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十三章 这世上,只有我能伤他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这世上,只有我能伤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蓝鲸走进屋子,连忙给蓝羽倒了一杯水,递了上去,蓝羽摇了摇头,蓝鲸轻叹了一口气,拿起药膏给蓝羽继续上药,蓝鲸撇了撇这药膏——雪云膏,是南疆的疗伤圣药,主上费尽心思才得到这么一小瓶,不得不说小姐对蓝羽还真上心,连着么宝贵的药都给拿来了。

  “真不知道你这家伙怎么想的,小姐的心思,连我这个外人都看出来了,我就不信,你会看不出来?”蓝鲸斜了一眼蓝羽,蓝羽正在闭目养神,待听到他的话,缓缓睁开了眼睛。

  也不回答蓝鲸,就又合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瞧见蓝羽并不理会自己,蓝羽撇撇嘴,早就习惯了蓝羽这个性子,本就不指望他答话,也就无所谓了。

  “变强。”

  “什么,你说什么?”蓝鲸没有听清楚,又询问了一遍。

  这时候的蓝羽又如老僧入定般,不发一言……

  蓝鲸咬了咬牙,出言道:“小姐怎会喜欢你这块木头!”

  给蓝羽的背上好药之后,蓝鲸惊奇得发现蓝羽手臂上竟还有伤口,那是十个咬痕,其中一个似还残留了血丝,剩余九个,根据伤口的大小,深浅,依次好像在不同的年分,蓝鲸略一细想,便直道是谁的杰作了,这个天下如此霸道的,除了小姐,别无她人……

  蓝鲸抬起蓝羽的手,想给那还残留血丝的伤口上一点药,可刚一动作,就被蓝羽挣脱开了。力道之大,险些将蓝鲸给甩出去。

  “你?”蓝鲸诧异地看着蓝羽,有些捉摸不透蓝羽的想法,不是不爱小姐吗?为何还要保留这些印记?

  “她命令我留着。”似是明白这样解释不了,蓝羽又加了一句,“未来主上的话,不可不听。”

  是夜,一道黑影悄然在营帐之中穿梭,快得如鬼魅一般,来到了蓝魁的屋子,此时的蓝魁,因上午的比赛太过猛烈,已陷入了深深的沉睡当中,突然,他睁开了眼睛,可是已经晚了……

  他的穴道被点,身体完全动弹不得,连说话都说不了,他瞪大着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女子……

  突然凤遥笑了,只是这笑容,带着分明的冷意,她上前一步,一眨不眨盯着蓝魁的眼睛,诡异至极,“这世上,只有我能伤他,你凭什么?”

  说完之后,对着蓝魁的脸就是一拳,凤遥觉得这样还不够解她的心头之气,又给他招呼了几拳,待打得他鼻青脸肿了凤遥才罢休,活动活动了她的拳头,冷哼一声,“你记住了,他是我凤遥的人,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动的,明白了吗?”

  蓝魁使劲眨了眨他那已经受伤了的眼睛,表示明白。

  凤遥笑了笑,完全不见先前的狠厉劲儿,她摸了摸蓝魁的头,“真乖……要是他能有你这么听话就好了……”微微的呢喃之声,几乎低不可闻。

  “看在你如此识趣的份上,这药就给你用了吧。”凤遥随手掏出一个药瓶子,径直丢给蓝魁,临走之前说了一句,“不用感谢我!”

   阳光悄然的升起,一缕一缕洒在凤遥的身上,此时的凤遥却是蚊丝未动,继续赖在床上补她的觉。

  “小姐,起床了!”墨儿在一旁大喊,瞧见凤遥好似完全没听到般,继续旁若无人的睡着,墨儿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小姐昨晚是不是做贼去了。”以前也没见这么晚起啊。

  墨儿再接再厉,继续张大着嗓门喊道:“小姐,起床了!老太爷回来了!”

  “谁回来了都一个样……”凤遥摆摆手,小声得嘟嚷着,翻了一个声,又继续睡下去了。

  “你个没良心的,亏爷爷还这么想你!”凤苍刚入凤遥的的房间,就听见这么一句话,当下指着凤遥佯装怒道。

  浑厚而又熟悉的声音入耳,凤遥只觉浑身一个哆嗦,立马从床上爬起来,气都不带喘一口,就扑进了凤苍的怀里,蹭了蹭凤遥的衣襟,“爷爷,瑶瑶可想你了!”

  凤苍慈爱得摸了摸凤遥的头,似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什么,冷哼一声,板着一张脸道:“是吗?我怎么看见某人说走就走,倒是潇洒的很!”

