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偏偏不心动 > 第32章 第 32 章

我的书架

第32章 第 3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以前一样, 这些人的聚会场所都是在私人高级会所。

闻樾到的时候,会所里已经来了几个人了。

会所的经理亲自把闻樾领到了包厢,就躬身退下了。

刘洋比上一次更加热情, 因为他觉得,看着不好接近的闻樾似乎也会因为感情不顺而烦躁, 这样一想, 他就觉得闻樾也没有那么难接近。

他往旁边挪了一下位置,把自己的位置让给闻樾,“闻哥,这儿!”

闻樾走到刘洋旁边坐下,神色寡淡。

包厢里有些不是圈子里的人,看到闻樾一来,刚刚还趾高气扬的刘洋瞬间就熄了火焰,甚至还有些殷勤地退居到一旁,就知道, 来的是一个大人物。

有人挂上笑,笑容满面地走上来,“闻哥,我敬您一杯。”

他不认识闻樾,但听刘洋的称呼,知道他姓闻。

也就顺势跟着喊了。

闻樾长腿交叠, 抬头看他一眼, 语气平缓,“你谁?”

明明很平淡的表情,可就是能感觉到他气势强盛。

刘洋脸色铁青,他就不该把这些没脑子的请过来。

他站起身,出言呵斥:“滚滚滚, 在哪儿攀亲带故呢?闻哥也是你能喊的?”

刘洋说的也没错,圈子里的人,和闻樾或多或少有几分交情,才能亲近地喊一声“闻哥”,外人哪个见了闻樾,不得恭恭敬敬地喊“闻总”。

那人被刘洋喝了一顿,也不敢说话,一双手紧紧捏着酒杯,满脸惶恐。

他不是豪门圈子里的人,他是个十八线小明星。只是最近刘洋喜欢上了他公司的一个女明星,想要追她,正好他和女明星关系不错,刘洋就找上了他,想打听一下关于女生的信息。

今天也是刘洋作局,邀请他来玩一玩。

刚刚待了一会儿,他就知道,这里面的人他都得罪不起。

闻樾进来,他也只是想讨好结交一下,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

刘洋满脸歉意地和闻樾解释:“对不起啊,闻哥。这是我刚认识不久的小明星,前几次觉得还算识趣儿,就带来见见世面。我没想到他不长眼地来敬酒。”

闻樾出了名的难搞,别人敬酒,若是平常人,看对方面子上就喝了。可闻樾不,他不管对方是谁,喝不喝看心情。

谈生意的时候,闻樾为了利益会低头,可平常,非商业场合,都不会主动来敬酒。

这一点,大家心照不宣。

这个小明星也是撞在了枪口上。

闻樾今天心情不好。

刘洋打了圆场,闻樾收回视线,就没在意了。

小明星趁机偷偷往后缩了缩,躲在了角落里。

这种场合,他舍不得走。

这里的人都是人脉,假如他结交一两位,那他的资源也就不用担心了。

闻樾向来深沉内敛,情绪不外漏,比如现在,他胸膛里有一团翻涌的古怪情绪搅得他心神不宁,可他愣是和平常没两样,俊美的脸上神情淡淡的,喝酒也是啜饮,细细品尝。

刘洋心大,也就跟着他一杯一杯地喝。

陈喻和好友聊了几句,一转头,就看到刘洋眼前摆了几个空酒瓶。

他眼角跳了跳,大步上前拉住刘洋的手:“我的天,你这是喝了多少?哥们儿,这是白的,不是啤酒!”

刘洋已经喝得醉醺醺了,脸上坨红,被陈喻拉住了手,还有些不高兴地挣扎:“放开老子,我还能喝!”

喝醉了酒的人力气贼大,陈喻险些抓不住他。

陈喻使劲摁住刘洋,把他摁在沙发上,大声喝他:“别动!安静待着!”

刘洋被呵斥了一顿,不爽地甩手:“陈喻,你他妈放开我!”

