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魔王你老婆掉了 > 第五章 形影相随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形影相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恋是一种病。”林鹿溪避开他的气息,吃完了早饭就把他丢在了楼下。

  第二天,林鹿溪出门上班,隔壁的门正好打开了,她往旁边看了一眼,顾璟正把低着头把钥匙拔出来,察觉到她的视线,他微微偏头:“早上好,小麋鹿。”

  许是她眼神中的迷惑太过明显,顾璟把钥匙放在手上甩了两圈,道:“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多多关照。”

  虽然林鹿溪从一个多月前就知道隔壁会搬来新邻居,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顾璟。

  林鹿溪换好鞋子,像躲避洪水猛兽一般,很快提着包走了。

  到了小区的停车场,她拉开了车门,这时候一只手从她背后伸过来,按在了车门上:“小麋鹿,你不介意顺道送我去片场吧。”

  “你自己没车?”林鹿溪拨开了他的手,坐进了驾驶座里,启动了汽车。

  顾璟靠在她的车窗外道:“车都在国外。”

  见林鹿溪已经绑上了安全带,顾璟一把拉开了后面的车门,坐了进去:“小麋鹿,再不走我就要迟到了,你也不想被人传顾璟耍大牌吧。”

  “........”林鹿溪不再言语,直接开着车走了。

  霜雪的阵容已经确定,昨天对外官宣,因为各位主角的档期问题,今天就开始拍摄。

  片场,徐嘉希已经到了很久了,她往外一看林鹿溪的车停在了外面,她和助理刚走过去,就看到后座的车门打开了,顾璟很快从上面下来。

  “这速度够快啊。”她嘀咕了一声。

  “什么?”林鹿溪把车窗摇下来,她只看到徐嘉希嘴唇动了一下,没听清说了什么。

  徐嘉希赶紧摆摆手:“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你今天会在片场吗?”

  “上午。”林鹿溪把安全带解开,下了车。

  等一切准备就绪,拍摄就开始了,林鹿溪原本想上前检查一下威亚,但温慕衍正巧看见她,道:“鹿溪,恭喜你又签下一个大头。”

  “谢谢。”林鹿溪看演员已经就位,便退到了摄影机后面。

  温慕衍看着正在和徐嘉希搭戏的顾璟说:“他这种性子的艺人可不好带,弄不好会有隐患。。”

  “劳您费心,我的艺人不需要别人来置喙。”林鹿溪朝他点点头:“抱歉,失陪。”

  她刚走出片场,想去附近买些咖啡,分发给工作人员,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骚动。

  打光的大叔焦急的跑出来,对别人说:“快叫救护车,顾璟从威亚上摔下来了。”

  林鹿溪心里一紧,很快跑回了片场,顾璟倒在地上,身边围着一群人,她拨开人群走进去:“别碰他。”

  从她刚才听到的只言片语来看,顾璟摔下来的地方不低,这会儿身上难免有什么伤,一碰说不定会成大患。

  她蹲下去,手指拂过顾璟的脸:“你感觉怎么样。”

  顾璟咬着牙说:“没事,你别担心。”

  救护车很快到了,顾璟被送到了医院,经过检查,他的右手骨折了,身上也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原本林鹿溪想追究剧组的责任,正当她打电话给司法部门的时候,顾璟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小麋鹿,这点小伤犯不着。”

  “这是小伤?”林鹿溪几乎要被他气笑了:“要是掉下来摔的是脸,你这辈子还想拍戏吗?”

  “现在不是没摔着脸嘛。”顾璟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拉住了她:“乖。”

  “顾璟,你就可劲作吧。”林鹿溪叹了口气,她先和剧组那边协商了一下,那边保证会等到顾璟痊愈再进行拍摄。

  然后林鹿溪推掉了自己下午所有的工作,想回家给顾璟煲点汤送过去。

  徐文娴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鹿鹿,你怎么自己做饭啊,放着我来吧。”

  “妈,没事。”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由于她手上剁鸡块不太方便,她就让徐文娴帮她掏出手机,按了免提放在一边。

  “鹿溪姐,璟哥他要出院。”顾璟的助理很苦恼的,他阻止不了顾璟,这才给林鹿溪打了电话。

  林鹿溪皱着眉头:“他又在闹什么。”

  当下她洗干净手,抓起车钥匙就直奔了医院,等林鹿溪到的时候,顾璟的出院手续都已经办好了。

  “顾璟,你真不要命了?”林鹿溪站在他面前,怒目圆瞪。

  顾璟手上还很狼狈的打着石膏,他忍着痛转身:“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

  林鹿溪气的全身发抖:“顾璟,你已经二十五岁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小麋鹿,我从来就不喜欢医院的味道。”顾璟低头靠在了她肩膀上。

  若是他没受伤,林鹿溪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推开他,但是此刻她有些无奈:“我知道了。”

  她把顾璟送回了家,当她打开自己家的门的时候,发现玄关摆了一个行李箱,而徐文娴正在等她回来,林鹿溪惊讶的发现那都是自己的衣服。

  “妈?”她带着询问看着徐文娴。

  徐文娴看了看她说:“我都听说了,顾璟受伤没人照顾,你就去隔壁住几天,等他伤好了再回来吧。”

  “妈!”林鹿溪简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早就猜到她会反抗,徐文娴干脆的把她和行李都扔出门外,隔着门说:“你包里的家门钥匙我拿走了,什么时候顾璟伤好了林家才欢迎你回来。”

  林鹿溪站在门外,对着地上的行李大眼瞪小眼,正当她准备随便找个酒店将就几晚的时候,顾璟从旁边走过来:“小麋鹿,该和我回家了。”

  “滚。”林鹿溪实在忍不住白了他几眼,顾璟很“善解人意”的说:“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去告诉阿姨,让她不要为难你。”

  他明知道妈妈是林鹿溪的死穴,林鹿溪咬紧了嘴唇,提起行李走进了顾璟的家门。

  顾璟跟在她身上关上了门,脸上满是收敛不住的得意笑容。

  林鹿溪穿过走廊,走进客厅,这个房子的装修风格都是偏向简约,收拾的也很干净,顾璟的生活习惯倒是和六年前一样好。

  “小麋鹿,我睡姿不好,怕半夜掉下床爬不起来,看来要委屈你和我挤一间了。”顾璟眨着眼睛,甚是无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