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十二章 告诉我,这次又是谁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告诉我,这次又是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妹妹,你在这儿做什么。”

  凤遥转身,看见凤宁正站在她身后,一脸惊讶道。

  “姐姐提醒妹妹一句,这可是凤府禁地,可不是能随便乱闯的地方。”

  凤遥皱了皱眉,冷笑一声道:“姐姐,爷爷有承认吗?”

  事实上,凤宁和凤家并没有任何关系。

  十几年前,她老爹凤战的部下为救凤战而死,留下了一个无人照顾的婴孩。

  凤战是个重情义的人,当下决定将这名婴孩收养,并把她记在了凤遥生母柳氏的名下。

  故此,凤宁成了凤家的大小姐。

  凤宁咬咬牙,是啊,哪怕她做得再好,在凤苍的眼里,她永远是个外人。

  “凤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被父亲发现了你……”

  “既然你这么想要告密,那就去告吧。反正你做这件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说什么?”凤宁眼皮抖了抖,往

  望着不远处的凤遥。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在父亲面前添油加醋的事,你派人在外面败坏我名声的事,我可都一笔一笔记在心里呢……”凤遥冷笑几声,狭长的眸子微眯,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你……”凤宁后退两步,眼眸带着几分难以置信,又有几分的恐惧……

  就在这时,凤遥眼眸一闪,时机到了……

  施展踏雪无痕,在队与队巡逻交替的瞬间,凤

  遥朝间隙掠了过去,快的如一道影子,在空中一闪而过……

  见到凤遥突然间消失不见了,凤宁惊恐后退了两步,几乎站不稳,若不是身后的侍女扶着她,恐怕就要狼狈的跌在地上了。

  “你们说,她是人是鬼……”

  内院共分为十围,类似于箭靶的十圈,把它放大了成千上万倍,最外面一围是一些新兵,越靠近内围,士兵的资历越深,能力越大,血腥之气也越浓。到了最内围,那就是蓝凤凰的地盘了,蓝凤凰中的每一名将士,无不是从最外围一步一步,历经磨难,在生死的考验下,来到这个最光荣也是最残酷的地方。

  内围的竞赛场上,此刻正围满了人,“你们说,谁会赢?”一人突然碰了碰身边几人的手臂,询问道。

  “那还用说吗?铁定是蓝羽了,他虽然年纪小,却是赛场的常胜将军,谁还能比得过他?”

  “我看未必,论资历,论能力,蓝魁都算顶尖,其身体似铜墙铁壁,蓝羽虽善攻,蓝魁却也善守,蓝羽若想胜他,恐怕没那么容易……”

  只见那场上,蓝魁与蓝羽打得不可开交,蓝魁以力量著称,但他可不是只会蛮力的莽夫,其刚中带柔,每打出一拳都带着几分巧劲。蓝魁的拳头上套着一铁铸的手套,其上带着锐利的尖刺。

  而蓝羽则以狠厉闻名,蓝羽手持一炳尖刀,在躲避的同时发动攻击,招招逼人要害,往常的蓝羽绝不会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可现在的蓝羽,好似有些不对劲,不仅动作慢了不少,甚至给对手留下了反击的机会。

  “你们看,蓝羽这是怎么了?”

  “不应该啊!”

  蓝羽已经受了蓝魁好几拳头了,锐利的尖刺刺穿了他的皮肤,他的蓝衣被鲜血染红……

  突然,蓝羽单膝跪倒在地,汗水不断从额间流下,与血液混合在一起,染湿了他的衣襟……

  “蓝羽,认输吧!你已经到了极限了……”蓝魁道。

  “极限?”蓝羽笑了笑,缓缓闭上了眼睛,默默良久

  突然,蓝羽睁开了眼睛,锐利的目光直逼蓝魁,冷笑一声,“我没有极限。”

  蓝羽奇迹般地站了起来,重新拿起尖刀,朝蓝魁冲了过去,他忘记了身体上的痛苦,一股信念在支撑着他……

  蓝魁与蓝羽又进入了激烈的打斗中,蓝羽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任凭蓝魁的拳头打在他的身上,不闪不躲,待逮到时机,尖刀狠狠地朝蓝魁刺过去,几个回合之间,蓝魁已在地上闯着粗气,身上也被捅了几刀。

  “你这个疯子!”蓝魁咬着牙道。“我认输!”

  蓝羽放下尖刀,吐出一口气,整个人倒了下去。

  “蓝羽!”

