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魔王你老婆掉了 > 第二十章 大结局 结个婚吧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大结局 结个婚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璟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答案,靠在沙发上啧了一声:“遇见她,是我最幸运的偶然。逃离你,是我的必然。”

  “如果你妈黄泉有知,一定会后悔生了你这么个儿子。”顾枭渊利剑一样的眼神,落在他身上。

  “顾璟,你别以为自己是个东西了,当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就是你的毕生目标?”

  “爸,你不懂我,不过,我也不需要你懂我。”

  顾璟再不愿意和他争辩,插着兜离开,将要跨出门槛的时候,顾枭渊不带情绪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今天一旦你出了这个门,我就当从来没有过这个儿子。”

  “好的顾先生。”

  他没有一点留恋的离开了这栋只有利益,没有人情味的大楼,它终将毁灭的,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因为顶端的领导者骨子里都刻着冷血。

  顾璟转过弯,路的尽头站着一个女孩,长发披落,嫣红的唇瓣微微长着,在对他笑。

  顾璟走快了步子,走到她眼前,一个带着解脱的吻印在了林鹿溪的额头上:“小麋鹿,以后继承不了家产的顾某人,你还跟不跟。”

  “跟啊。”

  林鹿溪浅笑嫣然,声音轻缓。

  几个月之后,公司大楼里,林鹿溪转着笔,坐在办公桌前面。

  官司的判决已经下来了,真相大白的时候,无论是网络上倒戈的风向还是无知群众的道歉,都激不起她的一点兴趣。

  因为她已经三天没有看到努力奋斗事业的顾某人了。

  徐嘉希进来的时候,看她沉着的脸色,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先出去,结果被林鹿溪逮了个正着:“希,你过来,坐。”

  “.......”徐嘉希提起裙摆,小心翼翼的坐下去:“鹿鹿,你找我有事?”

  “你觉得......什么情况下,一个男人会冷落你三天。”林鹿溪死要面子,说完之后还补充一句:“我随便问问。”

  徐嘉希一脸我懂的表情,想了一下:“别人我不知道,但是顾璟嘛,能忍着三天,绝对在憋大招。”

  她走之后,林鹿溪回想了一下,三天之前顾璟在自己手指上量了一个圈,问他干什么,他回答是看看自己是不是胖了。

  当时林鹿溪太困,也没细想就睡过去了,她当即拿起电话:“顾璟,你是不是要给我求婚啊。”

  在另一边指挥人做装饰的顾璟,听到这一句话,手机差点扔飞出去:“.......”

  “求婚的话,别太隆重,我不喜欢旁边有人,也不想被人抓拍上热搜。”

  林鹿溪话一说完,顾璟就回头看了看自己后面,一个装饰的非常隆重的大礼堂:“..........”

  晚上,她感觉顾璟格外的沮丧,还体贴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看着她满是无辜和疑惑的脸,顾璟堵在心里的淤血无声无息的散尽了,当下打定了一个主意。

  趁着她去洗澡,跑去了隔壁一趟,林默哪里会那么容易让他得逞,好生的为难了一番,直到深夜,才放他回去。

  第二天,顾璟开车载着林鹿溪出去,途中“不小心”经过了民政局,停下来:“小麋鹿,领个证?”

  “我好像没带户口本。”实际上林鹿溪都不知道自己家户口本在哪里。

  顾璟从车门旁边的凹槽里拿出户口本:“我拿了。”

  “那就领吧。”

  很快,两本红色的证就出炉了,林鹿溪坐在车上看了一会儿,才啊了一声:“你好像还没给我求婚。”

  顾璟从口袋里掏出戒指,套进她手上:“现在求了。”

  林鹿溪没有一点追求,点点头:“那就算你求了吧。”

  “我的傻鹿,你怎么这么好骗。”顾璟感叹一声,大拇指擦过她的唇角:“我原本是想给你一个盛大的求婚,但是你不喜欢,我就想快点把你套牢了,这么草率,你会不高兴吗?”

  “不会啊。”林鹿溪端详着自己手上多出来的那一枚闪着亮光的戒指:“因为是你啊。”

  因为是你,所以我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担心就嫁给了你。

  因为是你,我全身心无条件相信的你。

  五年之后,一场万众瞩目的颁奖典礼上,群星聚集,顾璟牵着林鹿溪走过了红毯。

  “顾先生,你以作品《盛放》二度杀进了这次的电影节,据大家所知,您在前年已经是大满贯影帝了,是什么支撑您这些年不断前进。”

  面对记者的话筒,顾璟抬起了和林鹿溪紧紧相牵的手,送到嘴边轻吻,以行动证明一切。

  徐嘉希在家里,捏着顾昱小小的手指:“看你的无良的爸爸妈妈,又要在全国面前秀一波恩爱了。”

  能不能怜惜一下她这个万年单身狗?

  林鹿溪向来不爱在镜头面前多说话,顾璟便带着她先进去了。

  在主持人要宣布这一次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的时候,林鹿溪紧张的握紧了顾璟的手,顾璟拍拍她的手腕:“怎么你比我还紧张。”

  “我只想站在那里的是你啊。”

  林鹿溪屏住了呼吸,看着主持人大声的念出了顾璟两个字。

  顾璟起身,走向台上,看着他高大俊挺的身姿,林鹿溪只觉骄傲。

  在鲜花和掌声之中,他缓缓开口:“我很荣幸今天又一次站在了这里,也可谓是站在了巅峰上,我要感谢的,是我的妻子。”

  他的眼睛注视着林鹿溪的方向,引得在场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到了她的身上。

  “语言没有办法形容,我对她的爱和感激,陪着我从少年走到今天,虽然我们已经结婚很久了,但是我依旧想站在这里告诉所有人,林鹿溪,我爱你。”

  林鹿溪睁着一双含上了眼泪的眼睛,心里埋怨了一句,只知道惹她哭。

  在泪光闪烁之间,灯光下的成熟稳重的男人眼底藏着深情和怜爱,那是只属于她的。

  过去没有你的那几年,无边黑暗,我被囚在没有尽头的时间里,满是无望和沼泽。

  我闭起眼睛,把你的笑颜刻在心上,此后梦魇尽退。

  小麋鹿,你历经苦难走向我,胜过所有的无羁承诺。

  (全文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