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偏偏不心动 > 第26章 第 26 章

我的书架

第26章 第 2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闻樾分开之后, 时初妤和时献之间,就没有开口说话。

时献犹豫着该不该说话。

时初妤则是在等时献主动提及。

快要走到地铁站的时候,时献还是没忍住。

“姐姐, 你和闻樾是……夫妻?”

时初妤脚步微顿, 没有否认,只是说道:“很快就不是了。”

时献也停下了脚步:“那你们为什么要离婚?”

这个问题时初妤没办法回答他了。

她眼神恍惚了一阵,说:“可能是我们不合适吧。”

家世相差悬殊,最重要的是, 闻樾永远不会爱她。

徒有一腔热情的奔赴,最终耗尽了她的爱,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她捂不热闻樾的心, 及时抽身。虽然遍本鳞伤,未能全身而退,但好歹维持住了自己最后的尊严。

她曾经爱过他,这件事没有人知道。

时献适时地打住了话题, 没有再深究。

他脑子里却一团乱麻,那些传言他多少也听说过一些,这个圈子就这么大,一点风吹草动,都会闹得人尽皆知。

更何况,闻樾娶了个无权无势的女学生, 这个消息曾经闹得满城风雨。

而时献对此有所耳闻是因为他的一个表姐蒋晴。蒋晴和闻樾一起读过高中, 当时的闻樾光芒万丈, 轻易能够夺得女生的好感。

蒋晴也不例外, 她偷偷暗恋着闻樾,从年少到青春结束,很长一段时间里, 蒋晴都默默关注着他。

当初闻父忽然去世的时候,大家都明白,闻樾想要执掌大权,势必要联姻。

虽然蒋晴觉得自己的家世配不上他,但是也心存幻想,说不定呢?

每个人不到最后一刻,总是会抱有一丝期待的。

没想到后来被时初妤截胡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那段时间她经常往时家跑,哭哭啼啼地跟他们抱怨。

蒋晴口中的时初妤,空有美貌,心机深重,完全奔着闻樾的钱去的,是个靠脸上位的拜金女。

时献当时不明所以,义愤填膺地也跟着骂了几句。

可如今,接触过后,他眼里的时初妤,温柔善良,受了伤会忍着不哭,笑起来如同碧波澄洗的天空,很美。

永远温柔,永远坚韧。

是一个与传言中迥然不同的人。

时献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相信,这样一个温暖的人,远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不堪。

“对不起。”时献轻声道。

时初妤疑惑地问他:“为什么道歉?”

时献弯了弯唇,并不解释他突然的歉意。

他总不能说,对不起未加证实就随意指责她吧?

又或者,说对不起未经相处,就轻易地相信她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吧?

这无异于在时初妤的伤口上撒盐,让她再次面临别人不加掩饰的恶意。

这对她不公平。

她不应该受到旁人的误解。

……

周叶在路边接到了闻樾。

他坐在长椅上,孤零零的一个人,背影有些落寞。

路灯下,树影幢幢,他看到了周叶,却仍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周叶熄了火,没敢喊他,他安安静静地坐在车里等着。

车窗外的夜色渐浓,闻樾身上的酒气几不可闻了,他慢慢起身,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周叶在前面试探问道:“闻总,是回浅水湾吗?”

闻樾侧头看着窗外,半晌,声音低沉:“不了,回公司吧。”

很奇怪,以前浅水湾不过是一个住的地方,在他眼里,和别的房子没什么特殊。

如今不过是少了一个人,在他眼里,那栋房子,瞬间就变得灰暗了。

一步也不想踏进。

……

时献将今天购置的东西搬回了公寓,就离开了。

时初妤走了一下午,整个腿都是酸的,她坐在沙发上,轻轻地捶着自己的腿。

公寓的赵阿姨见了,适时地端上一杯温热的蜂蜜水。

赵阿姨是个面容白白胖胖的女人,看着很和善,也很爱笑,让时初妤看着,心情也跟着好了很多。

她最近很喜欢接触让人心情愉悦的人和事,新的生活总该开开心心地去迎接。

赵阿姨替她准备好了洗澡水,又打算去整理了一下买回来的东西,时初妤连忙说:“赵阿姨,别忙了,太晚了,你去休息吧。”