陈喻放开他,还不放心地就劝了一句:“刘洋,你喝慢点,照你这样喝,明天有你受的。”

刘洋白他一眼,“这才哪到哪?我千杯不醉好吗?”

顿了顿,他吐槽了一句:“喻子,我发现你这结婚了之后变得婆婆妈妈了啊!”

陈喻无奈地笑了一下:“没办法,我家里那位受不了酒味,我喝多了她准和我闹。”

刘洋撇了撇嘴,酸里酸气:“妈的别在我面前撒狗粮,老子还是单身。以前我咋没发现,你竟然是个妻管严?”

陈喻笑骂:“你不懂,等你娶了老婆之后就知道了,惹女人生气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她家都给你拆了。”

“嘿,我咋就不信呢?”刘洋说着,看了一眼闻樾,“你瞧瞧闻哥,结婚对他可没影响。你问问,嫂子会管他吗?就你一个怂包,被女人牵着鼻子走。”

刘洋完全喝醉了,他直接把闻樾扯出来了。

这个话题一出来,包厢里就沸腾了,有人打趣道:“她当然不敢管啊!毕竟她看上的是咱闻哥的钱,管得太宽,到时候咱闻哥腻了,和她离婚了,那她哭都没地方哭!她只要在家做个花瓶就好了……”

这话一出,哄堂大笑。

“砰——”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传来,刚刚说话的男人此刻正躺在地上,捂着脸不断呻/吟。

笑声戛然而止。

等众人反应过来,就发现刚开始还平静地坐着的男人,此刻浑身上下冒着怒气,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人。

“你再说一遍?”

地上的男人被打了一拳,此刻脑袋还有些发懵,他捂着脸,大声道:“闻樾,你干什么?这些话以前大家都说,也没见你有什么反应,现在突然发作,你是觉得我好欺负是吗?!”

男人也觉得生气。这些话大家都在说,凭什么就他挨打?

闻樾眉骨瞳仁乌黑,散发出浓烈的危险。

他忽然笑了一下,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以前是以前,现在这些话我忽然就不爱听了,以后你们也别说了,明白吗?”

这话嚣张又霸道,偏偏众人不敢反驳。

陈喻上前一步,拦在两人之间,温声道:“闻哥,方岩喝多了,说的话多有得罪,您别介意。”

方岩就是被闻樾揍的男人。

闻樾掀起眼皮,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没再为难他。

他转过身,双手插在裤兜里,冷冷地扫视了一圈包厢里的人。

“我不管你们以前说了什么,但以后,若是再乱说话,别怪我不留情面。”

说完,他勾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慢条斯理地卷了卷袖子,大步走出包厢。

刘洋喝醉了,也吓傻了,被闻樾身上的气势震慑住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

陈喻看了一眼闻樾的背影,犹豫了一下,追着跑出去。

追到门口,就看到闻樾靠在一棵树上。

夜色正浓,这里是江城最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灯光璀璨,一片繁华。

那人身姿落寞地站在路旁。

他也应该喝醉了,卸下了浑身的伪装,整个人孤寂,形单影只。

陈喻放慢了脚步,走过去,“闻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和闻樾交情不深,但见到他的每一次,闻樾都是西装笔挺,矜贵清冷的模样,今天第一次见到他揍人,也是第一次看见他发怒。

倒是有几分烟火气,活得像是个人了。

闻樾解了一颗扣子,露出一截锁骨,他沉默不语,又恢复了原来冷冰冰的模样,似乎刚刚毫无风度地打架的人,并不是他。

安静的夜里忽然响起电话铃声,陈喻看了一眼闻樾,说了一句抱歉,就接起了电话。

“我和朋友喝酒呢。”

“我没喝,就在旁边看着。”

“真的,骗你干什么?”

