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魔王你老婆掉了 > 第七章 恋情曝光

我的书架

第七章 恋情曝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啧,来的倒是很快。”

  林鹿溪扫了一眼微信,岑子铭连发了好几条微信给她,满满的质问口气。

  看到她的脸色,顾璟大概猜到了是什么意思,他拿起手机,紧跟在第一条后面的,顾璟在公开场合言语粗鲁,恐素质堪忧。

  他点开了最上面的图片,把自己牵着林鹿溪手走出超市的照片保存了下来

  “小麋鹿,你看这照片拍的很好了。”

  他倒是没心没肺的很,林鹿溪看着下面疯狂为他解释的粉丝:“顾璟,你刚回国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打开了知名度。”

  “这样不是挺好的,新戏都不用宣传了,靠一一”

  一本书砸到他头上,顾璟瞬间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一触及林鹿溪的眼睛,还是软了三分。

  “注意你自己的言语,顾璟,你现在是一个艺人,不是当初校园里的肆无忌惮的学生。”

  林鹿溪的语气里满是训斥,她的口气也完全是一个经纪人该对艺人的态度,顾璟却敛了神色,走到厨房拎起水壶。

  落寞的神色看的林鹿溪甚至以为自己刚才是不是说话太重了,哪知道他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小麋鹿,坐下吧。”

  直觉他是有话要说,而且接下来的话,她想知道的一个答案。

  顾璟张了张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把手抵在膝盖上,捂住了自己半张脸:“你是不是一直很想问我,当初为什么离开?”

  “是。”

  这个问题,林鹿溪日日夜夜都在想,在无数个晚上,俨然成了她的一场噩梦。

  “那天我爸叫了人,把我打晕送上了飞机,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国外的房子里了。”

  林鹿溪知道他爸妈一直有想让他出国的打算,但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倒也他妈的想啊。”顾璟实在忍不住情绪,骂了一声。

  那段时间,一直自由不羁的顾璟,第一次体会到了无能为力,房间外面守着四个人,日夜换班,连从三楼跳窗下去,都有人把他抓回来。

  这些事情,他不愿意提及,林鹿溪也不问,她说出了心里最后一个疑惑:“为什么踏进娱乐圈?”

  “被关的二十七天,我假装吃了安眠药,被送去洗胃趁机跑了,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了我之前的经纪人Brian。”

  他没有舞蹈基础,加上做练习生实在太苦太难,在公司里面遭到的冷眼和排斥让他几近放弃,在无望的时候,顾璟的脑子里全是林鹿溪的样子。

  她笑,她闹,一颦一蹙都印在了顾璟的心里,让他伤痕累累的爬起来。

  别人需要学三天的东西,他通宵两天提前完成,公司规定的四年练习时间,他生生的缩到了两年,在有了成就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飞奔回国见她。

  其中付出心酸不言而喻,顾璟大火之后,他爸也没办法,就由着他去了。

  他形容的很简单,但是林鹿溪在这个圈子里也浮沉了几年,明白个中的滋味,她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顾璟,对不起。”

  “小麋鹿,对不起你永远不用和我说,在我这儿,林鹿溪就是道理。”

  “你能不能改改你的死脾气。”

  林鹿溪酝酿了那么久的情绪一下子破了功,见她笑了,顾璟认真的问:“那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林鹿溪垂下眸子,不忍去看他眼里的期盼:“顾璟,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毕竟我们之间,错失了六年。”

  “好。”

  顾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吐出这个字的,不过没关系,毕竟他能看出来,林鹿溪心里还是有他的位置的。

  “所以,你马上发一封道歉信,说明自己是在一时情急的情况下说出的那句话的,所幸你当时只说了一句,问题不大,至于恋情,公司官网会直接公布我是你的经纪人。”

  林鹿溪把道歉信都打好了,只要顾璟发一下就可以了,顾璟看她一下进入了工作状态:“小麋鹿,能不能别这么敬业。”

  “不能。”

  顾璟眼睛一睁一闭的功夫,微博就发出去了,很快就上了热搜,他连评论都懒得看了。

  事情搞定之后,林鹿溪猛然发现:“刚才东西没拿回来。”

  “没事,刚才回来的时候我点了外卖。”顾璟瞄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应该到楼下了。”

  “我去拿,你好好在这待着吧。”

  刚出了这么一茬,林鹿溪现在只希望顾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别再搞什么幺蛾子出来了。

  晚饭吃的随随便便的,林鹿溪把打包盒都扔进了垃圾桶,顾璟手上搭了一条浴巾:“小麋鹿,麻烦你了。”

  “麻烦.....我?”

  她有点不明白顾璟的意思,顾璟不怀好意的一笑:“我手受伤了,当然需要你帮助我一起洗澡。”

  林鹿溪如遭雷劈,愣在原地,顾璟适时的补偿:“如果伤口一不小心又什么拉伤啊,会很麻烦。”

  “行,我知道了。”

  不就是洗个澡,他全身上下哪个地方,自己小时候没看过的。

  走进浴室,顾璟指了指衬衫的扣子,林鹿溪上前从最上面开始解,离得太近,顾璟沉稳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敲在她心里。

  解到第三颗,已经能一览他的身材,顾璟握住了她的手指:“小麋鹿,手别抖啊。”

  “你看错了。”

  林鹿溪硬撑着说,她暗暗安慰自己,绝对不是自己自制力太差,而是这个妖孽太有吸引力。

  十几分钟之后,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倒是出了一身大汗。

  扔在沙发上的电话响了,林鹿溪拍了拍脸,走过去接:“喂?”

  “鹿姐,你是准备放养我了吗?”

  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顾璟的事情上,要不是陆诚睿这个电话,林鹿溪都不知道把他遗忘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了。

  “出事了?”

  “也没有,就是吧,我在拍摄的时候一不小心.......反正你看看热搜,一切都交给你了,再见鹿姐。”

  他挂电话的速度很快,就像躲避什么洪水猛兽一样,顾璟的热搜已经很快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流量小生陆诚睿片场打人事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