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魔王你老婆掉了 > 第十九章 水落石出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水落石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聊天?”

  顾璟把她绑着的湿发放下来,用毛巾揉搓着。

  林鹿溪把面膜揭掉,半靠在椅子上:“在看你被骂。”

  除了她处在舆论的中心,在任何看得到顾璟的地方,也几乎都有骂声。

  “没心肝。”

  略擦干了一点,顾璟翻出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逍遥快活了近一个月之后,两个人都淡忘了这件事情,回国的飞机上,林鹿溪靠在顾璟的肩上:“要忙活了。”

  “也是。”顾璟摸了摸她的头发:“你再睡会儿。”

  在国外两个人都不避讳,被拍了不知道多少次,一波一波新闻传回国内,直到归国的这天,两个人前几天的行程还高挂在热搜榜上。

  推开家门,林鹿溪扑到了床上,补了个好觉,她的时差还没有倒回来,凌晨两三点就醒了,她蹑手蹑脚的下床,确定爸妈都还睡着,偷偷溜出了门。

  做贼一样轻车熟路的进了顾璟的房间,顾璟还睡着,她爬上床,把他的鼻子捏上去,做了个猪鼻子。

  林鹿溪憋笑憋出了眼泪,她想拿顾璟手机拍张照片留个屏保,让他第二天醒来有一个惊喜。

  结果快门还没按下去,手机就被打掉了,刚才还睡着的人一下睁开了眼睛,趁林鹿溪不备用力扯了一把。

  林鹿溪重重的跌在了他的胸膛上,她撑起身子,看顾璟的眼睛里满是戏谑,丝毫没有刚睡醒的样子:“你一开始就醒着?”

  “我本来以为你会亲我,不过我亲你也一样。”

  他翻了个身,把林鹿溪压在身下,轻啄一下:“走吧,还有正事要做。”

  “行吧。”

  凌晨四点多,车子停在了一家酒店前面,顾璟牵着林鹿溪下车,电梯缓缓上升。

  电梯旁边刚好就是他们想找的房间号,顾璟按了几下门铃,里面没有动静。

  不过他不急,每隔几秒就按一次门铃,里面的人被吵醒了,门很快被打开,睡的迷糊的男人正要开口骂人,就看到了两个戴着墨镜的人。

  吓了一跳,正当他想快速关上门的时候,顾璟用力抵住了门,林鹿溪先走了进去,他随之而进,细心的把门重新锁好。

  “你们两个擅闯我的房间,不怕我报警吗?”

  男人显然认识两个人,林鹿溪冷冷一笑:“报警?不怕把你自己送进去?”

  “只问你,跟踪和爆料是谁让你干的。”顾璟燃了一根烟夹在手上。

  男人勉强咽了一口口水:“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不知道?”顾璟走近,把燃着的烟头举到了男人的脸边:“再一寸,你就知道下场。”

  “顾璟,你不敢的,你这么做会毁了你自己的。”

  男人哆嗦了几下,害怕的情绪蔓延开来,顾璟啧了一声,又挪了一点,男人甚至可以感觉到烟头的热度了:“停,我说。”

  “说。”

  林鹿溪把录音笔打开。

  “让我做这些事情的男人,我,我不认识他,是一个带着金丝边眼睛,说话不说话都会笑的男人。”

  顾璟飞快的在脑子里过了一边,他认识的人里面,好像没有这么一个人。

  倒是林鹿溪,想到了一个和这次事件完全不相关的一个人,她打开手机的搜索引擎,调出资料:“这个人?”

  “对,就是这个人。”

  男人唯恐自己说的晚了,点头如捣蒜。

  资料上打着三个大字,温慕衍。

  他?

  在林鹿溪有限的记忆里面,她和温慕衍是有一些利益上的冲突,但是都不足以大到让他恨上自己。

  此外这个人极其聪明,如果这些事情真是他做的,不至于会留下那么多的马脚让他们发现的。

  门铃又响了,顾璟从猫眼往外看,芝兰玉树的男人挂着温和的笑脸站在外面。

  他心中警钟大响,温慕衍等了一会儿,直接拿房卡开了门,似是不奇怪他们两个也在这里,笑容未变的走进去:“都知道了?”

  “你要灭口?”

  林鹿溪和顾璟并肩而站,目光平静。

  温慕衍眼神轻轻从她脸上滑过:“这样犯法。”

  “你对我的诽谤也犯法。”林鹿溪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不和你浪费时间,过几天法院见。”

  “鹿溪,倒是第一次见到你那么伶牙俐齿。”

  沉默了好一会儿的顾璟,紧盯着他的脸开口:“你是温寒宁?”

  温慕衍轻笑了一声:“顾大少爷记起来了啊,那你应该知道了吧,这些事真正的纵局者。”

  林鹿溪听的满头雾水,敏锐的察觉到顾璟瞬间失言,握紧了拳头。

  说完这些话,温慕衍礼貌的道别离开,好像来就为了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

  男人见情况不对,跟着溜了,林鹿溪拉了一下顾璟的袖子:“怎么了?”

  “温寒宁,曾经是我爸爸的......学生。”

  林鹿溪何其聪明,其中事件不用多解释就懂了:“所以,你爸爸在逼你知难而退?”

  “大概是吧。”

  顾璟苦笑了一下,真狠。

  他把自己关在家里好几天,除了林鹿溪谁也不见,虽然对外他一直一副很排斥自己父亲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林鹿溪知道,他也想做的好,让他的父亲骄傲。

  地板上,顾璟把头枕在林鹿溪的腿上,双眼没有神采:“他连我的命都不在乎。”

  林鹿溪的指尖颤抖了一下,心疼捂上了他的眼睛:“顾璟,别怕,小麋鹿陪着你,以后无论你好不好,都只和我有关系,好吗?”

  “嗯。”顾璟低低的应了一声,覆在他眼睛上的手久久未动,像是在给他一个,永久的承诺。

  一个多月之后,林鹿溪起诉了参与这次事情的所有人,不包括,顾璟的父亲。

  在开庭的那天,顾璟不在,他飞去了,曾经待了好几年的国家,一座高楼前,他径直上了最高层,大步迈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顾枭渊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你的教养都去哪里了?连敲门这种基本礼仪都丢了吗?”

  “爸,是你找人跟踪我,针对我的女朋友?”

  有些话,顾璟想要亲口听一个死心。

  顾枭渊点头:“是。”

  “原因呢?你小时候还很喜欢她的。”

  “原因?她勾了我儿子整个魂,让他迫不及待的逃离我这个父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