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偏偏不心动 > 第20章 第 20 章

我的书架

第20章 第 2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初妤站在暗处, 手指紧紧地攥成拳。

那些被压抑了多日的情绪,像是海浪般,席卷而来, 将她裹挟着在黑暗中沉浮。

替身?

玩玩而已?

呵, 原来如此啊。

真相摁下了开关,那些被忽视的记忆,也如同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禁制,一一浮现在眼前。

怪不得闻樾当初会和她结婚, 原来是把她当成了赵嘉妍的替身啊。

也是,她们都是温婉柔美的气质,婉约得像是一副江南水墨画。

赵嘉妍独爱黑色, 而闻樾每次看她穿黑色,眼中都会有一丝晦暗不明的情绪。如今想来,那怕是对赵嘉妍的怀念吧?

当初闻樾雨中的一句话,她记在了心底, 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

她本来以为闻樾是她灰暗人生中的一道光,她向光而生,却最后变成了飞蛾扑火。

时初妤捂着胸口,脸色一片惨白。

她以为日久生情,总能捂热闻樾的心,可如今才得知, 他的那颗心早已落在了另一个女人的身上, 她即使留住了闻樾的人, 可心却永远不属于自己。

而最让她心灰意冷的, 不是爱情的失败。

而是,闻樾从始至终,都只是将她当成一个替身, 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

那她三年的付出与容忍,不都成了一个笑话吗?

时初妤红着眼,往后退了几步,高跟鞋踩在坚硬的大理石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谁?”沈莹莹受到了惊吓,看向这个方向。

两人的视线猝不及防地撞在了一起,沈莹莹眼底的情绪十分精彩,震惊,懊悔,害怕……

她刚要说话,时初妤转身就跑开了,裙摆在空中划过一抹优美的弧度,像只振翅欲飞的蝶。

沈莹莹看着,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背影看上去太决然了,有种孤注一掷的绝望。

她皱眉:“时初妤不会把事情闹大吧?”

沈莹莹语气有些不确定,她忽然不能确定,时初妤是否真的会留在闻樾身边,卑微地,假装无知地。

——

时初妤奔跑在长廊上,一刻也不敢停。

她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赶快逃离这里!

天空中不知何时,已经阴云密布了,黑沉沉的一片,庭院里的花枝被风吹得四处倒伏,败了一地的花。

大雨来得猝不及防,她一身昂贵的礼服,奔走在雨中。高尔夫球场全是草地,被雨水浸泡,变得松软泥泞。

她的高跟鞋陷在了泥土里,时初妤脚一顿,摔倒在地。

本就没有痊愈的手掌,伤口再次撕裂,鲜红的血洇开来,染红了手下的草地。

时初妤咬牙,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赤着脚继续跑。

滂沱大雨里,那抹米色的背影倔强又骄傲,一步步消失在雨幕中。

时凛一结束会议,就被陈晚柔的电话催着过来参加宴会。

他尽管疲惫,可仍然让助理将他送去帝景豪庭。

时凛连续开了一天一夜的会,如今身心俱疲。他闭着眼睛仰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刚有了睡意,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问:“今天周几?”

向柏也有些懵,因为时凛是个工作狂,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加班的路上,他也很久没有过过周末了。

渐渐的,周几这个概念对他而言,也就不重要了。

他反应过来,迅速地摁亮手机,抬头答道:“周六。”

时凛睁开眼睛,侧头看了一眼窗外。

周六,时初妤换药的日子。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想起她。

向柏见时凛神色恍惚,立刻坐直,查看时凛的工作安排。

“时总,今天您只要参加宴会就好,没有其他行程了。”

时凛扬了下唇,没说话。

向柏也有些摸不清老板的心思了,索性摸不清就不摸了。于是他转过身,安安静静地看向窗外,不再说话。

汽车驶过高尔夫球场时,向柏看到了雨中有一抹移动的人影。

“嘿,那人不撑伞在淋雨?”

“停车!”

