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顾魔王你老婆掉了 > 第一章 再度与你

我的书架

第一章 再度与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从未放弃过爱你,只是从浓烈变得悄无声息。

  一一一林鹿溪

  A市又下雨了,倾盆的暴雨洗刷着高楼的窗户,林鹿溪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脸色淡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鹿姐,你找我啊。”陆诚睿推开了林鹿溪办公室的门。

  林鹿溪好像没听到一样,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自知自己的错误,陆诚睿主动走到了她旁边:“鹿姐,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知道错了?我还以为你没错呢。”林鹿溪凝望着窗外挂下来的雨滴,烦躁的心情都被她掩饰的很好。

  “鹿姐.......”陆诚睿撅起嘴巴,去拉林鹿溪的袖子,满以为只要他撒个娇林鹿溪就会原谅自己。

  林鹿溪不动声色的把袖子抽回来,把一沓照片拍在了办公桌上:“你不是挺厉害的,还跟我玩阳奉阴违?”

  陆诚睿看了一眼,是他和某小花旦的亲密照。

  陆诚睿跟了林鹿溪一年多了,不得不说,林鹿溪的能力很强,短短一年就让陆诚睿洗脱了只有颜值能看的标签,晋升成了圈子里口碑良好的一线男明星。

  人气是有了,但是如果想往高处走,就必须把他身上偶像剧男主的光芒摘掉,改走演技路线

  今年,林鹿溪想彻底给他转型,结果偏偏陆诚睿是个没什么事业心的,在这种关键时期沾花惹草,被媒体拍到了绯闻实锤。

  而且对方还并不想要钱,直接把拍到的东西上传了,立刻登上了热搜榜第一,对于陆诚睿来说,是一个大大的污点。

  “鹿姐,你知道的,我只是玩玩而已,是她纠缠着我。”陆诚睿还一副我什么都没干的样子。

  林鹿溪把垂到脸颊的头发夹到耳后:“现在你说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大众说什么,你马上发微博,澄清你是单身,剩下的交给我来解决。”

  “好勒,鹿姐。”陆诚睿马上掏出手机发了微博。

  媒体那边已经放了很多张照片出来了,他的微博下面已经有一大片女友粉来鬼哭狼嚎,评论已经没法看了。

  陆诚睿简单明了的发了一条微博,心情没受什么影响到坐到了沙发上,把手机扔在一边看林鹿溪工作。

  不得不说,林鹿溪长的不逊色于圈子里的任何一个女明星。

  她的长相和小白花沾不上一点关系,皮肤白皙光滑,一眼看去好像就会被吸入她含情的桃花眼里,鼻子说不上多高挺,却恰到好处,唇瓣红的逼人,眼睑下方还有一颗泪痣,就连眉梢之间带着媚意,即使画着淡妆也遮挡不住她的艳丽。

  只可惜,她空有一副好皮囊,却从来摆着一张扑克脸,不说话的时候你永远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嗯,就这样。”林鹿溪挂断了电话,回头看陆诚睿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鹿姐,你这么好看,为什么不出道呢,非要当什么经纪人。”陆诚睿表示很不理解她浪费颜值的心理。

  “这和你没什么关系。”林鹿溪坐到办公桌前,打开了邮箱,浏览了一下刚发来的邮件,顺便提醒他:“你下午第一次录《冲击吧,战士》,别给我迟到摆谱。”

  这档节目是时下最热门的综艺,很多大牌艺人都想上,林鹿溪废了一番功夫才上陆诚睿做常驻嘉宾。

  陆诚睿拿起茶几上的橘子,剥了皮一口吞了一个下去:“我知道,待会儿就走了,鹿姐,你今天和我一起去吗?”

  “嗯,第一期我跟着看一下,没什么问题你以后就自己去。”林鹿溪和他说这话,手上的工作也没停下来。

  陆诚睿嗯了一声,把手机拿过来,漫不经心的打开微博看见了节目的最新动态:“诶,鹿姐,最后一个神秘嘉宾官宣了诶。”

  “哦。”林鹿溪对嘉宾是谁并没有什么兴趣。

  “顾璟。”陆诚睿缓缓念出这个名字,林鹿溪听到这刻骨铭心的两个字,点鼠标的手停了几秒。

  陆诚睿近几年对这个名字影响很深:“国外当红天团Deer队长兼主舞主唱诶,最近这几年他们团火遍了国内外啊,不过他今年怎么回国内发展了。”

  “有这个时间操心别人,不如多想一下你自己。”林鹿溪有些头疼的打断了他的喃喃自语。

  林鹿溪知道身在这个圈子里,自己终究还是会再遇见他的,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猝不及防。

  时间过的还真是快啊,一晃眼六年都过去了。

  顾璟,曾经你也是我漫漫人生里,义无反顾的梦想,只可惜你硬是要错过我。

  下午,林鹿溪陪着陆诚睿来到了节目现场,他们来的很早,现场还没有一个艺人。

  陆诚睿先进了化妆间,马上就有节目组安排的化妆师来给他化妆,林鹿溪站在一边提了一句:“他的眉毛比较淡,尽量给他画的深一点,谢谢。”

  “好的。”

  等了十几分钟,林鹿溪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举着手机和陆诚睿示意了一下,就出去接电话了,化妆间外面的走廊空无一人,连灯都没有打开。

  林鹿溪靠在墙边处理工作上的事情,突然之间,她的手被人握住了,她心里一沉,下意识的就想用长指甲去抓,结果刚伸出的另一只手也被人握住了,来人看不清面容,只依稀可以从身型判断出他是个男人。

  男人把林鹿溪的双手按在她的头顶之上,林鹿溪以一个很羞耻的造型被按在墙上,到了这种时候,绕是她再冷静,也不免有些害怕了:“你别碰我,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男人不回话,把头凑到了她的脖颈之间,轻轻的嗅了一下,而后把唇凑到了她的耳边,用无比低沉性感的声音轻吐:“我不要钱,我只要你。”

  一听到无比熟悉这个声音,林鹿溪整个人都僵硬了。过了几十秒,她用力的挣扎起来,男女的力量对比太悬殊,完全没有作用,林鹿溪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开口:“顾璟,放开我。”

  顾璟哪里这么轻易听她的,单手挑起她的发尾在手里打圈:“我的小麋鹿,好久不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