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魔王你老婆掉了 > 第十二章 我答应你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我答应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剧烈的颠簸让顾璟醒了过来,他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出事了?”

  “有私生。”林鹿溪把口罩帽子递给他:“先戴着。”

  后面的车辆越逼越近,这个司机是刚刚上任的,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眼前一黑,方向盘就失去了控制,车子不受控制的撞向了边壁。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在即将撞上的瞬间,顾璟扑到了林鹿溪身上,把她的头牢牢的护在了自己的怀里。

  随着重重的砰一声,她失去了意识。

  再醒过来的时候,林鹿溪的眼皮很沉重,她耸动鼻翼,满是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的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入目皆是白色。

  “鹿鹿,你醒了。”

  她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床边的徐嘉希。

  “顾璟呢?”

  林鹿溪一清醒,脑子里全是最后一刻顾璟扑上来的身影,徐嘉希低着头,沉默不语。

  “快说啊。”

  她已然慌乱了,挣扎的掀开被子想下床,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感让她几乎无法站立。

  “鹿鹿,你现在不能动!”徐嘉希按住了她的肩膀,她的身体各处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一只腿也骨折了。

  林鹿溪没办法再保持冷静,她一遍又一遍的问:“顾璟呢?我要见他。”

  “.......顾璟......他受了重伤,还在重症监护室里面。”

  徐嘉希瞒不过她,林鹿溪跌跌撞撞的就要往外面走,直到她心意已决,徐嘉希只能扶着她往重症监护室走。

  林鹿溪一只手抚上了监护室外面的窗户,里面躺着的人面无血色,连嘴唇都白的可怕。

  这一刻,无边的恐惧在她的心里蔓延开来,她第一次觉得,原来死亡就里她那么近。

  她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悲伤到极致的人,是连眼泪也没有的:“他....撑过去的概率是多少?”

  “他的背部都遭受了很严重的撞击,能不能醒过来,全看造化了。”

  徐嘉希很不忍心告诉她这个残酷的事实,林鹿溪似是不敢相信的摇摇头:“不会的不会的,昨天他才告诉我,要永远陪着我的。”

  顾璟,只要你这次醒过来,我就和你过一辈子。

  激动的情绪让她再次昏厥过去,黑暗之中,全是和顾璟点点滴滴的过去。

  “鹿鹿,鹿鹿。”

  她被人轻轻的推醒,但是她紧闭着眼睛,不肯睁开,唯恐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我知道你已经醒了,你受伤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叔叔阿姨,但是新闻已经传到国内了,阿姨已经知道了,一晚上担心的没睡。”

  徐嘉希把电话递到她枕头边:“你自己和她说吧。”

  病房门被她轻轻的带上了,林鹿溪唰的一下睁开眼睛,无神的看着手机上熟悉的号码,最终还有接了起来:“喂。”

  “鹿鹿!”

  徐文娴压抑的哭腔还是被她听出来了。

  “妈,我没事。”

  她舔过干裂的嘴唇,说不出什么话,任由徐文娴在电话那边说了很多。

  半个多小时,电话终于挂了,她把一个上着锁的便签打开了,满目皆是顾璟的照片,都是高中时候的,那个时候的顾璟好像永远都是我行我素的,谁也拿他没办法。

  她不顾自己浑身都是伤,整天抱着腿坐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

  “鹿鹿鹿鹿。”徐嘉希从过道冲过来:“顾璟的情况已经大有好转了。”

  “真的吗?”

  强烈的欣喜让她一下子看到了光,徐嘉希点点头:“各项生命数据都已经在恢复了,不出意外,过几天他就会醒了。”

  顾璟转出了重症监护室,林鹿溪要求把自己的病房和他安排在了一起。

  四天之后,顾璟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喉咙干疼的厉害。

  “顾璟。”

  林鹿溪是第一个发现的,赶紧打铃叫了医生,医生一番检查之后笑着说:“真是命大。”

  “小麋鹿。”

  顾璟发现她憔悴了不少,他想伸手抚平她眉间的忧伤,但是被绷带缠的紧紧的手臂不允许他这么做。

  林鹿溪捧着旁边的水杯,喂他喝了几口水,顾璟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没事吧?”

  “我们在一起吧。”

  “有没有哪里受伤了?”顾璟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几秒之后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她原以为一辈子很长,但是当看到顾璟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过去的一切都是狗屁,什么六年什么错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还在。

  顾璟刚醒过来就被这个巨大的惊喜冲的找不着东南西北:“你不会是因为我救了你,你感谢我吧?”

  “我林鹿溪从来不委屈自己,顾璟,我还爱你。”

  林鹿溪的声音是平静的,但是心里全是翻天覆地,就算是之前和顾璟在一起过,她都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剖开过自己。

  顾璟一激动的下场就是,他又晕过去了,徐嘉希刚走进病房就看见顾璟的床前围着一大群的医生护士。

  “怎么回事?”

  她疑惑的问,林鹿溪捂着嘴不说话。

  几个月之后,两个人终于可以出院了,其实林鹿溪受伤轻,本来可以早一点出院,但是顾璟非不让她走,说什么她一走自己就没有安全感,林鹿溪也就随了他。

  在国外的医院里住了那么久,一踏进家门,林鹿溪才感觉到了久违的家的味道。

  “鹿鹿。”

  徐文娴知道她今天回来,已经早早的等在了门口,一看到林鹿溪的影子就围了上去,把她上下左右都好好瞧了个遍。

  “妈,我已经没事了。”

  林鹿溪转了个圈表示自己好好的。

  “阿姨。”

  顾璟从车上下来,光明正大的牵住了林鹿溪的手,徐文娴吃惊的问:“你们这是?”

  “阿姨,看起来我要很快改口叫你妈了。”

  “别胡说八道。”

  林鹿溪瞪了他一眼。

  “好啊,太好了,你们都回来就好了。”

  徐文娴把顾璟拉到了自己家里,林默从外面匆匆赶回来:“鹿鹿呢?”

  “屋里呢。”徐文娴看他着急赶回来,满头大汗。

  林默一转头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顾璟:“他怎么在这里。”

  “这是你未来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