与此同时,刚刚还慵懒地半靠着的时凛坐直了身体,眉骨阴沉,死死地盯着窗外,冷声喝道。

司机匆忙踩下刹车。

车上的人不由自主地往前倾,时凛还未等车停稳,就迅速拉开车门,撑开一把黑色的伞,大步走向雨中。

向柏愣了一下,动作迅速地拿了伞,小跑着跟上去。

时初妤此刻浑身湿透,小腿酸软,身上满是泥点,狼狈不堪。

她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铁艺雕花大门,疲惫地笑了笑。

她放缓了脚步,蹒跚着往前走去。

此刻她的脚心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她走了这么远,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一股意志力。

她不能停下,也不敢停下。

沈莹莹发现她不见了,她害怕惹祸上身,一定会把事情经过告诉闻母。闻母一定会派人来找她,宴会等会儿就要正式开始了。

即使天塌下来了,闻母都不会让她缺席。她

她不能被找到……

她要离开。

脚下不知踢到了什么,脚趾头传来钻心的痛,一直绷着的力如同扎了洞的皮球,一泻千里。

时初妤闭上眼,膝盖软软地往地下跌去。

“时小姐。”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反倒是一抹温暖席卷而来。

将风雨中的她挡在了臂弯里,温暖她早已冰冷僵硬的身体。

时初妤睁开眼,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

他低垂着头,眼底是不加掩饰的关心,被这样的目光看着,时初妤顿时眼眶微红,憋了许久的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

她哭得无声无息,一双黑亮的眼睛盈满了泪水,往日里的光沉寂下来,满是冬日的孤寂,空茫茫得一片。

远比放声大哭来得更让人揪心。

时凛心被揪了一下,心底涌上一股意味不明的情绪。

那是心疼。

时凛手指渐渐收拢,握着伞柄的手骨节分明。

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表面上看斯文温和,可骨子里冷血无情。他都忘了自己多久没有心疼过别人了。

最近一再反常……

时凛稳稳地扶着时初妤,心里却种下了好奇的种子。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天光乍泄,云层后有微光倾泻。

雨珠带走了时初妤最后一滴泪,时凛见她眼眶红肿,心情好了很多,心里也有些欣慰。

他不善于安慰人,刚刚也只是呆呆地陪着她一起哭,好在她自我调节的能力很好,哭了一场之后,整个人都像是拂去了一层灰尘,散发着暖暖的光。

微弱,但温暖。

时初妤抬头,想要擦一下脸,却发现自己浑身湿透了,都没有干的地方。

时凛适时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我来吧。”

时初妤的手也有泥水,她为了参加宴会,将纱布取了下来,只贴了几张创可贴,如今创可贴沾了泥水和血渍,早已经贴得歪歪扭扭,七零八落。

显然时初妤自己动手,会越擦越脏。

干净柔软的手帕贴在脸上,擦去她脸上的脏污,露出那张莹白的小脸。

时初妤抬眼看着时凛,男人眉眼淡然,动作却很是细致温柔。

时初妤有细微的悸动,心底的某个角落微微露出了一条缝。那个角落,自从父母去世,已经空置了四年。

真奇怪,她竟然觉得时凛很亲切。

擦干净脸颊后,时凛将伞收起来,说:“走吧,我送你。”

时初妤脑子里一片混乱,下意识道:“去哪里?”

浅水湾她不想回去了。

时凛瞥了一眼她的手,沉声道:“医院。”

这次替时初妤处理伤口的还是那个院长。

他看了一眼时初妤的伤口,忍不住数落道:“二次伤害,这手是不想要了?裂开了还沾了水,很容易发炎感染的!小姑娘,身体是自己的,伤了病了,吃苦受累的只是自己。任何人都不值得你糟践自己的身体。”

时初妤轻声说:“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她错得离谱,这双手跟错了主人,遭了这么多罪。

院长看见了时初妤红肿的眼睛,大约猜到了一些事情真相。

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时凛,眼神里有些谴责。

显然他误会了。

时凛移开视线,并没有解释。

只不过眼神深了些,似有冷光闪过。

他也想知道,让时初妤哭成这样的人,是哪个混蛋。

作者有话要说:  火葬场下一章开启。

女主幡然醒悟了。感谢在2021-08-07 01:31:37~2021-08-08 00:18: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溪溪溪溪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