  “爷爷,离家的这几天,瑶瑶对爷爷的思念与日俱增,瑶瑶现在才明白,外面再怎么绚丽多彩,都没有待在家温暖……”凤遥眉眼弯弯,嬉皮笑脸道。

  “就知道贫嘴!”凤苍心里感动,虽依旧板着一张脸,但较先前柔和了不少,不得不说,凤遥说得话还是很管用的。

  瞧见自己的话起到作用了,凤遥再接再厉,狠狠地扭了自己一把,一个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

  美人就这么诞生了,“再说,我已经受到惩罚了……”

  “惩罚,谁敢罚你!”凤苍横眉一竖,语气不善地道,那护短的样子,完全不似一个身经百战,血染沙场的老将该有的姿态……

  凤遥心里偷笑,脸上却是犹豫不决的样子,似说又不敢说,良久,她低声叹了口气,“爷爷,没事的,反正遥遥早就习惯了……”

  “是凤战那小子?”凤苍瞧见这样的凤遥,眉头皱了皱,不假思索的猜到,“爷爷这就带你去教训教训这小子,还真是翅膀硬了,连我的宝贝孙女都敢罚!”凤苍拉着凤遥的手,不给她半点反抗的权利,一直把她拉到凤战的屋子。

  凤遥就在凤苍的强迫下,内心乐开了花的来到了他老爹凤战的屋子。

  凤苍踢开门,气势十足地大喊出口,“凤战,你给我出来!”

  凤战本在和凤宁谈话,谈到正兴浓时,被自己的老子这么一大喊,再好的兴致也没了,当下行至凤苍身边,恭敬地行了一礼,“父亲?”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父亲,哼!你这么欺负我的宝贝孙女,还有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吗?嗯?”凤苍瞪了瞪双眼,严辞厉色地指责着凤战。

  凤宁正从后面缓缓走来,因速度较慢的缘故,落后了凤战不少,所以凤苍并未注意到她。

  凤宁行至凤苍跟前,缓缓福了个身,柔声道:“见过爷爷。”她的动作可以称得上完美,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

  凤苍这才注意到凤宁,他皱了皱眉头,淡淡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对凤宁冷漠的态度,和对凤遥的态度好似天壤之别……

  凤宁内心讥笑几分,是啊!哪怕她做得再好,她在老爷子的眼里,永远只是个外人……即使再不甘,该有的分寸她还是有的,她要忍……

  眼泪在凤宁的眼眶里打转,却硬是没有留下来,凤宁委屈得道:“爷爷,是我想父亲了,这才找父亲聊聊天,不想,打扰到爷爷了,是宁儿的错!”

  凤遥瞧见凤宁的哭戏,内心咋舌,瞧见没有,什么叫影帝级别的表演,她自己刚刚的哭戏,估计连其半成都学不到。

  凤苍确是半点都不动容,连忙摆摆手,有些不耐得道:“行了行了,我又没有怪你。”在凤苍的眼里,只有自己宝贝孙女的眼泪才能让他在意,其他人,不要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

  凤苍也不想理会凤宁,将目光移在了凤战的身上,出口就有是一顿责骂,“你听好了,遥遥是我的心肝,你打了她就等于打你老子!”凤苍指着凤战威胁道。

  “父亲,你就是太宠这丫头了,才养成她如今这般无法无天的性子!”凤战瞥了一眼站在后头正向他示威的凤遥,语重心长地劝诫自己的父亲。

  “我乐意,怎么了?你有意见?”凤苍露出了一个你敢有意见的表情,你敢反对你老子吗?凤苍冷哼一声。

  站在凤苍身后的凤遥瞧见脸色铁青的老爹,当下扮了一张大鬼脸,哼!谁叫你占着辈分比我大就欺负我来着,小爷今天偏偏要让你知道,小爷我也是有靠山的,要想欺负小爷,还是先掂量掂量你能不能斗得过你老子吧!

  似是明白了凤遥心中所想,凤战怒火大升,指着凤遥的鼻子骂道:“你这个逆女!”

  “啊!爷爷救命!爹爹要打死你的心肝了!”凤遥一边求救一边躲避着。

  “逆女,你给我站住!”

  “凤战,你给我停下!”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被叫名字的两人,却是谁都没有停下,依旧在追逐着。

  凤苍自然也知道凤战是一个执拗的人,不抓到凤遥绝对不会罢休,当下也加入了站斗,如一只护犊的母鸡,护着自己的小鸡崽……

  凤宁冷冷地看这这幅场面,在她看来,眼前的这一幕是那么讽刺,她就像是一个外人,静静地看着这场家庭宴乐,凤宁咬紧双唇,凤遥,迟早有一天,我要将你踩在脚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