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魔王你老婆掉了 > 第十八章 不离不弃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不离不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雨稀稀落落的下了好几天,林鹿溪悠闲的站在窗口修剪盆栽,就在两天之前,公司的股东会联合施压,使得岑子铭不得不暂停了她手上的所有工作,手上的艺人也分给了其他人来带。

  “鹿鹿,吃饭了。”

  徐文娴站在门口喊她,林鹿溪把剪子一丢就下去了。

  外界的言论闹的轰轰烈烈,白的也被讲成了黑的,曾经和她有点关系的都在想办法洗清,就好像沾上了什么污秽。

  墙倒众人推,但是林鹿溪好像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停了工作,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终于可以拥有一个长的看不到尽头的假期。

  吃过饭,林默和徐文娴一出门,顾璟就踏着疲惫的步子进来了:“小麋鹿。”

  他的尾音满是眷恋,林鹿溪瞥了一眼放在饭桌上的闹钟:“怎么这么早?”

  “想你。”

  顾璟高大的身躯压在了她的身上,让她有些招架不住的狠拍了一下他的背:“重死了。”

  “让我抱一下。”

  这些天除了工作,他一直在找照片的出处,但是网上转载了太多次,要找出源头很难。

  林鹿溪把头搭在他肩上:“顾璟,我们私奔吧。”

  “好。”

  两个人一拍即合,当天就收拾了行李,定了机票,飞去度假了。

  一个风景极佳的小岛上,林鹿溪穿着泳衣躺在沙滩椅上,顾璟湿漉漉的回来了,被海水打湿的头发还在淌水。

  “小麋鹿,教你冲浪?”

  顾璟甩了一下头,坏心眼的把水都溅在了林鹿溪身上,她没好气的摘下墨镜:“男朋友,我不会游泳。”

  “那男朋友教你。”

  顾璟也不管她同不同意,扛了就走,站起来的时候,四周盯着林鹿溪虎视眈眈的男人见她有主,都识趣的离开了。

  顾璟轻哼,心头一阵畅快,没办法,他的小麋鹿太勾人了,只能自己多看好一点。

  作为旱鸭子,林鹿溪对水满是恐惧,她牢牢的抓住顾璟的手耍赖:“我不下去,我就在这里看着你。”

  “你确定?”

  顾璟挑了一下眉,撩起大捧海水往她身上浇,林鹿溪想反击,他趁机往前面走了几步,等着她追上来。

  “顾璟,你欺负人。”

  知道他的小把戏,林鹿溪还是义无反顾的跑了过去,直到海水没过了她的大腿,她有一点害怕的轻唤:“顾璟。”

  顾璟一下子从旁边的水里钻出来,拉住她:“别怕。”

  一个浪头打过来,林鹿溪没站稳,跌进了顾璟的怀里就再也没有松开:“你带我下来的,你就要对我负责。”

  “我巴不得。”顾璟指指前面的水上露台:“想不想去那里。”

  露台上面停了好几个游乐设备,林鹿溪眯起眼睛张望了一下,露台上面大多都是十几岁的孩子:“璟哥,你几岁了?”

  “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你三岁。”

  他提溜着林鹿溪租了一辆摩托艇,自己在前面开,让她在后面抱着。

  “顾璟,会掉下去吗?”

  她看看水面,好像不是很怕,顾璟把她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往里面拉:“这样就不会。”

  “.........”

  露台上有一个大型的溜滑梯,因为很高,所以立着个牌子:十八岁以下禁止玩耍。

  “璟哥,我三岁,所以你自己去吧。”

  林鹿溪抱着手站在滑梯下面,眼睛里满是狡黠的光。

  顾璟靠过来,把头垂到她耳边:“不要紧,璟哥保护你。”

  “啊啊啊一一一”

  不远处的尖叫声很大,两个人抬头看向来源,一堆情侣相拥被吊在半空中。

  “蹦极。”林鹿溪念了一下被高挂着的两个字,来了兴趣:“璟哥,玩那个。”

  “你确定?”

  “确定啊。”

  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蹦极吸引了,完全没有发现身后的顾璟笑的多贼。

  这个项目看起来就很吓人,所以玩的人少,看的人站了好几圈。

  在下面的时候没觉得没恐怖,一旦自己往下看,高处不胜寒。

  “小麋鹿,还玩吗?”

  顾璟慵懒倚在一旁的柱子上,等她投降,哪知道林鹿溪回眸一笑:“玩啊。”

  心里划过一阵不好的预感,工作人员给两个人都绑好了绳子,即将下去的前一刻,他又重新问了一遍:“真要玩?”

  “顾璟,你怎么婆婆妈妈的,你怕?”

  林鹿溪的眼睛里满是挑衅,顾璟不屑的呵了一声:“来。”

  等下去的时候,除了失重的不适感之外,林鹿溪只觉得压力倍减,她在空中道:“顾璟,我们算不算生死相依过了?”

  “不算。”顾璟的声音很不清晰:“你早就刻在我的骨头上,融进我的血里。”

  在空中说话很费力,林鹿溪就先住了嘴,快要结束的时候,顾璟大喊了一声:“林鹿溪,我爱你。”

  许是工作人员都没见过那么淡定的情侣,什么表情上去的就什么表情下来,他朝两个人竖起大拇指。

  林鹿溪拉着顾璟就走,走的飞快,顾璟不解:“怎么样?”

  “你最后那个......”她不太好意思说出那句话:“以后在家里说就好了。”

  实在是有点羞耻啊。

  顾璟却没她那么多想法:“小麋鹿,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顾璟爱你。”

  见四下无人,林鹿溪飞快的踮起脚尖,在他脸上盖了一个章:“我也爱你。”

  晚上酒店里,林鹿溪脸上贴着一张面膜,眼前摆着一个电脑,徐嘉希在那头道:“你们两个倒是潇洒,什么也不管就走了。”

  “与其无济于事,让自己开心点不好吗?”嘴角蹦着面膜,林鹿溪说话都不敢有大动作:“事情有着落了吗?”

  “有。”徐嘉希坐直了身子:“我已经找到发那些照片的人的ip地址了,都是同一个,我按你说的,没有打草惊蛇。”

  林鹿溪认真道:“谢谢。”

  “我们之间何须言谢,你要是真心想谢我,以后就别让我减肥。”

  “做梦。”她回绝的没有犹豫,徐嘉希负气,挂电话之前问:“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林鹿溪在等一个时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