  “蓝羽!”

  ……

  “蓝羽,你说你这么拼干啥?”蓝鲸一边询问道,一边背着将满身是血的蓝羽。

  蓝羽没有答话,闭上了眼睛。

  好像早就知道蓝羽不会回答一样,蓝鲸撇撇嘴,“真受不了你,要不是你是我兄弟,我才懒得管你呢。”

  蓝鲸自顾自地说着,也没指望着蓝羽答话,绕过几个训练场地,来到了蓝羽的屋子。

  走进其间,蓝鲸本想将蓝羽放在床上,在拿些药膏给蓝羽敷上。

  谁知蓝羽突然睁了眼睛,冷声道:“谁?”

  “还能有谁,当然是小爷我了。”凤遥从屋顶上跳下来,笑着道。待目光触及到蓝羽的身体后,凤遥脸上的笑僵住了,怒声道:“你怎么伤得这么重?谁伤得你?”

  “小姐!”蓝鲸惊呼道,脸上滑过一丝诧异的神色,似是好奇凤遥怎会出现在这里。

  “小姐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不是小姐该来的地方,出去!”蓝羽轻咳两声,冷冷道。

  “你闭嘴!”凤遥怒道,眼睛有些发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担心的。

  “咳咳——咳咳咳——”蓝羽突然间胸膛颤抖几下,剧烈地咳嗽起来。

  蓝鲸连忙将蓝羽放在床上,用手不断地给蓝羽顺气,凤遥将桌上的水端过去,喂蓝羽喝下,待其稍微好些,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瞧见蓝羽衣裳带血,凤遥道:“你伤得很严重,我需要给你敷药。”她似是还没从怒气中走出来,脸上的表情一直是冷冷的。

  “不需要。”

  “不用不用……”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蓝鲸尴尬的笑了两声,摆摆手道:“小姐千金之躯,怎可作如此之事,待传出去,也怕误了小姐的名声……”

  “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会知道?”凤遥微沉着脸色,一道冷光直射蓝鲸,“你还楞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出去!”

  被凤遥这样冷冷的目光射过来,蓝鲸只觉浑身一个浑身一颤,丢下一个兄弟自己保重的眼神,逃命般地离开了屋子。

  “我给你上药。”凤遥冷冷说了一句,也不待蓝羽回答,起身扒开了蓝羽的衣服,语气虽冷淡,动作却极其轻柔,生怕弄疼了蓝羽。

  血衣被扒下,露出了鲜血淋漓的皮肤,还有昨天的棍伤,甚至更早已经结痂了的伤疤,密密麻麻叠加在一起,极其狰狞。

  “真难看……好好得逞什么强呢……”凤遥眼睛越发红了起来,强忍着几乎就要掉下的眼泪,一点一点地给蓝羽上药……

  “蓝羽,你年少时曾说过,会永远保护我,不会让我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你确实做到了,可为什么我却高兴不起来。”

  “小姐,不该来这儿。”蓝羽脸色十分苍白,身上的伤牵扯着他的神经,凤遥每触及一下,剧痛便会传来,可尽管如此,他依旧淡淡的,冷酷的,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是啊!我真是傻,才会闯进这来看你……”凤遥自嘲得笑了笑,“我真是傻,才会将你的话记在心里……”凤遥的声音一点一点得变小,最后竟带了几分哽咽……

  蓝羽的背微僵了片刻。

  凤遥只觉自己心中压抑的情感,似要喷薄而出,当下起身,“抱歉,我出去一趟……”语毕,也不等蓝羽答话,便迈步离开了屋子。

  蓝羽脸色越发惨白,眼神有些涣散,似失了神魄一般……

  蓝鲸正在屋外来回踱步,瞥见凤遥正在抺眼睛的凤遥,当下跑上前去,问道:“小姐,蓝羽那家伙怎么样了。”

  “咦,小姐,你怎么哭了?”蓝鲸刚说出这句话,就被凤遥一个冷眼给扫了过来,当下悻悻得闭嘴。

  不一会儿,屋子里传来更剧烈的咳嗽声。

  “你去看看他吧,顺便帮他敷药,要轻一点……”凤遥叮嘱道。

  “是。”蓝鲸恭敬答道,随后朝屋内走去。

  “慢着!”凤遥突然望着蓝鲸的背影,脸上带着几分阴沉的神色,“告诉我,这次又是谁?”

  蓝鲸的脚步略微停留,思付了片刻,答道:

  “蓝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