香醇。

时初妤最近经常在林间小道上散步,见证了树叶由绿变黄的过程,脑子里灵感迸发,苦于手还没有完全恢复,做不了太精细的活。

她想画画想得心头发痒。

因为在路上欣赏景色,耽误了点时间,后面的一段路她是打车去的。

无关乎对方是谁,守时守信是她的原则。

下午五点交通没有很拥挤,一路上畅通无阻,时初妤也在五点前赶到了餐厅。

这家餐厅她第一次来,也不清楚这是家情侣餐厅。

不过她踏进门,就发现整个场景都很梦幻飘逸,入目是一道蓝色的旋转楼梯,内部的灯光也很柔和,透过窗户还能看到江景。

整个环境给人的感觉是治愈,舒适。

时初妤诧异了一下,觉得这个餐厅肯定是助理挑的,闻樾不像是能忍受浪漫唯美的人。

餐厅的服务非常周到,一见到时初妤,服务员就微笑着走上来,“您是时小姐吧?闻先生已经到了,请随我来。”

时初妤跟在她后面,来到了一个安静地角落里。

闻樾已经到了。

他依旧是西装革履,身姿笔挺地坐在那里,和周围粉红色的气息格格不入。

他似乎有点心不在焉,长腿交叠,不停地转动着腕表。

时初妤目光划过他腕间的手表,那是她送给他的礼物。

价格有点高。

不是时初妤会买的东西。

可当时她想到是送给闻樾的,还是咬牙买了。那段时间为了挣买手表的钱,她一天接三份活,没日没夜地赶工,吃住都在工作室了。

毕竟闻樾身上穿的,手上戴的,无一不是精品。

她舍不得委屈闻樾。

时初妤收回目光,更加觉得自己这五千万和房子,拿得不亏心。

闻樾远远地就看见了时初妤,他站起身,嗓音低沉,“阿妤……”

时初妤拧眉,上下扫视了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闻樾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没变,又似乎变了。

她不甚在意地收回视线,朝着闻樾颔首:“闻先生。”

一时,闻樾往前走的脚步顿了顿,他看着时初妤,目光炯炯,“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时初妤笑了笑,没搭理他:“闻先生,既然来了,我们就先办手续吧。”

闻樾眼底划过失望,但还是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是他亲手把时初妤推远了,现在被疏离,也是他咎由自取。

怨不得别人。

“不急,既然来了,我们先吃饭吧,边吃边谈。”闻樾说。

时初妤微笑,温声道:“不了,正事要紧,闻先生想必也很忙,我们早点交接完,你也能早点回去。”

闻樾直接说:“我不忙。”

时初妤抬起眼眸,桃花眼依旧漂亮得迷人,她微笑道:“闻先生,我想我们不是能坐下一起吃饭的关系吧?”

闻樾清楚地看见了她眼神里的冷意,他后退了两步,似乎有些站不稳。

“只是一顿饭……阿妤,我们离婚并不代表我们不能一起吃饭。”

时初妤仍然挂着微笑,“离婚就代表我们之间的关系破裂了,闻先生。”

她顿了顿,又说:“一起吃饭是很亲密的关系才能有的行为。夫妻或是朋友,可闻先生,我们并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1 00:00:08~2021-08-22 00:03: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