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殿下很高冷 > 第十一章 蓝羽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蓝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姐,请跟我们回去。”五名蓝色制服之人将一年轻俊俏的小公子围住,五人朝那名公子行了一礼,齐声喊道。

  “虽然本公子知道自己英俊潇洒,貌美如花,但你们也不用认错本公子的性别吧。”那名年轻公子撑开手中的折扇,风流地笑道。整套动作干净利落,帅气十足,竟像极了一翩翩佳公子。

  “小姐,请跟我们回去。”

  “本公子都说了本公子是个男的!再敢侮辱本公子,本公子可是要生气的。”那公子抖了抖手中折扇,铁青着脸色道。

  “小姐,请跟我们回去。”

  见他们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凤遥低垂着头,有些丧气,“罢了,罢了,既然被你们认出来了,那我就不跟你们拐弯抹角了……”

  “蓝羽哥哥……”凤遥狠狠地扭了她的大腿一把,眼泪也因此拼命地往下流,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若这样被抓回去了,一定会被爹爹给打死的……”凤遥一把鼻涕一把泪,好不凄惨……

  蓝羽是爷爷最器重的人,也是蓝凤凰中威望最高的人,凤遥相信,只要搞定了蓝羽,她遛走的成功率肯定会大上不少……

  蓝羽瞧见这样的凤遥,却是半点都不动容,依旧扳着一脸道:“小姐,请跟我们回去。”

  “蓝羽哥哥……”

  蓝羽冷俊的脸依旧没有半分变化……

  瞧见蓝羽那张冷俊的脸,凤遥收起脸上的眼泪,“你们就只会说这句话了吗!”

  “想要带小爷回去?行啊,抓到小爷再说……”凤遥嘴角上扬,眼睛闪过一抹皎洁的光。

  五人闻身而动,朝凤遥直逼而去,凤遥只觉五道劲风朝她的方向呼啸而来,堵死了凤遥逃走的五个方向,就在五人快要触到凤遥的时候,凤遥施展踏雪无痕,一跃而起,跃到空中,“哈哈哈,小爷我不和你们玩了……再见!”

  “啊!”只听凤遥突然惨叫一身,落在地上,她的身上裹着一层银色的网,而网的尽头,十名蓝衣劲装男子手握银网……

  “蓝羽——”凤遥咬牙切齿得道,若说还有谁能想出这种方法来困住她,那非蓝羽这个最为了解她的人莫属了。

  “得罪了。”蓝羽隔空轻点凤遥的穴道,凤遥身体瞬间动弹不得。

  凤遥眼里冒着火,瞪着蓝羽道:“姓蓝的,你要是碰了本小姐,本小姐清白就被你给毀了,你担待得起吗?”

  蓝羽了解她,她自然也对蓝羽的弱点一清二楚,看见蓝羽迟疑不定的表情,凤遥心里得意地笑了笑,跟我斗,哼!再回去修炼几年吧!

  蓝羽向另一人使一个眼色,那个人离开片刻,后扛着一套厚厚的被子回来了。

  凤遥只觉心上有一万匹马奔腾而过,“蓝羽,我告——告诉你——你,你别——别乱来,现——现在是——是夏天!”

  “得罪了。”蓝羽将厚厚的被子包住凤遥,再把她扛起在肩上。

  “啊!姓蓝的,我不会放过你的——”凤遥只感觉自己被裹成了粽子,而且还是煮熟的粽子……

  就在凤遥差点觉得自己要热死在里面的时候,又见到了蓝羽这张冷冰冰的脸,她二话没说,对着蓝羽的手就狠狠地咬了上去,她咬得很重,也咬了好久,直到察觉口中有浓重的血腥味,她松开了口。

  瞥见那只鲜血直流的手,凤遥才知自己到底咬得有多重,抬头看了一眼蓝羽,只见他眉头紧蹙,似在强忍看疼痛的样子……她有一阵后悔,又有一阵心疼……

  “小姐,擦一下吧,待会还要见老爷。”蓝羽递上了一条丝帕,凤遥自然地接过,擦干唇角的血迹。

  凤遥瞥见蓝羽手臂上的伤口,叮嘱了一句,“不许上药!”

  蓝羽抿了抿唇,不发一言……

  瞧见蓝羽不搭理她,凤遥撇了撇嘴,她环顾了四周,这是凤家的祠堂,她赶紧拜了拜,“凤家的列祖列宗啊!求求你们,保佑我的爷爷一定要来啊!”

  “你给我跪下!”

