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二十八章 灰衣男子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灰衣男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座不起眼的酒坊里,靠近窗子的地方坐着一月白色长袍男子,看他一袭妆容,定是某某世家大族的贵胄公子,不知何故出现在这里。

   五官如刀刻般俊美,墨玉般的长发用雪白的丝带竖起来,男子一举一动皆透露出优雅贵气。即使是静静地坐在这里,也是仙资秀逸,神韵超然,淡然而又冰冷的目光,令人望而生畏。

  他拿起一盏酒,顺势喝了起来。俄而,他抿了抿略显些单薄的唇,又继续倒酒。

  周围不少年轻女子想要上前搭讪,却又惧于男子所散发出的压迫之感,踟躇不敢上前。

  可突然而起的脚步声,使得众人纷纷转头驻望,那是一名灰衣男子。粗衣粗布泛灰,略显瘦弱和单薄。他一步又一步朝白衣男子走去。

  在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停下,坐在白衣男子对面的空位之上。

  “离开。”白衣男子手一顿,“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太子?”灰衣男子幽深黑沉的眼眸一闪,“买醉?”疑问的语气带着几分确信。

  白衣男子本就清冷的眼眸露出一阵寒光,两道眸子就这样在空中相遇,一道深沉,一道冰冷,碰撞了起来,散发出不为人知的火花。

  白衣男子盯着灰衣男子的眸子,似是知道面前的男子不会轻易离开,他一只手微微抬起,正准备动作。

  “情伤!”灰衣男子也死死地盯着白衣男子,毫不留情地揭露了白衣男子的秘密。

  白衣男子微抬的手一顿,也不言语,转而拿起桌面的酒樽,小小地品了起来。动作优雅,仅似是在品味一尊美酒佳肴。

  俄而,他冷笑一声,“你看,我现在有半分买醉的样子吗?”

  灰衣男子面无表情,内敛的气势更显其高深莫测。

  “你最近挫败了你的政敌,正是风光得意之时,而你,却跑来这一间小小的酒坊,独自一人,不是买醉?”

  “你的手,一直不离你腰间的挂式。”灰衣男子淡淡的指出他所观察到的细节。“让我猜一猜,那是你的心上人送你的?”

  “让我想一想……这个心上人,会是谁呢?”

  灰衣男子突然顿了顿,又接着道。

  “玉翘郡主?”灰衣男子摇了摇头,“你对她可是不理不睬,倒是九皇子……”

  “凤家大小姐?”灰衣男子又摇了摇头,“不可能。”

  “凤家二小姐?”灰衣男子的目光终于放在了面前的白衣男子身上,探究之意明显。

  白衣男子冷冷地看着面前一直在猜测却又十分肯定的灰衣男子。突然,他笑了。

  “你需要我。”白衣男子肯定地说了一句。

  灰衣男子征了征,“何意?”

  白衣男子从容地拿起酒樽,轻轻抿了一小口,也不看面前的灰衣男子,“你一身破败,手上带伤。”白衣男子瞥了一眼灰衣男子手上轻易不可见的细微伤痕。

  “走投无路?”白衣男子白皙地手轻敲桌子,富有节奏。

  “你胸有丘壑,无人赏识?”白衣男子嘴角微斜,略带讥讽。

  “你观察入微,确是有才。”

  “可是……”白衣男子敲桌子的手突停,直视灰衣男子灰暗的眸子,“这个天下,有才之人比比皆是,如你这般的人,也不少……”

  “再给你一次机会,离开。”白衣男子薄唇微张,淡薄无情的话语道出。

  灰衣男子却也不恼,他前倾身子,“难道你不想知道凤遥小姐为何如此做吗?”

  白衣男子冷眸一射,久久注视着面前自信从容地灰衣男子,拿着酒樽的手微微用力。

  突然,他招来掌柜,“叫这些人都出去,今日,不开张。”

  掌柜犹豫片刻,有些为难地道:“这位公子,这些人也是客人,这不太好……”

  掌柜瞧见白衣男子的手伸进从衣袖里,当下摇了摇头,“公子,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

  可话还没说完,瞥见白衣男子缓缓拿出一道银色令牌,掌柜眼睛一登,当下连连点头。

  转身朝大堂一喊,行了一个周到的礼数,“各位,小店出了一些变故,需暂时停业一天,林某对不起大家了,为表歉意,林某将各位的银子双倍奉还!”

  本喝得正尽兴的客人听说要撵人,当即不高兴了起来,可又听掌柜的说有双倍银子奉还,也就平衡了。当下纷纷起身与友人告辞,各回各家。

  众人动作的同时,灰衣男子却正在神思。刚才那快银色令牌虽是一闪而过,却被他捕捉到了,那上面的颜色与图案,与他所见的任何皇家令牌都不同。不是皇家令牌,却令掌柜俯首称臣,看样子,这个人,还有别的势力……会是什么呢……

  两人皆是这般沉默着,直到客人都离开了,甚至连经营的掌柜和打杂的小厮都已远去的时候,白衣男子开口了。

  “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他停下了一切动作,耐心地等待着。

  灰衣男子笑了笑,身子略微后倾,微微远离了白衣男子。

  “明阳长公主设宴,其目的已经很明显……依凤家的地位与实力,是人人拉拢的对象,四皇子自然也不例外,谁都知道,明阳长公主与四皇子私交甚厚,她设下此宴,便是要助四皇子得到凤家……”

  “凤遥小姐身为一名女子,若她声明有毀,除了待嫁无其他选择,明阳长公主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摆下着一道宴席。”

  “本来精心设下的鸿门宴,想捕捉一只小羔羊……可是没想到,羊最后变成了狼,反咬了他一口……”

  灰衣男子喝了一口茶,接着又道:“四皇子意图玷污凤家二小姐,这罪名可不小,以当今圣上多疑的性格,他会怎么想?”

  “还有凤家,凤老爷子可是出了名的疼爱自己的小孙女,出了这事,还有可能站在四皇子这边吗?”

  “这幕后之人,轻而易举就让圣上对四皇子起了疑心,让凤老爷子对其生了厌心,你觉得,冥冥之中操控一切的那双手,会是谁的呢?”

  白衣男子冷笑一声,“如此看来,倒是我的嫌疑最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