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二十三章 你伤了她,就要偿命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你伤了她,就要偿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站在庭院外的蓝羽,不知为何,突然感到一阵不安。

  脚踏前一步,侍女突然拦住,“大人,还请大人勿扰了夫人们……”

  侍女话音未落,蓝羽一把剑架在了女子脖子之上,冷冷道:“让开!”

  侍女被吓怕了,哆嗦得让开一条路。

  蓝羽往前走去,岂料,四周突然出现大批府兵,团团将他围住。

  “此乃夫人们休息之地,主上有令,若扰了各位夫人们休息,无需过问,一律!杀无赦!”

  蓝羽只觉心头更是不安,懒得废话,直接拔剑而起。

  瞥见云奕辰不怀好意的目光,凤遥猛的站了起来。死死盯着眼前的男子,“你想要干什么!”

  “遥小姐问这话还真好笑,一男一女在同一间房,还能干什么?”

  “就凭你?”凤遥冷笑一声,可笑容还没化开,就僵在那里了。

  “刚才的酒,有毒?”察觉到身体的异样,凤遥惊愕地道。

  凤遥只觉心身荡漾,浑身发烫,连忙动用内力压制,却无半分效果。

  “没有用的,这毒,只有男人可解……”云奕辰慢慢靠近凤遥,漫不经心地道。

  “你不要过来,”凤遥连忙后退了几步,“云奕辰,你想要什么,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

  “可惜,我却没有耐心了,你说,你的清白要是没了,你除了嫁我,还能嫁谁呢……”云奕辰一步一步将凤遥逼入角落。

  “不要挣扎了,外面的那位,可不会来救你……”似是知道凤遥还未认清眼前的绝境,云奕辰好心提醒道。

  “你把他怎么了!”凤遥冷眸一射,拳头紧握。

  “我听说蓝凤凰可以一敌百,如今不过想要试试而已。”

  凤遥眉头一皱,凌厉目光投向云奕辰,“我警告你,你要敢伤他一分一毫,我绝不会放过你……”

  “如今你已自身难保,还担心别人……”云奕辰嘴角上扬,上前一把将凤遥抱住。

  此刻的大堂之上,明阳长公主坐于首位,将目光投向了下方的云萧,细细打量一番。

  瞧见其正看得入神,并无任何不妥之处。明阳轻松了一口气。

  云萧,等处理完凤遥的事,下一个就是你了……

  就在云奕辰快碰到凤遥之时,凤遥一把将云奕辰推开,她黠笑了一声,轻轻一声,“云奕辰,论毒,我才是鼻祖!”低微不闻。

  突然,她跌坐在地上,凄厉地大声喊道:“云奕辰,就算是死!你也休想碰我丝毫!”

  手转动起来,一把匕首显现,刺入心脏。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劈开。咔嚓一声,裂成两截。

  “小姐!”

  凤遥恍惚间,好像看见了一个一身带血的蓝衣少年,一如无数次梦中的他那样,将她紧紧抱住……

  “蓝羽……”凤遥伸出带血的手,想要去摸摸他的脸。

  他的脸终于不在似以前一般冰冷,那眼角闪烁的,是泪么……

  凤遥突然笑了起来,心口在剧烈地疼痛。可她却从未有过今天的畅快!

  冷眸划过云奕辰。

  “云奕辰,我告诉你,你以为下了媚药,我就会屈服么!你休想,我凤家人,宁死不屈!”

  用尽全身力气将这段话说出口,凤遥终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话说蓝鲸正带着莫玳在一旁赏景,突闻刀剑之声从不远处传来。

  蓝鲸皱了皱眉头,望向莫玳。

  莫玳点点头,“去看看。”

  来到声源之处,横七竖八地躺了百来尸体,除此之外,还有一路血迹往庭院内延伸。

  莫玳和蓝鲸沿着血路而行,最终到了一扇被劈开的大门之前,两人对视一眼,相应踏入。

  入目极见的是凤遥奄奄一息地躺在蓝羽的怀里,而云奕辰站在一旁惊愕地看着如今这一副场面。

  恰巧,凤遥最后说的话落在了莫玳的耳里,他颤颤巍巍地指着云奕辰,“你你你——枉读圣贤书啊!竟行如此之事!”

  “我定要禀明圣上!”

  云奕辰在这一刻终于缓过神来了,他冷笑一声,“你不会有机会的,来人!”

  大堂。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侍卫慌慌张张跑了进来。手指着外面,“四皇子,四皇子……”

  听到这话,明阳心里咯噔一声。

  “各位,实在是抱歉,本公主还要要事,先失陪了,各位尽兴。”

  云萧突然站了起来,“姑母,萧方才听侍卫说四哥似是出事了,如此看来,萧更是不能坐视不管。”

  凌厉的目光看向一旁慌张的侍卫,“你,还不快带路!”

  本就慌张的侍卫,被云萧的气势一压,更是吓得直哆嗦,连忙点头。

  “姑母,我们走吧!”云萧摆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明阳握紧拳头,事已至此,在推脱下去反而是欲盖弥彰,更惹人生疑。

  只希望奕辰那边,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

  缓缓吐出一口气。

  “走吧!”

  一行人在侍卫的带领下,朝着别苑的方向而去。来到凤遥的那间房之外。

  只见一蓝衣男子一身是血,一把剑拿在手里。身边躺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他踩着那些尸体,充满戾气的眼睛死死盯着已被打成重伤的云奕辰。

  “你伤了她,就要偿命。”

  无情的话音一落,手中之剑投出,直指云奕辰心脏。

  “住手!”明阳大喊道。可是没有用,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把剑朝云奕辰飞驰而去。

  此时的云奕辰已被蓝羽打成重伤,根本毫无还手之力。他闭上了眼睛。这样就结束了么,不甘心呐……

  就在这时,云萧出手了。快得如鬼魅,在最后一刻,抓住了那把剑。

  明阳松了一口气,幸好。

  望着已体力不支跪倒在地的蓝羽,当下大喝一声,“来人,将这个乱党给我杀了。”

  只见明阳长公主身后又出现了不少手持利剑的侍卫,快步跑上前,将蓝羽围住。

  “长公主连我也要杀吗?嗯?”

  就在这时,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出,突然走出一名拄着拐杖的年迈老人。长公主身后的那些风流才子们见到这位老人的第一反应手是前拘礼。

  “见过莫老先生!”

  明阳也听闻过莫玳的大名,清流名士之称,文学造诣晓谕四海,众多文人以他为首。

  刚见到莫玳从屋内出来,明阳便心知不妙。听闻这老头虽体衰年迈,却是嫉恶如仇,常常以笔为剑,道尽天下丑恶之事。

  而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可信度要比当事人高出太多,明阳无法想象,若皇帝知道了这件事情……

  长公主放缓了语气,“老先生光临寒舍也不通知明阳一番。明阳知招待不周,不如请老先生移步大堂,薄酒一番,以表明阳心中歉意。”

  只要你跟我走,再把你神不知鬼不觉给做了,就算凤遥真的告到皇帝那里去了,皇帝也不一定能听信她的一面之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