“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我应该还有一会儿。”

夜风断断续续地送来陈喻的说话声,声音温和,带着隐秘的温柔。

闻樾忽然想起了时初妤,她每次说话也是轻声细语,跟害怕吓到人一样。

陈喻和她有点像,都是温柔到骨子里的人。

陈喻挂了电话,转过身,就看到闻樾站直了身体,想要离开的样子。

他走上前,说:“闻哥,我送你吧。你这有点喝多了……”

闻樾漫不经心地睨他一眼,沉声道:“不用。”

顿了顿,他语气缓和了一点,“新婚快乐。”

说着,他长腿迈开步子,缓缓消失在夜色里。

陈喻站在夜风里,似乎觉得刚刚那一瞬,闻樾似乎有点难过……

时初妤是被铃声吵醒的。

她翻身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睡眼蒙眬地按了接听。耳边传来粗重的喘息声,半晌,没有人说话。

时初妤疑惑地把手机移开了一点,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手机号,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刚要挂断,那边传来一道低沉暗哑的声音。

“阿妤。”

时初妤清醒了一些,她坐起身,温声问:“闻樾?”

那边有汽车鸣笛声,时初妤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十二点。

随即她有些疑惑,这人大晚上不睡觉在外面?

不过她转瞬就不想了。

时初妤喜欢早睡早起,闻樾经常工作到深夜,十二点对他来说,时间还早。

闻樾指骨微微紧了紧,耳边是她好听的嗓音。他听到时初妤精准地喊出他的名字,他不自觉露出一抹笑。

他原来的号码被拉黑了,这是他新办的电话卡。

一直没用。

闻樾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血地去新办了一张看电话卡。

如今他隐约明白了,他在等这一刻。

酒精麻痹了他的意识,大脑不再像个精准无误的机器,松懈下来的精神让隐藏在他心底的感情爬出来,密密麻麻地缠满了他的身体。

他喉结滚了滚,嗓子有些痒。

“你有什么事吗?”

时初妤问了一句。

闻樾反应有些迟钝,半晌,他眨了眨眼,轻声说:“没事。”

时初妤气息一滞,觉得闻樾很不对劲。

她问:“闻樾,你喝酒了?”

“嗯,不过只喝一点点。”

时初妤才不信只喝一点点呢。都把一个好好的人变成这幅古怪的模样,量肯定不少。

“你在哪?”

闻樾眼神亮了亮,笑了一下:“你要来接我吗?”

时初妤说:“不是,我打电话给周叶,让他去接你。”

她和闻樾都没什么关系了,也没有大晚上去接他的义务。

更何况,等她赶过去,闻樾说不定都能睡一觉了。

闻樾眼睫垂落,说不清心底如今是什么感受。

就觉得被人捶了一拳,闷闷地疼。

他脸色不好,不过语气仍旧是温和的,似乎担心透过电话,会把对方吓到。

“哦,多谢。”

随后他把自己所在的位置报给了时初妤。

时初妤记下了之后,就说:“那你待在那里不要乱走,我让周叶尽快赶过去。”

闻樾轻声应下。

时初妤柔声问:“那我挂了?”

“等等!”闻樾忽然喊停。

时初妤把手机重新放回了耳边,想要听他说什么。

空气里浮动着淡淡的花香,最近是桂花的花期,四处可以闻到这种沁人心脾的气味。

闻樾想起了民政局门口的那两棵桂花树。

今天没开花。

三年前却是开了花的。

闻樾心想:开得有点迟……

他心不在焉地想,那边时初妤也不催促,只是安静地等着。

她似乎永远都是这样温柔的性子,不骄不躁。

闻樾回了神,嗓音低沉:“对不起。”

刚刚那些人在包厢里说的话,像是根刺一样,梗在他心上,他如今才有些能感受到,时初妤这些年来的痛苦。

是啊。

方岩说的没错。

以前他没有制止这些话,现在又忽然觉得刺耳,简直是有病。

他才是最不可原谅的那个人。

他才是带给时初妤伤害最深的人。

时初妤有些不解,这人忽然道什么歉?

随后又听到了一声。

“结婚三周年快乐。”

话落,那头传来凌晨十二点的钟声。

一下下,悠长悠长……

今天,八月二十号,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后悔了吧?感谢在2021-08-18 23:54:22~2021-08-20 00:09: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kkkuoo 6瓶;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