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二十七章 你既然碰了我,就要娶我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你既然碰了我,就要娶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奕辰轻点了点头,“怕是有可能!”

  听到这话,明阳心里咯噔一下,“这可如何是好,凤家可不是普通人家,若他们支持云萧……”

  云奕辰冷笑一声,“凤家,凤家,说得好听一点是个抢手的菩萨,人人争之;说得不好听,它就是个泥菩萨,自身难保……”

  “现在掌权的,可是父皇!”而父皇最忌惮的,就是凤家。

  明阳摇了摇头,“就凤苍这个老狐狸,实在太难抓住他的把柄……”

  云奕辰心中早有打算,却只是淡淡一笑,并不道出。

  明阳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云奕辰,“昨晚我们派出去的杀手,全都回来了,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是受了不少折磨,这辈子想要动武,怕是不可能了……”

  “杀了!”云奕辰也不看明阳,径直走向了那辆回皇都的马车。“示威么?云萧,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话说凤遥这一睡睡得昏天黑地,等到意识渐渐回复的时候,眼一睁,已经第二天了,屋外的阳光斜斜地透过窗棂,打在凤遥慵懒的身上。连同她的瞌睡虫,也驱散了不少。

  凤遥挣扎着穿好鞋,站了起来,简单地穿好衣物,走到一旁的案几,拿出几张纸和一只笔。

  沉思了一会儿,便挥笔洒墨。

  不一会儿,放下手中的笔,将几张纸塞进信函里。对外面唤了一句,“蓝鲸——”

  蓝鲸连忙赶了过来,这次是六秒种。

  凤遥点点头,笑着夸赞了他一番,“不错!”

  蓝鲸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凤遥突然收起了笑容,正色提醒道:“我这里有一封信函,你务必亲自将它送到爷爷手中。”

  蓝鲸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没个正经的,但涉及到正事,他一点也不马虎。

  “是。”

  俄而,蓝鲸已经离开了这座客栈,没有惊动一个人。

  抬头凝视那抹明亮耀眼的阳光,凤遥低声喃喃,“凤家,早已被卷入这场风波之中,难以置身事外了……爷爷,既然你不能做决定,就让我来替你做吧!”

  “小姐。”屋外传来蓝羽低沉微哑的嗓音,“该用膳了。”

  “好的,我马上来。”回想起蓝鲸昨天说的,凤遥的小脸又是一阵微红,似想起了什么,凤遥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连忙跑到衣橱旁,将里面的衣物一股脑儿全部拿出来,一件一件试穿。

  良久,她叹息了一声,“要是墨儿在就好了……”她一定知道她适合穿什么衣服。

  折腾了半响,凤遥终于换好衣物,对着镜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望着镜子里的这张普通的脸,凤遥皱了皱眉,当时怎就不挑一张好看一点的呢……手放在脸上,徘徊良久,凤遥叹息一声,终是放下了手。

  蓝羽在门外等了许久,却无半分不耐之色,突然,门缓缓打开,少女倒是不同于往常随意的装扮,一身粉红色罗裙,外套一层薄丝纱衣。

  轻灵飘逸,女子微微发红的脸庞轻扬,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精致可见的锁骨。

  瞧见面前精心打扮女子,蓝羽闪过一抹惊艳。

  凤遥捕捉到了,得意地笑了笑。

  蓝羽走上前,转身,背对着凤遥蹲了下来,“小姐,上来。”

  凤遥愣了楞,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蓝羽会说的话,呆立了半响,旋即慢慢地,试探性地,靠近蓝羽坚实的背膀。

  察觉到属于蓝羽的真实的触感,真实的体温,凤遥终于放下心来,安静地享受这一刻。

  触碰到女子柔软的身体,温热的皮肤,一种奇异的感觉在蓝羽心里慢慢流淌,划过四肢百骸,连同他僵硬的脸,也微微动容了起来。

  蓝羽尽量平复自己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迈着稳健的步子,一步一步踏在楼梯之上,有律的节奏像极了心跳的声音。

  “蓝羽,你既然碰了我,就要娶我……”耳旁传来女子微弱的有些颤抖的声音。

  霎时,蓝羽的脚僵在半空之中,还能感觉到背上女子的微微颤抖。

  蓝羽答了一声,“好。”随后继续迈步前行。

  凤遥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好。”

  “再说。”声音略显颤抖。

  “我要娶小姐!蓝羽要娶凤遥!”

  一滴泪落在蓝羽的颈脖之上,蓝羽微征。快速走到用膳的垫子之上,想将凤遥放下。

  却被凤遥一把抱住,禁锢了他的身子。“别看,我很丑……”

  蓝羽挣脱了束缚,将凤遥稳妥的放在了垫子之上,慢慢半跪着身子,为凤遥拭去脸上布满的泪水,动作轻柔。

  心疼之下,道了一句,“小姐,别哭……”

  凤遥点了点头,发自内心笑了起来,“嗯嗯,不哭……我很高兴……蓝羽,真的很高兴……”

  凤遥一把将蓝羽抱住。这一刻,她等得太久太久了……所幸,一切的等待,十年的委屈,都有了结果……

  蓝羽将桌上的鸡汤端了过来,用勺子稍了一小勺,小吹了一会儿,递在凤遥的嘴边,“小姐。”

  瞧见凤遥喝下去了,蓝羽小心翼翼地查看凤遥的脸色,见其并没有如何问题,蓝羽轻松了一口气。

  这鸡汤,他整整熬了八回,才有了些样子,所幸,功夫没有白费。

  蓝羽继续半跪着,不厌其烦地为身边的女子喂食,等到碗都见底了,凤遥才终于从这甜蜜的时刻醒了过来。

  瞧见蓝羽的姿势,凤遥眉头微皱,将蓝羽一把拉起,强制性地让他坐在她的身边。

  接着收走了蓝羽手中的碗,在桌上又乘了一碗。端起,对着蓝羽说:“这次,我来喂你!”

  凤遥也是与蓝羽一般的动作,将手中的鸡汤喂给蓝羽。

  鸡汤入口后,蓝羽脸色僵了僵。

  狐疑地打量了面前的女子一眼。“小姐,这汤小姐觉得如何?”

  凤遥征了片刻,“呃,我没仔细尝……”十年才享受这样一次待遇,凤遥哪管汤是什么味道,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面前的男子身上了。

  凤遥有些不解地看了蓝羽一眼,“怎么了,这汤有问题吗?”

  “没……”

  “没就好!我们继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