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魔王你老婆掉了 > 第十章 我的新娘

我的书架

第十章 我的新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多月之后,顾璟的手基本已经全好了,耽误的行程忙的连轴转。

  “鹿鹿。”徐嘉希从威亚上下来,投进了林鹿溪的怀抱:“是不是想死我了?”

  前段时间她一直在国外拍摄一部电影,制作班底都是国外的知名导演演员,虽然是个配角,也是多少人求不来的。

  加上林鹿溪一直在忙国内的事情,两个人算算也是小一个月没见了。

  她还没在林鹿溪怀里待几秒,就被拎着衣领拖了出去,她甩头咬着牙:“顾璟,你是不是有病?”

  “她是你能抱的?”

  顾璟穿着繁重的戏服站在林鹿溪身边,没有什么公子如玉,像极了贵族浪荡子,凌驾于他人之上,俯视众生。

  “我看你就是把脑子摔坏了!”徐嘉希很委屈的往她的鹿鹿身上靠:“他欺负我。”

  林鹿溪赞许的拍拍他的肩膀:“干的漂亮。”

  “哼!”

  受到了双重伤害的徐嘉希一拉袖子离开了,林鹿溪忍着笑意看着顾璟:“这点小醋也要吃?”

  “不是,以前就看她不顺眼。”

  高中的时候,徐嘉希就喜欢缠着林鹿溪陪她做各种事情,被大大减少了和女朋友单独相处空间的顾璟,自然是看她哪哪不顺眼。

  刚巧下午要拍一场男主姬凤翎娶女主陆霜雪的戏,也就是拜个堂,然后在洞房里掀开盖头,对视一眼,拍了好几条导演都喊了咔。

  “我要的是眼神里满是对对方的爱意,你们怎么一副恨不得杀了对方的样子?这是成亲!成亲!”

  导演想不明白了,两个人演技都不差,怎么这一条就是过不去。

  又连着拍了十几条之后,依旧没有一条是可以的,连勉强都算不上。

  导演无可奈何的喊了停,休息一会儿,徐嘉希往回走的时候,灵机一动,往地上一栽:“哎呀。”

  微小的动静一下子围上来一群人,因为先前有顾璟的案例在,所有人都担心的不得了,特别徐嘉希的咖位也不小。

  “我没事,就是可能拍不了那场戏了。”徐嘉希先是紧缩眉头,然后目光在林鹿溪身上转了一圈:“鹿鹿,不然你先替我一下吧,后期掀开盖头那里我再补拍一下。”

  然后她给了顾璟一个眼神,顾璟心神领会,这倒是两个人最和谐的一次。

  导演看林鹿溪身形和她差不多,索性答应了下来,也容不得林鹿溪拒绝了,所有人都在等她。

  把戏服换上之后,林鹿溪就被推到了摄像机前。

  和顾璟拜堂是她从来没想过的,手里的牵红被她拉的很紧,手心蒙上了一层薄汗。

  察觉到她的紧张,顾璟轻声说:“小麋鹿乖,放轻松。”

  轻松个鬼,林鹿溪第一次体会到做演员真难,所幸蒙着盖头,也看不出她的紧张。

  到了洞房掀盖头的时候,虽然知道是演戏,但是没来由的,顾璟看她安娴的坐在那里等着自己,站在门口的时候愣了一下,眼眸浸满了无端柔情。

  挑开了盖头,他的呼吸几乎都要停止了,虽然是临时上阵,但是为了远景效果,林鹿溪还是上了一个古代新娘妆,火红的嫁衣只衬的她唇红齿白,美艳逼人。

  这一刻的顾璟,知道了为什么周幽王愿意烽火戏诸侯,只为褒姒一笑,如果是在古代,他怕也就是个爱小麋鹿不爱江山的昏君。

  “咔,过。”

  导演站起来,激动的走到两个人中间:“顾璟,这一条演的太好了,眼里的戏很足,敢情你刚才的十几条都在玩我?”

  “哪里。”

  顾璟礼貌疏远的点头,戏?不存在的。

  林鹿溪从床上站起来,回到更衣室就想换衣服。

  哪知道后脚顾璟跟着进来:“小麋鹿,再让我看一会儿。”

  “有什么好看的。”

  她被顾璟好像燃着一团火的热烈眼神看的怎么都不自在,一分多钟之后,顾璟低骂了一声:“果然是致命的,该死。”

  他再也不压抑自己的把林鹿溪托举起来,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抵着她:“你勾引我。”

  “说的什么鬼话。”

  林鹿溪咽了一口口水,头往后缩了一点,这样的顾璟,有点危险。

  顾璟拇指划过她的嘴唇,抹花了她的唇妆:“小麋鹿,我忍不住了。”

  “什.......”

  她的话被顾璟尽数吞下,回答她的只是被顾璟扫过的每一颗牙齿,口中的空气好像被野蛮的掠夺了,他的力气大到不容林鹿溪撼动半分。

  直到她几乎喘不上气来,顾璟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了她:“小麋鹿,你很甜。”

  林鹿溪哪里还有力气指责他,只在他胸膛上软软的虚推一把:“滚。”

  顾璟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摸了摸她凌乱的头发:“小麋鹿,出去的时候记得收拾好,不然出去的时候这所有的不可告人可就暴露了。”

  “滚。”

  调整好气息的林鹿溪推着他往外面走,然后啪的一下猛的带上了门落锁,背靠房门,她慢慢滑落,蹲在地上捂住了脸。

  还是逃不过他。

  “顾少爷这是耍完流氓了?”

  徐嘉希倚在更衣室外面的墙上,手里夹着半根女士香烟。

  “嗯。”

  顾璟摸了一下裤袋,只找出几颗糖,在外面压力大的时候他喜欢抽烟,一根又一根,但是林鹿溪闻不得烟味,他准备戒掉了。

  “顾璟,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徐嘉希掐灭了烟头:“鹿鹿再经不起你第二次的舍弃了,如果哪天你不喜欢她了,告诉我,我会带她走的远远的,永远不会再把她交给你。”

  “到死都不会有那一天。”

  顾璟拆开一颗薄荷糖,含入口中。

  回到家,他发现林鹿溪正在打包行李,他把行李箱按住:“小麋鹿,你这是准备对我始乱终弃?”

  “差不多,搬过来是因为你受伤了照顾你,现在你也好了,我要搬回去。”

  林鹿溪的脚尖不自然的在地板上打着转,顾璟挑挑眉:“那你怎么不敢抬头看我。”

  “有什么不敢?”

  她最吃不得激将法,一对上顾璟的眼睛,林鹿溪又是红了脸,想把他的手拉开。

  顾璟直接坐到了她的行李箱上:“怎么办,我不想让你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