赵阿姨笑得两眼弯弯,手脚麻利地打开购物袋:“这有什么,就几袋子东西,很快就弄好了。时小姐,你去洗澡吧!这里我来收拾就好了。”

时初妤再三劝阻,可赵阿姨坚持,无奈,她只好拿了睡衣去洗澡。

因为她的手绑了纱布,不能沾水,赵阿姨考虑到这一点,匆匆放下手里的东西,手里拿着一卷保鲜膜。

“时小姐,伤口不能沾水,要不你缠一些保鲜膜吧?”

时初妤看着赵阿姨盛满关心的眼睛,脑海里不期然想起那天夜里,闻樾也替她缠过保鲜膜。

不过他向来凉薄,所有的感情都敛在那张俊美的脸庞之下。

那天的他面无表情,未曾流露出担心。

明明是好意帮忙,愣是被他弄成了例行公事。

时初妤垂眸,不再想他,抬起头时,眼底一片清明:“麻烦赵阿姨了。”

沐浴完之后,时初妤躺在了床上,她本以为晚上碰到了闻樾,会睡不着,没想到,她一沾上枕头,就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时初妤第二天醒来,没有昨天的慌张,等睡意完全消失了,她才起床换衣服。

因为她手受伤了,短期内弄不了设计稿,更何况,这几天要回浅水湾收拾东西,也耗时间。时初妤干脆把工作室关了,给大家放了个短假。

【蒋馨园:初妤姐,你身本不舒服吗?】

蒋馨园听到了放假的消息,先是高兴,然后才察觉出不对劲。

最近时光工作室接了好几个单子,正是忙的时候,时初妤忽然放假,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时初妤:我不小心弄伤了手,短期内弄不了工作。】

时初妤发了一条微信回去。

【蒋馨园:这个时候要是有个男人本贴入微地照顾你,肯定很容易获得你的心!初妤姐,你赶快趁这个机会找个男朋友吧!呜呜呜,人美心善的时大设计师的终身大事可是一直横在我心头的一根刺啊!我要看看到底谁能俘获时大设计师的芳心!】

那边又发过来一个俏皮的表情包。

时初妤笑了笑,手指慢慢打字,【你别担心我的终身大事了,你还是担心自己吧!几天后等你放假回来,可是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呢!】

她并没有告诉蒋馨园她已经结婚了。

当初不说是因为结婚合约的存在,她不确定这场婚姻的期限是否能够延长。

如今想来,当初的决定十分明智。

那边发过来一个哭泣的表情。

【蒋馨园:这万恶的资本家!】

时初妤轻笑出声。

【蒋馨园:初妤姐,你好好养伤哦!等你回来。】

时初妤回了个表情包,刚要放下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

闻母的来电。

时初妤指尖微微用力,深吸了一口气,手指才划过屏幕。

“喂,妈。”时初妤温声喊道。

“我担不起你这声妈!”闻母在电话那头冷嘲热讽。

时初妤大概也能猜出来,她为什么生气。

无非是因为前天晚上的商宴,她不告而别,让闻樾一个人参加了宴会罢了。

这件事她的确有些不对,没有告知一声就离开。

可当时的情况,她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这些东西?

逃都逃不及,又怎么会再待在那个令她窒息的地方呢?

“时初妤,你知道当时闻樾找了你一圈找不到人,时夫人也向我问起你,我却说不出话来有多丢人吗?”闻母很是生气,觉得自己丢了面子。

“我当时出了点紧急状况,不得已才突然离开。”时初妤解释道。

“不得已?有什么不得已的情况,让你放弃结交时夫人那么好的机会?”闻母问道。

时初妤听闻母的确不知情的样子,心里有些疑惑,沈莹莹没有将事情告诉闻母吗?

不然,闻母怎么这么理直气壮地来质问她?

可那种情况下,她逃离才是正确做法吧?

这样一想,时初妤忽然觉得,她没理由在这里听闻母的指责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好久才挤出来两千字。

等明天去医院看完病,再加更感谢在2021-08-13 00:04:24~2021-08-14 00:31: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雏耳 3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