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魔王你老婆掉了 > 第四章 蓄意靠近

我的书架

第四章 蓄意靠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以看出来,导演和编剧也是十分赏识他的。

  原本林鹿溪还想再看一会儿,结果接到了紧急通知要回公司。

  到了公司,林鹿溪直接上了顶层,轻扣岑子铭办公室的大门。

  “进来。”

  林鹿溪推开门,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岑子铭才缓缓的把椅子转了过来:“鹿溪,你进入公司也有几年了吧。”

  “一年零三百四十二天。”林鹿溪记得很清楚。

  岑子铭笑了笑:“那我待你怎么样。”

  林鹿溪实在听不得这些弯弯绕绕,纯粹是在浪费时间:“有事直说。”

  “好,就喜欢你这个性子。”岑子铭把一份合约扔到了林鹿溪面前,林鹿溪拿起来翻阅了一下,她平淡无奇的脸色随着合约上的名字有了一点起伏:“顾璟要签我们公司?”

  “是,你知道,以现在来说,顾璟的发展前景很大,我准备签下他,由你来带。”岑子铭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公司的人里面我最放心的就是你。”

  “........”林鹿溪犹豫了一下,抽出他办公桌上的笔,干脆利落的签上了她的大名。

  “他现在在接触霜雪,没事你去加深一下和他的了解,方便以后的工作。”岑子铭摆摆手,示意谈话就到这里了。

  林鹿溪拿着合同走出办公室,她轻咬着嘴唇,而后又放开。

  合作伙伴罢了,林鹿溪你在纠结什么?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徐嘉希悠哉悠哉的涂着指甲油:“鹿鹿,老板找你干嘛?”

  “自己看吧。”林鹿溪把合同扔给了她,自己坐到办公桌前,拨出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电话一声声的响了很久,久到林鹿溪甚至以为他早就已经换掉了号码,正当她想挂断的时候,电话接了起来。

  原本林鹿溪做的心理建设,在这一刻都显得那么苍白,她紧珉着嘴唇,不发一言。

  良久,还是顾璟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小麋鹿,我很高兴,这是你给我打的第一个电话。”

  “你明天有空吗?”林鹿溪扣着自己的指甲。

  顾璟低低的笑了一声:“你约就随时有空。”

  “你明天来一趟公司,谈一下合约和你之后的发展。”说完这句话,林鹿溪直接掐断了电话。

  从刚才开始都默不作声的徐嘉希一把扑了过来:“鹿鹿,你们这是要旧情复燃了吗?”

  “合作伙伴而已。”林鹿溪推着她的肩膀把她扔出了办公室:“好好拍戏。”

  第二天下午,林鹿溪正在手写一份资料,门外传来敲门声,她道了一声进。

  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她面前,在桌子上落下了一个影子。

  林鹿溪抬头,看到的就是蔓延着笑意的顾璟:“小麋鹿,我......”

  “抱歉,顾先生,请你叫我的全名。”林鹿溪随意的拿起桌子上的头绳,把头发扎了上去。

  顾璟不羁的翘着二郎腿,说:“小麋鹿,毕竟我们以后是要长久在一起的,叫个小名怎么了?”

  林鹿溪把双手交叠放在办公桌上,一副只谈工作的样子:“顾先生,你的原公司应该对你回国之后的发展和包装都会更加了解,你为什么选择来我们公司?”

  “我为什么来你不清楚?”顾璟冲她挑了挑眉,见林鹿溪皱着眉头,他轻咳一声,话锋一转:“我想试试走新的规划路线,原公司可能确实更适合我,但是我想你一定也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惊喜。”

  “好的顾先生,我们公司禁止艺人在未行告知的情况下恋爱,这一点请你记住。”林鹿溪把印好的合同给了他一份,想终止这场谈话。

  顾璟自然的伸出手把她散落在两腮的头发夹到了耳后:“如果你以私人的身份说出这句话,我想我会更高兴,我的小麋鹿。”

  感受到他手指的温度,林鹿溪的呼吸几乎都要停止了,直到顾璟缩回手起身离开。

  林鹿溪听见门关上的声音,颓唐的缩在了办公椅上,心,跳的很快。

  晚上,等她处理完工作又是深夜了,林鹿溪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路过客厅,看到茶几上放了一个煎饼果子,下面还压着一张字条。

  鹿鹿,饿了就整点。

  一一妈妈

  握着纸条,林鹿溪忍不住勾起了唇角,总归是还有人惦记着她的。

  隔天是她难得的休息日,林鹿溪把手机关机,戴上眼罩睡了。

  “鹿鹿,你快起来啊。”

  徐文娴的大嗓门吼的整个楼都能听见了,林鹿溪一把扯掉了眼罩,爬起来一看才七点,她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间:“妈,怎么了。”

  徐文娴没有回答她,林鹿溪只听见她不停的在和谁说话。

  揉了揉眼睛,林鹿溪清醒多了,她走下楼梯,在餐桌上看到顾璟的时候,她惊的愣住了。

  反而是顾璟朝她挥了挥手:“鹿鹿,过来吃饭啊。”

  徐文娴这才回头看见她:“鹿鹿,你看你这像什么样啊,这么多年没见顾璟了,还不过来和他打个招呼。”

  林鹿溪无奈的走了过去,顾璟在徐文娴面前倒是人模人样的,绅士的为她拉开了椅子,林鹿溪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准备低头喝粥。

  哪知道徐文娴一筷子敲在了她手上:“这是我给顾璟盛的,你要喝自己去厨房拿。”

  “妈!”林鹿溪不满的站起来,这到底是谁家。

  “顾璟,来你多吃点,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以后经常来阿姨这里,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徐文娴一个劲的往他碗里夹菜。

  顾璟也都吃了,还不忘抬头夸赞:“阿姨的手艺还是和当年一样好吃。”

  这时候,林鹿溪回来了,她把碗重重的往桌上一扔:“妈,你该走了。”

  徐文娴每天早上这个点都要去晨练的,她看了看时间,叮嘱林鹿溪好好照顾顾璟,自己急急忙忙的走了。

  她的身影一消失,林鹿溪就抱着手看着顾璟:“你在耍什么花样?”

  “小麋鹿,话不能这么说,阿姨以前一直那么照顾我,我现在来看看她是应该的。”顾璟眯着一双眼睛凑近了林鹿溪:“还是说,你害怕和我多接触,重新喜欢上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