  听到这声音,她只觉得后背一僵,待看清楚了来人是他的老爹,而且并没有她心心念念的爷爷后,凤遥只得内心哀嚎一声:“完了!”

  她认命般地跪下,哀丧着脸道:“爹爹,我错了……”

  “来人,给我请家法,今天我要打死这个逆女。”凤战大吼一声,带着十足的怒火,看样子是被气得不轻……

  下人们将位于祠堂中心的一根几尺长的粗木棍小心翼翼得呈上,凤战拿起棍子对着凤遥的背打去,凤战怎么说曾经也上阵杀敌过,打的力道又岂会小,就在凤遥打算咬牙强撑的时候,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你在干什么!”凤遥怒道。

  那一棍子落在了蓝羽的身上……

  “老爷,若是伤了小姐,主上难过之极,病情定会恶化,蓝羽不愿见主上身体有恙,蓝羽愿替小姐受罚。”蓝羽口中的主上是凤家老爷子——凤苍。

  “姓蓝的,谁要你假好心,我一人做事一人担……”凤遥怒骂道。

  “闭嘴!”蓝羽瞪着凤遥,“就算小姐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主上考虑考虑。”

  凤遥抿抿唇,这是蓝羽第一次凶她……

  “够了,家法不可费,打还是要打的。”凤战冷哼道:“念在你一片忠心,便由你顶替吧!”对凤战来说,凤遥再怎么都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哪有父亲真得舍得打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可是不打的话,依这丫头顽劣的性子,将来还指不定惹出什么大祸……

  这丫头脾气犟的很,就算真得打了她,她也不一定会低头认错,而打蓝羽的话,依这丫头重情义的性子,多少也能让她长长记性……

  想通了这一点,凤战下手豪不留情,比打凤遥的那一下狠厉了不少,带着强冽的劲风,毫不犹豫得朝蓝羽而去……

  抨……

  抨……

  抨……

  抨……

  ……

  眼泪渐渐模糊了凤遥的眼睛,朦胧之间,她好像看见了蓝羽紧咬着唇角,一脸倔强的模样……

  “蓝羽……”

  ……

  “蓝羽——”凤遥突然醒来,失声大叫道。

  “小姐,你醒了!”一长得还算标致的侍女急冲冲地跑进来,“小姐,你昨天怎么晕倒了,吓死墨儿了。”

  “墨儿,你快告诉我,蓝羽,蓝羽他怎么样了。”凤遥拽了拽那名叫墨儿的女子的衣袖,一脸焦急的问道。

  “蓝大人他……”

  “他怎么了,你快说!”凤遥瞪了墨儿一眼。

  “小姐,墨儿怎么会知道蓝大人的情况……小姐莫不是忘了,大人们一向隐秘,我一个丫头,哪会知道大人们的情况?”墨儿扑哧笑了一声,“小姐平日里不是一向不关心府内的事吗?怎么出去了一趟……”“咦?小姐你要去哪里?”

  “找蓝羽!”

  凤遥施展踏雪无痕离开外院,朝着外院的方向而去,因外院较大,花了凤遥不少时间,外院是凤府家眷和待从们居住的地方,凤家人丁稀薄,能称得上主子的也就凤苍、凤战、凤宁、凤遥四人,没有成群妻妾的勾心斗角,增添了一份悠然静谧之感……因凤老爷子崇尚武力,故外院的规模还不算最大,仅仅占了凤府的十分之一……

  在朔东能有如此大庭院的,除了皇宫,也就只有战功显赫的凤家了……

  内院是是凤家军的领地,这里防卫严密,每时每刻都有人巡逻,在入口处,设置了岗哨,没有令牌者不得进入,答不上口号者不得进入,进去和出来的令牌和口号会依时间而变,若是闯入者答错了,那可是送命的事了……

  岗哨只是第一道防范,毕竟入口也不只这一处,对于大多数武林高手来说,用轻功跃过去才是最好的选择,但这也逃不过凤家军的眼睛,他们有专门负责巡逻空中的人员,一但发现有任何异常,他们会立马调动弓箭手……

  一个贩卖消息的庞大组织——凌海阁有作过调查,凤府的难闯程度在苍茫大陆排名第五……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排名,哪怕是不少国家的皇宫,其防御能力也在凤府之下……

  凤遥躲在一岩石后面,冷笑一声,这里的守卫确实很深严,她也很佩服爷爷的军事才能,但是对于练到踏雪无痕第六式的她来说,要瞒住士兵的耳目进入这里并不困难,关键在于等待时机,而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sitemap